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6

6.

——

先婚后爱abo/ (1) (2) (3) (4) (5)  (7)

——


话音刚落魏无羡下意识地想去摸后颈,又觉得太怂,索性摊开手道:“话不能这么说。你又不是别人,我对你很放心的,蓝二少。”

他这句话十足发自真心,但半点没能缓解气氛,Alpha反而被冒犯似地皱起眉,淡色瞳仁中有小火苗在烧,这不悦转瞬而逝,眨眼间蓝忘机敛了表情,错开他身边往浴室去。

魏无羡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拉他,等人转过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憋出句:“那什么,你让我先上个洗手间。”

说完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蓝忘机只侧身让开位置,垂着眼,长而浓的睫毛恰够遮掩所有情绪。

 

晚上两人背对背各据床铺半边,蓝忘机睡姿规矩,床和被子又够大,不用担心会不会碰到。魏无羡自己倒不介意身边多个人,摸着手机刷了会儿微博和人聊了半小时天,搁回床头时身后人似已睡熟了。这晚上可千万不能打呼,他想着躺进被子里,没多会儿就在若有若无的檀香里睡熟了。梦里莫名回到大学时期,校舍里自己正往楼下走,对方抱着一摞书要上楼。身后是小叶榕繁茂枝叶间滤过的午后阳光,蓝忘机迎着这光,嘴唇微张,大概要叫他名字——

“魏婴,起来。”

魏无羡被这样叫了几次终于舍得睁开眼,奇怪怎么会梦到好多年前的事,打着呵欠坐起身。他很有自知之明,和蓝忘机说了早安第一句话就是:“你下次要叫不醒我,掀被子就成了。”

被单落下来堆在腰间,魏无羡没穿睡衣的习惯,上半身袒露在外,蓝忘机挪开视线说摄影在外面。魏无羡惊奇,按理说这些重压之下节操尽失的人肯定会在房间拍自己起床过程,怎么转性了?蓝忘机仍看着别处,解释是他请出去的。

他说得轻描淡写,听的人咂舌,回想起自己刚出道惨遭节目组欺压的经验,扒拉过衣服三两下套上,唉声叹气:“腕儿大就是不一样啊,要换我醒着,他们肯定不听我的——对了蓝湛,我昨晚梦到我们大学那会儿了。”

蓝忘机在门边站着,一手搭在把手上,魏无羡三两下套上衣服接道:“就有次我们在楼梯间碰见,不过我总想不起后面我干嘛了,请你吃饭没?年纪大了……”

蓝忘机忽然打断他:“我在外面等你。”

魏无羡莫名看了眼房门:“看来我是没请他吃饭?”

 

昨晚的小插曲被抛到脑后,洗漱毕魏无羡去外面叫摄影和化妆师,客厅里还摆着餐车,索性边画妆边把早餐吃了。蓝忘机从卧室出来,没人敢叫他化妆,造型师战战兢兢给配了套衣服,休闲西装搭白T,比之平日的不苟言笑多一丝随和,额发简单抓了下柔化冷淡气质,两人下到大堂等车时魏无羡盯着人家半天,在蓝忘机终于忍不住投过来的视线里诚恳地说你这样真是太帅了,让我很有压力。

今天行程简单,就游览风光兼“约会”,没有任务。海岛是个很有名的旅游胜地,老城区满是海滨风情的彩墙小楼、石板路和棕榈树,小岛是丘陵地形,时而上坡下坡走起来很累,但环岛公路恰好在高处,站在人行道边能眺望很远的海面。魏无羡是擅长苦中作乐的主,一堆人跟着也半点不在意,东看看西看看见了喜欢的就买,捧着椰子冻吃得不亦乐乎。蓝忘机在旁边帮他拿吃到一半的烤鱿鱼和沙冰,肘弯还挂着个装工艺品的小袋子,偶尔说两句话,

魏无羡回头看平时看起来就差把冰山贵公子五个字打在脸上的人任劳任怨地当搬运工,“恶念”顿生,兴致勃勃把手机塞给摄影:“来来来,大哥快给我们照个相,蓝湛这样可太难得了!”

副导笑:“平时那么忙,很少有机会出来旅游吧。”

魏无羡丢了椰子壳一手拉过蓝忘机肩膀,比出游客标准的V字:“没错,我们俩都忙,时间哪凑得到一起啊?还得感谢节目组给我们机会公费蜜月。”

蓝忘机整个人僵着,摄像职业之魂忽然燃烧,拍了几张说蓝少你太冷了效果不好,和自家人在一块儿放松点,还有你们站歪了!魏无羡心想大哥你可真多话,我们怎么站歪了,笑说蓝湛不习惯照相,副导戳破他,拉倒吧你家这位可是财经杂志封面常客。倒是蓝忘机忽然把东西都交到一只手,手绕到背后揽过魏无羡肩膀把人带到旁边一点站好,摄影师哎哟一声终于对准了,卡擦卡擦连拍好几张。

蓝忘机头靠向魏无羡这边,两人胸膛隔着一层薄薄衣料,热气和心跳都能彼此感知,魏无羡忽然一只手张开,手掌冲着镜头挡在两人脸前。

副导扼腕:“拍个接吻怎么嘛!”

魏无羡笑嘻嘻地去拿手机:“犹抱琵琶半遮面,懂不懂?”

照片效果意外不错,两人脸凑一块儿,被魏无羡一手挡着镜头正中,看上去像在接吻,背后是石砌围栏外的海天一色,围栏外两颗依偎在一块儿的棕榈树弯出很微妙的形状。

摄影打趣:“没想到魏哥也会关注网红景点,专程来拍的?”

“被你发现了。”魏无羡面不改色地哈哈,“来都来了怎么能不留个纪念,不过这俩树拼的爱心可不怎么好看。是不是,蓝湛?”

蓝忘机嗯了声,提醒他:“沙冰快化了。”

他们在外面晃足一整天,摄影啧啧称赞简直可以直接拿去剪旅游宣传片,魏无羡搭着他肩膀说那这个旅游代言我们拿的下来不?摄影干咳一声:“魏哥求你先把我放开,蓝少过来了……”

魏无羡被甩开,好笑地换蓝忘机的肩膀去搭,压低声音:“知道吗,刚那大哥以为你在吃醋呢。”

“无聊!”

“真不吃醋?”魏无羡逗他,“真是拔嘴无情。得得别这么看我,我不说了成不成?”

他漫不经心地收回手,转头专心欣赏海上落日,正错过蓝忘机再度望过来的视线和微红的耳根。

 

一般来说约会节目是几对在不同的地方各拍各的,这个节目组别出心裁搞了个同台竞技比拼默契,恰好就是魏无羡他们接手的这两期,接下来一个任务是荒岛求生一个是线索寻人。晚上其他几对都从别处飞来,在导演房间碰面。蓝忘机要远程办公没参加,魏无羡早就知道节目流程,只要不太丧心病狂都挺好过的——至少有情景有目标比天天“日常”靠谱多了。他认识了其他几组嘉宾,有个新人是他粉丝,散了会满脸兴奋地和他说个不停。

小姑娘个子小小,长的又甜,仰着头满脸仰慕的样子特别受用,魏无羡颇耐心地和她说了会儿,和她搭档那个高高瘦瘦的女歌手来拉她:“别打扰到前辈休息。”

女生撅嘴:“碰到偶像就不能激动下嘛,魏前辈真的,你每部电影我都看至少三次哦!”

高个女生瞥魏无羡一眼,很有点警惕的意思,吃醋了?魏无羡饶有兴致地冲她眨眨眼,对方便不由分说拉起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姑娘往电梯去:“不是晚上想去游泳吗?我陪你去,走了。”

魏无羡懒洋洋和被拖走的女生挥手,想这俩姑娘有点意思,转头看见她们那组的摄影远远跟了上去,小姑娘越发用力地挣扎,被人搂着腰抱起来说了点什么,一副欢喜冤家的样子。

 

晚上他回房间时蓝忘机刚洗完澡出来,魏无羡和他简单说了下导演那边的事:“不过荒岛那两天你工作没问题?”

蓝忘机摇摇头,继续看电脑:“出来之前做过安排。”

麻烦到这个地步还假惺惺道歉就矫情了,魏无羡视线绕了一转殷勤起来:“你先工作,别的有没有能帮忙的?喝水吗?咖啡?衣服要熨么?”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魏无羡奇异地读懂了,那意思是:你会?

然而他还真不会,魏无羡摸摸鼻子:“要不我给你按下肩颈?上部电影角色需要我还考了个证,保证技术过硬。”

蓝忘机一个“不”字刚出口,他已经不由分说地捏上肩膀,手底下的肌肉瞬间收紧,魏无羡很有耐心地给他推按,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蓝忘机只好放弃,身后动作的手当然手法标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集中精神,遑论魏无羡忽然低头凑近,发现新大陆似地:“你这里居然有颗痣!”

拇指擦过的瞬间他猛地一颤让开身体,魏无羡还愣愣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蓝忘机侧过头经低声道:“抱歉。”

魏无羡站直身打着哈哈:“哎哎可别可别,这多正常?是我没注意那儿是腺体。”

“去洗澡吧,”蓝忘机不看他,“明天要早起。”

方才凑过去闻到的信息素令人心猿意马起来,魏无羡也懒得和他客气直接进了洗浴间。他慢慢习惯临时标记之间那点引诱,只奇怪蓝忘机看起来完全不受影响,Alpha和Omega的区别?但也可能蓝忘机太非主流,毕竟当年面对深度发情的Omega还能无动于衷送他去医院,这Alpha怎么听怎么像假的。

但他自己也是个发情期磕了药仍能活蹦乱跳的主,非主流A和非主流O,他和蓝忘机这点上还挺搭调的。


-tbc-


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双更,不能就明天

话说大家觉得龙套起名字ok吗!

评论-66 热度-1813

评论(66)

热度(1813)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