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十幸之六】执手归家

感谢各位仙女带上我搞事!虽然开始看她们的后想即刻把我的速成注水文撤掉……

和去年七夕一样,我流原著前提剧情线

七夕快乐,拉乌拉乌!


十幸:

执手归家


 



蓝忘机是被热醒的,没睁眼时以为自己还没从黔东苗寨回来,仍住在没有空调电扇的吊脚楼里。窗外正是夜色最沉的时候,床头的电子闹钟显示凌晨四点。房间热得不像话,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近来天气反复无常,暴雨接着高温,动不动断电断水。这也还好,最关键是身后一双手牢牢抱着他,一只腿还压在他身上。昨晚折腾完勉强冲过澡就睡了,两人都没穿睡衣,对方蒙着汗的手臂滑而腻,握上去像抓不住的鱼脊。


魏无羡动了一下,迷迷糊糊半醒半睡,直觉吻了两下近在咫尺的侧腰,吐出一连串意味不明的音节。蓝忘机无奈地看着书桌上的空调遥控板,只好凌空一招手,遥控板便自己飞到他手心。


他和魏无羡的共识,任务之外,日常生活能不动法术便不动,否则也不至于这大半夜被热到这个地步。热归热,他没把人挪开,小心翼翼重新躺下,魏无羡缠得更紧,炽热的气息直往脖颈处招呼——明明背上的汗都往下淌了,梦里还要贴过来。


蓝忘机吻了吻他额心,默念心静自然凉,渐渐又睡过去。


 


他生活作息良好,半夜醒过,还是准时六点起床,应付过魏无羡无知觉的耍赖,换好衣服下楼晨跑。他们现住的小区紧挨人工湖,沿湖设有塑胶跑道。跑完回来近七点,正好够他进厨房准备早饭。


魏无羡被从被子里剥出来时已经八点过,蓝忘机还写了两篇字才来叫他。照例是耍赖般铺头盖脸的亲,迷迷糊糊的撒娇,直到被人抱进洗漱间里站好、牙刷塞手里才慢慢醒过来,在镜子里冲自己身后的爱人眨眼:“早啊,蓝湛。”


蓝忘机低头给他挤牙膏,回了声早。


“昨晚是不是又停电了啊?”魏无羡边刷牙边嘟囔,“我梦见我躺在汗蒸房里,旁边就是炭炉,还有人不停往里面浇水,可够折磨人的!”


蓝忘机看他一眼:“嗯,我起来重新开的空调。”


魏无羡感慨:“空调真是拯救现代人类的伟大发明。”他说完含着满嘴牙膏泡在蓝忘机脸上吧唧一声,笑得眉眼弯弯,“被我热醒的吧?”


蓝忘机没急着擦那点泡沫,魏无羡俯身漱过口,身后人已经俯过身,等他交换今天的第一个吻。


 



蓝忘机每天有些文书工作需要远程处理,蓝家的委员会的都有。魏无羡吃过早饭赖在他旁边看了会儿书,踩着拖鞋去买菜。下电梯的时候碰到楼上年轻女生,满脸笑地和他打招呼:“魏哥早呀,你家那位没一起?真少见。”


“忙着呢。今天难得见你这么早出门啊。”


女生是个自由撰稿人,长年活在死线边缘,魏无羡基本没在下午以前撞见过她。这是他们搬到这里的第二年,仰赖魏无羡的唠嗑功力,楼上楼下认识了个遍。这小区年轻人居多,见他们天天手拉手散步也顶多看两眼,远不如之前在别的地方来得艰难。这女生大概赶稿憋坏了,拉着魏无羡blabla说了一路,出了小区才意犹未尽地润了下嗓子,说魏哥不好意思,我有几天没和活人聊天了,还硬塞了魏无羡一张超市打折卡,搞得魏无羡哭笑不得。


小区附近难得有个管理不错的菜市场,魏无羡边看边买,摊主都熟他,买两搭菜还能搭上把葱;也不用自己挑菜,有认识的阿姨和他搭话时就会顺手帮他挑了,全不费力。魏无羡耐心不错,也真心觉得和这些阿姨说话还蛮有意思,陪着聊两句快十一点才慢慢往回走,同路的林姨和他一个小区,抱怨自己儿子三十了还不找对象,管他是男是女,总不能天天抱着猫过日子啊!


这阿姨一直很豁达,魏无羡笑嘻嘻道:“林姨,强扭的瓜不甜,说不定哪天直接给你带回一个要扯证的了呢?想当年我也是三十往上才和我们家蓝湛好上的。”


林姨“刷”一下转过头:“三十?当年?”


魏无羡汗:“随口一说,安慰您别太担心啊!”


林姨唉声叹气的,魏无羡把她送回她那栋,临走时还收了个周末来家里吃大餐的邀请。


“让他看看你和你那口子,”林姨振振有词,“说不定看到这样的神仙眷侣,就知道有对象的好处了!”


 


魏无羡一路回了家还在笑,这些年来他们去过的城市、认识的人数不胜数,像这样全然包容他们关系的小环境却有限,哪怕早不在乎诋毁与冷落,如此善意却让人难以抗拒。


蓝忘机戴着平光眼镜端坐电脑前,侧头看他一眼:“笑什么呢?”


魏无羡说:“嗯,有人夸我们神仙眷侣。”


蓝忘机没说话,魏无羡走到他身后搂住他肩膀,吧唧一声亲在他脸上:“蓝二哥哥——”


这称呼他用的频率不高,大半在限制级场合,蓝忘机打字的手一顿,低声说:“别闹。”


魏无羡搂得更紧了。


他刚想凑过去亲蓝忘机的耳朵,视线扫过电脑屏幕一愣:“黔东那水祟的调查结果?”


上周他们才从黔东的一个苗寨回来,那里有人报到西南分部说有水鬼,分部第一部过去的人铩羽而归,说是问题棘手,但精英又都派出去了,只好借调编外人员。魏无羡和蓝忘机去苗寨里待了一周,再怎么麻烦的水祟对他俩来说都不是事,只是莫名其妙那揪出来得东西不像土生土长,倒和在云梦见过的差不多,就和委员会打了个报告。


委员会发过来的邮件附着其他几封分部的简报。水祟常见,成气候的少,让一般修士都无可奈何的精怪在多处同时出现,少不得让人有联想;查来查去,最后湖北那边一个小支部递了求援申请,说他们这里疑似源头,地方却巧的很,恐怕别人应付不来。


蓝忘机说:“要去么。”


魏无羡手搭着他肩看了片刻,洒然笑道:“当然要去,这地方还真得我来最靠谱。现在的小修士可是一代比一代懒了,我看降妖除魔还得我们这些老前辈出马。”


蓝忘机握住他搭着自己得手:“我订机票。”


魏无羡转移了注意力:“我去拿身份证——哎新换的这个才用过一两次,我都记不住这个号的。”


修士管理委员会那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他们更新身份证明,这些证件都和官方系统打过招呼,但每次更新也意味着他们需要更换新的居住地——毕竟在同一个地方数十年顶着不老的脸,在这年代分分钟就会被人抓起来喊妖怪。


蓝忘机说:“少用为佳。”


这倒是,他俩对出远门早已乏了,一出就是有任务,还是盼着世道太平点吧。


 


时间是可以磨练厨艺,然而本性难移,魏无羡做饭还是和当年一样撒起辣椒来毫不手软,蓝忘机默默吃完多喝了好几杯水。机票定在明天,这一去不知多久,还得先去把水电费交了,蓝忘机和魏无羡出门办完事顺便找了个对方吃晚饭,回来的时候碰见小区门口的花店打烊,老板娘叫住他们送了一把雏菊:“不嫌弃的话拿去吧,就这么点啦。”


魏无羡笑嘻嘻接过:“真不好意思,老蹭你的花。”


“别跟我客气啦,你们买的还少么?”老板娘麻利地指挥店员把门外的花筒收进去,“再说了,鲜花配美人,我乐意!”


魏无羡扑哧一声笑了:“哦,原来还是送我家蓝湛的。”


一边蓝忘机抿了抿嘴唇,从魏无羡手里把花接过来自己抱着,另只手去拉魏无羡。老板娘倒全不在意,聊了两句让他们从湖北回来带点好吃的,魏无羡满口应下和她道别,转头就逗蓝忘机:“鲜花配美人,嗯?”


蓝忘机俊美端丽的容貌衬着怀里洁白雏菊,的确是幅套个框就能让人驻足的画,他侧过头来道:“配你。”


“哟,”魏无羡笑得不行,“我们蓝湛这许多年面皮见长不少啊。”


蓝忘机不搭理他:“明天早班飞机。”


“也不至于这么早休息吧,不就五点出门……”魏无羡看了眼手机,“急什么?”


蓝忘机不说话,只拉着他加快脚步,等人在家里冲过澡回了卧室,魏无羡总算懂这早回家要早在什么上了。


“含光君,你变了,”魏无羡含泪咬住被单,“你不是那个要面子的含光君了!”


蓝忘机极温柔地吻他胸膛,同意似地郑重嗯了一声,下身动作却与之截然相反。


 



魏无羡腰酸背痛地从机场出来,被武汉的热浪迎面冲了个仰倒,蓝忘机在旁边扶了他一把,破例掐了个诀令他好受点。来湖北分部是不必指望有人全程服务的,他自觉叫了专车坐到市中心的办公所在地,心想反正回头你们都要付账单。


湖北这附近几省的委员会管理处都在江澄辖下,江澄又讲究,办公室还正儿八经注册了个公司,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盘下写字楼,工作人员也各个白领精英模样,挂着英文名牌位纠缠你这个符篆贴得到底合理不合理,每次魏无羡看了都想笑。


前台接待见了他们亲亲热热,下一句果不其然,江总在外“开会”,但是夷陵那边已经安排了修士和两位对接,人就在这里等着。


一千年了两人还是别别扭扭,节假日互相捎点东西,工作碰到了也能勉强配合,背地里还要从别人那里问两句对方的事,但无关紧要的碰面还是能避则避。蓝思追帮着金凌试探过两句,意思是连温宁也走了,两位大佬何苦呢?魏无羡握着酒杯笑嘻嘻地不说话,蓝忘机冲思追摇摇头,后者也就不再提;听说江澄那边是当即就把位居家主多年门下三千弟子的侄子踹出了门。


负责和他们对接的修士打断他的走神:“是蓝前辈和魏前辈吧?”


魏无羡在蓝忘机的注视里回过神,打起精神笑道:“是是,小姑娘怎么称呼?”


 


这些年的新修士——特别是不在四大家内的散修——和他们早年完全不同,对武技毫无兴趣,每日和老干部似的,只讲究修生养性延年益寿,法术也只挑实用性高的学,总部那边每次专负责接待他们两人的小修士就日常恹恹的,魏无羡问他这么没干劲可以不修道啊,小修士有气无力地说,不行啊我要活着看柯南大结局。


夷陵分部这边负责接待的女修和那个小修士有异曲同工之妙,魏无羡和她来往几句,小姑娘就开始抱怨修仙带来的不便之处。


“唉,平时被人问保养秘方的时候真的很难办哦。”小姑娘愁眉苦脸的,“我能说什么呀?一起修仙啊?肯定要被孤立的!”


她是误打误撞得机缘入道,周围没一个是修士的,这种人很难办,舍不得家庭又不得不离开,往往为了免除痛苦还要给自家人修改记忆,故而这类散修不少是过完普通人的一生,才撇了伪装去专心修道。


“你这话说得,怎么一副为难的口气?像你永远这么漂亮,多少女生羡慕不来的事。”


小姑娘若有所思看他:“魏前辈真是名不虚传……”


“什么名声?”


蓝忘机按了他一下,微微摇头,小姑娘已经欢快道:“瞎jb撩!”


“……”魏无羡说,“女孩子家家,有些字不能乱说。”


“现在男女修平权啦,您这样说话放出去,会被女修权益促进发展委员会大字报批评的!”


“……”魏无羡默,蓝忘机倒是在一边侧过脸。


 



夷陵早和他印象里的不一样,安安静静的小城市,水泥板路边有在凉棚下打牌的居民,午后太阳白花花的,晒得人眼晕。当年的乱葬岗因事故太多,早几百年就被四大家联合起来设了封印,寻常人不能得见,三人七拐八拐找了阵法所在地破了障眼法进去,日光霎时转暗,唯有终年不散的阴云压在这狭小地界。


女修深吸一口气聚神,此处阴气太重她止不住地双腿打颤:“虽说是水祟,但那阴气却和这里的一脉相承,”她指了指山头黑漆漆的阴雾,“我猜测是有什么东西从这里逃了出去,用这里的阴气供养那些水鬼……不过同事和我看法都不太一样……”


魏无羡凝神:“你猜得不错,挺聪明,回头我给部里递个表扬信。”


女修一惊,心想你才走进来,这一千多年的老妖……不,老前辈就是不一样。


蓝忘机仍旧衬衫长裤打扮,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秀丽长剑,出鞘一寸就龙鸣不止,剑刃薄冰般剔透,却令人心生寒意。


——是传说中的“避尘”。


魏无羡还是把手背在身后笑道:“怎么,含光君,我们这次不先试着感化这一套啦?”


蓝忘机淡淡道:“如此怨气,已是不能。”


魏无羡轻轻扶了把那女修,指着身后的阵法,笑嘻嘻道:“好啦,接下来的场景不宜围观,你就在外面找个店坐着等我们吧?”


 


女修这一等等了半小时,魏无羡和蓝忘机悠悠闲闲出现在店门外,剑早已不见,她还在可惜没见着别人说的陈情和随便,魏无羡便说:“差不多镇住了,你们这里有水祟滋生地的表格吧?我和蓝湛再去挨个检查一趟。”


女修震惊,这东西他们焦头烂额了小半个月,江澄忙的不行难以伸出援手,实在没想到这两人出手这么快、这么迅疾。魏无羡还在甩手说好久没写符篆了手酸,蓝忘机便把他手腕握在手里慢慢揉捏,魏无羡便得寸进尺的把肩膀也往他身上靠,冰雪似的美男子顺势去给他按揉肩颈。


“……”女修震惊,“前辈你们,是在给我喂狗粮吗?”


魏无羡愣了:“这也算喂狗粮?”


女修捂了下眼睛在心里腹诽,那你们的喂狗粮是个什么标准哦?她站起身说带他俩回去,魏无羡却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们正好再逛逛——这地方我们指不定比你熟呢。”


女修恍然大悟,想起面前人当年号夷陵老祖,也是众说纷纭、争议颇多的一段往事,就乖乖应了好,和魏无羡留了个联系方式潇洒走了。


蓝忘机低声道:“路口有家店卖线香。”


这多年的默契实在已经深入骨髓,点破都嫌矫情;魏无羡握着蓝忘机停在自己后颈的手,拉到面前落下一吻。


 



当年四大家来封印乱葬岗时,魏无羡把温情的衣冠冢移到了夷陵郊外,也布了个阵法不让别人误碰。此处风光秀丽,却杂草丛生,已是多年不曾有人来了——两百年前温宁来拜托他将他尸魂分离,重入轮回,最后一站就是来给姐姐上了一柱香。


故地重游,又不是什么愉快的往事,魏无羡和蓝忘机费了些时间拿避尘除了杂草,郑重捏着点燃的香拜了三拜,盘腿坐下:“真不好意思,忘了给你带酒。”


轮回是修道者也难以参破的天道,当年已去者自不可追,后来陆陆续续离开的故人也都不知如今在何处。聂怀桑那个令人细思极恐的小子,倒是把聂家四家之首的位置一坐稳便撒手走人,听说身陨多年了。


但好歹也都入了轮回。


蓝忘机挨着他坐下,半天说:“下次带酒来。”


魏无羡点点头:“嗯,她喜欢喝女儿红,现在还有正宗的么?我也不知道了。”


蓝忘机又说:“思追还在。”


魏无羡笑笑,低声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哪有那么脆弱。”


蓝忘机握住他的手:“我知道。”


 


他们静静坐了许久,日头西斜才离开,和夷陵这边的分部打过招呼后回了武汉,华灯初上,天街在办活动,两人干脆提前下了回宾馆的计程车走一截。古色古香的店铺前挂着一串串灯笼,衬着两侧商铺的霓虹灯招牌如坠梦境。


魏无羡才想起来:“怪不得,今天是七夕。”


蓝忘机点点头,灯下看美人增色三分,何况蓝忘机原本就姿容出众,往来人群都在看这对仿佛从杂志里走出来的年轻男生。


魏无羡心里忍不住地得瑟,笑嘻嘻往旁边一指说要吃棉花糖,蓝忘机就无奈地去了,认认真真让那个搅棉花糖的小哥给他搅了一个大的——今天七夕,清一色搅的粉色爱心型,大得能遮住两人的脸。


魏无羡看他拿着棉花糖乐得不行,不由分说卡擦两张,旁边有女生不好意思地说我可以帮你们拍合照,于是两人在灯笼下双手拿着一个大大的粉色爱心棉花糖,魏无羡笑得眉飞色舞,蓝忘机被拍的时候侧过一点脸看着身边人,目光柔和。


“挺好的!回去冲了挂墙上,”魏无羡笑嘻嘻地给蓝忘机亮屏幕,“算补上结婚照了?”


两人不爱照相,又不方便在外面留下影像资料,许多年来竟是合照寥寥。


蓝忘机静静看他:“好。”


魏无羡含着草莓味的棉花糖指着灯笼说:“其实吧,就那个觉得全世界对不起我,我无处可去的时候……我和你说过的吧,温宁醒的那天,他们给乱葬岗挂满了灯笼,在院子里给我开席……”


太久过去已能平静提起,但这不意味着遗忘,魏无羡笑道:“就那个时候,我模模糊糊觉得,这也是我的家了。”


蓝忘机捏了捏他的手:“他们很喜欢你。”


魏无羡嗯了声,他们转到河边,天街绚丽的灯光溶化在粼粼水中。其实很幸运,一直有人爱他、在意他,敞开怀抱,想要给他一个“家”的存在。他忽然脑子里转过有次碰到楼上那个小姑娘,刚恋爱受挫,有气无力地问魏哥你就不会和蓝哥倦吗,魏无羡当时想说出来吓死你,一千多年了,我从未有一分一秒倦过。


这人就是他对这世间所有的期许,眷恋,与依赖。


魏无羡说:“我们过两天陪你回云深看叔父。”


蓝忘机说好。


魏无羡说:“我们现在回家吧,御剑去,不坐飞机,给江晚吟省点钱。”


蓝忘机侧过头,色如琉璃的眼睛映着璀璨灯火,但焦点永远只给一个人,魏无羡着迷地看他的眼睛,抱怨说:“恃美行凶。”


恃美行凶的人嘴角微扬,湖光山色,绚丽街景,漫天星子统统黯然褪色;他伸出手,魏无羡乖乖递上、反手握紧,如同这千年来的每一次。


蓝忘机放柔声音:“好,回家。”


 


-完-


【忘羡丨十幸之一】正逢韶华

【忘羡|十幸之二】青梅竹马

【忘羡|十幸之三】知己同白发

【忘羡|十幸之四】盛世太平弃兵甲

【忘羡|十幸之五】共同笑骂(上)(下)

【忘羡|十幸之六】执手归家

【忘羡丨十幸之七】相看无须答

【忘羡|十幸之八】久别重遇仍牵挂(上)(中)(下)

【忘羡|十幸之九】今生姻缘佳

【忘羡|十幸之十】难时人皆散 回首犹望他

2017-08-28忘羡十幸
评论-16 热度-1345 转载自: 遇色

评论(16)

热度(1345)

  1. 小鱼幽幽入水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嗷!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