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明明就 1

明明就

——

lof 万fo点文, @Tisiphone gn的先婚后爱+离婚前互通心意,看大家点梗重合率很高所以加了abo和娱乐圈设定~

前方高度老套狗血预警。。

(2) (3) (4) (5) (6)(7)

***因被屏,2暂时改至外链,戳这里***

——


1.

“……由衷感谢无羡为我们分享拍摄中的趣事,今天的节目也将走向尾声,无羡介意谈谈私人方面的问题吗?”

斜靠在沙发椅里的青年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下姿势:“我已经猜到你要问什么了。”

主持人捧场地笑了两声:“那就来看看您猜中了没有——下个月16号您和蓝先生即将迎来三周年结婚纪念日,两位不管圈内圈外都是有名的模范夫夫,有什么庆祝计划吗?”

魏无羡一本正经地点头:“问得好。不过这问题你不该问我,这该是我给蓝湛的考卷,他答题,我打分——”他转向镜头,“蓝湛,听到没?等纪念日完了我可是会在微博上公布分数的。”

棚内一片口哨和喝彩声,目光与灯光汇聚的焦点处,他的笑与调侃都情真意切,无懈可击。

 

录制棚综总会有粉丝守在门外,魏无羡从大门出来,轻车熟路地在工作人员簇拥下和激动的人群挥手致意,跳上保姆车时有些意外地发现温情已经坐在后排。

“大经纪人,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魏无羡从她手里接过柠檬水大喝几口,访谈节目虽然轻松,可这样几个小时对话下来注意力和喉咙都处于十分疲惫的状态,只想早点回家休息。

“在附近吃饭,看时间差不多就过来等你。”温情揉揉太阳穴,“顺便和你分享一手消息,沈导的新戏男一敲定是你了。”

魏无羡嗯了声,并不见意外,眼角瞥见温情欲言又止,叹了口气问:“还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吧。我又‘被’带资进组了?”

想起制片人甚至可以称之为殷勤的态度,温情也不知道该怎么搭话,她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刷微博,索性换了话头:“三周年的安排?到时候怎么收场,心里有数没?”

魏无羡别开头看窗外霓虹灯光斑斓交错的喧嚣夜色,玻璃窗上倒映出他倦怠的表情:“……还能怎么样?跟蓝二少商量呗。这‘模范夫夫’都还在风口浪尖上,总不能说崩就崩……”

温情还寻思着怎么安慰他,那边就伸了个懒腰:“哎——我愁什么?论起身价,我哪比得上人家蓝湛?我这还是占便宜了呢。”

这人就不能正经难过会儿?温情翻个白眼,想起三年前兵荒马乱的那个春末,又无论如何开不了口埋汰他。

 

魏无羡现在住蓝忘机郊外的一处别墅,虽说两人都住这里,但一个人住二层一个人住三层,工作又都早出晚归到处飞,打照面的时间少得可怜,还是魏无羡弄了块小黑板摆在门边写写两人最近的行程,才看着有点同居的味道。

到家已过零点,玄关的电子日历变了日期,黑板上是蓝忘机隽秀的字迹,算起来他今天已经到家了。魏无羡踢掉鞋子,漫不经心地想这传统还真坚持下来了,搞得好像他们只要凑得上时间就会一起做点什么一样。

蓝湛也是够配合他的,当初他会答应这么荒谬的计划足见他多有责任感了,这些年估计也是想着一诺千金,好人做到底——二楼的廊灯突然亮了,魏无羡吓得险些咬到舌头。

他正琢磨的对象站在楼梯口,脸逆光看不清,不过也能想见上面什么情绪也没有:“回来了。”

魏无羡定定神,边上楼梯边笑:“不是吧,你居然没睡?今天怎么回事,我看我明天可以去买个彩票……”

“时差没倒过来。”蓝忘机声音有点哑,长途奔波后难免的疲惫,魏无羡犹豫了下才说:“给你兑杯蜂蜜水?反正我也要喝,今天录的访谈。”

蓝忘机摇摇头:“不必,你去洗漱,我去准备吧。”

“那谢啦。”魏无羡摸摸鼻子,他离二楼还差两阶就停住脚步,蓝忘机站在楼梯口又没有让身的意思,这么走下去都得脸贴脸了,正想着蓝忘机就开口道:“三周年,”他说到这里皱了下眉,“你怎么想的?”

这是正好看到了还是有人打的报告?魏无羡哈哈道:“当然不能耽误日理万机的蓝二少嘛,找个地方吃个饭拍一拍就行了。怎么样,能不能赏个脸?”他说到最后双手合十,脸上却还是漫不经心的,一点求人的自觉都没有。

蓝忘机没什么表情,侧身让开位置:“不必管了,我让思追去和温情商量。”

还真是送佛送到西,魏无羡点头:“那我就当甩手掌柜了。”

错身时鼻端飘过一缕凛冽的檀香味,转瞬即逝,魏无羡本就发干的喉咙甚至有点烧起来的意思,他回身拉住蓝忘机的袖子在对方疑惑的视线里舔舔嘴唇,指着自己的后颈说:“你没感觉吗?易感期。”

蓝忘机微怔,第一个反应就是拂开魏无羡的手后退:“……抱歉。”

“没事没事,”魏无羡摆手,“我定力没那么差,都几年了你还能不知道?你别怕啊。”

这怎么会是Alpha怕Omega的时候,他说完也不等蓝忘机回答,噔噔噔上了楼。洗完澡吹好头发打开门,果见楼梯口托盘里一杯还氤氲着热气的蜂蜜水。这可比三年前待遇好多了——三年前,他们迫不得已在万众瞩目下宣布婚讯,两个自小认识却从未对盘的人被迫同居一处,在公众面前扮演情投意合的模范夫夫,魏无羡又没调整好心态,在家里能有多和谐?

 

一切的起因现在想来依旧令人后怕,那年隐瞒第二性别出道的魏无羡参加一个小型活动,去洗手间时遭人袭击,恶意诱发发【河蟹】情期,千钧一发之际被正好在场馆视察的蓝忘机救下——可惜人群早已被信息素引来,无数手机、照相机拍下蓝二少抱着瘫软的Omega上了车,而那Omega正是近两年风头正劲,被无数少年少女封为梦中情人的魏无羡。

隐瞒性别已是大忌,在这种情况下被Alpha带走,后续如何不必多提。哪怕两人之间清清白白,在群情激愤的公众面前也是百口莫辩;魏无羡蹿红得快,黑粉对半,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舆论攻势,编料泼脏水明捧暗踩落井下石,公关团队疲于奔命,最后给出的方案如同天方夜谭:曝光恋情,公开婚讯,年内结婚。

魏无羡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坐在会议室里半晌回不过神,每个人都看起来疲惫不堪,他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可能。我不想结婚,为什么一定要……蓝湛也不可能同意!要骂就让他们骂吧,我不在乎。就算因为这个演不了戏……”

他的声音顿在这里,发现自己还是说不出后面的话;会议室陷入诡异的沉默,玻璃门却在此时被推开,蓝忘机一身正装,长风衣挽在手里,显然刚从别处赶到,他环顾一圈会议室里表情各异的人们,最后视线隔着整个会议室落在魏无羡身上,神色冷肃,语气平淡:“我同意。”

——于是桃色丑闻变成两小无猜的爱情故事,魏无羡为实现梦想隐瞒家世性别的事被大肆渲染,通稿一篇又一篇地呼吁关注他新戏表现,粉丝哭着声援不论如何初心不改;那年魏无羡拿到演艺生涯中第一个重量级奖项,镁光灯下他笑着致辞,感谢我的爱人支持我走上圆梦的道路;快门声里嘉宾席上的蓝忘机面无表情,目光专注,照片一经发出,无数人感慨原来小说里的冷面爱妻总裁真的存在。

皆大欢喜的结局,人人满足于见证一段美满爱情,可这世上哪来那么多童话故事?

何况这童话一演三年,魏无羡近来经常想,是不是已经够久了。

 

第二天温情来接他的时候他还睡着,做了许多梦醒来却一个都不记得,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好像有梦到蓝湛,却又不知道梦到他什么、为什么梦到他,只是疲倦得厉害,像被潜意识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压垮了似的。

他被押在客厅里喝蜂蜜水时还在琢磨昨天自己睡前到底在想什么,好像是该跟温情商量的东西,根本没听温情在旁边讲的近期日程。

“你走点心,”温情压着火气,“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要保持形象,明天开始每天两小时塑形,戒油脂戒碳水……还有,这个节目组有个特别的企划,但具体的……”

魏无羡倒想起件事:“对了,我抑制剂没了,今天提醒我买点。”

温情和他相交多年了解他情况,此时却一愣:“你最近不去外地吧?为什么要用抑制剂?”

魏无羡纳闷:“这和在不在外地有什么关系?我一直都定期用啊。”

温情深吸一口气:“你旁边住着个Alpha,你天天用什么抑制剂?抑制剂副作用小也经不住长时间用,就怕个万一你知不知道?你们一起住三年了连个临时标记都没做过?”

她看着魏无羡一脸你继续说的表情就觉得胃疼,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发狠地说:“——蓝二少不会是这方面不太行吧?”

这话如同一句神秘咒语,召唤出电子锁轻微的卡达声,门扇自动打开,蓝忘机拿着文件袋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tbc-


最近写文真的很卡,就经常写五个字要改四个的那种卡,改完还是觉得不对,都快搞不懂自己原来的文风了orz


评论(115)
热度(2214)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