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七)

(七)

 

 

Demo被采用,魏无羡就正儿八经的忙起来了。歌要正式灌录,流程更复杂,需要的工作人员也更多;为求保密,又不能退而求其次去别的地方找二线,在金光瑶的建议下,蓝曦臣干脆托人在日本那边找了工作室。于是魏无羡和温宁还有跟着去帮忙处理杂务的温情一行去了日本,蓝忘机有事走不开,没跟着去。

魏无羡从在巴黎被蓝忘机“捡”回来之后,就没和蓝忘机分开超过二十四小时过。他刚下飞机还没什么实感,兴致勃勃拿出温情提前在国内准备好的手机给蓝忘机发微信,一张只有半张脸的自拍,后面是机场的如织人群,说:“蓝湛我到了!”

蓝忘机竟然秒回了个“嗯”,又接句“那就好”。

魏无羡又问你在干嘛,两个人来来往往聊了几句,蓝忘机就说休息时间结束,他要继续看排练。魏无羡说好好好大师快去,然后使劲把微信往上翻,这个微信号是他回国才注册的,和蓝忘机根本就没多少聊天记录——他们成天在一块儿,确实不需要用聊天软件,大多都是两个人互相问“在家吗?”“有想吃的吗?”或者“今晚有事,不回来吃饭”,没有任何多余的内容。

他正看着,温情忽然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魏无羡抬头正对上她嫌弃的表情:“……别傻笑了,接我们的人来了。”

 

第一天没有马上开始工作,去那边转了一圈,和工作人员简单碰了一下,晚上日本这边接待的人做东请大家吃了个饭。直到晚上在比起国内不够宽敞却足够舒适的酒店房间住下的时候,魏无羡才意识到今天是真的没人陪着睡了。

魏无羡打开手机,中国比日本晚一小时,蓝忘机应该现在在练琴。他正在想要说什么,对话窗口里却跳出一句话“回酒店了?”。

这种心有灵犀般的巧合令魏无羡忍不住把头埋在枕头里笑了会儿。他趴在床上翘着脚开始打字说刚回,又噼里啪啦打出怎么了是不是哥哥不在特别想我啊一个人在家寂寞了?

自从意识到自己喜欢对方,魏无羡就很喜欢抓紧一切机会占嘴上便宜。他弯着嘴角等那边回复,半天没动静,忽然窗口跳出一句,“是”。

魏无羡心如擂鼓,他知道这话是他钓着蓝忘机说的,蓝忘机的意思也许没有他想要的那一层,但依然足够他兴奋、雀跃与窃喜,在分开的第一个夜晚,让他有个好心情进入梦乡。

 

一正式开始工作,魏无羡就么那么多时间想些有的没的了。除去他自己要重新录音,伴奏、和声也要全部重制,魏无羡习惯亲力亲为,每个环节都要自己把关,有什么问题还有和温宁坐下来再改,工作室那边的人也对他的严谨认真非常尊敬,只是苦了在旁边当翻译的温情。

“魏少,”温情觉得自己嗓子都要说哑了,“你能不能像你们蓝二少爷那样说话简洁一点?同样的意思日语至少比中文长一半你知道吗。”

好在录音时间都是签定了的,也不存在加班的问题,每天出来之后还能在外面吃个饭逛逛街什么的。魏无羡和温情都不是第一次来日本,蓝曦臣这边又有安排助理,晚上的安排倒也丰富。

 

这天魏无羡唱完歌累得慌,只想回去躺着,挥挥手让温情和温宁跟着助理去玩儿了,自己先回酒店。

他到房间先把电视打开——听不懂也要房间有点声音,显得不那么空,坐下来发了会儿呆,这才拖着身体去洗澡。泡完澡出来,手机上有好几条未读信息提醒,魏无羡划开屏幕,是蓝忘机给他拍了乐团演出的照片,一板一眼的说今天演出效果不错,首席小提琴有个小失误,好在指挥反应快。

魏无羡勾着嘴角回了句我们蓝湛盯了这么久效果必须好啊。

蓝忘机认认真真的回他,大家都很努力。

魏无羡看着屏幕上那六个字呆了一会儿,忽然很慢很慢的打字说:我想给你打电话,可以吗?

蓝忘机回答还不到一秒钟,“好”。

魏无羡狡猾地按了视频通话,不一会儿接通了,屏幕上是一排琴键,接着镜头调到前置,是蓝忘机的脸。光线偏黄,前置摄像头像素又偏低,加上网络的延迟,从屏幕里看到的蓝忘机美得有点假,就像是游戏里的CG人物。

蓝忘机眼神一闪:“你刚洗完澡?”

魏无羡这才想起自己还没穿衣服。他笑嘻嘻地把镜头拉远一点:“是啊。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身材特别好?”

蓝忘机抿着嘴避开视线。

“哈哈哈不逗你了,开个玩笑别这么委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你在练琴?”

“嗯。”

“那你继续练呗。”

“……”

“你不高兴什么?别挂别挂,你把手机找个地方架着,我看你练。几天没听你练琴了,怪想的。”

于是屏幕里画面晃动,手机大约是被架在曲谱边,魏无羡边擦头发边在床上坐下来,心想不愧是蓝湛,从这个……鼻孔角度,看起来也还是那么好看。

不消片刻,手机的那一段传出流畅悠扬的琴声,难免有一点电磁杂音,却依然穿越一整片海的距离,泉水般流淌在这异国的夜里。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低垂眼睫弹琴的专注神情,无声的比划了个口型。

 

绵绵的眼睛已经不能单纯用“发亮”来形容了,如果要魏无羡形容,她那兴奋的眼神像是齐齐一排摄影灯,照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绵绵说:“太浪漫了,实在是太浪漫了!”

魏无羡悠悠地:“羡慕吗?”

“不羡慕。”绵绵迅速回答,“羡慕不来的。”

“……你也没以前好玩儿了。”魏无羡耿耿于怀她不上圈套,调整了下坐姿说,“反正之后我们就每天晚上都视频电话,聊聊天,他给我弹琴。”

绵绵露出复杂的表情:“我突然发现,您也是挺套路的……这种事开始第一次,后面人家就没立场说不了……”

“我们当时根本就是两情相悦好不好?我只是不知道而已。再说了,谈套路,蓝湛在巴黎直接拐人不套路吗?”

“蓝先生是有苦衷。”

“……你们这些人,不就是看他长得好看,都以为是我拐他。”

“您也很帅呀。”绵绵由衷地赞美,“就是帅得不够正经。”

魏无羡拒绝继续这个话题,绵绵又问:“说起来,您当时到底怎么想的?在发现自己喜欢蓝先生,又以为蓝先生另有喜欢的人的前提下。”

“这个啊。我在日本还和温情他们专门谈过……正经讲来,我没有喜欢过别人,也没有想那么多。我也希望他能喜欢我,但当时更多的只是占占便宜,听他弹琴,和他一起生活,能多点这样的时间就好了,能一直这样最好。我也没想过去问他喜欢的人的事,他需要的话他会说的吧。反正我就觉得,有个人能让我这么喜欢都是很难的事了,我又和他天天呆一块儿,我还要苛求什么呢?”

 

他们快离开日本的前一晚,他也是这么对温情说的。

当时几个人买了啤酒宵夜回酒店吃,喝过几轮酒,温情开门见山的问他和蓝忘机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完这一番话后,温情摩挲手中冰凉的啤酒罐许久:“你都没想过争取?”

“我不想想那么多,温情,至少现在不想。”魏无羡看着她,“蓝湛那么好一个人,我不想在没有把握的时候让他为难。”

“你这个人。”温情嗤笑,将手中的酒罐和魏无羡的碰了一下,“敬单恋。”

温宁也把酒罐碰了一下,诚恳地说:“我相信魏少不会以单恋结束的。”

魏无羡笑了:“承你吉言。”

 

“然后第二天我就承温宁吉言了。”

“……这也行?”

“我们录音结束回国,提前就和蓝湛说好了要回他家主宅吃饭。一下飞机他就来接我。你别说,我那个时候看到蓝湛真挺激动的……吃饭的时候还挺热闹,我们俩,蓝大哥,林姨,连蓝启仁老师都来了,就是我们的钢琴启蒙老师…他又把我说了一顿,还说我没长进。吃完饭之后送走他,我们又聊了会儿天,我就趁着蓝湛去洗手间,溜到他房间去……你别拿这个眼神看我啊。

“然后我就看到蓝大哥说他要和我分享的东西了,找都不用找。就在他房间原来放DVD的橱柜里,我想看不到都难……”

 

蓝忘机房间里有一套家庭影院,给他平时看演奏会和电影用。电视旁边搁了一个玻璃门的橱柜,原来整整齐齐的叠着DVD盒,从外面能把名字看得清清楚楚,魏无羡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专辑。

是的,他自己的专辑——先行版,通常版,EP,还有巡回演唱会的DVD,同一张专辑都有两到三张不等,按照时间顺序码在柜子的第一层。

蓝忘机匆忙赶回房间的时候,魏无羡就站在柜子前翻看自己的专辑。

魏无羡缓缓侧过头,却从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的盒子里抽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朝着蓝忘机晃了晃。那是一张订婚协议书,上面既有蓝忘机的俊秀字迹,也有魏无羡自己的潦草签名。其实这样一份协议书在国内并不具有法律效应,但他并不记得自己有签过这样一份协议。

“我都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了…”魏无羡慢慢说,嘴角不受控制地翘了起来,“首先,这份协议我是什么时候签的啊?小时候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未完=

拜锦鲤小温宁

评论-27 热度-1060

评论(27)

热度(1060)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