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明明就 5

5.

——

先婚后爱abo/ (1) (2) (3) (4) (6)(7)

——


短暂的对话让房内气氛尴尬,好在门铃及时响起,魏无羡一下跳起来说我去开门,也不敢看坐着的蓝忘机,摸着后脑快步走到门边。来的是导演,带着两个工作人员开口就是调侃:“没打扰到你们吧?来简单说下节目的事。”

魏无羡让开位置:“你这话说得。我要是说打扰到的话,你们难不成要打道回府吗?”

导演和他在别的节目里合作过,两人来往不多但挺谈得来,闻言不怀好意:“要是情况紧急,我也不介意多跑一趟。”

“行了行了,想什么呢?一点都不纯洁。”魏无羡摆手,“这才进来多久啊!”

导演嘿嘿笑着没接茬,转头迎上蓝忘机的目光立刻清清嗓子收敛表情,正儿八经带着人落座。

魏无羡以前主要上棚综和访谈,真人秀还是第一次,但不妨碍他清楚其中内幕:百分之九十的大爆真人秀都归功于节目组的精心设计,其剧本之细、之严谨不亚于电视剧拍摄,只是会按照嘉宾反馈做实时调整。虽然是半路救场,魏无羡也猜导演至少准备了个框架,但谈了半天对方都只介绍节目会涉及到的环节,魏无羡忍不住了,说陈导你这些环节都没问题,给我们看个剧本呗。

谁知导演大手一挥:“剧本啊?放心,怕限制你们发挥,没准备。”

魏无羡一口血差点出来:“搞特殊待遇,不好吧?”

导演语重心长:“我和角色导演商量了下,觉得我们这些单身狗反正也编不过你和蓝二少的互动,所以你们该怎么来怎么来,就把自己的日常给观众看就好!”

“……这怎么行,”魏无羡干笑,“我担心影响你们节目效果。”

导演很诚恳:“我们还怕搞砸你们模范夫夫的招牌呢,没事,节目组对你们俩放十二万个心。”

魏无羡嘴角弯了弯,余光里瞥见蓝忘机从始至终没有表情变化的脸,使出浑身解数才挤出两声自然的笑:“哈哈。”


导演一走魏无羡就打电话给温情:“温情,情姐姐,这发玩大了,他们都没剧本——你怎么没和我说?”

温情莫名其妙:“我以为你知道。你们这情况人家观众想看的就是日常,导演怎么会浪费精力给你们搞剧本?我这儿在谈新人的事,过两天去你们那边,挂了拜。”

魏无羡捏着响忙音的手机叹了口气,又觉得比起自己蓝忘机可能更懵逼,刚转过头去准备安慰两句就见蓝忘机静静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令他一下卡壳。

“很麻烦?”蓝忘机问道。

魏无羡愣了下才苦笑着说:“麻烦也算不上,反正都这一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就是觉得给你挖了个大坑,真不好意思啊蓝湛。”

蓝忘机皱了下眉,移开视线说了句没关系,魏无羡叹口气说你先忙会儿晚饭就要先开始拍了,我收拾会儿东西。蓝忘机点点头起身从公文包里翻出电脑,魏无羡打开行李箱拿出盥洗包飞速进了卫生间。

空气里若有似无的檀香味被隔绝在外,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去摸包上的拉链,翻了半天才找到抑制剂的小瓶子,打开盖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甚至有点手抖。临时标记后他对蓝忘机的信息素远比之前敏感,就这样独处一室那点平时根本注意不到的味道不停侵扰着自己神经,算算时间下个发情期也快到了……真他妈的,魏无羡腹诽,等拍完节目要回去烧个香。

他吃过抑制剂洗了个冷水脸,闭上眼时又想起蓝忘机的房间里他朝自己低下头来的瞬间,凛冽的檀香,热到融化的后颈……

“想什么呢!”魏无羡低低骂了自己一声,用力地拍拍脸,想把那些缠绕不去的画面拍散。

 

晚饭的安排和节目组沟通过,魏无羡要叫客房服务叫一桌烛光晚餐,点单不可以和蓝忘机商量。这个度假城市最有名的是生蚝,魏无羡打电话的时候冲摄影笑:“这还好是我们这种老夫老妻,要碰上那两组小年轻,啧啧。”

摄影调侃:“魏哥这是要叫几打?明天早起拍节目,悠着点。”

魏无羡面不改色:“我们蓝湛用不着这个。”

几个工作人员自以为很懂的笑了,魏无羡笑嘻嘻地在心里补充台词,真用不着,他哪来的对象啊?

 

他对蓝忘机口味的印象就是全和自己相反,但都偏好中餐,估摸着点了几盘清淡的只给自己点了份辣炒,途中随口对摄像扯了几句。酒店优先处理他们的点餐,没多久两个服务生就推着餐车上来,还贴心地准备了装饰品。蓝忘机还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服务员在阳台上布置桌面,魏无羡百无聊赖之下对着蓝忘机的方向发呆,俩摄影对了个眼色一个人拍特写一个人退远拍场景。

晚餐准备就绪,铺上洁白桌布的桌上是摆盘精致的菜肴和鲜花蜡烛,唯独辣炒花蛤有点岔色,两人特地坐同一边,蓝忘机坐下后极自然地把那盘花蛤换到魏无羡面前。这个季节气温舒适,入夜前最后一丝余晖落在阳台上,魏无羡东一搭西一搭地聊天,时不时就把话题引向镜头外,说到口干处刚舔了舔嘴唇水杯就凑到唇边。

魏无羡晃了下神,第一反应就是转头,好在脑子转得快及时打住,若无其事地就着蓝忘机的手喝了口水。紧接着蓝忘机又递过一只剥好的虾仁,魏无羡这下有了准备,毫不犹豫一口叼住,摄影倒吸一口气笑说你们这狗粮喂得,他就边咬虾仁边说:“哎,你们不就想看这么,不然把我和我们蓝湛叫来干嘛?”

蓝忘机提醒:“食不言。”

魏无羡笑嘻嘻地编:“我跟你们说,蓝湛他一开始说食不言,是指上饭桌别说话,后来放弃了,只让我嚼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蓝忘机剥好下个虾仁凑到他嘴边,紧接着还有完整的蟹腿和夹出来的蛤肉,中间魏无羡吃得急了被说了句慢点,摄影嘿嘿笑,搞得魏无羡后来好奇去调画面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身边人侧过来的脸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柔和。

两人吃完后跟他们的副导问你们不会平时都这么吃饭吧,魏无羡刚说了句哪能啊,蓝忘机就平静补充:“他不喜欢剥壳。”

意思就是,有壳就你剥?

几个工作人员包括魏无羡陷入莫名沉默,架着摄像机的花臂大哥叹口气:“我也好想谈恋爱哦。”


等工作人员撤出房间,魏无羡猛地回头对着重回电脑前的蓝忘机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蓝湛,我可真是重新认识你了。”本来还想着全程引导,谁知道蓝忘机不仅配合出色,即兴发挥简直要盖过他的风头,完美诠释“冷面冰山爱上我”,教科书级的总裁演技。

蓝忘机知道他在说什么:“照顾人而已。”

魏无羡啧啧两声:“说真的,就你这一手,泡谁谁不从啊?”说完他自己心里咯噔一下,蓝忘机皱起眉不悦看他,冷冷传过来一句别胡说。


他出来后工作量也没减少,抱着电脑在书桌边忙碌起来,魏无羡就坐在沙发上看剧本,临睡前两人对着卧室里那张格外柔软的King size大床沉默不语,开夜床的服务生贴心地多管闲事,给他们洒了玫瑰花瓣、点了熏香。

魏无羡这边还没出声,蓝忘机已经去抱被子:“我睡客厅。”

魏无羡一把拉住他,在对方疑惑的视线里吞了吞口水,觉得这一刻比之要求临时标记那晚也不差了,但一回生二回熟,他这次态度自然多了:“别,我们得一起睡。他们有房卡,明天会直接进卧室的……”

两人僵持住,蓝忘机浅色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暖光下像澄澈的玻璃珠。魏无羡神游天外,见对方半天不回答,只好补充:“如果你真不愿意,我去和导演商量。”

这次话音刚落对面就干脆接道:“可以。”

蓝忘机神色平淡,实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魏无羡这边还在琢磨,就见对方视线落回手腕,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没松手,讪讪收回来:“那谁先洗澡?”又想开个玩笑调节气氛,“还是说一起?”

话一出口他看到蓝忘机拧起来的眉头就后悔了,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蓝湛这种过去的小古板未来的老古板,怎么能听这种话?

——也不想想小时候是谁天天对着小古板乱开玩笑,再大打出手的。

他这边腹诽着,俊美得不像话的“小古板”走近一步,眼中光影晦暗不明,魏无羡辨出一丝不悦和别的什么,片刻后冷淡的嗓音响起,听不出半点情绪:“魏婴,对待Alpha,谨慎为佳。”


-tbc-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假戏真做,还不敢说(。

剧情线敲定了,后面更新会快一些,但是这几章综艺后会放飞自我的爽雷狗血。。


评论(96)
热度(1153)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