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如果无羡转世被忘机带回去的话

忘羡转世养成设定,之前试过发全文,因为有车两秒和谐。
因为没有正文没放正文的名字。
仍然是之前微博上的,ooc是我的。


蓝忘机出关那年,乱葬岗围剿已尘埃落定,夷陵老祖受鬼道反噬,身死魂消。
那年蓝忘机上乱葬岗待了三天三夜,归来时满手琴弦勒出的伤痕,带回一个高烧不退的小孩,取名蓝苑,字思追。
又三年,他再赴乱葬岗,于山下带回一个弃儿,取名蓝瑛,字无忧。
他抱着小孩回姑苏时,蓝曦臣正要笑他:忘机又从哪里带回来的小孩,还这么高兴……
蓝曦臣猛然顿住。
蓝忘机:他叫蓝瑛。
蓝启仁大怒,蓝曦臣不语,蓝忘机将蓝瑛同思追交给门下弟子照看,同两人进了静室。
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三人出来,蓝启仁眉目间尽是未消散的怒意,拂袖而去,蓝曦臣欲言又止,只拍拍蓝忘机的肩,转身离去。
静室外的草地上,蓝瑛坐在草地上笑嘻嘻抓兔子的耳朵尾巴,肥嘟嘟的白兔吓得直往思追怀里钻,旁边蓝氏弟子苦着脸,有心劝阻,又不敢动含光君带回来的小孩。
蓝瑛见了蓝忘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张开双臂含含糊糊地喊:抱抱。
蓝忘机俯身,小心翼翼的抱起他。

思追长蓝瑛五岁,还没进学堂,已经很有几分做师兄的自觉,每天早上练功上午练字,下午空出来的时间,带蓝瑛。
蓝瑛追着兔子满地跑,思追追着蓝瑛满地跑。
蓝瑛抱着树要爬,思追抱着他要哭。
思追精疲力尽,蓝瑛摇摇晃晃跑进静室,一把抓起案几上的纸。
纸上还有蓝忘机练到一半的字,思追一见差点晕过去,含泪:好无忧,赶紧把纸放下,师兄托人给你买糖葫芦……
蓝瑛得意洋洋的把纸团起来就要往嘴里塞。
横里一只手伸出来动作轻柔的把那团纸拿掉,蓝忘机不知何时走到近前,弯身把蓝瑛抱起来,对思追点点头:辛苦了。
思追松口气,行礼道:思追就先行退下了。
蓝瑛盯着他,忽然叫道:糖葫芦!
思追含泪,祖宗喂,你怎么能当着含光君的面卖我!
蓝忘机却问道:想吃?
蓝瑛用力点头。
蓝忘机:下山,去买。
思追看着含光君说走就走的背影:???

思追十岁入学堂受训,改搬到蓝家内门弟子的宿舍,不再跟在含光君近前,但仍时不时揣着下山买的零嘴回来看蓝瑛。
蓝瑛嘴甜,没吃到的时候喊:思追哥哥!
吃完了说:不好吃,阿苑笨。
蓝景仪很震惊:这、这不是含光君亲自带的小孩吗?
蓝思追苦笑,蹲下来摸摸蓝瑛的头:那下次还是带原来那个。
蓝瑛这下高兴了:可以!

远处蓝曦臣同蓝忘机并肩站着,蓝曦臣问:你打算怎么办?
蓝忘机看蓝曦臣一眼,不说话。
蓝曦臣:收他做亲传?这样他不与其他弟子一处也能讲得通。
蓝曦臣沉默片刻,又说:你须得想清楚,蓝……魏公子此后,必不能常现于人前,江宗主这些年来所为你也有所闻,万一…你要怎样藏他一辈子?这样对他也不公平。
蓝忘机看着远处蓝瑛和思追景仪打闹,平静说:这一次,无论发生何事,我都会护他周全。

蓝瑛八岁,已正式拜蓝忘机为师,平素功课皆由含光君亲传,不与蓝家其他弟子一处受训。
蓝启仁在学堂里讲门规:云深不知处不得疾行……
窗外蓝瑛飞一样跑过去。
蓝启仁抽嘴角:不得喧哗……
蓝瑛大呼小叫:茉莉!妃妃!别跑!
蓝启仁捏紧卷轴:……不可杀生……
蓝瑛喝道:再跑今晚就把你们抓起来烤了!
底下所有弟子不约而同低头耸肩,蓝启仁忍无可忍一把推开窗子:蓝无忧!
蓝瑛抓着两只兔子往回走,手忙脚乱行了个礼:先生有何事?
蓝启仁一句抄门规刚要出口,就见后面蓝忘机走过来静静看他。
蓝启仁:……
蓝启仁一口气憋在嗓子里,好愤怒,好无奈,好心累:忘机,自己的弟子自己好好教导,退下吧。
蓝忘机默默行礼,牵着蓝瑛往回走,蓝瑛仰头看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蓝启仁气得课都上不下去了。

倘若说姑苏蓝氏弟子最怕谁,非蓝启仁莫属;含光君则是另一种存在,他寡言少语,也不训人,但弟子见到他,就没有不精神紧绷的。
于是不懂事的新弟子就说:含光君亲传的那位,倒是让人羡慕不起来,天天在含光君近前,恐怕连睡觉也要拿尺子比着,求个姿态端正。
蓝景仪和蓝思追对视一眼,蓝景仪脸上就两个字:呵呵。
两人曾在清晨给蓝忘机送过东西,姑苏潮湿,冬日难免阴冷,两人侯在厅中,里间模模糊糊有“不起”的喊声,蓝景仪好奇之下不顾蓝思追劝阻,偷偷从半开的门扉看进去。
就见他们的蓝氏弟子教科书含光君坐在床边,搂着不肯起床的蓝瑛一件一件给他穿衣服,动作轻柔至极,蓝瑛推他也不恼,就那样把小家伙从被窝里剥出来,收拾得整整齐齐。
蓝景仪打了蓝思追一下:……我在做梦?
蓝思追:……景仪,你打的是我。
蓝景仪斩钉截铁:那我一定是在做梦了。

蓝忘机待蓝瑛虽颇为纵容,蓝瑛也不同其他弟子受训,仍是展露了非同寻常的修行天分。
七岁入门,十岁便可御剑飞行,剑法虽有失稚嫩,剑招变化衔接之间却独有他那一份灵动飘逸,不拘一格。
只是于乐器这一事,他的琴艺虽是蓝忘机手把手教的,仍然只谈得上平平。
当年蓝瑛启蒙时,竟是蓝忘机拿出与他同名的忘机琴给蓝瑛拨拉的,这事气得蓝启仁好几天不肯见他。
有时蓝瑛端坐琴前,恹恹拨动琴弦,赌气说:不想练这个,蓝湛,我不学了好不好?
拜师头几年蓝瑛还乖乖叫蓝忘机师父,大了些后不知为甚么就只肯叫蓝湛了。蓝忘机倒是无所谓,还是蓝曦臣同蓝瑛谈过一次,让他在外人面前万万记得叫师父。
蓝忘机静静看他:想学什么?
蓝瑛一改跪坐,盘着腿笑嘻嘻:其他的,简单点儿,轻点的,带着不麻烦的!
蓝忘机没说话,隔天寻了只笛子给他。
蓝瑛却很喜欢,横在唇边,却无师自通的吹了一首曲子,吹完自己也怔住,久未言语。


蓝家弟子通常十三四岁随同门师兄去夜猎,蓝忘机待蓝瑛十一岁那年就带他出门去了。
往常都得被蓝景仪炫耀夜猎成果的蓝瑛很兴奋,临行前晚整夜睡不着,头一回早上起的比蓝忘机还早。
往往世家夜猎,都挑鬼怪多又蹊跷的地方去,蓝忘机带着蓝瑛却是逢乱必出,有意无意躲开了世家会去的地方。
蓝瑛年纪虽小,却天生的不惧鬼怪,甚至不借助问灵便可通晓精怪所想,于蓝忘机倒颇有助力。
夜猎时,多由蓝忘机一手奏琴,一手舞剑,蓝瑛于侧旁掠阵;遇到不棘手的,蓝忘机就在一旁看着蓝瑛独力解决。待夜猎完毕,便由蓝忘机牵着蓝瑛缓步而行,找个地方给蓝瑛改善伙食才往回去。
蓝瑛虽长在蓝氏,口味却完全不同,平日里那些草药汤一口都不肯碰,在门内家宴时都是蓝忘机替他喝掉的。
蓝瑛常觉得奇怪,蓝忘机明明饮食素淡,在外面点菜时却是一道比一道重口,而且不论点了什么,自己都非同一般的喜欢。
大概是命定的师徒缘吧,蓝瑛暗暗的想。


蓝瑛到十三岁时,已是门内声名远播的大魔头了。山里捉野鸡,水里捞野鱼,嘴里跑歪理,真真是蓝启仁的眼中钉肉中刺,偏偏奈何他不得,也只得睁只眼闭只眼当看不见。
门内弟子皆纳罕,含光君的弟子怎么和他差那么多?
然而一到门内切磋,蓝瑛一手剑法同代弟子竟鲜有能直撄其锋者,也只能叹一句不愧是含光君的弟子。
这日蓝瑛不知去哪野了,入夜未归,蓝忘机去寻他,方到院墙边便有响动,抬头正见翻墙到一半的蓝瑛。
两人互看半天。
蓝瑛拎着两坛天子笑,一脚踏在墙头,摸摸鼻子,讨好地笑:买天子笑孝敬你来了,蓝湛,都给你,不要罚我行不行?
蓝忘机只在墙下怔怔看他,明月清风,乌瓦白墙,是他多少次夜深忽梦的少年事。
蓝瑛看不懂蓝忘机的表情,只是觉得被这样看着,自己都要哭了。
终于蓝忘机平静下来,张开手说:下来,不罚你。
蓝瑛便轻巧一跃,稳稳跌入他怀中。


这天蓝思追夜猎归来,还带了别家的客人,叼着颗草的蓝瑛正好路过。
蓝瑛眉一挑眼一弯,跑过来一把搂住比他高的蓝思追拖到一边,笑嘻嘻:哟,阿愿,带的小情儿回来?
蓝思追红了脸:你从哪里学的这些话?别胡说,金公子是来做客的……
蓝瑛拍拍他:哎哟我的好师兄,你那眼珠子都要粘别人身上了,做客?你请的吧?
蓝思追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含光君才是把眼珠子粘你身上呢!他赶忙把这个可怕的念头打发了,无奈道:我还得带他拜见泽芜君,晚上去找你好好说成不成?
蓝瑛满意,挤眉弄眼的走了;晚上蓝思追来寻他,他塞了别人一堆春宫图册,吓得蓝思追直接又走了。
蓝瑛笑的不行,随手翻了两遍便丢到床底。
谁知那天晚上他就做了梦,梦见他端方雅正不染尘埃的好师父蹙眉咬唇,眼角一抹飞红隐隐衬着水光。
蓝瑛早上醒来,翻开被子便见自己档处湿痕,他面无表情看了许久,才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低低骂了句什么。


——

评论(50)
热度(206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