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沙穆]直至与你并肩之前(四)

  四、
  
  金发的小男孩捧着一本书坐在椅子上,触不到地面的双脚小幅度地晃来晃去。他的年龄还很小,宛如油画中小天使的精致面孔却带着与年龄并不相称的神情。他的眼睛是天空的蓝色,那流转的光华即使是最昂贵的宝石也无法与之媲美。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走进来的少年,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对方,一语不发。
  少年好脾气地由他打量,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放平和对方的视线,像对待大人一样伸出手去:“初次见面,我是穆·艾瑞斯,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孩注视着他,好半天才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那单薄的手掌中:“沙加·维尔戈。”
  少年握住那只小小的手,觉得自己握住了一团棉花糖。
  
  鲜明的画面逐渐褪去,穆缓缓睁开眼。双休日的早晨,从没有拉拢的窗帘间隙透进来一缕晴朗阳光,天气显然不错。男人皱着眉含糊地嘟哝两声,伸出手在床头柜摸索了半天才扒到自己的手机,按亮的屏幕上显示着9:15的数字。
  穆打了个呵欠,动作缓慢地掀开被子下床洗漱,洗过脸后终于清醒不少。他走出房间,沙加正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看新闻,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小,显是不想吵到睡懒觉的穆。
  “早安,”穆轻快地和他打招呼,“你起得真早。”
  “唔。”沙加拿过遥控板关掉电视,“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虽然平时不外食的话基本都是穆做饭,双休日的早餐倒是一向都是由沙加准备。后者几乎不下厨,做的东西从来都很简单,热牛奶泡麦片再洒上谷脆片和新鲜水果切块,备上一杯柠檬水,就连这也是跟穆学的。
  穆吃完早餐抱着手臂靠在餐桌边,问还在一勺勺舀着麦片吃的沙加:“周末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趟中心书店。”
  “行,那一会就去吧,顺便在市中心吃个午饭。”穆其实也能猜到对方的答案,沙加是个对生活缺乏额外追求的家伙,喜好与习惯如果分条列下恐怕只够写满一张便签纸。
  少年慢条斯理地吃完饭收拾掉餐具,穆也已经锁好窗子换好便装,手里一下下抛着车钥匙走出去开车。沙加反锁好门走到院门口,穆的白色SUV已经停在那里。少年轻车熟路地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动作轻快地给自己系好安全带,稍微调低些座椅。
  阳光很强,去市中心的路正迎着十点钟太阳的方向,对眼睛非常不舒服。穆一边半眯着眼睛开车一边头也不转地说:“帮我拿下墨镜。”后者窸窸窣窣从抽屉里摸出茶色的太阳镜,侧过身直接帮穆戴上。少年微凉的手指蹭过穆的脸侧,从前再习惯不过的触感在这个时候却带上不一样的意味。
  成年人却一点都没有表露,只是吹个口哨说了谢谢。
  
  中心书店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足有十几层楼,各类书籍的库存相当齐全。这也是沙加最常来的地方之一,至少半个月穆就会陪着他过来一次。两个人把车停好后走进书店,一排排整整齐齐码好的各式书籍让人有种奇异的满足感。沙加目标明确,坐直梯找到五楼的历史书籍区,在欧洲中世纪史的书柜前停下。
  “历史课的论文?”
  “嗯,教授布置的课题正好我本来就感兴趣。”少年仰着头,下巴一道精致秀丽的弧线一直延伸到锁骨,覆着白皙的皮肤说不出的好看。旁边看上去也不过十几岁的小女孩不住地从书中抬头偷偷打量他,那怯生生又兴奋的眼神令穆忍俊不禁。
  他都还记得少年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收到第一封情书的。当时穆在帮他做手工课的作业,为了腾出足够的空间才把沙加搁在桌上的课本拿起来,结果从书页里掉出一封粉红色的信封,封口处有个精巧的小小爱心。穆马上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早就能娴熟处理少女的表白与情信的高中生好整以暇地在沙加面前晃了晃那个信封:“这个从课本里掉出来了哦,沙加。”
  金发的男孩子看过来,表情一点波动都没有:“这个?我都忘了。”
  “看过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那个女生是谁。”沙加戴着手套把蝴蝶的尸体铺平,小心翼翼地绕开翅膀残破的那一小块,用胶水将它的躯体黏在底板的玻璃上。
  “……那你就直接收下了么,这可不行。”
  “她塞到我手里就走了。”
  小姑娘估计把这封小情书递过来就把勇气用尽了。穆把信封放到桌边一叠书的最上面拿只笔压住,一边剪标签一边说:“鼓起勇气表白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对女孩子来说。”
  沙加动作停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穆:“我不喜欢她,也不会喜欢她。”
  “至少要做出正式的回复,沙加。以后如果没有兴趣就要当场拒绝。”
  男孩蹙眉,脸上分明写了麻烦两个字,但仍然很快回答:“知道了。”
  从那以后穆再也没看到过别人写给沙加的情书,随着年龄增长容貌越来越出众的少年不可能无人爱慕,所以很明显他拒绝了所有的告白。这对于青春期的少年太过少见,穆还因此担心过。就连他自己当初也有过有好感的女孩子,虽然到最后都无疾而终。
  不过现在看来,一个自己意想不到的答案已经摆在了那个问题面前。
  
  “……穆?”沉浸在思绪中的穆在沙加的小声呼唤下终于回过神来,他一抬眼就正对上少年天空蓝的双眼。成年人一个没站稳靠在了背后的书架上,尴尬地笑了笑:“想事情走神了,选好了吗?”
  沙加安静地看着他:“有一本没库存,不过我已经和店员打过招呼了。”
  穆撑着一摞书站直身体,低头看表:“正好要到午饭时间了,走吧去结账。”
  两个人回到一楼的收银台排队,等待的间隙沙加看着一楼畅销书区堆着的各类书籍看了一会,突然走过去拿起一本累到自己怀中的那摞书上。穆随手拿起来看了看标题,这书他记得自己看过:“《守望灯塔》?真难得,你很少看这类书的。”
  “偶尔看看也不错。”少年回答,“你以前给我读过这本书。”
  穆皱着眉回忆了一下,仍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沙加读过这本书。在他很小的时候自己给他读过一些受众年龄群偏大的童话,像是《小王子》之类的。再大一点的时候沙加已经完全不需要所谓的睡前故事了,穆也不再给任何人读过书。
  大概是哪天心血来潮给他读了一小段吧。穆看着作者栏上的詹尼特·温特森,不甚在意地将书放回沙加怀里。正好排到他们付款,穆掏出信用卡为沙加那厚厚的一摞书结账。他们先把书放回车里再到附近的商城里吃了顿日料,那种以鱼肉与素菜为主角的料理非常合沙加的口味。横竖无事,穆下午又拉着沙加逛了商场,给两个人添置了几件衣服。
  沙加对着装除去整洁方便之外毫无要求,穆有一段时间跟着教授去外地做研究时间回来发现少年一件白Tee一式买了十二件,方便随时替换还能过很久才洗。穆记得当时他自己对着整整齐齐叠在洗衣篮里的十二件Tee欲哭无泪,回头和阿布罗狄诉苦,后者大笑说追求生活质量的穆先生千万别让别人知道你养出这么个孩子。
  在那之后穆决定在这方面做独断的暴君,沙加的便装继续由他一手包办。沙加的同学都暗自议论沙加聪明英俊甚至着装品位都十分不凡,只有米罗和卡妙知道背后的故事,次次都拿它洗涮好友。
  
  穆坐在沙发上一边和同事发短信说着教研的事一边等沙加换衣服出来。他能在沙加出声之前就从女店员的呼吸声里判断出少年什么时候从试衣间里出来,这次也毫不例外。在年轻店员的抽气声里他抬起头笑着看向沙加:“果然很适合。”
  灰底的图腾Tee搭一件蓝黑大棋盘格的贴身针织开衫,搭上卡其色的休闲裤很好地衬出少年修长却略显单薄的身材,瀑布样的金发在针织衫的对比下显得更加耀眼,旁边的店员在短暂的卡壳之后不住称赞。
  “就这个吧,懒得走了。”沙加神色淡淡仍然一副缺乏兴致的样子。
  于是店员拿着穆的信用卡去结账,穆站起来绕着沙加走了一圈,停在少年面前半开玩笑地说:“说起来我对一副还有点挑剔,你反而对这个完全不感冒啊。”他还想说点什么,少年却猛地走近两步伸手撑在他身后的试衣间的门上,俊丽的面孔近得让他的视线难以找到焦距。
  “…沙加?”穆多少有点紧张,他因为身子后仰靠到试衣间门上的关系现下反而比沙加矮了一截,需要抬头看他。这种新鲜的角度令他觉得那张从小看到大的脸变得陌生,就好像一个字写多了,明明是完全一样的形状却觉得那不是自己记忆中的字了。
  店里还有顾客在逛,他们在的这个角落因为视角原因没有人能看到,但也说不准谁马上就来试衣服了,或者店员也可能结完帐就回来。沙加撑在试衣间门上的双手将穆笼在他的影子里,那双蓝色的眼睛里跳动的光芒令人想起火苗的中心。
  “你都知道的吧,所以就不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了。”少年像是控诉的话语里却完全没有责备或者愤懑的意思,平静到只是在叙述事实。他说完之后就松开了手,那个帮他们结账的店员已经绕过那一面大大的镜子,捧着POS单走了回来。
  穆觉得喉咙有些发干,吞了下嗓子才微笑着谢过店员,在单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评论

热度(9)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