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二)

(二)


——

现娱,人物属于亲妈,私设OOC都是我的。

篇幅不会太长。

——


 

“想来您没有走成,否则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

“当然。我准备当天晚上回去就和他说。但演奏会刚刚结束,他在维也纳的老师传来病危的消息。我们和他师兄定了最近的航班赶去维也纳,他老师的情况……”

“阿尔贝大师当时的情况的确凶险。”

“你总是把功课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状况,看到他在那个地方弹钢琴是一记警钟。不管他当时怎么想,我认为我们这样搅缠只是浪费彼此时间。”

“虽然听起来有点儿冷酷,不过您那时的状况的确……想来您没有走成,否则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

“当然。我准备晚上回去和他说,但演奏会刚刚结束,他在维也纳的老师传来病危的消息。我们和他师兄定了最近的航班赶去维也纳,他老师的情况……”

“阿尔贝大师当时的情况的确凶险。”

“你总是把功课做得这么到位。”魏无羡笑着说,“好在后来转危为安。只是我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在那种情况下和他说要走的事。”

“蓝先生十六岁就到维也纳求学,从那时起一直受阿尔贝大师的教导,想必感情很深。”

魏无羡看向远处攀附在白木栅栏上的蔷薇花:“的确很深,……”

 

自幼相识,即使性格使然他和蓝忘机不曾亲密过,也对对方性格相当了解。小时候还会脸红,长大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总是一副板正冷淡的模样,白瞎了那张脸。

所以当这个人坐在手术室外的长凳上,医院惨白的灯光打亮他原本就白得吓人的一张脸,擦去其上最后一丝血色时,魏无羡体会到了自己生平罕有的名为“手足无措”的情绪。

蓝忘机看着门上刺目的红色标识露出无助神情,却始终没有眼泪落下。魏无羡在他旁边走来走去,抓破头也想不出该说点什么,最后破罐子破摔的蹲到蓝忘机面前,试探地去抓那双交叉在膝上的手。

蓝忘机像是溺水的人抓浮木一般用力回握住他的,疼得魏无羡“嘶”的一声:“你人长得这么秀气,手劲怎么这么大?哎!怎么跟小孩似的,我说你一句你还把手收回去了?”

魏无羡又把那双手抓过来:“别担心,你老师会没事的,我和你保证啊。要有事我随你处置,怎么样?虽然少爷你不见得稀罕。”

蓝忘机仍然有点呆地看着他喋喋不休,忽然就着这个姿势把魏无羡往自己怀里一拉,俯下身抱住他的肩膀,把自己头埋在那有点单薄的肩膀上。魏无羡被他拉得歪跪在地上,仍是费力地抽出手去拍蓝忘机轻颤的背脊,闷闷地嘟囔:“你可别难过了,小少爷。”

连我都跟着难过起来了。

 

手术到当地凌晨四点才结束,好在一切顺利。蓝忘机和魏无羡在维也纳待了将近一周,天天去医院报到,直到阿尔贝大师确定脱离观察期。

阿尔贝是蓝忘机钢琴上的老师,但他的指挥家身份却比钢琴演奏家更为有名。老人年过六十,仍然充满活力,甚至有点孩子气。他的英语有德语口音,故而说得很慢:“你叫魏吗?我知道你。”

魏无羡瞥一眼门,蓝忘机刚出去找护士,边给老人家削苹果边答道:“对,难道他对您提起过我?真意外。”

阿尔贝露出神秘微笑:“岂止是提起。”

魏无羡来了兴趣:“哦?这是什么意思?您给我讲讲?”

阿尔贝不语,只哼起一个调子,魏无羡立刻辨认出那是自己最后一张专辑的主打歌,瞬间垮下脸:“……他有给您听过我的专辑?”

阿尔贝摇摇头:“蓝告诉过我很多有趣的中国俗语,有一句是‘天机不可泄露’。你自己去问我的学生吧,我尊重他的隐私。”

……那您一开始就不要起这个头。魏无羡腹诽,他天生是个自来熟,也不跟这位声名斐然的大师客气:“您就告诉我吧,看在我这几天每天过来给您切水果的份上?看,现在这个苹果也是给您削的。”

阿尔贝嫌弃地看了看他手中奇形怪状的苹果:“……请你自己享用它。”

 

蓝忘机此时正好带着护士回来,话题不得不中断,魏无羡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蓝忘机究竟做过什么,当天下午回去的路上不停打量蓝忘机。

蓝忘机皱眉:“你看什么?”

魏无羡不假思索:“看你好看。”

“……胡言乱语。”

“你确实好看,不要害羞。”魏无羡漫不经心地从蓝忘机外套口袋里拿出钥匙开门,他们住在阿尔贝大师一处闲置的宅邸,一栋漂亮的小洋房,只是花园久疏打理,杂草丛生。

蓝忘机打电话在附近的餐厅叫了晚餐,魏无羡盘腿歪在沙发上拿着蓝忘机的平板看视频,听蓝忘机在后面窸窸窣窣的收拾东西,忽然喊:“蓝湛。”

“嗯?”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国啊。”

“最后去意大利一趟看之前定的琴,之后就…”

魏无羡打断他:“那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收拾东西的声音停下了,魏无羡无端紧张起来,接着是拖鞋踩在绒毯上细微的脚步声,蓝忘机走到他面前,脸上看不出情绪:“你不跟我回去?”

“跟你回去做什么?真当我是你未婚夫啦?”魏无羡笑着抬头,“你不会以为我是在这里旅行吧。还是说你不清楚两年前都发生了什么事?”

这句话一出,气氛忽然凝滞,空气仿佛有实质重量,兜头倾压下来。

蓝忘机眉头一抽,压低声音:“魏婴,你难道要躲一辈子。”

魏无羡火起,脸上的笑瞬间褪去,一字一句的说:“就算是,又与你何干?”他把平板 往旁一丢,推开蓝忘机往里间走:“二少爷,我们现在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不要再浪费彼此时间了。”

蓝忘机一把抓住他手腕,沉声说:“两年前,你一走了之,金子轩回国质问金光善,两人大吵一架,金光善扬言要与金子轩断绝亲子关系。”

魏无羡一愣,猛地回头。

蓝忘机面无表情,双眼紧紧盯着魏无羡错愕的脸:“最后没有真断,但金光善冻结了金子轩所有经济来源,而当时金子轩的电影正处于最关键的阶段。

“江氏因为你的事已分身乏术,你姐姐也就没有和家里提这件事。”

魏无羡喃喃:“不,说了也没用……以金子轩为人,他不会接受江氏的援助。这件事为什么外界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也说了,以金子轩为人,他断不会和记者提及此事。”蓝忘机说完,施力将魏无羡拉到自己面前,两人挨得很近,近到气息交缠,近到视线失焦,那双浅色的眼睛像高温的火焰,然而又透露出悲伤的意味。

“你以为你一走了之一切就到此为止,谁也不欠…”他的声音像用力敲击低音琴键,沉闷的回响在胸腔,魏无羡以为他还要给出致命一击,蓝忘机却突然退开了。

“我失态了。”年轻的钢琴家低垂着眼睛轻声说,“抱歉。”

 

魏无羡说到这里,情绪难免有些低落,绵绵斟词酌句:“蓝先生当时的心情的确可以理解……说实话,当年您一声不响离开时,我也难过了很久。”

魏无羡摇头:“我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您可千万别和我道歉,那是我应当做的,并非是承过您人情的原因。”绵绵抬起一手,截住他接下来的话。

魏无羡笑道:“不,我可不会,也没打算,轻飘飘几个字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对,您现在给我独家专访,已是全力支持,我很承您的情。”绵绵笑道,“有时候是这样的,遇到问题时,我们会想要独力承担,将心爱的人隔绝在外,以为这是一种保护。殊不知于他们而言,我们要‘独力承担’这个想法本身,才是最大的伤害。”


 

=未完=


我也真的好想日更啊!!

这里换了好多转折的方法,写了ver1 ver2 ver3。虽然写出来也没好到哪去。。之后应该差不多能日更了


评论(31)
热度(733)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