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明明就 18

18

大家520快乐!


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上午十点的天还是阴得不像话,云压得很低,天气预报说有雪,半天也下不下来。蓝忘机公司楼下安保临时增派了不少人,赶过好几次聚在门口守株待兔的记者,现在却还是有乱七八糟的人散在门口,在花坛或者咖啡店里待着,目光一直聚焦在写字楼进进出出的大转门处,狡猾地把相机之类的藏在包里,保安也不能无故赶人。

蓝思追蒙了头,愣在原地半晌不说话,蓝忘机抬头看他:“有什么问题?”

半小时以前集团董事会元老成员阴着脸来访,把前台接待的几个小姑娘吓得不轻,蓝忘机听到通报后只平淡地嘱咐蓝思追安排会议室。蓝忘机倡导透明化办公,办公空间设计以落地玻璃为主,就顶楼的会议室还安了个百叶帘意思意思。蓝思追拉好帘子退出来时,一位脾气相对没那么好的老先生已经拍了桌子。

他倒没想过这个会半小时就结束,离开的人脸上阴晴不定,而还坐在办公室里的蓝忘机仍一如既往淡淡地,可惜蓝思追还没能张口说话,就被对方对娱乐记者临时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决定砸懵了头。

蓝思追先是张了张口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不先和蓝总确认下?或者至少先和温情老师……”

蓝忘机摇头:“不必,速战速决。”

他顿了顿,把手中捏了半天的一页复印纸从桌上推向蓝思追:“该结束了。”

 

和蓝思追预料的一样,他不过才联系了一两家稍相熟的媒体,就陆续有更多的人打电话进来询问。久与蓝忘机共事的助理组展现出了与其老板如出一辙的行事风格,分工合作后二话不说有条不紊地各自坐下处理相关事宜,到下午一点时平常不怎么会用到的阶梯会议室已经设备、安保人员处理完毕,一群头一次举办什么“媒体发布会”的员工面色严肃地在桌前确认获得邀请资格的媒体,而本来没什么正形的娱乐记者在如此阵仗下竟然老老实实地拿着临时下发的胸牌陆续入座。

期间蓝曦臣闻讯打来电话,他人还在另一个会上不能马上抽身,蓝思追头一次听到温文儒雅的蓝大的声音居然能从听筒里传出来,一声满是无奈的“忘机”。蓝忘机没有答,半晌慢慢放下手机,蓝思追体贴地退了出去。

门外是带着团队过来的温情,在媒体发布会的事上帮了大忙,正一脸烦躁地按掉电话,听到门响声用审慎的眼神打量蓝思追片刻,才伸手抓过他手臂拉进一旁茶水间。

“……您有话好好说……”

温情强作镇定的面色下有一丝无措,甚至无意识地往前挪了一步,茶水间的门已经被她反手扣上,她还是把声音压得极低:“这件事我没法拿去和蓝总说,你听着。”

蓝思追只觉心里警铃大作,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什么事?有什么问题我陪您去找蓝总……”

“无羡失踪了,”温情面如金纸,“温宁今早回家后发现他人不在,什么都没带,只有手机不见——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打通过。”

门外仍是来来往往打电话沟通楼下发布会事情的工作人员,一门之隔温情和蓝思追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了,两人对视后蓝思追第一反应就是:“这事儿要告诉……”他顿了下迅速冷静下来,“不能说,至少发布会之前不能告诉蓝少。现在有人去找魏先生了吗?”

温情也因为把这件事说出来稍微冷静了些:“我在机关那边有朋友,已经让去调附近的监控了。但昨天温宁晚上出门的时间很长,排查要一段时间,有消息我随时跟你说。”

她看了看表:“接下来我不是随时能在这边,如果有跟进就得你看情况告诉蓝总了。”

蓝思追拧着眉毛,还是忍不住先拍了拍温情的肩膀:“您别担心,魏先生既然是自己翻了手机走,想必是他自己的主意,应该不会有危险……”

温情闻言只得苦笑:“……就因为是他自己跑出去的。”

 

蓝忘机安排的时间是两点,还差半小时会议室里已经挤得都没有可以站的空间,保安也不再放行。温情清点了一下到会的媒体,正把打过交道、提问相对中肯有水平些的报给蓝忘机这边的组织人员,又把几个出了名的刺头也指给人看。工作人员都一脸严肃地作着笔记,有一个人特地不引人注意地拍了照,看得出平时团队协作就非常默契严谨。

这是她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正常来说,她还应该陪着预演等会儿面对每个问题要怎么回答,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蓝忘机到底打算怎么说、怎么圆,但她就是明白他绝对会以一种尽量避开所有对魏无羡的可能的伤害的方式来“编撰”这个万众期待的“真相”,以至于她有点害怕去提前听一遍,怕被愧疚压倒。

这几年她陪着魏无羡过来,蓝忘机到底心里如何,她其实也稍有猜测,但一方面她不了解蓝忘机不好乱猜,一方面她是魏无羡这边的人,正主无意,她难不成还要替人戳破?

魏无羡原来的计划就是等没人关注了悄悄离婚,对外找什么借口他也没想过,就知道肯定要和蓝忘机分开的。温情有些恍然,如果没这回事,大概这两人之间就如魏无羡的计划走了,毕竟蓝忘机总是听魏无羡的。

冥冥之中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打乱了所有既定轨迹,自他们接拍那档综艺节目开始一切都变得不可预测,走到这一步两个人的心意都已很明显,可却已经进入最糟糕的关口;魏无羡可能面对的是无数人的谩骂和诽谤,以及无法演戏的未来,可是蓝忘机又何尝不是多年持身克己的经营都打了水漂?命运多爱捉弄人,偏偏是两个感情里理想至上的傻瓜要面对最复杂的局。

她盯着会议室对面的挂钟,还差十分钟,会议室里的记者都压低了声音,大概要结束了,不论以何种方式。

“温情小姐,是你的手机吧?”

大概想事想得太深,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好几声温情都没听到,倒是她旁边的人忍不住出言提醒。

“……谢谢,”温情深呼吸一口拉回神,漫不经心地打开手机。

 

蓝忘机进场的时候会议室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强自按捺着好奇心没有贸然开口,谁也没和这位以不近人情闻名的年轻才俊打过交道,生怕抢了句话就会被人请出去。有的人还在完善稿子,只等蓝忘机给两句话就先抢个眼球发出去,临时委派的司仪正在程式化的作介绍和发布会提问规则的简单讲解。

蓝思追是蓝氏里唯一知道魏无羡失踪的人,此刻难得在门外心神不宁,不停探头往里看,蓝忘机坐得笔挺,眼神淡漠,仅在司仪转向他时点了点头。

司仪接收到信号,于是给开场白作了收尾:“先由蓝总对大家关心的事作一个说明,随后的提问环节我们实行随机点名制,时间在三十分钟,到时请各位记者不要打扰他人提问。”

蓝忘机似乎在看下面的记者,又似乎什么都没在看,他微侧身从司仪那里接过话筒,三年前他们发布结婚时负责讲故事的是魏无羡,那时更年轻、更跳脱的青年在他身边眉飞色舞四两拨千斤地把记者耍的团团转,需要他配合的时候就用手肘撞他,或者更不动声色地在桌子底下捏他袖口。

那时蓝忘机心里怀着无法拜托的愧疚转过头去,看到的是比星辰还亮的眼睛,还在努力比眼色暗示,脸上的表情都僵了,但还是……

蓝忘机掐断越飘越远的思绪,拿着话筒清了下嗓子,他的声音像从另一个人的喉咙里发出来的,他的思绪和话语隔着一堵厚墙,彼此都无法望清对面——

“哟,好热闹。”熟悉的声音从外面打断蓝忘机才开头的陈述,带着笑卷着轻快的风从外面进来,“外面堵车,我才到,让你们久等了啊记者同志们。”

正是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

魏无羡进来时全场安静了一瞬,紧接着记者们立刻转移火力。他全不在意,风波之后首次亮相,他还气定神闲地冲记者们挥了挥手。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勉强拦住一个劲把话筒往前凑的记者,一个比一个大的提问声混在一起,勉强能辨别出的高频问题不外乎离婚怎么看?为什么不出面?是出轨导致感情破裂吗?

魏无羡抬手往下压了压:“挨个来,挨个来。我只有一张嘴,难不成还能同时回答这么多问题?举手,小朋友们,我保证能让你们回去交差。”

场面总算稍微冷静下来,其他人都还勉强压抑住一时的激动,此时记者中却有一个人格外大声地问道:“您这是离婚的消息发布后第一次露面,是不是已经默认感情不和了?”

魏无羡将笑不笑地看住那个记者:“当然不是。”

记者抓到了话头,赶紧打蛇随棍上:“但已经有知情人士指出您和蓝总各自出轨,甚至……”

“哪门子的知情人士?你把名字说清楚,我看看我身边谁这么无聊,编最不可能的谎往外忽悠人。”魏无羡懒洋洋地,“我是不是太久没当众表过白,大家不习惯被闪了?那就来一个吧。”

 “蓝湛!”他捏着手心里的汗转过头,难得敛了笑正儿八经盯着对方,那张从小看到大、三年来几乎朝夕相对的脸孔,选在这个时机真是不能更糟糕了,但他就是忍不了,看到对方就要得让他知道,那不是一厢情愿,也不必问心有愧:

“我喜欢你,爱你,想天天看到你,想和你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纪念日,我、……”

魏无羡往前小跑两步抱住在他进来时就反射性站起身地蓝湛,把头埋在对方肩膀上,紧紧扣着他整个僵住的肩膀,放轻声音,逐字逐句地贴着他耳际说,这不是做戏,如果有一字是假的,我就这辈子……

再也演不了戏。

-tbc-

评论(163)

热度(1655)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