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五)

(五)

 

——

现娱,私设OOC都是我的。

预警,有双杰…刀……

——

 

魏无羡那天给新专录音,正好碰见金氏的金子勋在隔壁棚,一群人坐在外间翘着腿聊天。因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魏无羡就在门外多站了会儿,听懂了来龙去脉——原来金子勋是近来金氏花大价钱推的嫡系,因外形不够突出改走创作型路线,号称作词作曲一把好手,魏无羡听过DEMO,歌曲尚不成熟,但歌词灵动非常——但那都是假的,温宁当的枪手,听意思是以后他的一切作品都会署金子勋的名,金子勋唱多久,他就要做多久的嫁衣。

好巧不巧,在魏无羡刚出道的时候曾在酒局上欠下温宁和他姐姐一个天大的人情,当即勃然大怒,冲进去抓起金子勋衣领揍了一顿,然后一边播手机里的录音一边要挟他立刻带自己去找温宁。随后魏无羡不仅带走温宁,更带走了曾是温氏寄予厚望的经纪人、如今却是基层职员,还被人恶意呼来喝去的温情;接着直接把录音递交给蓝家集团旗下的媒体,断了金子勋的明星梦,也给予金氏一个沉重的打击。

之后温宁给魏无羡尚未填词的几首歌补上歌词,合力重新编曲,其中就有横扫亚洲地区榜单的《最后的话》;而温情则补上魏无羡一直空缺的经纪人一职,打点行程关系,游刃有余。三个月后,魏无羡新专问世,再次打破各类记录,创下无数话题,各家媒体预言魏无羡年底恐怕要大满贯——

 

“然后有人在微博登载了您疑似吸毒的造谣帖。”

魏无羡无所谓的笑笑:“后面的你就都知道了。”

“招数不算高明,却很奏效,在那之前本就有几个著名艺人被揭露吸毒,正是话题最敏感的时候。照片中您所在的那个酒吧也被证明是毒品贩售窝点,警方介入调查。即使后来警方公布您没有任何问题,并放出原监控录像以证清白,舆论影响却已经产生……”

“然后就是各种造谣了。无中生有的,捕风捉影的,断章取义的,似是而非的照片视频一摆,笔杆子一转……比如我打金子勋是因为耍大牌。”

绵绵深吸一口气:“还比如您签走温情是因为……私人原因,这一点对不成熟的粉丝来说是最大的打击。意图明显的水军,一些浑水摸鱼的无赖媒体……这个人太高杆了。”

 

任何一个娱乐圈内的从业人员都非常清楚这显然是有人操纵。可背后的人太了解舆论,巧妙地推动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各个方面都在最好的时机介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除去蓝氏旗下,各路主流媒体近乎一面倒地对魏无羡口诛笔伐;江氏虽然当机立断请了业界评价最高的公关公司介入运作,依然收效甚微。结果惨烈,新专巡演被迫延后,签下的专访、节目以及影视剧纷纷解约,部分电视台内部“封杀”,当时的江氏的传媒公司可说就靠这么一个魏无羡撑着,完全是腹背受敌,在洽谈的合同纷纷没了下文不说,股票也一度暴跌。

魏无羡没有同任何一个人商量,先是送温宁去自己已经退隐的师祖抱山老师那里继续学习,转头又把手头的积蓄全数捐给助学慈善基金,签署文件将几张专辑未来版税转给所属公司,发表无限期停止艺人活动的声明,就这样销声匿迹,一走了之。

在他之后,江澄收整残局,破而后立,放弃娱乐公司,转放策略重心;在这期间,蓝氏鼎力相助,再加上针对对象魏无羡的消失,江氏逐渐恢复元气。

 

绵绵思索片刻,谨慎评价:“江总对您的作为大发雷霆,也算是人之常情了。按您这么说,事情出来之后您并没有跟他商量,所有决定都是自己下的?”

“我和他谈不到一块儿去。”魏无羡揉揉眉心,并未说出确切原因。当时江澄想让他弃温情温宁以示对金氏的安抚,当时他们都知道这一切就算不是金氏起的头也肯定没少出力,但魏无羡不肯,光这个就吵了百八十回,有一次还动手打起来,差点把江澄的办公室拆掉。

“后来您没和他好好谈过就走了,这就纯粹火上加油了。哪怕您们意见有分歧,这样一走了之,也是实打实的激化矛盾,因为您把江总……”绵绵犹豫一下还是继续,“放在了最尴尬的位置。”

魏无羡扯扯嘴角:“绵绵真聪明。”所以我们直到现在关系都还处在恢复期。

 

“你多厉害,多伟大啊。”江澄死死抓着魏无羡的领子,“牺牲自己成全公司,我们都该对你的识大体感恩戴德!我再给你拿个锦旗给你挂在蓝二这金屋里,好不好啊?!”

魏无羡被勒得呼吸不顺,抓着他的手对板住江澄肩膀的蓝忘机使了个眼色让他先进去。两人僵持在门口,江澄显然没有“好好谈”的意思。

“我没有让你谢我,做了就是做了。”魏无羡咳了两声才说,“那是我想得出来的最好的办法。”

“你也知道是你想得出来的办法。你自己想得出来什么!你想没想过和我们商量,啊?!”

“那你告诉我还有什么办法比这更快更有效?!”魏无羡气头上来,冲他回吼,“人家摆明了是冲着我来的!你说一个看看?!”

“那又为什么冲着你来?”说到这里江澄忽然冷静了点,嘲讽道:“你果然一辈子都不会承认错误,哈。”

“关于这件事,我们两年前已经吵得足够多了。”

“的确,太多了。”江澄冷笑,“我不该浪费那么多时间,我们永远达不成共识。今天来这么一趟,不过是让我更了解这个事实。”

他收回手退后一步,将自己衣服上的皱褶抚平,恢复一贯的冷淡中带着讽意的神情,指了指地上的文件袋:“照片送你,拿去裱起来吧,这个不长眼的狗仔我也给过教训了,不必担心你的蓝二前途有损。”

魏无羡表情复杂地看他,江澄转身开门:“我不知道你回来是做什么的,要不是碰巧有人多长心眼把东西送到手上,我连你的死活都不想管。”

“和你的蓝二慢慢同居吧。”

门被用力摔上,魏无羡蹲下身把照片捡起来:“江晚吟还是这臭脾气,哈哈。”他不回头也知道蓝忘机走了过来。

蓝忘机也蹲下和他一起收拾照片,两个人的手指不经意碰到一起,蓝忘机顺势握住他的手。

魏无羡一愣,笑着说:“我没事,蓝湛。我早就知道我不可能跟他好好说话了。要说吵架,两年前你不知道我们吵得多吓人,还打,他的办公室直接打到要重新装修。”

蓝忘机低声说:“这照片虽然针对的是我,但也足够看清楚你的脸了。”

“我知道,”魏无羡有些怅然,“姐姐肯定没有告诉他我回来了。我们吵得那么凶,他也一句都不提金子轩当时的事……”他自嘲,“我真是一天都没当好这个师兄,但愿回去姐姐能稍微劝劝他,他一生起气来周围的人都不好过。”

“你现在回来了。”

魏无羡转头,正碰上他专注视线,挨得太近,足够看到自己的倒影。

“蓝湛,你可别随便这么看人。”魏无羡半真半假的说,“太有杀伤力了。”

蓝忘机脸上迅速闪过一丝类似于难过的情绪,不待魏无羡分辨,就已经拿着文件夹站了起来:“我有个东西给你;不,是还你。”

魏无羡在他后面悄悄长吁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跟着他进了书房:“什么东西?我都不记得我有借过你什么,倒是我从小就抢了你不少好东西。”也亏得他好意思说。

 

蓝忘机的书房极简单,一张白色的电脑桌正对着门,巨大的书架紧挨着布满四面墙壁,一切都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甚至很难看出使用的痕迹。他把文件袋放在书桌一角,弯身从电脑桌最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魏无羡一眼看到那熟悉的封面,吃惊地把手拿下来,愣愣地说:“这个该不会是……”

蓝忘机将笔记本递给他:“是你的,你没带走它。”

魏无羡接过,这本笔记本是定制的,皮质封面上有魏无羡的姓名缩写,内页是一半空五线谱一半横格,纸面已经泛黄,这正是魏无羡当年用来记录突如其来的灵感的本子。厚厚的本子写了差不多二分之一,有自己乱七八糟涂涂改改的曲谱和批注,已经被改好发行的都被折起一角,而那些没有被折起的,则有人贴了便利贴,上面都是与魏无羡龙飞凤舞的草书截然不同的隽秀字迹。

这从小就被用来羞辱所有同龄公子哥儿的字迹,魏无羡再熟悉不过了。

“只是我的一些想法。”蓝忘机低沉的声音那么平淡,仿佛他做的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毕竟我对流行乐不算了解,在作曲上也并不精通。”

魏无羡草草看了几张,音乐总是共通的,了解音符的人能敏锐地捉住不和谐因子,更何况是到了蓝忘机这个程度的钢琴家。

他缓缓合上本子抬头迎上蓝忘机的视线。他浅色的眼睛总是这样平静而专注,表面下或许还有不为人探知的深海,不论如何,被这样一双眼睛凝视时,没有人可以无动于衷。

魏无羡笑了起来,眉眼飞扬,是他从前意气风发的笑:“你不是问我还要不要继续唱吗?我好像没理由不继续了。”

蓝忘机看着他微微一笑。那笑容很浅,却像初春的暖风拂过,第一朵花在枝头缓缓舒展开花瓣。

魏无羡听到自己的如鼓心跳,仿佛有一只手探出来把跳动的心拧紧了,一阵阵抽动。

他在心里说:糟糕,我好像弯了。


=未完=

狂喜乱舞.jpg

要恋爱啦!!恋爱啦!!

我为什么要搞那么多设定,直接恋爱多好啊!谢谢不离不弃陪我叽歪这么久的小天使(x

评论(42)
热度(673)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