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3

明明就

——

先婚后爱abo/ (1) (2)  (4) (5) (6)(7)

——


3


温情夹着文件袋匆匆走过公司可鉴人影的走廊,迎面都有人恭敬问好,她无暇回应都只胡乱点过头,到尽头的房间象征性地敲了敲门就走进去:“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接这个节目?你和蓝二少都疯了?”

魏无羡是公司的头号摇钱树,温情又是他多年的专属经纪人,在公司有间转角处的独立办公室;此刻魏小天王窝在办公椅里腿翘在桌边,边转笔边苦笑:“有苦衷的好不好。”

 

昨晚蓝忘机一说,魏无羡第一反应就是这人被魂穿了,给他解释真人秀拍摄期间摄影组超长待机,没有隐私、容易露馅,结果蓝忘机语气平淡地给出非去不可的理由:一,这节目背后是江厌离的闺蜜柳家大小姐;二,江厌离对他们的关系有所怀疑了——这次他出差和金子轩吃过一顿饭,席后江厌离有试探他。

魏无羡人随性洒脱,唯独有个别人碰不得的软肋,就是他姐姐江厌离。当初两人出事时江厌离在港岛待产,这件事从头到尾都瞒着她,于是她真以为两人情投意合,回头还笑魏无羡小时和蓝忘机不对盘原来是因为小男孩儿喜欢谁就和谁作对。

这事大家都有苦衷,当初一发生就解释反而轻松,时间越久越难开口,魏无羡每一想到江厌离知情后的失落和心疼,就觉得还是闭口不提的好——他面上露出一瞬茫然,蓝忘机似乎毫不意外,已经平静而果断地替他做了决定:“我会配合你,不必担心。”

 

温情听完很是无语,从小冰箱里摸了两罐啤酒扔了一瓶给魏无羡:“至于吗?不如你飞一趟港岛和厌离解释算了,她能怎么样?”

“你和别人形婚会让温宁知道吗?”

“……”温情跳过这个话题,“我今早接到他们导演的电话还以为他们疯了,你也不提前说一声。事已至此,还是看怎么降低你们被发现的风险吧。”

说到这事魏无羡就头疼:“平时顶多商量好出去吃个饭,突然变成24x7,简直新手试玩直接演变地狱模式啊。”

温情凉凉地:“你都觉得辛苦,人家蓝二少还没说话呢。”

魏无羡没声了,从温情手里拿过传真看节目组那边的安排,以前温情那边审过的综艺一类他只会粗略浏览,这次倒是认认真真细读。

温情皱眉看他许久,神情里还是疑惑:“你不奇怪吗?”

“什么?”

“蓝二少对你也太……”温情斟酌着词语,“舍得了,他那种曝光度只会带来麻烦的身份,居然肯因为这件事上真人秀。”

舍得?

这倒是个有意思的词,魏无羡想,要是蓝忘机先没提出这个方案,只是告知他江厌离有所怀疑、这个节目的邀请和她脱不开关系的话,自己还真开不了口让蓝忘机帮这个忙。然而他仿佛是早已料到,就如当初假结婚时种种事宜一样,在自己挣扎之前就把提议摆在他面前,好像蓝忘机才是那个需要配合的人。

嗓子有点哑,魏无羡说:“所以说蓝湛这个人难得啊。我得努力点,不能让人家搭进来这三年白费了。”

 

具体的合约接洽移到温情手里,她当天下午专门跑了趟蓝忘机公司那边和他特助确认细节。既然是搬救兵,拍摄计划自然很赶,下周就得出发,公司暂时压着消息不准放,节目组那边请到这两人已恨不得烧香拜佛,其他自然千肯万肯,一副万事好说话的样子。

温情和魏无羡做工作:“你这次,是真的一点链子不能掉,知道吗?多少眼睛在旁边不间歇地看,”说到这里她觉得胃疼,“要不我们还是推了吧?”

魏无羡哭笑不得:“不是吧,你这么不放心我的演技?”

温情无奈地摆摆手:“……你和蓝二少都是俩恋爱都没谈过的主,我真是猪油蒙了心才会由得你们乱来……算了我让宣发那边准备着点……”

魏无羡漫不经心中透出一丝倦意:“你真放心,我心里有数。”

 

怎么心里有数呢,魏无羡坐在蓝忘机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翘着腿,百无聊赖地打量天花板的顶灯。方才他突然到访,手指顶高鸭舌帽檐露出脸,训练有素的前台立刻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拿着门禁卡领他去了最里面的专用电梯一路直升蓝忘机的办公室——而办公室外的特助也一句不多问,给他开门倒水后说“蓝总会议还有半小时”就自觉退出去了。

这套路娴熟得,魏无羡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经常来了。

蓝忘机主理的这公司他就来过两次,第一次结婚之前过来签些乱七八糟的协议,包括婚前财产公证——这是自己坚持要求的,不能空手套白狼不是?第二次是专门放给了狗仔消息,过来接蓝忘机下班,那次出电梯之前他和蓝忘机还各走各,一进大堂他就颇自觉地去抓蓝忘机的手,后者迟疑了下也反扣住自己的手腕,出大门时周围镁光灯不断,有记者从保安的阻拦下钻过来,蓝忘机第一个反应就是揽住他往自己身边带。

第二天多少娱乐版头条都是他满脸不悦看着记者护住自己伴侣的照片,标题一个比一个能编,魏无羡印象清晰的却只有蓝忘机揽过他时低声的那句,“见谅”。

回想来,蓝忘机总这样,明明是自己给他添麻烦,他却总把这责任揽过去,好像那是他该做的似的。

蓝忘机果然半个小时后准时回到办公室,对魏无羡的出现没有太大惊讶,收拾好东西说边吃饭边说吧,吃什么?他们这两年变得很有意思,向少进行朋友间应有的闲聊,一旦有事又可以跳过寒暄开门见山,连魏无羡自己都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他把玩着手里的帽子说就云深阁吧,等对方打电话让餐厅安排时突然抓过蓝忘机另一只手。

蓝忘机立刻回过头,但没把手抽走,只是用疑惑的目光看他。

微凉的手,其实这三年做戏时也没少握,魏无羡看了看那雪白的手背和修长的手指,低声说:“其实找你就是为这个。没几天了,至少习惯这种肢体接触吧,最容易露馅的地方了。”

蓝忘机挂掉电话,看着他的眼睛晦暗不明,片刻后挪开视线:“去吃饭吧。”

 

两人出办公室时他反手握住魏无羡的,外面的特助和秘书都习以为常地和两人道别;他们到达餐厅后魏无羡简单说了下节目会涉及到的环节,游戏、任务里的互动环节他都可以主导,唯有问答怕掉链子,他让温情整理了份资料给蓝忘机。

蓝忘机没马上应,魏无羡心里无奈,也不好催促他,这事是他理亏在线,只好装不在意地又吃了几筷子素。半晌蓝忘机说了句好,魏无羡却没有松口气的感觉,最关键的事他从早上和温情说“心里有数”时酝酿到现在,还是开不了口。

这一犹豫就犹豫到蓝忘机的入睡时间,魏无羡站在二楼楼梯口踱来踱去,下楼去倒了杯水喝完上来,又停在房间门口不知怎么办,他这边还在纠结,那边房门却自己开了。

穿着家居服的蓝忘机站在门边,平静问他:“怎么了?”

显然早就注意到他的动静。

趁势而为算了。

 “还是节目的事,有个最关键的问题。剧组里难免有别的A和O,”魏无羡舔舔发干的嘴唇,单刀直入开门见山,“我们要是身上一点对方的味道都没有,肯定头两天就露馅。”

蓝忘机卧室的灯从他身后透过来,色泽浅淡的眼睛笼在阴影里唯有一线凌然亮光,魏无羡想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真是太荒谬了。他破罐子破摔地闭上眼:“所以,蓝湛,做个临时标记呗。”

蓝忘机久未动作,魏无羡以为他不情愿,抓抓头发:“我知道你不乐意,但实在没办法,我们要在剧组眼皮子底下待五六天呢……”

蓝忘机却问道:“你一点都不在乎?”

魏无羡想说我当然在乎,谁不在乎啊?可蓝忘机这种绅士的人,要是自己展露出一点不乐意,那肯定会自责的。箭在弦上,魏无羡心一横,歪过头笑道:“这有什么,临时的而已,非常情况谁还没遇到一两次啊?没关系没关系,你就来吧。”

话音未落,那边蓝忘机却顷刻间沉了脸,魏无羡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自己哪一句踩了对方雷区。魏无羡观察着,面前人皱着眉张了张嘴唇,又抿紧了,接着无声让开位置示意自己进来。

蓝忘机的房间魏无羡不是第一次进,白灰两色为主,要多简单多简单、要多整洁多整洁。魏无羡也不浪费时间,边走边两下解开衬衫扣子,往办公桌边一撑一坐,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去拿了支钢笔把玩。蓝忘机走到他面前时他竭力放缓逐渐加快的心跳,但胸膛细小的起伏在这么近的距离大概骗不了人。

魏无羡忽然有点想笑,两个在外界眼里浓情蜜意的AO,多年“恋爱”三年婚姻后,连临时标记都是头一回。

越紧张的时候,他反而越想调侃,魏无羡笑道:“说起来蓝湛你第一次吧,知道怎么做临时标记吗?”这话显得有点挑衅,他摸摸鼻子补充,“没别的意思,就问问。”

蓝忘机却说道:“不是第一次。”

轮到魏无羡惊讶了,他睁大眼猛地回头,视野一暗,蓝忘机已经俯下身来,双手撑在他身体两边,用影子笼住了他,随之而来的是缓缓逸散、若有若无的凛冽檀香。

 

—tbc—


羡:你居然不是第一次?我都是第一次!不行,这波太亏了,你赶紧告诉我第一次是谁?!

机:(挪开视线)你也不是第一次。

羡:???


一发高铁上的更,写的时候隔壁大叔一直在瞄我屏幕也不知道搞毛……没见过写黄文的哦

2017-08-09忘羡
评论-108 热度-2332

评论(108)

热度(2332)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