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15

15


对话就此打住,不管是魏无羡还是林曼青,显然都不是擅长情感话题的人。两人返回棚内时闫想容正坐在舞台边和观众互动,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方才坐在前排的男朋友已经不见了,林曼青走到她身后弯腰扳她下巴,捏着她脸颊和她说了什么,小姑娘们一片嘻嘻哈哈地哄声,魏无羡从一个副导手里接过道具,后者见他视线方向顺口道:“俩小女生都挺上进的哈,营业够自觉——哎你这个表情,比你和小蓝总货真价实肯定差一截咯。”

魏无羡哈哈两声,心想我什么表情。节目后半段拍摄也很顺利,之前节目组说想连线蓝忘机被魏无羡否了,给的理由很正当,蓝忘机为了陪他拍节目积下来的工作多到可怕,原本年末就忙。拍完离开时魏无羡碰上闫想容,后者看着他欲言又止地,魏无羡难得耐下心来多问一句:“怎么啦,找我什么事?”他想了想,补充道,“关于小林的?”

闫想容惊讶了下当即否认,最后却什么没说出来,和魏无羡道别后走了。

温情上了车嘲他:“你还管起别人了。”

魏无羡在后座上躺下去,随口回道:“那是,我这人见不得小姑娘难过,管她是A是O。”

温情笑了声都懒得说他。魏无羡随便在温情小区用她的名义租了套两居室,隔天趁着工作日去把行李收拾了出来,房子里什么都没变,蓝忘机甚至写了新的出差日程,魏无羡提着箱子出门时鬼使神差拿起笔也写,魏无羡,外出拍戏,日期今天至——至什么时候呢,抬头正见温情表情微妙地介于嫌弃和感慨之间:“都奔三的人了,别玩怀春少年那套成么?”

魏无羡哈哈道:“你说得对。”他顺手擦掉自己龙飞凤舞的字迹,搁掉笔往外走。

 

拍完综艺他能稍微喘息几天,沈清秋又打电话叫他去说电影的事。近一年魏无羡和他接触了点幕后的东西,沈清秋也乐得叫他当参谋,一群人在他那工作室里看分镜看取景地看搭棚设计,一天下来晕得厉害,魏无羡边叫外卖边抱怨:“我说沈导,我主演合约都没签,你好意思这么把我当苦力么?”

沈清秋先吩咐了句在给他捏肩膀的洛冰河“左边”才说:“这是组织对你的充分信任,这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对有志青年的……”

旁边婴婴快哭了:“沈老师我求求您了,好不容易休息放过我们吧!”

江厌离出事的消息就是这个节骨眼上进来的,魏无羡原本看到金子轩的号码还莫名其妙,出去接了回来铁青一张脸,匆匆拿上包和外套:“我得马上去趟港岛,……有什么事回来再说,抱歉,清秋。”

 

江厌离怀孕快八个月,自怀孕以来一直身体颇健康,像干呕反胃什么的都没有,最近也还坚持每天自己打理金宅后面的小花园,偏偏就是今天傍晚去剪花枝时绊到园丁没收好的水管,一下摔了下去。

金子轩当即就疯了,叫完医生就急忙通知江家,江澄在开会手机打不通,最后第一个到的反而是立刻买了最近航班的魏无羡。他和金子轩守在病房外面半晚上,两人都白着一张脸,原本他俩以前就关系不佳,此刻又没心情说话,直到江澄和虞夫人赶到时才勉强搭了两句。后半夜医生才推开房门出来,摘口罩说孩子没大问题,但这一摔可能产期会提前。

凌晨三点,魏无羡立时就脱了力,一下坐到地板上。江澄也是扶了下墙才站住,金子轩已经冲进去了。

虽然没有大碍,也得好好休养,江澄手里的并购正在要紧关头,虞夫人也是半途从峰会回来的,最后在江厌离的劝止下变成魏无羡留下来多看她几天。

魏无羡自然乐意,他已经很久没和江厌离这样相处过了,工作全让温情往后压,不让压的直接推掉,违约金就违约金,姐姐才要紧。温情那边不知道说什么,魏无羡一脸诚恳地说好姐姐看你的了!说完就扣了电话,江厌离卧在床边觉得好笑:“怎么还长不大呀。”

魏无羡搁了手机顺手搅了下刚才阿姨拿上来的苹果羹,摸了下碗还是烫。他随口道:“这不在姐姐面前,我能有几岁?三岁有的吧。”

江厌离笑得不停,笑多了气又喘不上来,魏无羡懊恼说不该逗你的,两人说了会儿话江厌离还是问到了蓝忘机。魏无羡端着碗笨拙地舀了勺想喂江厌离,手一抖差点到在被子上,江厌离无奈地把碗接过来,魏无羡就去找纸擦手,说那当然什么都好,就是他太忙。

江厌离就笑:“那确实有他忙的,陪你拍节目拍了那么久。”

说到这个,魏无羡起身倒了杯水回床边喝:“对了姐,这节目怎么会想到给我们俩发邀请?是你和柳大小姐说的?当时来找我吓了我一跳。”

江厌离讶然:“没有呀。”她想了想又说,“不过看了这个节目我才放心啦,之前还有点困惑……”

蓝忘机说的那顿饭,魏无羡喉咙一紧,笑嘻嘻说你太爱瞎操心了。江厌离认真分辨:“没有呀,你想,你平时工作场合人杂要紧着用抑制剂也就算了,忘机他又没那个必要,可他身上从来没有过你的信息素啊?”

没等僵了一下的魏无羡回答,江厌离又赧然道:“而且,可能是姐姐多心,总觉得你们之前有一点点假……但节目我每期都追哦,你们那么好我就开心啦。”

“姐姐你也太能想了。”魏无羡哈哈大笑,“那可是蓝湛——”他话说到一半卡住,好在江厌离也没在意,只说道:“兜兜转转,忘机还是和你在一起了,真的很有缘分呀。”

魏无羡一愣:“缘分?”他和蓝湛以前什么缘分,八字不合?一时又想起他们发布结婚消息时,所有人都很震惊,唯有厌离很平静。江厌离见他一脸莫名,不禁笑了:“你小时候和谁都合得来,就和忘机不对头,小男孩的心思嘛,不都是喜欢他才想欺负他么?”

原来是说这个,魏无羡掩不住有点失落,但想起蓝忘机小时候一板一眼的样子又想笑,江厌离还在慢慢说:“……何况,你第一次分化的时候不是他救的你么?”

魏无羡猛地抬头:“分化?救?”

江厌离倒愣了:“……你不知道?忘机没告诉你么?”

 

江厌离状况稳定,第三天就坚决赶魏无羡回去,后者只好订了当天的航班。他走的时候急,自己开车停在机场,正好自个儿开回去。他没急着和温情说,径自开上去市中心的路。

见了蓝忘机要说什么?他也没想好,但那一晚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沿着江厌离的叙述铺开情节,又想及蓝忘机说“不是”第一次临时标记的事,心跳快得厉害,只觉得可以再试一试,再努把力,像林曼青说的,真假还有什么意义。

然而老天和他作对,蓝忘机那栋写字楼附近堵得厉害,一片车灯汇成长河,丝毫没有动弹迹象。魏无羡敲着方向盘抬头,却看见对面商厦墙上的大屏幕里是蓝忘机的脸,他愣了下才想起来今天是最后一期节目的播出时间,这周过得兵荒马乱他忘得干干净净。魏无羡笑起来,索性摇下车窗。

广场上斑斓的霓虹灯招牌和年末临近新换的一批圣诞装饰熠熠发光,将这一方黑夜映得亮如白昼,寒气涌进来,卷着蓝忘机低沉平静的音色,他说话声音一向不大,但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楚,因为过大而显得模糊的屏幕里那张脸漂亮得失真。是访谈环节,魏无羡听了会儿笑得趴在方向盘上,导演肯定疯了,回答就没超出十个字的,连“是”“对”的回答都剪进来。屏幕外恰有人在说:“……你们真的很浪漫啊,竹马竹马,校园相恋,第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魏无羡反而更乐了,他在拥堵车流里寸步难行,和这个广场上数不清的人一起抬头看这段节目,除他以外所有人都在唏嘘这童话般的爱情,实际上——

屏幕里英俊的人顿了片刻,那几秒的停顿在这种卡爆点的节目里长得不正常,片刻后他说:“一开始就是他,很幸运。”

轰然一声,世界潮水般退去,嘈杂的引擎声、音乐声和挨的近的女生“哇——”的尖叫统统消失,魏无羡大脑一片空白,呆呆握着方向盘都没注意前面的车发动,直到反复响起的手机铃声把他拉回现实。

他倒着拿起手机划开通话,刚呆呆地喂了声那边温情几乎崩溃的喊声兜头泼下冷水:“魏无羡,不管你在哪里,现在马上回公寓!你和蓝忘机假结婚的事被踢爆了!”

-tbc-


*其实现在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哈,看起来有点误解

评论-188 热度-1603

评论(188)

热度(1603)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