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11

字数:3239

11



窗外数十分钟的烟花盛宴落下帷幕,燃尽的火星飘落夜空,接连不休的闷响后静默骤然降临,他们彼此凝视,蓝忘机似乎对这句话无动于衷,魏无羡没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任何情绪。

预演过许多次如何开口,本以为要拖到最后,但那一刻坐在对面的人近乎温柔的神情令他难以承担,他不怀疑蓝忘机对他的好是真的,也正因为那是真的。

魏无羡掩饰似地拿过高脚杯抿了一小口,方才出口时大脑一片空白,种种情绪延后涌上,倦怠,放松,不舍,还有一丝二十余年人生来从未有过的后悔——他扣上西装,说了句等下便去招呼记者,好在记者坐得远、烟花又够响,否则方才的对话就是明天的头条。熟稔地和那俩人道谢挥别后,他才又走回桌边。

蓝忘机一直看着他,如影随形的视线令魏无羡有些拘束。他重新坐下,手指在桌下捏着垂下的餐巾:“这三年,你真的已经帮我太多了,我总不能绑你一辈子,是不是?现在记者无孔不入的,真要离,怎么都得提前一年开始操作,温情找了个挺难请的公关团队……我来跟你征求个意见,你觉得可以的话,我们早作准备。”

他眼神飘忽,说完后才去看蓝忘机,对面的人像一座凝固的雕像,脸上比之冷淡,只能说是情绪抽离的空白。他的视线从始至终都锁定着魏无羡的眼睛,此刻说:“假如……”

魏无羡:“嗯?什么?”

蓝忘机终于动了,他坐直身体,抿了下嘴唇,再出口还是平时那平淡没有起伏的语气:“好,依你所言。”

哪怕知道对方不会阻拦,失落还是不可避免,魏无羡打起精神:“那行,那后面的再说。那之后还是像以前那样咯,要委屈你继续陪我演戏了,蓝湛——”他本来想拿烟花开两句玩笑,临到嘴边吞下去,蓝忘机已经起身穿外套,闻声侧过头看他,等他继续。

三年来蓝忘机无数如此回头等他说话,魏无羡忍不住懊恼过去的不珍惜。然而此刻起倒计时的沙漏翻转,踏出的每一步都指向终点,迟了。

“你外套,”魏无羡拈走并不存在的线头潇洒弹掉,“走走,回去了。今天这顿真不错,下次还来吃。”

 

魏无羡一晚上不回消息、不接电话,温情心急,一大早到他们家外准备抓人,正碰上出门去公司的蓝忘机。数日不见,蓝二少身上那股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更上一层楼,温情尴尬地打过招呼又寒暄道:“蓝二少昨晚的烟花效果拔群,无羡数据大爆,太麻烦您了。”

蓝忘机看她,只说:“如有需要配合的,直接和我说,不必经过助理。”

温情打开魏无羡房门时还在琢磨方才蓝忘机那一眼,总觉得他对自己不满。房间里十分昏暗,勉强能分辨出床上一团被子的轮廓,她拉开窗帘那团子蠕动起来,传出无奈的一声:“温情……”

等人收拾妥当下楼温情已准备好早餐在旁边刷微博,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恭喜你,微博热搜第一,这可不是买的。蓝二少这招你教的?那个大小的字母烟花,国内好像压根没厂能做……配合最近节目宣传,你们夫夫又推上了风口浪尖。”

魏无羡哈哈道:“怎么能说风口浪尖呢?你好像不高兴。”

温情观察他,脸色正常,呼吸正常,神情自若:“你昨晚干什么了?我打了十多个电话。”

“好姐姐,知道你担心我,对不住。我一回来就睡着了,手机关的静音。”魏无羡毫无诚意地作个揖,“失恋在前离婚在后,很苦的,体谅体谅?”

一贯的作风,越苦闷越若无其事,温情早有预料,却还是忍不住心里叹气:“蓝二少又没跟别人好,你努力点假戏真做,别离啊。”

魏无羡喷笑,说有意思,一个月前我还在反问你难不成要假戏真做,温情说这就是现世报了。还真是现世报,明明离婚是早就定下的,三年不过是时机已到,谁知从那个临时标记——或者更早以前——开始事态步步失控,暴风雨里那个吻令他开始后悔,可还没做决定就被迫出局。

他漫不经心地点头说那就是吧,舀了两勺麦片笑容渐渐落下,情绪的月亮缓慢转动,让人看见阴影的一角:“你以前不是还问过我,三年就真的无动于衷?现在你看,无动于衷的不是我。”

 

 

主角之间已协议分开,微博上却已经疯了,无数少女哭嚎哪里可以找到蓝忘机这样的老公,赶上周日《我们约会吧》蓝魏二人录制部分的开播再添一把柴火。放的是两人在岛上约会的镜头,开播时魏无羡在之前那个电视剧现场补拍客串戏,他自己没看,倒是侯场的罗青羊捧着平板满身冒粉红泡泡,挨过来说:“真好啊魏哥,没想到蓝二少私底下这么宠。”

屏幕里魏无羡说话说到一半低头去咬蓝忘机手里的冰淇淋,接着又转过来和摄像机介绍背后的景点,蓝忘机又递了纸巾擦他嘴角,节目打了好几个气泡字的“甜蜜蜜”,魏无羡凝神看着,不自觉笑起来。

罗青羊看他:“嗳哟,笑得好温柔。”

魏无羡摸了下嘴角,正色道:“有吗?我平时不就这么笑?”

从前面对他人的调侃,魏无羡顶多心中无奈,现下情绪复杂许多,酸楚有窃喜有难过有,他把平板板向罗青羊,说你继续看吧让你看看什么叫模范Couple。

下戏之后温情来接他说收视破4,一个综艺节目的收视率破4在数年来被互联网冲击的业内已近天方夜谭,魏无羡笑嘻嘻地:“真的啊?不愧是我和蓝湛。他们该给我包个大点的红包才够意思。”

温情瞥他一眼,配合地没有多话:“刚才导演都打电话过来激动过了,少不了你的;下周还要跟节目组去上个棚综,到时正好和完结那期一周播。”

“行,没问题。”魏无羡一一应了,抬起手看是沈清秋电话,想起蓝忘机心里一个咯噔。好在只是说有个酒会,这次电影的原作者正好回国,传奇作家,沈清秋想让他这个演主角的去露个脸。魏无羡说好你把时间地点发我,心想短期内还真不想和蓝湛同在一地演戏。

 

晚上到家后蓝忘机不意外已经睡了,玄关留着一盏小灯。手机开始狂震,十之八九是收视率的事开始宣传,无数恭喜的微信和短消息,连江厌离都笑着发了段语音说恭喜我们羡羡又破记录啦。魏无羡一条一条点过回了,进了房间把手机丢到床上就去洗漱。

出来呆了半天他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视,夜深时正好在重播,他盘着腿坐在地毯上看着两人以假乱真的亲密互动,还有间或插播的两人的访谈,看到自己笑嘻嘻地说结婚后工作结束得早一定会和蓝湛在家里看电影……他们两人在爱情树前合影,字幕打了个“心机”的字幕画箭头画向魏无羡,蓝忘机带了他一把,让他靠得更近。

魏无羡自言自语:“回头得跟想去的人说一下,这树根本是假的嘛。” 

 

三天后的酒会魏无羡在沈清秋引荐下见到那位作家,人很严肃,不苟言笑,魏无羡不以为意谈笑如常,说到后来对方已神色松动,开始和他聊角色。作家本人的见解可贵,他转去和别人聊天时魏无羡松了松领带,对沈清秋说:“这位老先生挺像班主任的。”

沈清秋笑骂少说两句,转头去和熟人寒暄,魏无羡跟了会儿找地方躲懒,倒没想到碰上闫想容。

小姑娘开心地扑上来,魏无羡接住她,正想着这酒会请的都是大佬新人怎么会在这里,便见她身后转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闫想容转而去挽他的手,介绍说这是她“朋友”,对方有礼地点点头:“久仰大名,不愧是模范伴侣,酒会也要挑同个地点的参加?”

魏无羡一愣,那人说隔壁是CEC的聚会小蓝总也在,然后去和熟人聊天。闫想容甜丝丝的挥手,拉着魏无羡就开始说节目的事,眉飞色舞说不愧是你们俩!接着又说,真的就是和假的不一样。

魏无羡心跳停了拍,若无其事说你和曼青不也很好,我以为你们是真的看对眼了。

闫想容便甜甜地笑:“讨厌啦魏哥,一个节目,除了观众,谁当真呀?假的成不了真的。”

 

酒会中途魏无羡出来找洗手间,宴会厅最近的那个却全满。无奈之下只好上了一层去客房那边找,刚转过楼梯就见走廊里一个清瘦少年扶着一个似已醉倒的男人往前走,嘴里还在不停说话安抚。

魏无羡看了眼没在意,那端却传来若有若无的信息素味,他猛地定住——这是他再熟悉不过、三年与之朝夕相处的气味!

 凛冽檀香间夹着Omega身上甜蜜果香,蓝忘机看上去意识不清,被人算计?行动比思考更快,魏无羡三步并两步走上前去猛地拉过蓝忘机,居高临下打量那个衣着暴露的少年,对方脖子上一个金属项圈,身份昭然若揭。

少年也不怕,笑着说:“哎呀,这不是大明星魏哥,蓝二少这可是……”

魏无羡冷冷看着他,颈边是素来自制冷静的蓝忘机湿热急促的喘息和缓慢外泄的信息素,也不知道被下了什么药!走廊随时会来人,时间紧迫,魏无羡勉强按捺下翻涌怒火,眉目间是难得的狠戾:“看来没人教过你,别随便碰别人的人。不想出事的话,房卡留下,然后给我滚!”


-tbc-

*解释下俩设定,CEC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戴金属项圈是我在哪部电影看过的money boy的象征,随手用一下

*问的人好多,下章肯定上车,不吊胃口(

评论(166)

热度(1808)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