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明明就 17

明明就


17


温情搁下笔,纸上全是毫无规律的线条,这件事曝出来没几天她已经被持续而高强度的精神紧绷折磨得胃痛频发。

蓝忘机提出的东西还没盘算出最有效率的利用方法,事态就进一步发酵,有博主发了篇标题耸人听闻的长文,直接质问所谓的“童话爱情”是否从一开始就是骗局,否则为什么两个人偏偏在魏无羡被狂热粉丝攻击后才突然公开?其后又意有所指地罗列蓝忘机这些年砸在魏无羡身上的投资,含沙射影说明面是秀恩爱,可谁不知道电影投资是洗钱的不二之选?

这匪夷所思的展开令剧情的精彩程度一下翻了几番,温情只觉得自己脑袋快炸了,仙乐的人已经全面接手烂摊子,脾气差的那个边不停打电话边嘟囔着这一定得加钱。对面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温情只知道个大概,来找茬的是之前蓝家的竞争对手,在前段时间一个大项目里输得一败涂地。再多的蓝忘机不肯解释,温情不好问,倒是第二天见到了那位长期出现在各大财经杂志封面、传说中的黄金单身汉排行榜永远top1的蓝曦臣。和蓝忘机的确有八分像,风度却全然不同,被那柔和的眼神拂过配上个微笑,多少烦恼都能飞到九天云外。

只是这位温文尔雅的青年才俊从蓝忘机办公室出来后显然心情不佳,但他的烦恼和蓝忘机倒全然不同,连刀枪不入如温情都不得不承认蓝曦臣烦恼时你会忍不住靠过去安慰。

蓝曦臣也真的叫住她了。

他一脸认真将人带到楼层尽头的小会议室,诚恳问道:“温小姐,我知道这是不情之请,只是,是否能请你带我去见无羡?”

 

外面的风风雨雨,魏无羡能推测一二,但无从确认。温宁看他看得很严,每天恨不得上卫生间都端个凳子在门口坐着,连手机都被收走了。

魏无羡试图语重心长地和他谈:“温宁啊,你们觉不觉得这样有点违背人道主义啊?你们这是限制我人身自由,犯法的,知不知道?”

温宁抿着嘴不说话,憋急了只能说:“我要放你出去,就该姐侵害我人身安全了。”

倒也不是真的想出去,魏无羡随性归随性,也知道自己出去除了激化矛盾外于事无补。没有事做的时候时间总被拉得无限长,短短几天倒像过去好几周,沈清秋的剧本只给了一半,已经被他翻旧,甚至开始无聊到背别人的台词。

 时间多,正够梳理回忆,江厌离告诉他自己分化时是蓝忘机救的自己,这个线索一下串起无数过去的画面和那些莫名的梦境。魏无羡在此之前只记得自己在当时那个夏令营最后为期一周的生存模拟时临时分化,失去意识后再醒来人就已经在病床上,扑上来的江厌离只压抑着哭个不停,也没有人提是谁带他出来的,可能所有人都还沉浸在他居然是个Omega的震惊里,后来他又和蓝忘机结婚,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大家默认他记得这件事。

难怪他总觉得蓝忘机的信息素有些熟悉,“第一次”作临时标记时反应那么剧烈——分化期后第一个Alpha留下的信息素会给Omega的腺体留下一点记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他在外出拍节目那段时间抑制剂对蓝忘机能起的作用小得可怜。

现在想破头还是只能隐约记起一点信息素的味道和大雨里他湿透的头发,可每想起这段故事,想起蓝忘机说的那句“不是第一次”,还是会觉得缘分至此,不争就不像他了。

不论要付出什么代价,摆平这件事,摆平这件事后,不论要花多少时间。

心里是做过决定后的坦荡放松,于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转机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

 

魏无羡从岛上回来后, 信息素一直有些紊乱,他半夜汗涔涔地醒来发现自己发情期可能提前时只无奈地咕哝了句倒霉。他起身在自己包里摸了半天只摸出个空药瓶,往外间走发现温宁竟然不在。他打了个响指笑嘻嘻地去翻门口的壁柜,很快就在第二个抽屉里找到自己的手机。久未开机的手机上微信的红色小标里的数字高到可怕,魏无羡瞄了一眼径自打开地图找药店,也没琢磨着去发消息。

也是巧合,他看好位置退出来的时候手滑还是点开了信息,万万没想到除去置顶的几个人以外发给他最多消息的是闫想容。魏无羡愣了下有点感动,打开对话框发现这个小女生几乎一天发七八次,都是问魏哥你在哪里,我有很重要的事和你说。

一反平时一句话加很多表情,大段没有标点符号、情绪化的表达,魏无羡心头一跳咬着嘴唇回了消息,微信“叮咚”一声,闫想容竟然在这个时间点秒回——她径自问:魏哥你在哪?我们面谈。

 

闫想容出现的时候魏无羡差点没认出她,一身大黑色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没化妆,比平时还更显小些,她看到魏无羡还是笑了下,但看得出情绪很紧绷。

两人在附近的一家小便利店坐下,闫想容自己很小心,远远看见店里只有个昏昏欲睡的阿姨才肯进来买了杯热咖啡坐在里面的座位上说是要充会儿电,看店的阿姨恹恹地收了钱连眼皮都没抬。

她坐下来先局促地咬了会儿嘴唇,双手握着咖啡杯转来转去,魏无羡拿了热水吃掉抑制剂也不催她,静静看着。半晌闫想容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找上蓝二少的是我‘男朋友’。上次您在酒会见到的那个。当时蓝二少是不是碰到了点小麻烦?也是他指使的,不过当时是临时起意,就想恶心一下蓝二少。”

魏无羡顿住,闫想容闭了闭眼说:“我也是偷听到的,我跟了他三年,但也是一直装乖卖傻才有这些消息……他是盛林的少东家,之前因为战略问题资金链出现问题,之前赌了一把跟了一个项目想捞现,结果出了大问题……蓝二少其实跟他们不算直接竞争关系,只是当时蓝二少察觉不对悄无声息地撤了,算那项目里唯一可以说全身而退的公司,加上之前一直因为业务相近有摩擦,就记恨上了……”

看得出来闫想容还是紧张,说话没什么条理,时间线也是乱的,魏无羡需要费点心思才能把她的话串上,最后总结出来就是蓝二少秘书办有个叫Iris的老员工曾和她男友有过苟且,被嘱咐想点办法整整蓝忘机,这个员工偏偏就在极巧合的机会下拿到过蓝二少办公室保险柜的钥匙,看到了两人之间的协议文件——最初决定炒作时起草的合同,后来一些相关的公关策划,还有最近的离婚协议,蓝忘机全都保存在里面。这些文件的时间线和内容足以推断出这场“童话婚姻”背后的真相,Iris看到时欣喜若狂,先是照了照片,后来又想办法再摸进去一次把文件拿了出来。

缺根筋如魏无羡听完以后也有点回不过神,这就是说对方证据确凿,随时可致他于死地,让他在娱乐圈万劫不复,连带着把蓝忘机也拉下脏水。

他看着面前的闫想容,小女生紧张的一直反复拉高拉低外套的拉链,她长了一张激发人保护欲的甜美面孔,小小的个子坐在那里仿佛无力自保的幼鹿。

魏无羡得天独厚、天资出众,起点就是沈清秋的文艺片,同时有江氏和蓝忘机撑腰,哪有什么机会接触圈子里的灰色地带,那些台面下的肮脏规则顶多从饭桌酒局隐有窥闻,但那也不妨碍他理解闫想容是冒了多大危险来出卖自己的“庇护者”的。

“但这还是不合逻辑。”魏无羡冷静了下说,“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第一步就不应该去威胁蓝湛。人人都看得出来,这场婚姻里真正的受益者是谁,对不对?蓝湛念在小时候的情分,拉我一把,问心无愧,到时候谁又能说他什么?”

闫想容平静地看他,反问道:“假如他问心有愧呢?”

“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保险柜的最下面,”闫想容说,“是魏哥你的照片,从小到大,有的是学校拍的合照,只把你的部分剪下来了,还有你们的结婚证书,都放在塑封带里好好保存着。”

“……我听到他在客厅里和人打电话,嘲笑蓝二少看起来刻板,实际是个傻透了的痴情种。”闫想容见魏无羡面上一片空白,体谅地顿了顿等他反应,才把后面的话轻轻说出来,“魏少,大家都是圈里人,台上台下戏里戏外,什么没有见过呢?我为什么上次和你说‘假的成不了真的’?该有机会让你看看,在你没有回头时,蓝二少看你的眼神。”

“我对蓝二少了解不深,但怎么都觉得他这样的人不会因为‘解围’步入婚姻。我猜——我不了解你们以前的事啊,从一开始,”闫想容小声说,“他就问心有愧。”


-tbc-


快完结了

这段时间真的很抱歉,看到很多朋友很体谅我,感谢

虽说这种也不存在契约关系,但我屡次爽约是真的……

就是最近生活真的很drama,之前的情绪还在延续,可能整理出来上个吐槽君置顶没问题,真的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事

唉,不过总算扯清楚了,他俩就要真相大白了,我力求过年前完结,后面就很好写了。

我尽量多写几个番外当赔罪吧,鞠躬。

评论-278 热度-2037

评论(278)

热度(2037)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