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Do Me More (完)

Do Me More


——

很短的车,黑帮abo伪后续,简单解释下就是羡经过手术只会受自己喜欢的人的信息素影响

——


涂着迷彩的吉普一个九十度的急甩,轮胎与柏油路面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紧追这辆吉普的数辆黑色越野被拦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地猛转方向盘以避开直接冲撞,然而第一枚子弹已经伴随着叫骂在冲在最前的车辆的挡风玻璃上炸出蛛网般的裂痕——这只是开始的信号枪,随即重机枪的火力毫不讲理地倾泻向这狭小的区域,富有节奏的枪声和金属弹壳乱七八糟砸在车皮上的脆响交织成一篇诡异的乐章,指挥棒指向的方向正是死亡。

“不、不是吧,”驾驶座上的青年一边不停换档试图把卡进截水沟的吉普开出去,一边哭丧着脸在重机枪疯狂的咆哮中大喊,“姐姐我们根本没多少子弹,你不能这么玩!”

追兵在经过最初的短暂慌乱后,训练有素地沿半圆四散开——重机枪的火力再猛对面也只有一个人,一旦战线扩不可能无差别封锁整个战场——已经有人在火力的空隙中回敬子弹,试图收缩他们拉开的包围网,而M2HB的操纵者在吉普车轮胎碾过路基的第一秒猛然咬掉手中榴弹的拉火环,毫不迟疑地掷向前方。

“这个距离我们也——”青年敏锐的听觉在一片嘈杂中辨别出那声轻响,他绝望地将油门一踩到底,后半句被巨大的响声吞噬,飞速驰离的车辆被背后爆炸掀起的气浪推得几乎离开地面。

燃烧的火光里温情敏捷地跳回车厢,眉头紧皱,撩起已经被汗水和血浸透的紧身背心查看侧腹伤势,一脚踢开座底急救箱的盖子翻出绷带和药剂,酒精洒向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时她一丝吸气声也没泄出来。

温宁的耳朵还在嗡嗡作响,从后视镜里看到后方一片滔天火光,映亮半边夜空,只有一两辆车从路边两侧的荒地冲出来——但那对他们毫无威胁。他拉高后视镜按下车窗随手往后面扔了个闪光弹,温情闭着眼伸手到副驾驶摸出对讲机:“你试试联络无羡。”

她咬着绷带一端手脚麻利地给自己打了个结,温宁手中的对讲机发出的始终是单调杂音。

“超出信号收发区了,我们能现在怎么办?”

“继续往北,穿过国境线。”温情调出电子地图,“我看看最后的……”她突然一顿,车因为路上的碎石一个颠簸,她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靠,今天多少号?魏无羡那小子的时间……”

温宁奇怪地道:“魏少的手术是你亲自做的,有什么好怕的?……再说现在和他在一块儿的蓝二少不是信息素冷感?”

他的用词很委婉——四家族私下里的流言可没这么文明。

温宁是个不能感知信息素的Beta,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温情露出奇异的表情:“……就是因为他跟着蓝二少,出事的概率百分之百。”她有些头疼地看向地图,最后一个信号发射点离他们足有五十英里,而那地点附近就是这个片区唯一的运河——

“还好,”温情勉强松了一口气,“水流可以掩掉信息素的味道,不然他压了这几年的信息素能在八百米外就让Alpha丧失理智。”


——

车厢


-end-


这篇是我前几天在简书草稿箱翻出来的,打算改改混更,最后改出了一千字温家姐弟的剧情(……

需要朋友在我摸鱼的时候打我回去写稿。。。


还翻出了几个hin中二坐着玩儿的设定:

魏无羡:前江家执行者,带温情温宁出逃后集合了其他几个人在北方边境线接些杂七杂八的活,护卫啊运输啊什么的,有村落被游兵散勇骚扰会无偿帮忙。十项全能,虽然外形倒退回十六岁,不过身体机能没影响;他有操控死者的异能,不过这六年里没怎么动用过。

温情:女A,前人体强化方面的专家,意外研究出控制Omega信息素的方法,能够让omega最大程度地脱控,也因为这个成果引来杀身之祸,和魏无羡逃走后捡起老本行,三个人中的枪械全能,开起火来强悍无比,认识的不论大小都要尊称情姐。

温宁:Beta,但是强化过身体,和平主义,能不打就不打,有点胆小,打起来一对十不在话下。对热兵器始终不太感冒,近身格斗无解。固定套路,先劝大家有话好好说,顶着挨两脚也要劝架,但是对方一旦不领这个情,那结局只有跪下叫爸爸。

罗青羊:三个人各有各的问题,平时主要做联络人,看上去没什么武力,但一般也没什么人动她,本来打两下发泄情绪还能坐下来谈拢的事儿要是动了她能被其他几个人追出三百里人道毁灭。

2017-07-17忘羡
评论-55 热度-1214

评论(55)

热度(1214)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