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无羡一路背着蓝忘机几乎是小跑到了医务室,温情给他检查的时候就在旁边坐着,直到温情说没伤到骨头,问题不大为止才松了口气。

温情转身去药房里找外用药,魏无羡顺手接了蹲下来给蓝忘机上药,听到对方的抽气声,似笑非笑说:“知道疼了?逞英雄好不好玩啊?”

蓝忘机说:“我能救到那个球。”

“用脚崴了换?这一波强行强行值啊…”

蓝忘机声音低了点:“你帮我加训了一个月。”

魏无羡好笑抬头,正对上学生视线。蓝忘机脸上已经疼得有点发白,比赛时湿透的头发贴在脸颊两侧,但眼神仍然专注无比,浅色的眼睛里是来不及收回的炽亮光芒,既熟悉又陌生,赤裸裸跌进视野,又立刻收拢了,敛在低垂眼睫后,藏进轻浅阴影里。

是早春,窗外枝头上是新盛花苞,颤巍巍半开不开,倔强立在尚带寒意的风中。

魏无羡停下擦药的手:“站起来看看?”

“还好。”

《是非题》(八)

黑总赞助的是非题插图!运动服机!含泪捧起,我印!

2017-10-06忘羡
评论-36 热度-1023

评论(36)

热度(1023)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