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13

字数:3042


13

摄影棚内一片忙乱,负责道具的工作人员在来回奔忙之余还要注意控制脚步声,以免引起工作状态的摄影师的不满。魏无羡在灯光下裸着背脊僵持在一个决不能说舒服的姿势已经六七分钟,额上一层薄汗,助理小跑上去给他擦拭。

“哎——”有人凑到出神的温情边随口搭话,“情姐,你们这日程排得可真没人性诶。”

温情微愣,侧过头看是杂志社的一个小编辑,还算常接触:“怎么说?”

编辑眨眨精心描画的眼睛,暧昧道:“化妆师刚才和我抱怨遮瑕打得手都酸了,既然魏哥刚‘蜜月’,就该给人家放几天假嘛~”

温情反应了会儿才把小编辑话中意思揣摩出来,她嘴角抽了抽,实在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对话,编辑见她没反应便找补:“不过难得看到魏哥这种感觉,真让人心动,改走性感路线怎么样?”

正有人在摄像师的吩咐下点了烟饼,迷蒙雾气柔化了刻意模仿pub的绚丽灯光,置身其中的魏无羡挑高眉毛、双眼半睁,黑发掉下一缕搭在额前,袒露的肩颈肌骨紧致、线条流畅,比之平日示人的风流明俊,的确多了某种暧昧粒子,将他周身气质搅出粘腻意味。

温情把问题抛回去:“你觉得呢?”

编辑笑笑:“我?我当然觉得好身材不该藏着,可是小蓝总要生气吧?”

“嗯,”温情状似正经地点头,“那就是了。”

 

魏无羡下工时已经九点有余,婉拒了摄影师去喝一杯的邀请,温情下去开车到大堂前接他:“我的失误,该拒绝那个造型的……你也是,身上还有印子该和我说。”

魏无羡无所谓道:“干嘛道歉?我自己都忘了。就是苦了化妆的小姑娘,一直想说不敢说的,哈哈。”

“……”温情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对方神色如常,前天裹着大外套早早到自己楼下按门铃时的失魂落魄荡然无存。那时是温宁去楼下接的他,上来后第一件事就傻乎乎地笑,嘿嘿魏哥,蓝二少信息素也太霸道了。

温情当时还迷糊着,一听温宁话里的意思生生吓醒了:“怎么回事?”

魏无羡状似轻松:“没别的办法,只能做了。”

温宁一脸茫然,温情打发他去买早餐,魏无羡喝了热水站起来:“你们家客房还能用吧?我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蓝湛打电话的话……”

“你在工作,”温情点头,“去吧。”

没半个小时温情就收到了蓝忘机的电话,魏无羡的借口真的很蹩脚,温情也无意替他找补,就简单地回答“在工作不方便”,蓝忘机在那边沉默片刻,说他方便的时候回我。他的声音有些哑,温情有过一瞬不忍,终究还是把无力的安慰吞进肚里。

说是“方便的时候”,到底会是什么时候,电话两端的人也许都心照不宣。

当天魏无羡醒来已是黄昏时分,踩着拖鞋出来打哈欠,随口抱怨都不叫他吃午饭。温情拿着电脑和他说蓝二少打了一次电话,魏无羡在冰箱前拿水的背影顿了顿。温宁从学校回来给他们带了关东煮和啤酒,三个人坐在地上围着茶几边看电视边聊天,偏偏没一会儿就是娱乐新闻,没讲几条就说到《我们约会吧》的现象级收视率增长,配上魏无羡和蓝忘机几个剪辑画面,温情拿了遥控板调台。

魏无羡笑嘻嘻地:“你可真贴心,其实没关系的。”

说是没关系,他也没再让调回来。

甚至接下来和她做的谈话和决定,都没有给自己留再回去的余地。

 

蓝忘机办公室在十九楼,除去总经理办公室就是公司秘书科,平时风风火火的人们这几天都恨不得给自己的鞋底安装消音器,以往没事爱抢给蓝忘机送文件的任务,这几天都颇自觉地把东西汇总到助理蓝景仪那里,一脸诚恳:您请,您请。

无他,这两天总经理虽然看上去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身周的温度却低了十度不止,偶尔从文件中抬头时来不及收敛的视线锐利到令人胆寒。也有人试探地问蓝景仪怎么回事,后者也答不出来,倒是今天得以窥见发生了什么——方才温情匆匆过来给了他个文件袋让转交蓝忘机,蓝景仪拿要签字的东西过去时顺便捎上了,蓝忘机倒是先专心把该签该批示的看完,最后才拿起那个文件袋。

然而现在,蓝景仪只后悔自己没有签完字立刻走人,也不至于独自面对脸色沉到骇人的蓝忘机战战兢兢,走不敢走、留不敢留。蓝忘机虽然年轻,辈分比他长一辈,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典型代表,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近人情。但那也有好处,至少在蓝景仪从前和这两年跟着蓝忘机实习的时间里,不管多麻烦的局势,他从未见过这人有丝毫情绪上的动摇。也因此,蓝忘机骤然迸发的情绪才分外令人害怕。

但那令旁人都能清晰感知并为之胆寒的怒气只沸腾了一瞬,高空坠落般倏然垮塌,方才反射性站起身的蓝忘机缓缓坐回办公椅,蓝景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片刻才听对面的人压抑声音道:“你先去忙,景仪。”

蓝景仪赶紧把文件一股脑抱起来,出门前从门缝里看了一眼,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看见拿起手机的蓝忘机眼睛在发红。

这也不奇怪,蓝景仪视力不错,不至于看不清摔到桌上的纸上“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联想到最近蓝忘机罕见的低气压,说不清遗憾还是什么地叹了口气。

 

温情一看蓝忘机的来电显示有些无奈,这次魏无羡还真在摄影棚里抽不开身。她走出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拿手掩着话筒接了,那边蓝忘机的声音有些失真:“……魏婴呢?”

温情连自己都觉得太没诚意,小声道:“在拍戏,……真在拍。”

蓝忘机的声音是刻意压抑过的平静,平日里他说话间并不太能听见气息声,现下断句间却有明显的吸气声:“这份协议怎么回事?”

不是早说好要离婚,怎么来问这个?温情小心翼翼道:“魏少说你们已经商量好了,上次周……吃饭的时候。要不你等等,我去让他来接?”

蓝忘机那边顿了顿,短暂的沉默,他几乎是忍耐着道:“这份协议什么时候签,他没和我商量过。我要面谈。”

温情有点困惑地回头看了眼剧组的方向,尽管不解,她还是本能地畏惧蓝忘机声音里不自觉的压制感,只好说:“没问题,魏少也说下次直接叫上仙乐那边一起开个会,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蓝忘机回答直接定你们的就好,温情挂完电话还是搞不懂这两人在耍什么花腔。她沉着脸回了摄影棚,等魏无羡休息时把人拉倒一边无奈问到底什么情况,魏无羡摸了摸鼻子,状似轻松地说可能好不容易决定负责,结果被负责的人把他给撅了,不高兴吧。

温情没好气道:“连我都知道蓝二少不是那种人。”

魏无羡盯着别处的视线挪回来,深棕的眼睛是少见的安静——平时魏无羡即便不说话没表情,眼里的光也似在跳跃,此刻那些光点如夜空里一一黯淡的星子,他无奈道:“温情,你现在还让我去猜蓝湛的想法,真有点过了啊。”

温情像是才反应过来魏无羡失恋者的身份,霎时不知该说什么,找补似地喃喃:“你到底搞什么?说实话,你关于蓝忘机的每个决定都很莫名其妙,都……很不像你。”

“怎么比较像我,乘虚而入?将错就错?穷追猛打?”魏无羡反倒笑起来。

他想过不少,甚至蓝忘机说的“喜欢的人”,其实对方愿意和自己演这一出,肯定是跟那人再无可能,后悔八成是别的原因——但那又如何?无论是不喜做戏、曝光,甚至不喜与他相处,他都不能利用对方的善良和责任心继续。

说来好笑,以前觉得这个人太死板,谁嫁谁倒霉,现在回想,却不知谁才有中头彩的运气,能得他青睐。

对面的温情盯着他拧起眉,不忍地挪开视线:“……表情,控制下。你要回剧组了。”

 

在这件事上,魏无羡一反前段时间的拖字决,迅速敲定在第三天下午碰个面,设在经纪公司这边的会议室,仙乐那边派过来的代表已经到了,和魏无羡简单聊过后察觉到对方没多少聊兴,便颇知趣地不再说话,在一边翻看准备的资料。

魏无羡坐在长桌一端,周围出奇熟悉的景色和视角令他回想起三年前也是同间会议室,争吵不休的工作人员,拍桌而起的自己,那时他尚不知门外有人疾步走近,拧开房门,外套挽在手里,平淡神色如一柄利刃劈开混沌,一切难题迎刃而解。

此刻画面重合,蓝忘机打开房门,外套挽在手里,视线却径自穿过整个房间,第一时间落在他身上。

魏无羡打起精神笑道:“算不算好久不见啦,蓝湛。”


-tbc-


过渡章放松一下,马上要连环甩包袱惹

……不下章不能摊牌,这个还要写个四五章吧!!我不能作虚假暗示!猛虎落地式,对不起(

评论(154)

热度(1528)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