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三)

(三)


————

现娱,私设和OOC都是我的。

本章有师姐……我觉得不是很刀,关键后面还是甜der!

————

 

 

发生了这样不大不小的口角,两人吃晚饭时气氛自然很奇怪。

魏无羡一直偷瞄蓝忘机,可惜后者脸上带不出什么表情。吃完饭一个抱着电脑一个抱着平板各做各的,晚上洗漱完洗完澡,尴尬的事来了。两个人自从在巴黎重逢起就一直睡一张床,魏无羡也没觉得什么不对,但吵了一架,就有点尴尬了。

魏无羡对坐在床边看资料的蓝忘机说:“要不,我去睡隔壁房间?”

蓝忘机抬头看他一眼,把电脑合上:“不必,我去。”

“别别别!”魏无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心虚,赶紧把人拦住,“我这不怕你尴尬么,你别当真啊。怎么还是跟小时候一样,不经逗。我们都睡床,好吧?”

 

第二天起来后,魏无羡跟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也不再提要走的事,被蓝忘机带着在维也纳玩了两天,然后是意大利,一周后才启程回国。

虽然魏无羡从未说明,蓝忘机却似乎十分了解他,没有通知任何人,径自把人带回了自己在S市的公寓,而非蓝家的主宅。

他们回家时已是深夜,这栋高层公寓将这座城市的繁华夜景尽收眼底,魏无羡自出生起就待在这个城市,此刻却忽然觉得它是如此的陌生,或者陌生的是他自己。他盘腿坐在落地窗前,问蓝忘机:“你家有酒吗?不对。忘记你滴酒不沾了。”

蓝忘机却回答:“有的。”

魏无羡还来不及惊讶,蓝忘机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递给他,竟然是他最喜欢的艾丁格。

“好学生,你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

“没有,我不喝酒。”

魏无羡连喝好几口,蜷起腿,枕在自己膝上,歪着头看蓝忘机,笑嘻嘻的:“你一个不喝酒的人怎么会在冰箱里放啤酒?日期还挺新。你也就骗骗别人,老实和你无羡哥哥交代呗。”

蓝忘机抿唇不语,魏无羡伸手撩了撩他垂到额前的碎发:“干嘛不说话?秘密?让我猜猜,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心上人要喝这个?”

结果蓝忘机飞快的抓住他手腕说了句,没错。

魏无羡愣住,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他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莫名的不适。他掩饰似的说蓝湛看在你这么实诚的份上我就问到这里了,接着开始胡扯,蓝忘机就默默听着,偶尔回应两句表示自己在听。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翻去,一会儿想这两年自己那些人究竟怎么样了,一会儿又想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跟蓝忘机回来了,半梦半醒间感到有人靠的很近,轻声叫他的名字。

他就在那好听的声音里睡着了。

时隔两年再回到这个城市,除去难免的一点伤怀和忐忑,他竟然没有太难过。

 

“说起来,您为什么突然转变主意,要跟蓝先生回国了?”

“听了蓝湛的话后,想知道是不是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近况,想看看我当初的选择到底对不对。”魏无羡无意识地把玩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这么说真矫情,一点都不像我。但可能我一直想回来,只是一直在害怕。”

“之后您是去联系江总了?”

“你真是高估我了,我哪敢。蓝湛有事,那几天我就自己去以前爱去的饮料店什么的逛了下,还顺便去了江氏的大楼……不过没碰到过江澄。

“说是要回来看看以前的朋友,一个都不敢联系,只去了师祖那里看温宁。”

“温宁看到您肯定很高兴。当年您把温宁送到抱山老师那里,想必也很费了一番心思。”

“师祖固执,但人还是很好的。她看我回来,也给温宁放了几天假,让他陪我到处走走。这之间他和我讲了很多事情…也问了让我措手不及的问题。他居然问我是不是回来准备复出。”

绵绵哑然,却又理解地微笑:“这点我能理解温宁,我们都觉得您不应该以那样的方式退场,太可惜了。”

“我说不啊,复什么出,我都不写歌了,以后就靠街头卖艺为生。……说是这么说,骗自己的,我还是想唱,只是知道希望渺茫,不想让自己太难过。可是看到别人对自己抱有期待,又无法回应的感觉,实在太难了。”魏无羡自嘲一笑,“对了,这两年间的事我还是之后连着我之前的情况说,不然也太乱了。我自己都理不清楚。”

 

温宁问完那一句,魏无羡接下来几天都没去找过他,一连几天都在家里待着,不出门,蓝忘机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过问,只是第三天突然说:“你想见你姐姐吗?”

魏无羡慢半拍才反应过来:“……师姐?”

当年他们——包括蓝忘机——由同一个钢琴老师启蒙,玩笑般叫过这个称呼,居然就一直延续下来。

“是,江师姐。”

魏无羡茫然看他,反射性的说了句“想”,说完又苦笑:“被你那么一说,我拿什么去见师姐?何况她这个时候应该和金子轩在美国吧。”

蓝忘机却拿过外套递给他:“穿衣服吧,我带你去见她。”

一直到会所门外,魏无羡都以为蓝忘机在胡说,但以这个人性格根本就不可能说谎,也不会开玩笑。他神思恍惚跟着蓝忘机上了楼,走到一个包间外,蓝忘机退后一步:“江师姐昨天才赶回来。我和她说过,你回来这件事,除了她以外没有人知道。”

他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去推门,浅色的眼睛静静看着魏无羡,直到后者在那平静的视线中汲取到某种勇气,逐渐镇定。

 

魏无羡打开门,江厌离独自一人坐在桌前,听到声音回头猛地站起来,下意识捂住嘴唇。

她除了看起来瘦了些,没什么变化,容貌依旧秀丽,眼神依然温柔,那双总是带着笑意的眼睛里现下正不断地涌出泪水——魏无羡知道他貌似柔弱的姐姐其实非常坚强,从小到大只在他面前哭过一次,也是非常隐忍节制的哭泣。

而她现在仿佛是控制不住似的,泪水如串联的珠子,喉咙里发出剧烈的抽泣声;即使泪水模糊双眼,她仍然一眨不眨地盯着魏无羡,仿佛害怕眨眼的瞬间她的弟弟就会再一次消失,只剩下逢年过节从不迟到的明信片。

魏无羡手足无措的僵立在那里,就像小时候那样,仍然是江厌离朝他走来,她比他矮了快一个头,却还是习惯性的环抱他,将他按低,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上。

她的呼唤颤得厉害,艰难地拼凑出两个叫了无数遍的音节:“阿羡!”

魏无羡张唇,甚至没能说出完整的字节,他才知道自己哭了。

 

等姐弟俩终于情绪平静的坐到桌前,才发现蓝忘机并未进来,不知何时他已经走了。魏无羡看自己的手机,不意外是对方发来的短信:“吃完和我说,我在附近。来接你。”

江厌离笑:“是忘机的短信吗?”

魏无羡放下手机,给江厌离倒饮料:“师姐最厉害了,这也猜得到。”

“因为你刚才笑了。”江厌离专心打量自己的弟弟,不等魏无羡回答就换了话题,“这两年过得好吗?”

“我其实很好…师姐,”魏无羡哑着声音说,“蓝湛和我说那个时候金子轩……”

江厌离举起一手,柔声说:“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抱歉就不必说了。我那时候一直很后悔,为什么没能多问两句,为什么没察觉到你情绪不对…”她说着眼圈又开始发红,魏无羡连忙劝道:“金子轩那时候很关键,我们都认为不该拿这种事烦你!我一开始也没想到会闹那么大,我自负了。”

江厌离勉强笑道:“别安慰我,阿羡,发生这样的事最难过的是你,我知道。和姐姐说说这两年的事吧,好不容易再见面,总不能就对着哭。”说着又笑,“多大的人了,刚才哭得和小孩子一样。”

在江厌离面前,魏无羡的确总是像小孩一样,有时是故意哄师姐开心,有时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撒娇。

他打起精神,眉飞色舞的给江厌离讲这两年间的流浪经历,刻意挑出有趣的逗江厌离笑,将不那么开心的都略去。他当年先飞香港,再从香港坐船到越南,在东南亚乱转了两个多月,买了去慕尼黑的机票,然后开始了在欧洲漫无目的的游荡。他卡上的钱勉强能支撑他的生活,也会在街头唱唱歌、在酒馆打打短工挣点外快,碰到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竟也不知不觉讲了三个小时。

江厌离将魏无羡半长的头发绕到耳后,柔声说:“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远不如你讲得这么有趣。但是你回来就好,阿羡,不要觉得自己亏欠我们,家人从不说亏欠。”

魏无羡想说点什么,江厌离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不催你,你可以自己慢慢想,姐姐会在国内待一段时间,不会告诉别人你回来了。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再一声不吭消失了。”

魏无羡点点头,由衷道:“谢谢你,师姐。”

“也不要谢我,”江厌离摇头,“不如谢忘机。”

 

那天晚上蓝忘机和魏无羡回家的路上,魏无羡一直在反复思索江厌离最后说的话。

 

“我一直觉得如果你回来,要么是你自己回来的,要么是他带你回来的。阿羡,这两年他一直在找你,他做了很多事,我想你都不知道。”

 

江厌离不说,魏无羡也知道从重逢到现在蓝忘机为他花费过的心力,多到他不敢轻易言谢,只怕谢谢二字太轻。而江厌离一说,魏无羡甚至难以想象蓝忘机究竟都做了什么,又是为什么原因、以什么心情去做这些事的了。

他扭过头,蓝忘机在专心开车,大约是神造物时太过偏心,倾尽心血打造了这样的艺术品。每一个线条的起落都令人感慨,浓密纤长的睫毛下浅色的双眼映着窗外连成一线的霓虹灯,如同揉碎满天星落在他眼里。

蓝忘机在红灯前停下,侧过头望过来,魏无羡张了张唇,只笑嘻嘻地说:“又要问我看什么,蓝二少爷?还是那句话,看你好看。”


 =未完=

剧情要开始飞奔了终于……

要是可以只写高潮多好啊!(做梦

评论(33)
热度(660)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