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六)

(六)

 

 

绵绵双眼发亮:“然后呢?您立刻表白了吗?”

“当然没有啊!”魏无羡支着下巴,笑嘻嘻地看绵绵露出失望表情,“我当时以为他有喜欢的人,我回国第一天他自己承认的啊。”

“……恕我直言,”绵绵斟酌言辞,“蓝先生这样的表现,正…大多数人都猜得出来他喜欢的是谁吧?”

“换成个女生我当然看得出来,男生么,哪想得到那么多。我还纳闷自己好好的怎么就弯了呢。”

绵绵一阵无语,干脆继续话题:“既然您决定要复出,想必很多事情要准备,当时一下子变得很忙吧?”

“那段时间没有,我就专心写歌。因为没两天我们就去碰了金前辈电影的事情。”

 

依旧是与江厌离见面的那家私人会所,魏无羡才知道会所就是蓝家的产业。宽敞的包间内摆着古色古香的红木桌椅,对面一个容貌俊秀,眼神灵动的年轻男人微笑着打量魏无羡:“小天王,神交已久,总算见面了。”

魏无羡哪怕消息再闭塞,也不可能认不出影帝金光瑶——当年给予温氏决定性打击的孟瑶,转签金氏旗下金鳞传媒后改艺名为金光瑶——于是客气地叫了一声金前辈。

而蓝忘机的大哥坐在金光瑶身边,江家蓝家世交,蓝曦臣也可以说是从小看着魏无羡他们几个长大的,魏无羡又忙和他打招呼。对面两个人都是爱笑,笑起来如春风拂面的,一顿饭下来魏无羡都觉得被晃得眼花。

吃完饭,蓝曦臣看了一眼不怎么说话,专心吃饭兼给魏无羡夹菜的自家弟弟,无奈说:“既然饭吃完了,我们谈正事吧。”

金光瑶从善如流,开始向魏无羡介绍他的新电影。名导演沈清秋,金牌编剧柳溟烟,主演金光瑶和导演新捧的女新人宁婴婴,男二是最近风头正劲的洛冰河,暑期黄金档,武侠,当之无愧的豪华阵容,是一经开机就广受关注的作品。电影已经杀青,宣传曲已然问世,主题曲却没有着落——挑剔的导演想启用能带来“爆炸感”和“新鲜感”的声音,至今收到的无数demo都被他无情打回,面上说作品很好感觉不对,私下吐槽这年头的歌手怎么都油里油气。

魏无羡很诚实:“我不能算新声音吧?”

金光瑶更诚实:“恕我直言,两年足够你变成《怀旧经典》选集内容了;从某种层面上讲,你是新的。”

蓝曦臣看金光瑶一眼,嘴角微弯。

金光瑶继续说:“因为已经拖到现在,沈导打算主题曲直接搞噱头,电影上映之前主题曲都会被列为机密,上映之后才会和电影一同披露。所以,无羡你也不必担心自己的复出曝光会引起负面反应。”

蓝曦臣补充:“关于这个,不如最后的STAFF表也不要放无羡的名字,这样如何?”

金光瑶点头:“看来他的复出企划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定好大概方向,具体还要看这部电影能不能拿下来。忘机和我说过之后我就调了公关公司那边精英小组过来。”

魏无羡看旁边,蓝忘机在低头给他剥虾壳,一脸平静,虾仁被整整齐齐摆在魏无羡的盘子里。

金光瑶沉吟片刻:“我和沈导商量下,应该可以。无羡,你的时间很有限,而且我只能让沈导听你的歌,不能保证他愿意用——我并非怀疑你的实力,但这话我还是要点到,请你见谅。”

魏无羡点头:“多谢,我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的。”

蓝曦臣又看一眼蓝忘机:“我也相信你不会;忘机看中的人,我有信心。”

魏无羡觉得这个话太暧昧,下意识看了眼蓝忘机才说:“谢谢蓝大哥。”

四人闲聊一会儿就散了,临走时蓝曦臣将外套挽在臂弯里,冲魏无羡一笑:“无羡有空一定要来家里玩儿。林姨前两天还在说怪想你的,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魏无羡汗颜,他小时候皮,哪次去蓝家玩儿不折腾点什么,蓝家的保姆林姨每次都特别好脾气的收拾,从不生气,还从包里给他拿糖吃。现在想起来自己太对不起人家了,连忙说:“一定一定,等写完这个曲子就去。”

蓝曦臣颇有深意地说:“忘机一定有很多东西想给你看。那就下次再见,等你来玩。”

 

各自离开,魏无羡缠着蓝忘机问:“蓝湛,蓝大哥说的是什么?你藏了什么?我小时候看你房间只有书和琴谱啊,你后来悄悄装了什么,还想给我看?”

蓝忘机抿紧嘴唇不回答,仔细看却能发现他耳尖有点红。

魏无羡来了兴致,胡乱猜了几个,才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不会是……毛片吧?哈哈哈哈哈哈!”他边说脑内边出现一本正经的少年蓝湛,正襟危坐在沙发上,房间里那个巨大的电视在播A片,蓝湛边看边写笔记,于是把自己逗乐了。

蓝忘机耳朵更红,低喝道:“胡闹!”

魏无羡笑得气都喘不过来:“嗳,大家都是男人,看毛片有什么啊?干嘛做出这么副样子?你看没看过啊?”

蓝忘机从后视镜里看他眉飞色舞的脸,又不说话了。

魏无羡却猜出来了:“看过?哎哟,还真看过啊?!说说是谁的?苍老师的?还是兰兰的?”

“我不知道。”蓝忘机低声说,“你给我看的。”

魏无羡惊讶:“我以前还给你看过毛片?”他想了半天,总算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初中的时候他去蓝忘机家玩说要看电影,趁着蓝忘机去倒水把蓝忘机的DVD盒里的碟子换了,等他回来又一本正经的指名要看什么什么,于是一拿出来,画面就是赤条条两个人,家庭影院的影响环绕播出“啊”“嗯嗯”“一库”。

魏无羡讪讪摸了摸自己鼻子:“想起来了。我是不是还诬赖是你藏的来的?”

蓝忘机瞥他,意思是“知道就好”。

魏无羡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很坏,现在回想起那个时候小蓝湛气得通红的脸,愧疚感立马就被甩到九霄云外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找的公关什么的?我一点都不知道。”

“我也不了解这些,只是觉得肯定会需要,就和大哥问了下。你专心写歌就可以了。”

“让温情也来可以吗?我想她回来做我经纪人,她现在在一家小公司做文职。”

“可以。”

“刚才不方便说,我就没问;我这次复出,金家……金前辈哪怕是影帝,也不能和自己的公司硬抗吧。”

“前段时间金光善突然重病,现在在疗养,金光瑶现在是金氏实际上的掌权人。这次主题曲的事情也是他主动和大哥提起的,不需担心。”

“他为什么能管事?真像外面传的,他是金光善的私生子?”

“背后不可语人是非。”

魏无羡心想哦那就是了,随即不再问这个,换了话题继续说。

聊天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车在一处街边停下,魏无羡问:“不还没到家吗?”

“你不饿?”蓝忘机反问他,“刚才吃那么少。”

 

街对面正是魏无羡平时很爱点外卖的一家大排档,主打小龙虾之类的江湖菜,蓝家会所主打淮扬菜系,辅以粤菜,魏无羡嗜辣,刚才确实食不知味。

魏无羡往前一扑,双手环住蓝忘机肩膀,整个人靠在他背上,蓝忘机被他扑得一个踉跄,却也只是默默站稳了,不轻不重说句:“过马路,别闹。”

这条街上都是夜宵店,晚上是最热闹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这两个外形出众的年轻人,女孩子更是不禁捂着嘴指着这边露出兴奋神色。

蓝忘机拉开大排档的塑料椅子坐下,他和周围的背景、嘈杂的人群格格不入,却理所应当般坐在那里,也不说让魏无羡点了带走,垂眼专心致志地看那张稍嫌油腻的塑封菜单。

魏无羡撑着下巴看他,蓝忘机抬眼:“怎么了?”他见魏无羡嘴角一扬,就接着补充,“说我好看就不必了。”

“哪有人嫌弃别人夸自己多的?我就爱听别人夸我,再多都不腻,而且别人也确实夸得多。就你从小对我摆臭脸,一句好听的都没说过。你是不是心里特别嫌弃我啊?”

“我没有。”蓝忘机答得很快,像是在考虑要不要顺势夸一下魏无羡,又实在没有说过这种话,半天才憋出一句,“你的歌…确实好听。”

魏无羡笑得不行。等菜上上来,他边剥小龙虾边欣赏蓝忘机戴了三层手套微皱着眉一脸严肃地研究小龙虾的表情,更是笑得打翻骨碟,一堆壳散了满裤子。

 

之后的时间都是闷头作曲,江澄把他公寓的钥匙找人拿了过来,估计是江厌离劝说见效;魏无羡发了个短信给江澄说谢谢啊江晚吟回头请你吃饭,理所当然地收到个“就你?请得起什么?”,然后把他原来公寓的键盘什么的通通搬过来放蓝忘机书房里。

他写起歌来不管不顾,纸满地散,人经常就躺在地板上叼着笔杆望天,有灵感了就一下子翻起来,把蓝忘机原本井井有条的书房搞得乱七八糟。蓝忘机既不说,也不动,只是固定在饭点把魏无羡拽出去吃东西;有时候魏无羡却把蓝忘机拽过去给他听刚写好的,而且魏无羡是需要几首歌同时写才会有灵感的人,虽说当务之急是给电影谱曲,卡壳了就要换别的,于是两个人边讨论边改一下就过去一两个小时,最后只能出去吃夜宵。

蓝忘机很反对这样:“不按时吃饭很伤身体。”然后不管魏无羡怎么耍赖都冷酷无情的拒绝他的讨论邀请,坚持吃过饭再说。

曲子谱得差不多,魏无羡把温宁叫过来编曲填词,温宁第一次见蓝忘机的时候紧张到摔了一跤,蓝忘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魏无羡毫不留情地再旁边笑了个够。两个人天天朝九晚五折腾一周多,终于完成。

 

DEMO由金光瑶转交沈导,魏无羡虽说对自己信心满满,还是难免有点忐忑,那天蓝忘机有个本地的交响乐团的练习要指导,他跟着去了,坐在演奏厅一角心不在焉地看蓝忘机穿着合身的银灰西装,面色专注地和指挥说着什么;有人在调试灯光,光束明明框住了两个人,却像只打在他身上。

魏无羡抱着腿坐在椅子上,歪着头枕着自己膝盖看蓝忘机,忽然伸出两只手比了个框,把那个人框在里面,嘴里喃喃:“一,二,三,茄子!”

当然蓝忘机是不会说茄子的。

 

交响乐于他而言实在不是什么提神的东西,乐团一开始练习他就昏昏欲睡,快睡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号码显示是金光瑶。

魏无羡再把手机放下的时候,一下子站起来望向蓝忘机,两人明明隔得很远,演奏厅后排的灯也没打开,他们的视线还是第一时间相遇。

他夸张的做“通过了”的口型,然后看到蓝忘机隔着一整个演奏厅,隔着正到乐章高潮的黑压压的乐团,隔着光影的交界线,对着他点了点头。


 

=未完=

还是恋爱爽!

评论(43)
热度(713)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