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生还者 (星际番外)

生还者

 

我心中也有野兽,看到你背影便垂首。-suixinsuiyuan《暗恋之歌》

 

那一刻蓝忘机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

仅仅是飞速闪过的身影,已令他目光不自觉停驻,当联络画面跳进屏幕、不知在心里凭记忆描绘过多少次的轮廓具现为画面时,一刹间世界静滞,心脏悬停,直至对方微皱的眉扬开,毫不掩饰地惊道:“蓝湛?!”

不是走神的时候,蓝忘机很快调整过来,两个人心有灵犀般跳过“你怎么在这”的问题,直接交代双方战况。

“……我安排的人手预计十分钟后从十点钟方向到达战场,你千万帮我拖住他们。赤丘星到处都是沙,一旦他们撤入地下,我这几个月的功夫可就都打水漂了!”魏无羡边说边飞快在光键盘上敲打,间或嘟囔两句抱怨这落后的机型,目光迎过来时瞳仁里映着屏幕泛绿的冷光,轻轻在蓝忘机心里划了一道。

“明白。”蓝忘机简短回应,手指微抬又收回;魏无羡一无所觉,笑笑便飞快按掉画面。

丝毫不知这寥寥数语在屏幕这端震荡了怎样的世界。

 

这拨星际海盗虽在同行中实力突出,那也只是没遇上正经的正规军;麻烦的不在如何降伏,在如何牵制他们撤走,好在蓝忘机带领的这支小型战舰队伍尽是精英,和援军汇合后在三个小时内便完成了压制与扫荡。

善后往往比战役本身麻烦,蓝忘机带着副官清点己方损伤,控制敌方俘虏,收缴装备,也就无暇思考其他,直到有人来报,魏无羡少校请见。

蓝忘机滞了片刻才从电子报告里抬头,面上不见任何端倪,点头说:“请他过来。”

副官在旁边接手阅读板,蓝忘机转过身,十米开外一身脏兮兮迷彩服的魏无羡正慢悠悠踱过来,姿态散漫,脚步陷在红沙里,一丝声也没有,在他耳里却与他心跳同调,倒不如说是直接踩在他的心跳上。自少年时代便放进心里,久别六年却从未从他梦中缺席的人。

蓝忘机无意识地握紧手,直到魏无羡走到他面前。

两个人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微妙,终究是魏无羡先开的口:“哈哈,就算五年没见,你也不至于看呆吧?”

声音因为缺水有点发哑,肤色依然苍白,精神倒比六年前看上去好上许多,笑容也更像他少年时的样子。蓝忘机想起两人最后一次在南亭街不欢而散,后悔在鞭笞过他许多次后,带来的疼痛丝毫没有麻木的迹象。

“是六年。”蓝忘机语气平淡地纠正,魏无羡有点尴尬地摩挲下巴,干笑道:“每天太无聊,日子都过混了。”

蓝忘机挪开目光:“你在这里卧底?”

魏无羡从那语气里听出一点不赞同,莫名其妙地:“是啊,为了抓他们我花了四个多月摸到头头身边,这还没找机会一锅端呢,你们居然在巡航的时候捡到人追过来了。”语气颇有点遗憾。

“……术业有专攻,为什么不派别人?”蓝忘机说,“你的编制里有侦查队伍。”

“无聊啊!”魏无羡笑嘻嘻地转而讲起自己这几个月的丰功伟绩,眉飞色舞的模样像磁石一样吸引周围视线,蓝忘机也忍不住回过头,直直看着他的眼睛。

跟着他们的下属已经自觉散开继续工作,周围嘈杂的人声、机器运转声隔开距离,魏无羡反倒停下来,探寻地看向对方:“蓝湛,你想说什么?一直盯着我。”

想说什么,蓝忘机知道魏无羡问的绝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还是不免被悬空的失重感折磨。他摇摇头:“你看起来身体恢复许多。”其实他知道,辗转从温情透给江家的消息里打听到的。

“那当然。”魏无羡又笑起来,“这几年温情可没少管过我,最夸张的时候我每天都被捆在睡眠舱里强制睡眠!一点人性都没有,……”他顿了顿,又说,“当然,这些年我也没有动过‘陈情’。”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说的就是陈情的事。蓝忘机疾言厉色,指责他身体每况日下,绝不能再使用陈情,而魏无羡戾气正深,立刻就翻了脸。

两人都心知对方正回忆这件事,只有沉默,魏无羡气势莫名弱下去,他已从那不正常的暴戾状态恢复,自然懂得蓝忘机当初是多好意,而自己又有多伤人。

蓝忘机还是在约束自己的视线,看不见对面神色里透出的心虚。他心里种种念头闪过,当初的痛苦,经年的担忧,不可避免的失落——他这些年一直在想自己当初直接带走魏无羡是不是会不一样,可原来没有他,也会有别的人。

 

两人没能僵持太久,有个小女孩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魏叔叔!魏叔叔!”

魏无羡脸垮下来:“说了多少次,是哥哥。”

女孩一张脏兮兮晒得发红的脸,懵懵懂懂点过头,伸手拉他袖子,小心地看蓝忘机:“这个哥哥是谁呀?”

什么差别,不就是看他长的好看么!魏无羡牙疼地摸摸她乱糟糟的头发:“这个哥哥就是今天救了你们的大英雄。”

小女孩郑重其事地“哦”了声,眨着眼看蓝忘机,年轻的军官罕见地局促起来,有些僵硬地和小女孩对视。魏无羡饶有兴致地看他,解释道:“艾丽莎的父母都在很小的时候被这个海盗团抓来做苦力,她出生不久就相继去世……”

惨痛的经历,艾丽莎却还只倚着魏无羡,兀自观察蓝忘机,不久后像个小动物似地试探地迈出脚步,见蓝忘机没动,才又往前走了一步,从破旧的小挎包里掏了半天,珍而重之地捧出一朵野花:“大哥哥,谢谢你!”

赤丘星荒漠遍布,绿植比黄金更珍贵,她的确是捧出了珍宝,蓝忘机目光柔和下去,说了声谢谢,有点拘束地伸手去接。

一声镜头的咔擦声,两人同时望过去,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拿出通讯机拍的照,洋洋得意地挥了挥手:“独家照片,你说我把这卖给首都报社,他们肯出多少钱?这可好,绵绵天天和我喊经费不够……”

蓝忘机接的话是:“经费不够?”

这人真是,魏无羡摇头:“我可是被发配的。其实过紧一点也够用,大面上又不会出问题……”

“我会向军部报告。”

魏无羡摸摸鼻子:“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多谢,蓝舰长。”他笑嘻嘻地又问,“艾丽莎,帮魏叔叔再跟大哥哥说声谢谢。”也不忘占人家便宜。

艾丽莎奶声奶气地:“为什么呀?”

“大哥哥要给叔叔发钱呢。”

一大一小颇为煞有介事地对话,蓝忘机在旁边站着,魏无羡边给艾丽莎理头发边转过来和他闲聊几句,最后还是问道:“你的舰队怎么都不该经过夷陵吧,怎么,有突发情况?和我说一声我也好去查查看,毕竟是我的地方……”

蓝忘机窒住,他看着魏无羡坦然的脸,对方对自己所思所想一无所觉,怎么能猜到这早在少年时代就该被掐断的故事。

——念想越压抑越疯长,每年巡航绕路夷陵已是他最后的放肆,那是冲破层层心防,终得喘息的一丝心意。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说:“……夷陵不在任何一条部队巡航线内,为保安全,我调整了路线。”

魏无羡露出“不愧是蓝湛”的表情,笑嘻嘻地点点头,副官已和魏无羡那边的部队交接完毕,后续将由驻扎部队处理,来和蓝忘机报告随时可以离开。

“那就不留你了,我们后面事还挺多。”魏无羡弯下身抱起艾丽莎,亲昵地说,“大哥哥要走啦,艾丽莎,快说再见。”

 

蓝忘机在舰门回头,荒芜的赤色大地一望无际,白昼尚未燃烧殆尽,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被暮色浸透,魏无羡抱着艾丽莎站在他视野的最中心,专心致志地和她说话,和过去的无数次一样,永远是画面的焦点,却吝啬将目光分给镜头。好在他也已经捱过最艰难的时刻,足够习惯掩饰目光,吞咽真心,在无人能见的地方兀自燃烧。

“舰长?”

蓝忘机收回目光,他知道有什么会从他身上剥离,在他踏进舱门后,留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

 

*

蓝忘机醒来的时候电子闹钟上显示着凌晨四点,他作息规律,也就更难适应长途星际飞行导致的时差。他转头,熟悉的人睡在他臂弯里,嘴唇微张,一副很难醒的样子。这是战争结束以来的第三次巡航,军部长官已能淡定地签署文件将堂堂上校配给他当副官,部属也对两位长官共用房间习以为常,这次登舰,后勤甚至无意准备副舰长的房间。

他摸索着按了床边的一个按钮,墙壁上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窗外的星光洒落房内,能望见一点赤丘星,砂红色的星球在宇宙中兀自旋转。

魏无羡恰在此时不知梦见什么,“嗯”了一声,含含糊糊道:“……蓝湛?求你了,今天……不要了,明天再来……”

蓝忘机赧然,板着脸将被子拉高掖好,还是没忍住吻了吻他的额角,回想方才梦见的往事。

那是590年的秋天,他既不知道他们还能并肩作战,也不知道这眼看要将他消耗殆尽的暗恋,竟有允他生还的一天。

 

-完-


一篇被苏苏的新词《暗恋之歌》打鸡血的文,链接点我

尝试了下忘机视角,太难,再次给花鹿鹿打call。。

特别喜欢抬头那两句和这一段:

每份因你而生忍泪的温柔
每句告白在按捺处等候
每次你嘉许回眸
我明白我的爱情不会被你接受


and放一下和正文论坛体有关的部分剧情:


584年 年初,魏无羡授衔少校,领命驻军星际海盗盘旋多年的夷陵星系,自此于公众面前几乎销声匿迹,长达七年。
……
592年 年初,蓝忘机上报军总部夷陵星系附近出现未经备案的空间跳跃点,要求派军查看。

啊啊啊字数上限了!大家等我

1991# 小小酥
补充一句:魏无羡上校驻军夷陵的七年间,蓝忘机少将多次巡航经过夷陵星系,给大家看一下少将的巡航路线就能看出,夷陵绝对不应该在路线之内。
这是一次少将剿灭一支小型海盗时在当地小行星上留下的照片,也是唯一一个确认少将曾在夷陵星系内登陆的情报。
[荒芜的土地,橙红色的天空,着黑色军常服没有着军帽的蓝忘机弯下身,接过一个小姑娘捧上的一小束野花,两个人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同时望向了镜头之外的某个方向.JPG]

评论(29)
热度(624)
  1. 无关风月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关风月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看!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