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16

明明就


16


说要马上回去,堵在车流正中心别无选择,魏无羡只能拐进最近的停车场找了个角落待着。温情刚才电话来得匆忙,但迄今无人质询,应该是事情捏在别人手里被拿来谈判。魏无羡天生少根紧张的筋,现在心里倒很平静,地下没信号,他连了商场wifi给温情发了位置,然后问她蓝湛现在知不知道。

但温情始终没回,过了快一个小时温宁满头大汗地跑来,魏无羡默契地和他交换驾驶座,温宁气喘吁吁说我们临时找了个公寓,魏哥你可能要委屈几天,一路上还是不肯交代情况,等到了公寓递给魏无羡一张新SIM卡,有点无奈地说为你着想。

魏无羡随手接了:“谈判不顺利?不就是想要钱,和温情说给得起就随他们开吧,我又不在乎。”

温宁嘟囔了句什么,盯着魏无羡把手机卡换掉后摸了摸后脑:“稍微有点棘手,出了内鬼,而且有点私人恩怨……”

这话说得含糊不清,魏无羡敏锐地察觉到什么:“和蓝湛有关系?他现在在和温情处理?”

温宁脸上的表情马上垮掉,魏无羡拨温情的电话,几次都是通话中,第三个打通了被掐掉,魏无羡霍然起身,温宁快哭了:“魏哥你现在千万不能去!这消息就是箭在弦上,什么时候发都是对方说了算,你要是被堵个正着……”

“这事是冲着蓝湛来的。”魏无羡盯着他,“但如果知道我们是假结婚,拿我的事去和蓝湛谈根本不合逻辑,捅出来他的影响都是可恢复的,所以他们知道的不是假结婚,是离婚的事。离婚协议的原本在他们那,蓝湛还没签字,对不对?”

会以为蓝忘机不愿意离婚,才能拿魏无羡去威胁他。

温宁简直要跪了:“魏哥我真跟我姐打了包票我什么都不能说,你就放过我吧!”

温宁性格有软弱的一面,但相当固执,尤其和人约好的事,魏无羡心知休想再从他嘴里撬出一个字,双手背在身后绕着沙发转了一圈又一圈,喃喃自语:“上次酒店那件事我就觉得奇怪,哪来的omega这么自信敢招惹蓝湛?这次又是离婚的事,该说他们傻还是走投无路?每一步都是臭棋,就这点筹码还敢上赌桌……”

他一时顿住,是傻么?蓝忘机就有这么无懈可击,以外人看来,他仅有的软肋,恐怕就是站在这里的自己。

气氛凝滞,温宁刚才还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紧闭着眼睛,听到没声了偷偷掀开一条缝看过去,魏无羡倒在沙发里没精打彩地笑,一半苦一半嘲讽,有气无力地朝着这边招手:“不难为你了,帮我订个外卖,我要饿死了。”

 

一整晚都没消息,看来两边谈判僵持,好处是对于魏无羡这边,多一点时间就能多一点准备。魏无羡该吃吃该喝喝,睡了一觉起来全副武装绕过黑着眼圈躺沙发上的温宁,轻手轻脚往门口走。他动作迅速地扭开门锁,廊外电梯提示音“叮”的一声,缓缓开启的门中间年轻女生疲惫地摘下口罩,抬头和魏无羡视线对个正着。

温情憔悴得厉害,整夜没卸的妆有点花,晕开一层黑眼圈:“就现在这局面,你还想出去?”

魏无羡把她让进来:“你那面色,啧啧,赶紧进来洗把脸补个觉,保养要紧。”

温情被他这副样子气得发笑:“你这个当事人倒好,还能关心我睡不睡觉?”

“这个嘛,因为我相信你能力啊。”魏无羡笑嘻嘻地,“何况走投无路的话,就算了吧。”

温情愣了下:“什么?”

“演艺圈不混也罢,”魏无羡脸上带着未散尽的笑意,“不必保我。”

三年前那句紧接着“就算演不了戏”后被吞下的话在此刻平静地自他唇边泄出,魏无羡懒洋洋地抱着手臂靠在立柜边看正在换拖鞋的温情,神态一派如卸重负的轻松。

温情眉头一跳,怔怔看了魏无羡片刻才咬牙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没什么,我不想再让你们为难,也不想再消耗蓝湛了。”魏无羡道,“这事是冲着蓝湛来的吧?弃了我,让他摘出来吧。我是认真的。”

这是在意识到自己已成为蓝忘机的“软肋”时,心中诞生的第一个答案。名利原就不在他眼中,千夫所指、被封杀也无所谓,他还可以去小剧场,只要是演戏,哪里不是演呢?戏里戏外,他谈不上疲惫,但的确受够了这样的局势,倒不如破而后立,他还敢再去争一把蓝湛。

何况,他怎么忍心再为难他心中最好的人。

温情却喃喃道:“没门。”说罢直起腰冷着脸不容拒绝地继续:“这事我们来处理,你这几天安分待在家里等消息,别出门,今天恐怕就要爆第一波料……”

“让我去公司,”魏无羡说,“我要开记者发布会。”

温情胸口剧烈起伏,猛地指着窗子大喊:“你敢出去我就能从那里跳下去!”

魏无羡一时反倒笑出来了:“温情?这可不像你说的话,崩人设了。”

温情冷冷道:“这当然不像,但我跟那些女生不一样,我是真的敢跳。你试试看?”

多年深交,魏无羡知道她说到做到,只得退让一步回到客厅,里面被温情吼醒的温宁满脸紧张,魏无羡对他笑笑示意没事。温情脚步虚浮地走进来,魏无羡续道:“三天。如果三天内,事情还在僵持,抱歉,我一定会出面。”

温情盯着他自言自语嗤笑了句:“……真他妈天生一对。”

 

如温情所言,当天先曝光出来的是魏无羡每天出入温情他们小区的照片,示意忘羡夫夫早已分居,只是谈不上实锤,恰逢《我们约会吧》最后一集播出,忘羡夫夫几次高占热搜榜前列,这消息出来难免被不明情况的人怀疑炒作,也算有打击。

魏无羡换了卡,江厌离等人的电话转到温情那里,都一一安抚是有对家作乱,其他人回不回复都无妨。还有沈清秋,魏无羡想了想特地去了条短信说你可能要考虑重新选角了,实在不好意思,沈清秋回得干脆利落:想躲懒?不行。

事情才刚开始,温情缄口不提,魏无羡也猜不到对方有什么后招。温宁是直接把房里Wifi断了,每天尽忠职守守着魏无羡让他不要出去,不要看微博,课也不上。魏无羡在家里翻起沈清秋那剧本,拉着温宁让对戏,他给蓝忘机发过消息,对面只回“不必担心”。面对他的苦心,魏无羡无法把“弃了我”这句话像对温情那样坦白讲出来,深吸一口气郑重回了个好。

 

但凡有点头脑的赌徒,都讲究一个循序渐进。第二天曝光的离婚协议的照片和一份笔迹鉴定书,底下魏无羡的签字经多方确认,并非PS上去的,温情到现在还按兵不动,没有任何回应。网上情势风向渐变,半买半炒,也有人开始扒起当年他们闪婚的不合理之处,还有些说自己是他俩同学的人冒出来讲他们在大学时真没半点接触,到现在都弄不明白那校园恋爱是怎么回事。

如果魏无羡知情,恐怕立刻就意识到第二步敢抛出离婚协议,来找事的人显然知道的远比他想的多。

深夜仍亮着灯的会议室里温情疲惫地搓着脸,旁边仙乐的人也在,老神在在地提议要不要现在就把伪造的医院证明拿出来。他们提的建议是恳切的,但温情怎么听怎么不乐意,直到匆匆赶到的蓝忘机推开门。

“蓝总,有眉目了吗?”温情揉着太阳穴,在外人面前,她换掉了平时的称呼,“我恐怕当初你们结婚时的协议也在他们手里,说起来他们到底要什么,一定要搞到这种地步……”

“有办法。”

“什么?”温情来了精神,“您这是查到了什么?”

蓝忘机没有立刻回答,走到桌前拉过温情的电脑:“……上个月我在四季的酒会,被别人下了药,监控我从酒店调回来了,就在这里。”

他插好U盘面目平静地接过鼠标几下操作点开视频,温情哪怕早从魏无羡那里知道这一节,真正看到俯瞰角度下格外暧昧的录像时还是下意识地咬紧嘴唇。电脑液晶屏在那张冰雪雕琢的脸上笼上薄薄一层冷光,温情只觉后脑发麻。

他想向外人证明,是自己出轨导致的感情破裂。

蓝家与当下其他生意人不同,几代传承,非常重视企业形象与社会责任,直系家教森严,温情与蓝忘机接触这些年也知道他人有多正直甚至刻板,此刻却提起整桶脏水往自己身上泼,世人热衷见证美好破碎,蓝忘机从前持身有多正,这样的录像曝光后就摔得有多惨。

一室寂静中蓝忘机还在平淡叙述:“……对方想要的条件涉及到集团大方向的布局,我不能妄动。但至少,我能让他脱身。”

他的声音没有起伏,如谈论一个关于早餐的决定,只是到末尾,终于透出一点令人心惊的释然。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223)

热度(1628)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