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8

8

——

字数:3063

先婚后爱abo/ (1) (2) (3) (4) (5) (6)(7)

——

魏无羡不得不承认他醒来看到是温情时松了口气。

温情坐在床边抱着电脑,见他醒了一边递水一边没好气道:“别装,我看到你睁眼了——蓝二少在外间接电话会议,我到之前他守了你通宵。”

魏无羡接过水,张口才发现嗓子干得厉害:“……通宵?不是吧。”

温情“啪”地关上笔记本,面无表情飞快道:“你从昨晚开始发高烧,蓝二少半夜联系节目组来接你,医生说是淋雨着凉,加上发情期临近免疫力下降导致的,不过现在烧差不多退了。至于节目,荒岛部分当然无法继续,下午其他嘉宾就会返航。之后的录制视你身体状况决定是否继续,但你肯定不愿意爽约,所以我自作主张和导演那边说好了。”

有个靠谱的经纪人真是太好了,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叹气:“情姐姐,你可千万别去带别人,有过你我还怎么习惯别的经纪人?”

“打住。”温情不为所动,从柜子上拈起一个瓶子,“我有别的问题要问你。”

装抑制剂的药瓶,他出发之后才拆封,但白色药片已经没剩多少,随动作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魏无羡盯着那药瓶片刻,抹了把脸说:“临时标记后他的信息素对我来说太刺激了,那我能不多……”

温情打断他:“这种影响完全正常,连假性发情都不算,你怕什么?上次体检,医生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控制抑制剂摄入量,控制两个字怎么写你知道吗?”她说到后来,控制不住情绪,重重把瓶子磕回柜子上。

魏无羡却没有哄她,只说:“昨晚差一点。”

温情接下来的质问噎在喉咙里:“……什么?”

“假性发情,或者说真的提前,”魏无羡伸手盖住眼睛,一旦陷入黑暗,湿冷的水汽和滚烫的触感在记忆中依旧鲜明,还有悸动,紊乱的心跳似咳嗽般无法掩藏,“即使我吃了这么多抑制剂,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临时标记的影响为什么有这么大?”

温情拧起眉,她的目光透露些许疑惑和犹豫,放轻声音:“据我所知,不至于。回去我会帮你联系体检,也许是激素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魏无羡没动,过了片刻拿掉手故作轻松地笑笑:“行了行了,别愁眉苦脸的。说说你办的事吧。”

说到正事,温情立刻收拾情绪,从脚边公文包里拿出文件:“这是可能涉及到的婚后共有财产,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要,但至少得心里有数。至于公关,我接触了一个老牌团队……”

“看你这表情,不会是我想的那一个吧?”

温情脸抽了下:“不错,业内公认第一危机公关,仙乐。他们的点子很实际,应该能把对你们双方的负面影响都压到最低。”

魏无羡饶有兴致:“是什么?”

“Omega不孕。”温情平淡道,“反正你再组家庭的可能性也很低,还能博大众同情分。”

魏无羡喝水喝到一半险些喷出来,不过脑子里转过一圈,这的确是最可行的方法:“不错不错,不愧是业内金字招牌,另辟蹊径啊。不孕就不孕呗,又不是不行。”

温情白了他一眼:“你没意见的话,找时间和蓝二少商量下,我们就可以开始接洽细节了。”

魏无羡却没有马上回答,温情抬眼过去发现他在走神,盯着被单上的花纹不知道在想什么。温情又叫了声,魏无羡猛地转过头,莫名其妙地冲她笑:“这我得再想想——想定了和你说;离婚这个事要慎重,对吧?”

卖什么关子,温情翻白眼,说那你继续休息,我去给你叫点吃的。她把东西搁下走出房门,刚打开卧室门正撞上蓝忘机,不知道在那站了多久,脸上和平时一样没有表情,却有股寒意。

温情自从说人家“不行”被撞上后,一直有点怕他,勉强笑:“蓝二少,来了怎么不进去?”

蓝忘机看过来,温情目光凝在他嘴唇上,总觉得太白了点,这是熬夜熬过头了?她劝说:“我去给无羡叫吃的,你先进去吧。”

对方却只是摇摇头,重新把蓝牙耳机戴上:“……粥我已经叫过,你等等就好。我继续开会。”

 

当天傍晚其他嘉宾返航时魏无羡才再见到蓝忘机,副导演带着几个小年轻过来看他,说是他迷妹的闫想容冲在最前面,要不是和她搭档的林曼青拉了一把能直接扑上来。小姑娘坐在床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林曼青拍她头说你让人家前辈清静点,魏无羡越过嘉宾和摄像的工作人员,看到蓝忘机站在卧室的门边。

视线相聚,他反射性地笑了笑,有点讨好的意思。

Eric顺着回头看了一眼,说哎魏哥你也不能怪蓝少生气,昨天你可把蓝少吓惨了,我们去岛上接人的时候他那个表情……

蓝忘机打断他:“Eric。”

他压低的声音令Eric打了个激灵,很有眼色地自己把话圆回来,只是蓝忘机这一打断,在这里的人多少有点怕他,聊了没多久就回去了。蓝忘机送走他们,再回到卧室,没看魏无羡,径自从茶几上拿了他们拿过来的水果问:“苹果?”

魏无羡苦哈哈:“可不可以换一种?”

蓝忘机淡淡看他一眼:“你发烧了。”拿着苹果坐回床边,魏无羡也不吭声了,两人沉默了会儿,房间里只有苹果皮沙沙落下的声音,魏无羡从蓝忘机手里接过切好的小块,叼着苹果含含糊糊地说:“蓝湛。”

蓝忘机没抬头,嗯了声。

“你对我也太好了,”魏无羡扳起指头,嘴里有苹果说话很含糊,但只有这样,他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你看,那么忙还陪我参加节目,昨天算我连累你,还要你通宵照顾我……”

一小块苹果落到地上,蓝忘机生硬地打断:“别说了。”

魏无羡果然就住了嘴托着下巴歪过头看蓝忘机又切了一块抵在水果刀上,对方刚要递过来,他就俯身凑过去叼住;蓝忘机手颤了颤,魏无羡索性扶住他手腕叼走苹果,不出意外地听对方数落“小心刀”。

魏无羡维持着俯身的姿势,抬眼看他,边咬边笑着说:“也没那么难吃嘛,谢谢你啊,蓝湛。”

 

第二天的拍摄计划如期进行,原本定的是魏无羡去找蓝忘机,因为身体原因临时调换角色,节目组只好连夜改掉安排好的环节和部分任务——谁都不敢拿蓝二少寻开心,第二天魏无羡到了先和节目组的人道歉,温情特地订了不少慰问品来。

这个环节差不多就是按线索找宝藏,一个任务或者提示揭开才能拿到下一个线索,魏无羡被安排好等蓝忘机的地方是岛西南方一处临海峭壁上的瞭望塔,这种瞭望塔岛上成百上千,他面前有个屏幕可以看到蓝忘机的实时状况,还有一次给场外提示的机会;魏无羡心知节目组不可能让蓝忘机找不到他,一点压力没有,就坐在石凳上翘着腿边吃零食边和摄影唠嗑。

那边蓝忘机认认真真拿着地图和线索纸条跑东跑西,什么红砖房子前穿绿衣服的老人,拿手鼓的小姑娘,最高的棕榈树,除了让人跑东跑西外还要完成指定任务,抓着耳朵转三圈后走直线或者回答问题什么的,他一路过关斩将,进度超前,在市政厅前的喷泉边找到了另一个嘉宾,正是魏无羡的那个迷妹闫想容。

闫想容怯怯和他挥手打过招呼,愁眉苦脸地:“我来找喷泉里的一角钱硬币,人民币的……蓝二少的是什么?”

“来找喷泉上的雕塑,曙光女神的宝瓶。”蓝忘机绕着喷泉走到背面,果然看到将水瓶捧在肩头的女神雕塑,他挽起袖子把手探进瓶口,摸到固定在内壁上的圆形盒子,用力扯下来,里面是张纸条,闫想容好奇地凑过来,展开的纸条上是“市政厅广场是最受本岛人民喜爱的休闲社交场所,请在广场上表达你对搭档的爱意”。

蓝忘机:“……”

闫想容:“噗。”她抱住手臂忍笑半天都忍不住笑,节目组的人也太狠了!旁边跟蓝忘机的摄影Eric脸色大变,这是原来准备给魏无羡的任务,谁忘记换了?让蓝二少在广场上大喊,现实吗?

蓝忘机却颇平静地侧头问他:“一定要用喊的?”

 

魏无羡在屏幕那头也愣了:“你们节目这么狠的?”

旁边摄影干笑:“节目效果嘛,魏哥你就不好奇?”

是很好奇,魏无羡盯着屏幕,心里闪过很多念头,就见那边蓝忘机走近附近一个架着电子琴弹唱卖艺的男人说了什么,男人笑了下让开位置,蓝忘机坐定挽好袖子,低头试了试音,紧接着流畅旋律从指尖流泻,喷泉四溅的水珠在镜头里折射出眩目的光,白鸽在他身后次飞起飞落,一身浅色休闲服的贵公子端坐电子琴前,神情专注而认真。

魏无羡张着口半天说:“他居然会弹这首……”他忽然转头对摄影笑,“算是谢谢节目组给我们优待,一会儿给你点好玩的交差——但你可得跟紧了。”


-tbc-


猜猜是什么?不是现实里的曲子,可以猜这首歌有啥意义什么的XXD

评论-120 热度-1389

评论(120)

热度(1389)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