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开幼稚完是因为最开始想到个小片段,穿着白t迷彩裤把作训服外套披在外面的羡拿着根没点的烟夹在手指间转来转去,正装机说你开始抽烟了?
羡歪过脑袋看他笑,说部队里难免要沾,你不喜欢我就不抽了。
机说对身体不好,少抽。
羡看了他会儿突然树咚,说蓝湛你这个人好没意思,我问的是你喜不喜欢。你以前就这样,只说对不对,该不该,就不能单纯说想不想,喜不喜欢?
机说行事全凭喜好岂不乱套,况且我所想的就是要做该做的事。
羡眯眼,忽然笑了,说我现在想亲你,你说我该不该?


然后,你们懂的,没了!

2017-10-15
评论-39 热度-329

评论(39)

热度(329)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