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7

7.

——

先婚后爱abo/ (1)-(2) (2) (3) (4) (5) (6)(7)

——


魏无羡满以为荒岛求生只是走个过场,结果第二天现实残忍地给了他两个耳光——近海一处小岛,五组嘉宾投放到五个方向,除去必备的几样装备只能再选五样道具,在岛上过两天一夜,期间还要寻找预先藏在岛上各处的胶囊完成里面的指定任务,累计的分数最后可以兑换奖品。没人需要奖品,但大家心知肚明最后剪辑的镜头和任务数直接挂钩。

“太莫名其妙了吧?”魏无羡评价,“不行,我回去得和你们老板谈谈,这纯粹是整人嘛。”

小岛地形崎岖,又都是根系繁茂的树种,走着十分费劲。蓝忘机和魏无羡打算先摸清楚水源,先带着自己那组摄影Eric往高地走,然后循着水声调整方向;Eric惊讶两人对野外生存都心中有数,挑道具的时候就有商有量,到了岛上仍旧不慌不忙的,忍不住问你们还对这活动有兴趣?

魏无羡拿小刀劈开前面挡路的树枝,懒洋洋和他解释:“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家里安排过军事夏令营,就我们几家的小孩儿都送去了……其中就有训练这个,我们可是在原始森林里晃悠了四五天呢。”

Eric来了兴趣:“你们?蓝少也在吗?”

蓝忘机应了声,魏无羡笑笑:“在啊,不过他不和我一组。”

“这么可惜,中间就没碰上吗?”

“这个啊——我中途就退出了,有碰到也说不定,不过都不记得了。”

Eric顺着他问怎么呢,走在魏无羡身后半步的蓝忘机神色微动,忽然出声道:“魏婴。”

魏无羡无所谓地眨眨眼:“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关系的。因为我那是那次分化的啊。”

Eric一愣,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问下去,Omega初次分化的进行过程是十分危险的,可以想见当年的魏无羡恐怕碰到不少麻烦。但责任所在又不好一语不发,只好说:“说起来那时候你和蓝二少谈了没有?”

两人对外宣称两小无猜,默认是刚大学时确认关系,高三暑假这个时间点就很微妙,魏无羡正犹豫着,蓝忘机在后面接过Eric的话头:“还未。”

魏无羡猛地回头,蓝忘机正看着他,每一丝情绪都被妥善安放,表情里什么都读不出来,只声音间带出点隐忍:“那时很后悔。”说完停下脚步,指着魏无羡身后,“到了。”

 

几人在小溪边稍做休息,魏无羡和Eric问了两句任务的事,被告知“真心简单”后脱了鞋淌进水里说是要找鱼,结果翻起一块大石头就看见里面金闪闪一个胶囊:“……”

“这还真叫得来全不费工夫。看看,厉不厉害?”魏无羡笑嘻嘻地拿着胶囊回岸边,蓝忘机把自己外套脱下来铺开示意他坐,接过嗯了声:“厉害。”

魏无羡没想到他会接茬,Eric已经凑过来看蓝忘机掰开外壳,里面飘出张纸,蓝忘机举起来冲着镜头那边,上面几个大字:谈过的恋爱中最心动的时刻?

“搞了半天是真心话大冒险?”魏无羡手搭在蓝忘机肩上弯下身,“我们中间一个回答就好了吧?”他也不等Eric回答飞快接道,“大家都知道我和蓝湛是一步到位哈。最心动嘛,当然是每一天。”

Eric反射性地去看蓝忘机,后者侧着头,魏无羡笑嘻嘻地:“你别看他,蓝湛正不好意思呢。”

Eric就把镜头对准蓝忘机,心道总裁心思真难猜。

 

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后来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各种行进的路程中捡到、翻到、甚至面前落下任务用的胶囊,里面无一意外都是可以即刻完成的任务。

“印象最深的一次接吻?初吻啊!”魏无羡面不改色地胡诌顺便把问题抛回去,“难道会有人不是初吻吗?”

“最喜欢的礼物当然是戒指。那款大家都知道要排队的,我们花了不少功夫才在仪式前拿到。”这是真的,婚戒款式是魏无羡挑的,买回来戴了段时间和蓝忘机默契地一起拿掉缩进抽屉。

“哎这是全年龄节目吧?不行不行,哪位朋友放的问题,你们回去赶紧查查,我可不回答。”

Eric纳闷:“这问答没放多少个,怎么全被你们捡了?放出去会有人说我们黑幕的!”

魏无羡心想我宁愿去做任务,这问题一个没反应过来就是穿帮。蓝忘机始终一言不发,只在旁边人回答问题时侧过头静静看着。他们不敢在树林逗留太久,一行人就着水吃了点压缩饼干,Eric从包里摸出的是牛肉干和巧克力威化用动作比划问他们吃不吃,蓝忘机摇头:“不必,谢谢。”

就知道这个人守规矩,魏无羡唉声叹气地收回手说他不吃我也不吃,蓝忘机似有为难,Eric倒有点新奇:“我还第一次见魏哥听蓝总的话。”

 “这话我就不爱听。搞得我天天欺压蓝湛似的。”

Eric嘿嘿笑:“你说了不算,魏哥。”

蓝忘机把压缩饼干重新包好收进登山包里,拧开水瓶递到魏无羡嘴边,平静道:“没有的事。”

魏无羡低头看拿着水瓶的白皙手指,反而哑火了。

 

下午Eric觉得自己和魏无羡聊天影响到这两人之间的交流——蓝忘机话本来就够少了——不肯再轻易开口;他们返回沙滩去搭帐篷,这岛比想的大,走这么久都没碰上过其他组的人。

魏无羡倒渐渐有点懂策划定这个节目的用意。两人通力合作扎帐篷,找石头来固定,捡木枝生火,周围除了锯嘴葫芦的摄影师没有别人,实在很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又兼碧海蓝天阳光海风,让人心情都不自觉松懈,轻飘飘的,扎完帐篷魏无羡摊开躺在沙滩上,把手挡在眼睛上说这么躺着也不错。

蓝忘机弯下身拉他手臂:“会晒伤。”

他的影子整个罩住魏无羡,躺着的人却不肯动:“走了一上午好累的,让我睡会儿午觉呗蓝湛。”

“去帐篷里。”

魏无羡啧了声,挡眼睛的手忽然伸出去扣住蓝忘机肩膀施力,蓝忘机却似早有准备,只晃了下身体便稳稳站住,神色淡淡地看他。

魏无羡讪笑:“小时候你可没这么精,这么一拉准倒。”

蓝忘机也不挪开他的手,眼神像在说“你也知道那是小时候”;两人呆了片刻默契地一块儿站起来,魏无羡意气风发说看着我要抓鱼回来烤着吃,走走走我们先去做个鱼叉。

最后鱼叉是削出来了,蓝忘机拿了帽子给他戴上,看他在海边折腾大下午,最后当然无功而返;蓝忘机又带他回森林里找能吃的水果和菌类,傍晚时两人才回到帐篷边烤蘑菇。吃完饭收拾完两人坐在篝火边说了会儿话,节目组那边派快艇来接摄影,Eric扛着摄像机走了。

只剩下两个人,像泡泡被戳破,两人都沉默了会儿。魏无羡清了清嗓子,说我还是饿,我再去弄点果子吃吧。他本意是一个人去,蓝忘机却已经默默站起来去找手电筒,两人相携重新往树林里走,魏无羡抱怨节目组也不留两个罐头,又说蓝湛你是不是平时就只吃这些,蓝忘机边听边偶尔应两句,凝神辨别路径,夜里的森林和白天的森林完全两个概念,忽然几滴水落在小臂上。

魏无羡也发现了:“这是下雨了?”

海上天气变化无常,疾风暴雨说来就来,几个字功夫雨滴变成密密雨线,被风催成水幕,穿过层层枝叶也还是顷刻把两人淋了个透;蓝忘机喊了声“魏婴”抓起他手腕就往外跑,云层厚重的夜里森林间本来就很难看清路,屋漏偏逢连夜雨,手电筒在暴雨里明灭两下只肯发出一点聊胜于无的光,魏无羡跑得气喘,简直要在心里咒了——这个节目组怕不是和他犯冲吧!

他根本看不出哪里是他们来的路,好在蓝忘机跟开挂似地毫不迟疑,很快便能从昏暗光线里辨别出错落树木外大片沙滩的浅色,雨幕里他们的帐篷在树下摇摇晃晃,魏无羡恍惚里竟有点“回家了”的松懈感。

两人喘着气飞快拉开门挤进帐篷,这帐篷显然质量过硬,这种程度的暴雨里一点水没漏进来,他们倒坐在地上不约而同地吁口气又转过头对视,魏无羡抹了把脸上的水爆发出一阵笑声:“我天蓝湛,你是不是出生起第一次这么狼狈啊!”

他笑了半天对方毫无反应,便无味地捂着肚子抬头,却见蓝忘机定定看着他,湿透额发半掩住过分精致的眉眼,水珠一串串下淌。

狭小空间将疾风骤雨隔绝在外,雨滴打在帐篷上发出密集闷响,打得帐篷顶的应急灯也来回摇晃,对方额发后的眼睛笼在阴影里辨不出情绪,异常深邃,一滴水自挺直鼻梁起,沿着线条优雅的薄唇边缘游走,最后从刀削似的下颌滴落。

熟悉的容貌,陌生的模样。

他们从未有过这样漫长的对视,空气里某种重量压着不让他挪开视线,也不让他张启双唇,魏无羡仅能同对方彼此凝视,在察觉空气里漫散的信息素之前,他闭上了眼睛。

几乎是同一瞬,一只手伸过来扣住他后脑,贴过来的嘴唇冰凉柔软,起先还颤抖着试探,扶上肩膀的手是燃向引火线的火星,轻柔的动作骤然加重,不讲道理的吮咬,舌尖蛮横地探进来绞缠,不依不饶地用力扫过齿列上颚,仿佛在宣泄压抑已久的情绪。喘息淹没在暴雨声中,如一艘小船被抛在巨浪间,湿透的衣服下身体依旧冰冷,相贴的肌肤却烫得厉害,四溢的信息素彼此交汇,魏无羡说不出是痛是爽的喘息,顺着蓝忘机越来越重的力道缓缓后仰——

蓝忘机按着他的肩膀,猛地退开身体。

 

两人在沉默中换掉湿透的衣服堆在帐篷一角,裹着毛毯背对着躺下。魏无羡出来之前偷偷往包里塞了除味剂,不透风的帐篷里信息素的味道被清新的柠檬代替,魏无羡却始终觉得还能从里面闻出那点凛冽的檀香。

但莫名升腾的情欲早已消散,甚至前所未有的清醒和疲倦,魏无羡翻了个身平躺,听见隔壁蓝忘机也动了下,毛毯发出窸窣碎响。

Alpha的声音压到沙哑,说出接吻以后的第一句话:“魏婴,抱歉,我……”

“临时标记的原因嘛,”魏无羡盯着帐篷顶打断他,声音在狭小空间里发闷,“何况就算没有标记,我们好歹也‘结过婚’嘛。”

他哈哈笑道:“都懂的,别在意。”

-tbc-


评论-115 热度-1934

评论(115)

热度(1934)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