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曦瑶]三折 (完)

三折

——

去年四月的老粮

——


金光瑶今日大婚。

他少时坎坷,起于微末,忍辱负重于射日之征中立下不世奇功,同赤峰尊、泽芜君相交莫逆,终得认祖归宗,是年轻一辈敬仰的传奇人物。

他娶的是金家肱骨之臣的掌上明珠,素以姿容清丽闻名,端的又是一折才子佳人的佳话。

筵席间觥筹交错,金光瑶素来长袖善舞,敬酒的人络绎不绝,他也从善如流一一谢过,一杯接一杯,生生喝到半夜。

还有人要来劝酒,横里被一只洁白的手截住:“别劝他了。”

蓝家家主蓝曦臣长身玉立,温润漆黑的眼眸中有一丝隐晦的责备:“阿瑶大喜之日,可不能就这样在酒席间过去了。”

劝酒的人诺诺道:“泽芜君说的是,是在下唐突了。”

蓝曦臣侧首:“阿瑶,今日就到此处罢;若是想喝酒,改日二哥陪你就是。”

金光瑶猛地看他,那眼神一刹间清明至极,转瞬淹没在朦胧醉意里。

几个侍女上前搀着半醉的金光瑶送去洞房,那里有久候多时的红盖头,鸳鸯帐,美娇娘。

蓝曦臣孤身站在檐下,茫茫然远眺,满月之下,金星雪浪疯了般开到极盛,仿佛转瞬便要倾颓。

泽芜君轻颤双唇,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他从腰间抽出洞箫,箫声呜咽几下急转而上,是一曲悠扬婉转的《花好月圆》,时如珠玉相激,时如喁喁私语,乘风散去。

 

蓝曦臣步入书房时,金光瑶一身金星雪浪袍,手捧软罗乌纱帽,端坐桌前。

金光瑶并未回头,只唤道:“二哥。”

“司仪在寻你,”蓝曦臣走到他近前,“离大典不过两刻钟,你却不在自己院中,我便猜你在此处。”

金光瑶笑道:“竟敢让堂堂泽芜君跑腿,回头定要找机会罚他。”

蓝曦臣摇头:“是我要来的。阿瑶,受封仙督是好事,这两日我却见你郁郁寡欢,出了什么事?”

金光瑶嘲道:“想起了子轩,又想起大哥,若非他们身死,这仙督之位也轮不到我来坐。这两日总被梦靥住,觉得自己是踩着他们的尸体得了这称号。”

蓝曦臣一时竟不知说什么,金光瑶不待他反应便敛了表情,展颜笑道:“总归走到这里,有一份能力出一份力,我还有二哥呢。”

蓝曦臣舒眉:“是这个道理,凡事总有二哥在。”

金光瑶又笑:“好二哥,便再帮我个忙吧;今日出来得匆忙,竟然忘记点朱砂了。”

他递过一盒朱砂并一支毫笔,蓝曦臣接在手里有些好笑:“点了这么些年,分明不用镜子也能自己点,不就是犯懒么?”

金光瑶仰头望着他,琥珀色眼眸里映出蓝曦臣的身影:“也不是,这样的大日子,就想二哥帮我。”

金家素来奢华铺张,哪怕是装朱砂的盒子,也是黄金为底,雕满牡丹纹样,盒内朱砂红宛如鲜血凝就。

蓝曦臣以毫笔蘸取些许,道了声“唐突”便伸手扶住金光瑶下颌,俯首端详落笔位置。

金光瑶不避不让,专注望着蓝曦臣,只觉额间若有若无扫过对方温暖鼻息,捏在下颌的手无意识收紧。不知过了多久,一瞬或一生,笔尖终于落下,一点冰凉潮湿的触感点在额心,停留片刻方才离去。

朱砂已成,蓝曦臣并未收手,怔怔望着那滴仿佛随时都有滴落的朱砂,久久不言。

金光瑶便笑道:“二哥?可是有什么不妥?”

蓝曦臣触电般收回扶着对方下颌的手,退开一步:“实在是怕点得不对,总不能让你在大典上顶着个歪掉的朱砂印,平白落给别人笑柄。”

金光瑶看他,目光幽深,转瞬又露出一贯的笑:“……那二哥可得看好了。”

 

蓝曦臣避不见客已有多时,蓝家门生心照不宣从不打扰,今日却有人大清早便立于外间求见。

蓝曦臣担心有什么急事,收拾一番便推门而出:“思追,有什么要紧事?”

思追被清减许多的蓝曦臣怔住,好一会儿才托起手中玉盒,犹豫道:“这是…这是清点敛、敛芳尊…密室的前辈送来的东西,道是虽不知此物为何会在密室机关中,总归还是交回蓝家为好。”

蓝曦臣一怔:“交回?”

他从思追手中接过玉盒端详:这白玉雕成的盒子不是金家一贯偏好的路子,触手温润,云纹古朴大方。他将手搭在开口处,刹那间心脏狂跳,竟迟迟不敢打开盒盖。

蓝思追立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只来回打量玉盒同家主;两人不知呆立多久,蓝曦臣终于缓缓打开手中盒盖。

一卷一指宽飘带,上绣卷云纹,因年岁久远微微泛黄,透着斑驳血迹,折成三折,静静卧在羊脂玉细腻纹理间。

蓝思追低低惊呼,蓝曦臣如遭雷击,拿着玉盒的手微微发抖。

 

——犹记当年阳春三月,烟堤杨柳,白衣少年郑重行过大礼:“此番别过,不知何时才能相见,阿瑶如有难处,尽管来姑苏找我。”

另一少年便笑:“我贸贸然去寻你,别人怕不当我撒谎,将我赶出来呀?蓝大哥总该给我留个信物才好。”

蓝曦臣犯难:“说得极是!只是我此番出来连抹额也不见了,也不知什么能称得上信物……”

孟瑶仰头看他,一双眼极亮,映着他清晰倒影,声音里满是明快笑意:“勿要挂心,我早把信物留下了。只盼蓝大哥此去马到功成,也盼我们能早日再见。”

 

一时间无数往事蜂拥而至,飞速闪过的画面快到来不及端详,终于停在那年站在檐下,茫然远眺开到极盛的金星雪浪的那一刻。

蓝曦臣恍惚听到当年自己默念的那句诗:

待到花好月圆时,我心谁属君可知。

 

-完-


现在看毛病很多,不过还是挺喜欢的(


评论(14)
热度(30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