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狗崽]戏逢对手 8-9

    戏逢对手

    ——

    1-7 建了个tag方便归档。影帝x偶像的现pa,末尾有个印调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抽空填一下><

    ——

    8.

    大天狗也是个行动派,第二天助理没从剧组那里领盒饭,拿着不知道从哪里送来的一袋外卖,找了个角落一脸暧昧地在妖狐面前一个个打开:“那什么,别人给你订的,you know who.”

    和食,小菜份量不多,却足有七八样,卖相精致香气诱人,素多荤少,妖狐面无表情地摊开手:“手机。”

    助理递过去看他啪啪啪拍了几张照流水线p好,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发了微博。


    妖狐V:

    今天某人定的探班餐,看起来怎么样?


    艺人的微博多是经纪人指挥助理打理,但看妖狐的脸色助理实在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一边吃自己的盒饭一边打开手机看没一会儿就数千转发都在猜这个“某人”是谁,还有无聊的人从饭盒及袋子扒出这是从不对外外送的“神秘屋”的饭盒,妖狐皮笑肉不笑地拿筷子拨了拨菠菜:“这不是有段时间没消息了么?总该发点糖。”

    他气压低,助理不敢说话,结果吃了会儿不得不开口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那个,少爷啊。”

    “什么?”

    助理小心翼翼地:“您和大天狗先生事先约好的?”他把手机屏凑到妖狐眼前,平均半个月发一次微博的大天狗转了妖狐刚刚这条,就两个字:“嗯,好。”

    ……可这信息量那就远超两个字了。

    已经杀青的高冷男神还不忘回剧组探望同公司后辈,探望也就算了还有盒饭奉上,这盒饭还是号称从不对外送餐的

    这是什么?这是赤裸裸的JQ啊,四舍五入就能上车了!

    面对转发里正在上演群体自爆的CP粉,妖狐嘲道:“我以前一直以为前辈目下无尘专心电影,营业起来也挺上道的嘛。”

    这就是说没有打过招呼了,助理不能从妖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上辨出他的想法,故而也不敢说什么,只心里琢磨自家少爷自从炒起这个CP以后,喜怒无常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妖狐在剧组剩下的十来天里,大天狗安排的午餐外卖从不缺席,消息保持着一天十几条的频率,中间还打过一次电话,问他最近收尾进度如何,是否熬夜,有没有在了解新剧本。

    要妖狐老实回答是不可能的,难免要不轻不重刺上几句,最后倒还是乖乖给了答案。他很讲究生活品位,每天睡前都要喝点儿小酒,此刻蜷在酒店落地窗边的圈椅里,指尖扣着高脚杯杯口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窗外就是郊外满天繁星的静谧夜色,情绪难免就放松些。

    以至于大天狗和他说今天去一个设计品牌试新品休息室里放的是他的歌的时候,妖狐完全没意识到他们的对话迈过了一个新的里程碑,还懒洋洋地跟着问:“是吗,您能听出来?”

    “在榜单上待得久的还是知道的。”

    “小生还以为您这样的只对古典乐感兴趣呢。”

    大天狗淡淡地:“你脑补过头了。是你最近的那张专辑主打,《Masked Liar》。”

    妖狐没想到他还能说出名字,狐疑地轻轻哼了两句:“是这首?”

    “你再唱两句。”

    妖狐真就被他牵着走唱了一段,他的声音曾被无数人评价音色华丽,压着嗓子唱低音时犹如在情人耳边喃喃低语,连呼吸都变成煽动性十足的撩拨。

    唱完大天狗中肯道:“现场比较好听,下次试试换个编曲。”

    妖狐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不知道该吐槽什么:“您故意的吧……”不过也有可能是真的一开始不确定,他嘲笑自己想多。

    大天狗不置可否。

    ——一直到很久以后妖狐往回看才意识到,这是两个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闲聊”。那之前他们或是挑衅与接招,或是商议工作内容,或是例行公事的问答,从不会像这样漫无边际的分享无关紧要的小事。


    助理自从大天狗开始给妖狐点外送,每天都八卦兮兮挤眉弄眼地喊无冕影帝“you know who”;同组的演员都是老油条,本来对大天狗和妖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纯粹是嗑瓜子看戏,现在反而也收敛态度观望起来——炒绯闻和真有关系可是两个概念,这个新晋偶像要真绑定了业内一哥,这就是个大新闻,谁也不想去淌平安京家的浑水。

    妖狐自个儿每天拍戏累得不行,两面佛性格阴晴不定,吼起人来简直要命,哪来的空闲去管这些涌动的暗流。

    所以杀青宴上金鱼姬借着酒劲过来八卦you know who的时候,他还真是有点莫名其妙——炒了这么几个月,你们怎么现在才问?

    “说嘛说嘛,”金鱼姬缠起人来,“你们这是顺势而为还是假戏真做呀?”

    假戏真做?笑死小生。妖狐假笑:“你说呢?”

    “两面佛导演这么难搞,我们这几个月也算共患难啦,难道连一句真话都换不来嘛!”

    妖狐嘴角翘了翘,勾勾手指,金鱼姬凑过去,就挺对方用犯规的气音说:“和前辈的事……小生怎么能随便和别人讲呢?”

    预期中小姑娘绯红脸颊小鹿乱撞的样子并未出现,金鱼姬满脸嫌弃的看他:“大家都是老妖怪了,你这套用给谁看啊!”

    妖狐:“……”

    好么,妖狐恨恨地想,小生几个月不在江湖,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刀枪不入了!


    尽管在向演员转型,妖狐本质还是偶像,需要曝光度。公司早在进组之前就排好了这个时期的综艺和演唱会,电视剧倒是捏在手里等荒导那边递话。故此妖狐忙了这一阵也只有三天假期,还被比丘尼打发着去大天狗那里探班。

    大天狗近两年接的电影都被人评价目的明确,旨在拿奖,故而数量也不多,其余时间就在尝试做幕后。这两天是在朋友那里帮着指导话剧。

    助理问要不要提前知会的时候妖狐懒洋洋摇头:“能让记者拍到就行,管他知道不知道。”

    这话说得,助理暗自吐舌,开车把他甩在剧院的地下停车场:“我还有事,一会儿需要来接你吗?”

    “两小时后来,”妖狐说着便侧头看不远处早等在此处的急着,摆了摆手,“麻烦了。”

    助理出来和记者寒暄了几句,转身和妖狐点点头,后者拉起卫衣兜帽戴好魔镜,只露出鼻尖到下颌的精致线条,“可以了,你去忙吧。”


    这个剧场不大,但非常有名,可以说是现阶段实验话剧的孕育地,公司提前和剧场方面打过招呼,妖狐溜进去的时候没惊动多少人,轻手轻脚从观众入口进去的。

    一片黑暗,只有舞台上有灯光,大天狗一身衬衫休闲裤站在光下,抱着手臂在看试演。

    距离有点远,不过大天狗的表情不必猜,肯定是张冰山脸。妖狐走近点,听到他不客气地打断声情并茂念台词的年轻演员:“你这里声音情绪和肢体动作有落差,呼吸也有问题。”

    演员又试了一次,大天狗沉默了下冷冷道:“越来越差。”

    旁边一个一身和服的女人拍拍他肩膀,不知说了什么,大天狗点点头,就听她拍拍手扬高声音说暂时休息。


    大天狗从舞台一侧走下观众席,准备去拿自己包里的平板电脑,却看到自己这一侧的第三排座位上坐着个人,撑着下巴歪着头,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拉长声音:“算不算惊喜?”

    大天狗看了看他,竟然还点了下头:“算。”


    9.

    

    便装出行,妖狐难得穿得很低调,但这低调里还是不甘寂寞的小风骚,Oversize的兜帽卫衣里露出敞开的衬衫尖领,破洞牛仔裤收进十二孔的马丁靴里,手上乱七八糟戴着几个皮手环。他难得把长长的银发扎了个高马尾,看上去很有几分平时罕见的少年气质。


    虽说半个月不见,他们也不至于有什么变化,妖狐看他走过来换了个方向撑手肘,好让出他旁边的位置。

    “来多久了。”

    “半小时,在瞻仰您训人的风采。”

    “刚才的?状态实在太差,不该。”

    妖狐知道自己不该和面前这个不近人情的人计较,但出于某种微妙的心理,他还是忍不住嘲讽似地辩驳道:“不是谁都像您这样无懈可击的,正常人难、免会受这样那样的情绪影响。”

    “这是工作,”大天狗还是很冷静甚至说冷淡,“控制个人情绪是基本素质,你就做得不错。”

    这夸赞来得毫无预兆,已经打点精神准备继续还击的妖狐来不及武装自己的惊讶,微睁大眼睛盯着大天狗不说话。

    见他不说话,大天狗也不在意,低头翻出自己的平板连上蓝牙键盘不知道在打什么字。

    妖狐倚过去看了会儿他屏幕,又回头看了眼观众席后方。

    “怎么?”

    “没什么,记者走了。”妖狐重新拉开他们的距离。

    大天狗的动作顿了下,淡淡扫过来的视线里似有不满,但那不满像飞速翻过的书页间一个古怪的单词,再凝神时已经看不到了。

    大天狗冷冷地:“今天你陪我排练完。”

    “小生还有事,”妖狐不以为然,“就不占用您时间了。”

    “你在放假。”

    “您也知道是放假……”

    最开始那个负责人似的女人重新站上舞台,大天狗打断正要抑扬顿挫发表不满的妖狐:“等我吃饭。”

    妖狐嘴角抽了抽,最后还是掏出手机给自己助理发短信:不用来接小生了,放你半天假。

    助理回得飞快:少爷要陪一哥吃饭哈?用我给你们定位置不?

    妖狐打字的力道跟要敲碎屏幕似的:小生另有约会,不用管了。


    这一等等到天黑,两人去车库拿车的时候妖狐难得冷着张脸,一语不发。

    大天狗也不看他:“彼岸花说话向来如此,不必介意。”

    其实妖狐纯粹不爽自己还真陪大天狗耗了一个下午,但想起刚才那个女负责人叼着烟打量自己,冲大天狗说两句“看不出你是这种口味”,又难免有点扫兴。他懒得解释,反问道:“您原来是什么口味?”

    大天狗竟然轻哼了声,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意味,也因为缺乏情绪显得格外挑衅——显然这是妖狐的偏见——平安京一哥冷冷问:“你真的感兴趣?”

    “不敢,有幸获知无冕影帝择偶标准,转手卖给记者又是……”妖狐斜眼想打量他,突然往后缩了缩,“……您靠那么近有何贵干?”

    大天狗指了指他肩后:“安全带。”

    “……这就不必劳您大驾了。”


    那天吃饭大天狗专挑妖狐不喜欢的清淡素菜,妖狐在旁边补点菜名的时候大天狗淡淡一瞥,专程过来的经理心领神会地一点头,上菜的时候桌上果然一丝荤也没有。

    幼稚,妖狐高贵冷艳地腹诽。


    隔天刷微博看那家报纸放出自己探班的“抓拍照”,大家纷纷开玩笑说刚杀青就迫不及待,我们崽真是等急了哦,索然无味地继续往下翻,就见评论里有路人放出一张照片被顶上热门:“晚上在大江山会所碰到两个人了,看来是下了班去吃饭。”

    附一张大天狗和妖狐一前一后下楼梯的照片,视角看来是从楼上拍的,虽然模糊,大天狗却正回头和妖狐说话,露出的侧脸很好分辨是他本人。

    助理在一边幽怨:“说好的另有约会呢?”

    妖狐撩他一眼,助理点头:“懂了,面子不能掉,我闭嘴。”

    鬼使黑在后座上哼笑一声:“你给你们少爷留点面子,够没眼色的。”

    妖狐斜眼看他:“你少说话。”

    很久不见,假期结束又要马上奔赴南国拍真人秀和写真集,妖狐趁着最后一天约鬼使黑鬼使白兄弟出来小聚,他家助理来给他送文件正好碰上,送上门的司机不用白不用,就变成了四人行。

    大天狗前天说了件正事,荒发了试镜剧本来,问妖狐能不能尽快去试镜,妖狐熬夜研究后觉得还是要叫上原作者给自己琢磨琢磨;四人去了家圈内人很喜欢的会所,菜品不错,保密性也好,说完正事难免要讲讲最近的生活,鬼使白微笑着就把视线投向妖狐:“最近你和大天狗先生的消息真的很多。”

    “电影拍完了,需要话题。”妖狐转着描金漆筷,“你懂的,常见的那一套。”

    鬼使白笑着不说话,鬼使黑对弟弟以外的人的私事是真的兴趣有限,在一边横着手机打游戏。助理弱弱插话:“可昨天去吃饭……”

    妖狐看过去,助理没声了。

    “不用拦着别人说话吧。”

    “他不了解情况,少说点也是好的。”妖狐示意助理去叫人买单,“小生要去那边待上小半月呢,有什么要带的?”

    鬼使黑终于从游戏里抬起头:“有,你看着空运箱椰子冻回来,要现做的。”

    鬼使白不甚赞同地看他一眼:“他说笑的。”

    妖狐麻木地从服务员手里接过POS单:“不必,小生这点还是知道的。不就是你喜欢吃吗?寄,必须寄。”


    四人从包间里出来,这家会所二楼全是包间,长长的走廊两侧大都是镜面设计,加上头顶炫目的水晶吊灯,要是喝了酒出来,一眼就能让人眼晕。

    故而大天狗从包厢门里出来的时候,妖狐在镜子里和他撞上视线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顿了下才循着方向回过头去:“……前辈。”

    大天狗颔首,身后又跟出来两个高个子,那浮夸的长发和罕见的发色令妖狐没看到脸也能辨别出来是谁,银头发的是这次退出电影主演的茨木,另外那个喝多了被扶着的红头发恐怕显然就是酒吞了。

    鬼使黑和茨木有交情,推了把不情不愿的妖狐上去打招呼。

    一番介绍,茨木看上去心不在焉,但听到大天狗说“这是接替你角色的演员”后,瞥了眼妖狐:“我见过你,是偶像吧。”

    这个词语背后包含的意思就很明显,妖狐其实从来对这些没感觉,但大天狗已经很快接道:“不止是,是我向荒推荐他的。”

    茨木才把转向酒吞的视线转回来,上下打量了下妖狐:“还没去试镜吧。”

    妖狐突然意识到,茨木和大天狗也是类似的,自然而然的居高临下,仿佛别人本就不该和他站在一个平面。自己当初厌恶大天狗的这种态度,但面对茨木时,他却发现自己毫无感觉。

    这个认识如同混沌乌云里一道闪电,蓦然照亮阴沉天空,妖狐仰头摆出一贯的营业微笑:“下周等荒导的时间。”

    茨木看上去还是没多少兴趣,不过点点头,多少有点正视对方的意思:“看你表现了。”

    他们寒暄过后各自分开,妖狐没走几步又被人拉住,大天狗问他:“明天出发?”

    妖狐点头:“荒导确定时间后小生回来一趟就好。”

    大天狗点点头,惯来缺乏情绪的清俊脸上罕见地透出一丝迟疑,妖狐却发现自己读懂了,这个人以为自己在茨木那里受了打击。

    妖狐却只是冷冷看着,无意点破,遑论解围。大天狗最后只说:“到时候我带你去找荒。”

    “多谢前辈。”妖狐笑着和他告别,鬼使白在后面饶有兴致地观望。作家难免的坏毛病,他观察完忍不住评论道:“他很关心你。”

    妖狐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什么,听了这句换作以前要激得他炸毛的话,也只是不咸不淡地应道:“是吧。”

    

    -tbc-


    最近主要更这篇,我知道拖太久了orz

    想看看能不能赶在CD20出个本儿,印调请走这里,如果数量不多就当无事发生过了哈哈!

    脑残忘记写计划,这篇加上番外预计4w字,有车,特典可能会印我最早那篇狗崽,XD

评论(38)
热度(618)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