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沙穆]直至与你并肩之前 (一)

  直至与你并肩之前

  
  ※为了年下的目的修改了年龄差,沙加比先生小五岁
  ※含师生梗
  
  
  一、
  
  课间时间的教学楼里楼道非常的安静,能听到一点教室里老师讲课的声音,而沿着楼梯一路往上,那些声音也就慢慢的飘远了。直至站到通往天台的最后一段阶梯时,周围已经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年轻的穆·艾瑞斯老师穿着浅灰色的竖纹衬衫和妥贴的驼色长裤,叹着气推开面前的那扇门。
  视野里是空无一人的天台与为了安全设立在天台边缘的铁丝网,在那之后则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年轻的老师走向左边,绕过墙拐角毫不意外地看到他班里的问题学生盘着腿,腿上还搁着一本摊开的书,坐在阴影里正闭着眼睛,不过穆知道他显然没有在睡觉。
  和他的猜测一样,有着一头足以用灿烂来形容的奢华金发的学生迅速睁开眼看了过来,他的眼睛非常蓝,和他身后那片天空的颜色如出一辙。
  穆看着他说道:“路尼老师刚才和我抱怨你又没有来上课。”
  他的学生点点头,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他。
  “有合适的理由吗?”
  “不想上。”
  “那就是翘课了。”
  金发的学生又不说话了。
  “沙加·维尔戈同学,”穆微笑着拿文件夹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翘课是要付出代价的,请把校规抄三次,下午放学后交到我办公桌上。”看沙加表示知道了之后穆才把文件夹夹回腋下,边往楼梯走边说:“反正这节课回去也听不了多少了,特许你下节课再回去。”
  天台的门再一次合上,脚步声也随之远去。沙加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出了会儿神,再次低头看起膝上正翻到一半的书来。
  
  “……喂,我说,你还真要抄完啊?”米罗双手环着椅背反坐在椅子上看沙加运笔如飞地抄写校规。暮色将近,暖色的光笼罩着没几个人的教室,一切都被铺染上暧昧的橙色,大多数人早已放学离开,这里只剩下米罗等着沙加抄校规。
  沙加一边抄一边反问:“你要是翘课被他逮到,你抄不抄?”
  米罗想了想穆·艾瑞斯那张总是温和微笑的脸,嘴角抽了抽:“这还真不敢不抄,艾瑞斯他可是真的不好惹——”他话锋一转,“可是沙加你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摆在课桌边的手机震动起来,沙加拿空着的左手拿过手机打开,是一条问他今天晚上想吃什么的短信。他就着左手回短信:“抄校规抄得手疼,大餐,荤腥不要。”随即就把手机随手放回原位。
  米罗凑过去看刚刚显现出“发送成功”提示的屏幕,那条满溢着家居气息的短信发件人果不其然是他们亲爱的穆·艾瑞斯老师,而他面前的人正坐在那里抄短信发件人布置下来的三遍校规。
  “你们还真是公私分明的代言人…”与沙加认识多年的蓝发少年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吐槽,又要从何吐起了。
  “客气。”沙加的回答让米罗迅速掐灭了和这个人继续对话的念头,——和这个人斗嘴?他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少年侧过身一只腿蜷起来踩在椅子边上,掏出自己的手机玩起了消磨时间的游戏。
  在他的游戏已经刷新了历史高分时,沙加终于结束了漫长的抄写。他将一登不写满了萨克特瑞高中校规的纸叠好,其他东西随便收拾进书包,和恋恋不舍地结束游戏的米罗一起去将校规放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还在和学生谈心的珍妮老师——然后终于得以踏上回家的路程。
  
  米罗和沙加住的地方相隔不算远,这也是看起来性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交情如此之铁的原因之一,加上这几天有事请假的卡妙,他们三个人是一块儿玩到大的。两个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乱七八糟的话题,米罗的家先到了。沙加和他说了再见以后没走多久就到了自己的住的地方,不过他并没有走进挂着维尔戈门牌的院子,而是径自走向隔壁的住宅,推开挂着艾瑞斯门牌的铁门,轻车熟路地从绕过花园从后面进了那栋精致的小洋楼。
  沙加换好鞋走向餐厅。
  穆的家里装修很特别,其他地方都带有强烈的东方色彩,神秘而典雅,客厅里甚至放着一副绣着万里河山水墨画的屏风,唯独餐厅是极其简单的白色原木桌椅,一切从简。
  用史昂·艾瑞斯的话说就是:“我可舍不得让红木桌子沾上乱七八糟的污迹!”
  此刻用白底蓝边的餐具盛放的精美菜肴正静静摆在桌子上,餐厅里却空无一人。沙加顿了顿就径自走向二楼的书房,象征性地敲了两下门就推开了。
  这栋宅子的主人,年轻俊朗的穆·艾瑞斯老师正坐在窗边的位置看什么东西,柔软的白色家具针织衫的袖子卷在手肘以上,抵着额头的左手指尖夹了只烟。他顿了一秒才意识到沙加进来了,连忙按灭烟头打开窗户,那点极淡的烟味也就迅速消散了。
  穆取下无框眼镜,一边揉着鼻梁一边笑道:“你回来了。”
  沙加点点头,就看到对方站起身一边伸懒腰一边说道:“下楼去吃饭吧,你要是再晚个半小时我就得再热一道了。”他没有提抄校规的事情,那份罚抄现在肯定正规规矩矩地摆在他的办公桌上。
  
  两个人前后走下楼,穆在进餐厅时忽然停了下来:“…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金发少年侧头答道:“可能吧,没注意。”
  穆伸手比划了下,对方已经到他额头、需要他平视的位置了,而不久之前他还记得他和沙加说话时是有些俯角的,真不愧是成长期的男孩子。
  “这样说不定下去会比我还高啊,沙加。”
  他们的脸离得很近,沙加看着穆因为微笑弯起的碧绿色眼睛,能从这个距离闻到对方唇齿间残余的烟草味,夹杂着极淡的茶味香水味,那种充满成年人气息的味道一下一下撩拨着他的鼻息。
  少年退开一步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不甚在意地回答道:“是‘一定’吧?难怪我最近觉得校服袖子有点短。”他看着眼前的桌子,的确是以清淡却又精致的素食为主,而主菜是沙加相对比较喜欢吃的肉食煎银鳕鱼。
  成年男人也在他的对面落座:“路尼老师今天可和我抱怨你翘课抱怨了不短的时间。”
  “他的课总在下午第一节,时间不巧而已。”
  穆切了一小块鳕鱼送进口中:“总归他还是很欣赏你的历史论文,不然我真不好劝他……看来你没有停止翘课行为的打算?”
  沙加扫了他一眼:“不太有兴趣上,都会了。”
  “我知道,”穆很清楚沙加的学识应付学校里那点课程不在话下,只不过自己和史昂都无意让他跳级而已,“但你现在还在校内,沙加。”
  “这是艾瑞斯老师的要求?”
  “不算。翘不翘课还是看你自己,”说到这里穆眨眨眼,“罚不罚抄校规也还是在我。”
  “又没所谓。”
  “真是棘手的学生。对今天的菜不点评一下?”
  沙加不假思索地答道:“都很好。”
  这个回答乍一听像是敷衍,明白对方对食物不挑剔或者说压根不怎么上心的穆倒是并不介意。况且,他对于厨艺一事也没有特别的爱好,只是照顾沙加这么多年,慢慢地也就积累出了一手不错的厨艺。
  这么一想,居然已经这么久了啊。
  穆看着对面正专心埋头吃饭的金发少年出了会儿神。
  
  两个人慢悠悠地吃完饭,沙加按惯例把餐具都收拾到厨房里,穆则是慢悠悠踱到客厅打开电视看新闻。
  等沙加收拾完餐具走进客厅时,紫发的男人已经倚在沙发上打起了盹。他用手撑着一边额头,眉头皱得紧紧的,很显然睡得并不舒服——史昂的全套古董红木家具虽然美观,靠在那繁复的木刻雕花上睡觉可是全无舒适性可言。
  就算在这种条件也能睡着,显然是最近的评教活动让对方的体力几近透支了——想到这里,少年放轻脚步走过去,打算叫穆让他上去睡。
  “穆?”他边叫边推了下穆的肩膀,对方仍然没醒,看来睡得还算沉。沙加索性找了条薄毯来给穆搭上。他盖好毯子也没急着走,蹲下身打量着这个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穆虽然年轻英俊,相貌也绝不显老,但平时周身那种沉稳干练的气质却容易让人误测他的年龄。这特质在他睡着时倒是荡然无存,这么看上去像还在象牙塔里的大学生。眉心那两个好像是家族特征的圆点,长长的眼睫毛随着呼吸轻颤,沿着英挺的鼻梁的弧线往下,从脸侧滑下来的浅紫色鬓发正贴在对方线条柔和的唇边。
  金发的少年伸手随意将那点头发拨开,手指却因感受到对方柔和的鼻息和肌肤光滑的触感而略作停顿,隔了会儿才把手收回来。沙加看了他片刻,忽而探过头去,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很浅的吻。
  这个吻并没有停留多久,很快沙加就站起身来。他拿上书包走出客厅,关门前习惯性地说了句“明天见”,就帮着穆把门反锁上后回了隔壁的自己家。已经入夜,昏暗的街道两旁亮起盏盏路灯,微凉的夜风吹来不知何处的花香,今夜的夜色也与以往并无不同,静谧得好似连时间都要在这里停滞不前。
  不过这也不过是错觉罢了。



评论

热度(10)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