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明明就 2

 

2.

背后议论人被当场撞见已经足够尴尬,更尴尬的是他们谈论的还是Alpha涉及尊严的原则问题。

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温情大气都不敢出,好在魏无羡别的不论,脸皮够厚,老神在在地挥手:“蓝湛,难得你中午会回来!”

僵持打破,蓝忘机点点头:“下午要去经开区,拿点东西。”他边说边将外套挂载衣帽架上往楼梯走,视线平滑地从魏无羡身上移开,“不必在意我,你们继续。”

继续什么?温情欲哭无泪,魏无羡递了她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对啊,刚说到哪了?情姐姐来来,继续,继续。”

温情掐他的心都有了,板着脸还没说什么,对面又好心递了台阶过来:“我真挺饿了,走吧,边吃饭边说。”

两人收拾了东西往外走,临出门魏无羡拉着门冲二楼拉高声音:“蓝湛!我出门了啊!”说完也不等同居人给个回应就扣上门走了,温情递给他口罩,拧着眉毛去开车,开出没多久魏无羡忍不住笑了:“你不会还在愁吧?蓝湛哪是那么小气的人啊,他刚才不说话十有八九是觉得你会尴尬。”

温情给了他一个“你不是alpha你不懂”的眼神,没好气地埋汰:“你这个时候倒挺懂他了。”

魏无羡啧啧两声,懒洋洋拉长声音:“怎么说那也是我的青梅竹马,大学同学,现任室友嘛——这点了解我还是有的。”

这是真的,魏无羡是江家养子,江蓝两家又是世交,两人确实如媒体所说,自小熟识——可惜不是记者笔下的天作之合,是八字不合,两人性格南辕北辙,第一面就大打出手,此后直到性别分化为止,在魏无羡永无休止的撩拨和蓝忘机永无休止的较真下,两人之间甚至没有进行过心平气和的完整对话,江澄至今被他气的时候还会恶狠狠地说:“说真的,为什么蓝忘机没在你分化成Omega之前把你打死?”

不过自性别分化以后,对方再也不肯接招——魏无羡还开过玩笑看不出蓝忘机也是个大A癌——连他们的接触都在有意无意的避让下渐渐减少,直到三年前那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外发生。

温情从后视镜里瞥一眼又不知神游何方的小天王:“那是,你还为爱勇敢追,千里追夫和别人报考一个大学嘛。”

这几年媒体瞎七八糟的小说,不,报道看得太多,魏无羡已经麻木,甚至还能从点评这些小说里得出趣味,他一点停顿都不带地接道:“那是。可惜我在校出道,还没来得及和我的爱人体验校园生活,就大红大紫,不得不地上转地下……我说真的,他们从哪推测出我们曾经‘地上’过?我在学校那两年和蓝湛打的照面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天知道。”温情没兴趣和他讨论这个,犹豫了下还是问,“你和蓝二少真的……就一点擦枪走火都没有?”

“没有,”魏无羡脸上的神情淡下来,似笑非笑地,“怎么,你还想我假戏真做啊?”

的确是一段从开始就写好结局的故事,温情扫了眼后视镜,魏无羡换了个姿势,从她的视野里退出去。温情叹了声气,魏无羡问怎么,后者冷冷地:“没什么,知道你会做大龄处男,没想到你会处到那么大龄。”

话题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了正轨,温情和魏无羡吃饭的时候继续讲之前说到一半的综艺——最近Z台颇有人气的明星“情侣”真人秀,两对“真情侣”,四对临时搭起来的CP,在不同的地方闯关卡攒奖励,既能炒绯闻又能刷男女友力,是个已经开始在搭第二季方案的黄金节目。这组节目的一对真情侣女方突然发现怀孕,需要退出节目录制,第一季完结在即,节目方想请魏无羡和他家蓝忘机去做特邀嘉宾。

两人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任务,这对假夫夫很可能在镜头下穿帮不说,首先蓝忘机就不可能有时间去录这劳什子真人秀。

“我估计他们也去接洽过蓝二少的助理,”温情评价,“和你提个醒,让你知道有这么个事。”

魏无羡应了,想象了下蓝忘机和自己上真人秀,惨遭识破两人连标记都没有,群众出离愤怒,这对AO是假冒——不,一对AO,哪怕是假冒的,住一起怎么可能不擦枪走火?这A肯定有问题,是不是不行!

对面的温情一忍再忍忍无可忍:“……你到底在笑什么?”

 

魏无羡吃了饭直奔郊外的摄影基地,他应了个朋友的忙,给一部电视剧客串两集,刚到剧场还没出声呢,一堆人已经涌上来打招呼:“魏哥!”“魏前辈好!”

他一一应过,跟着助理去了化妆间才得空休息。小天王演技超群,性格随和,除了演戏的事都很好说话,在圈中后辈间人缘口碑都不错。说来他自己做演员的契机也算圈中一则佳话,那时候还刚开始小有名气的沈清秋的新戏在他们学校取景,魏无羡被人拉着去围观,场里有个演员情绪一直不到位,年轻的导演脸色越来越沉,最后把人叫过去也不知道低声说了什么,小演员一下就炸了,指着场边吼:“有本事你现在就挑一个,我看看是不是谁都能比我好!”

导演脸色沉得不行,偏偏还要撑一张笑脸,一口应下:“行啊,那我们就来试试。你,那位同学,就你,你来吧,——婴婴,你去给他讲讲戏。”

这原本该是无辜群众表现不佳,小演员有个台阶下,导演再借着势哄哄皆大欢喜的事,谁知沈清秋手气不错,点了个头彩。魏无羡技惊四座——外行人都清晰可见的天分差距,沈清秋还真就力排众议,换了他来演这个男二号。

后来魏无羡曾问过沈清秋:“你不会真是看出我的王霸之气才选我的吧?”

沈清秋吹了吹茶叶,慢条斯理地:“你当我X光啊?想多,我就是看你脸长得帅。”

魏无羡老在各种采访里说,是沈清秋为他打开了一扇门,这是真心诚意的,魏无羡头二十年的人生里除了没有父母,什么都来得很轻易,而这轻松总是让人索然无味——直到沈清秋让他踏入这个让他能燃烧热情与兴趣的领域。他不顾养父江枫眠的劝阻,一意走上这条路,这几年也算顺风顺水,除去和蓝忘机的意外……

对,魏无羡站在场内等剧务就位的时候还在漫不经心地想,现在他采访里背得最多的词,除了为他开一扇门的沈清秋,还有背后默默支持的蓝忘机。

木板敲击的脆响,剧务喊了action,魏无羡的表情一变,专注地看向对面的人。

 

和魏无羡对戏的是他一个公司的后辈,罗青羊,两人认识得早,魏无羡都习惯喊她的小名绵绵。她今天状态不太好,同一场戏过了四五次都NG,导演无奈地让先拍别的,让魏无羡给她讲讲戏。

魏无羡带着她到一边给她讲剧本,没说两句就发现对方有点走神,挑挑眉曲起手指轻轻弹在她额头上:“想什么呢?别以为漂亮就有特权,一会儿对戏出问题我可还要说你的。”

也难怪这人出道时所有人都默认他是个大Alpha,这能撩的劲儿啊…罗青羊拿剧本挡了一半脸:“魏前辈你放过我吧,有夫之夫不要瞎撩!”

魏无羡顿了下,调笑她:“得了吧,圈里待了这么久这点定力都没有?怎么回事?心情不好?”

小姑娘半天没说话,看得出来是私事。魏无羡不算是个有耐心的人,但对女孩子总有多一份的优容,一直没有说话,半天她才叹口气:“是我不对,私人问题影响工作……魏前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你和蓝二少这么多年,肯定有过矛盾吧。”罗青羊顿了顿,才鼓起勇气往下说,“你们都怎么解决问题啊?会不会有觉得没办法了的时候?”

矛盾?

面对对面女生期待的眼神,魏无羡心想这可真是问错人了,我们当然有矛盾,我们结婚就是个天大的矛盾,至于怎么解决问题?我只懂怎么挑起问题。

——蓝忘机不是个会和人吵架的性子,两人刚住在一起的时候,魏无羡心态不好还会找碴,蓝忘机皱个眉、冷个脸,至多说点“幼稚”“无聊”,后来就是干脆走开。可魏无羡要再叫他,他还是会应;再有事找他,他还是会帮。

魏无羡恍神,平心而论,在这段迫不得已的荒唐婚姻里,蓝忘机给予的尊重和配合已经远超及格线,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会做得更好了。

这个答疑他最后没做,导演正巧过来问情况,话题得以岔开,罗青羊调整好心情,又走了两条顺利过关。

 

魏无羡晚上下了戏回到家,在厨房里翻了半天吃的只找到一袋火鸡面,吹着口哨多给自己加了个蛋拿到客厅去看电影,蓝忘机回家的时候闻着客厅里的辣味儿激得别过脸去压着打了个喷嚏。

魏无羡咬着面和他点头:“肥来啦!”

蓝忘机还是白天那身衣服,手里一个公文包一个纸袋,眉头微拧着:“怎么在吃泡面?”

“下戏的时候还没胃口,回来就饿了。”魏无羡视线调回屏幕,“味道有点大?等会儿我开个窗。”

过了会儿都没见蓝忘机上楼,魏无羡余光里瞥见对方站了会儿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把手里的手提袋放在桌上:“你的。”

他往里一看,没封好的袋子里是抑制剂,还是自己用惯了的牌子的包装,看数量估计撑完这半年都没问题。魏无羡愣了愣抬头看他,蓝忘机也静静回视,浅色的眼睛里辨不出什么情绪:“正好我要买。”

“谢谢谢谢,”魏无羡真心诚意地,“你也太细心了蓝湛。”

蓝忘机面色似乎有些不虞,他摇摇头,把公文包换了个手:“还有那个节目,我可以陪你去录。”

魏无羡反射性地问:“……什么节目?”

蓝忘机看着他,语气平淡,话中的内容却不啻惊雷:“Z台的真人秀。”


-tbc-


拼演技的时间要开始了

评论(88)
热度(1604)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