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再遇见 (九) (END)

(九)


——

现娱设定。

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结局,才有了这个故事。

——


 

“虽然是从您这里听故事,我却忍不住感慨一声蓝先生多年心意,终于修成正果。”绵绵轻声说,“现在许多人都用喜欢的借口感动自己、要挟他人,反观蓝先生,如果不是您自己发现的话,会对自己做过的事只字不提吧……也难怪您喜欢他。”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喜欢一个人,也没想过这个人会是蓝湛。但我抱着他的那个时候,又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如果我要这么喜欢一个人,那这个人应该就是蓝湛。”

魏无羡很少说这么感性的话,对蓝湛表白是一回事,对一个人外人述说这些情感是另一回事,他掩饰似的摸了摸鼻子才继续:“其实刚刚知道的时候,我也思考过自己为什么喜欢他,……”他实在是讲不下去,端起杯子靠在唇边停了片刻。

绵绵没有催促,理解地别开视线。

 

魏无羡有想过是不是因为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是蓝忘机来到他身边陪他跨过那道曾经令他一败涂地狼狈出逃的坎的。这个猜想不过诞生一秒就被否定,因为换任何一个人来,都做不到后面的事。

他不喜欢表露自己的难处,向他人自揭伤疤;也不喜欢被别人用同情的眼光注视,会让他觉得自己无能。他从未对任何一个人详谈过这两年间的感受,哪怕是酒吧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人永远无法理解另一个人的痛苦,只有自身能够承载冰冻粉碎它,任何安慰与同情都不过一片轻羽飘坠海面。

蓝忘机从不会自诩理解他的痛苦,自重逢以来对这两年一字不问,也不说任何安慰,但他的陪伴他的眼神他拥抱自己时急促的心跳和轻颤的呼吸都在述说,当自己感到痛苦时,他也在难过。他默默做好所有能为自己做的事,站在一步之外的地方,看着魏无羡再一次迈出脚步。

是这样好的蓝湛啊。

 

“怎么可能不喜欢。”魏无羡嘴唇抵着杯边嘟囔,接着放下杯子弯起眼睛,“想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原因不喜欢他,这就是我喜欢我们蓝二哥哥的原因吧。”

绵绵轻笑:“您倒是情话信手拈来,考虑写本恋爱指南么?一定大卖。”

“那就不用了,毕竟我的套路不是谁都能走的。你接下来还要听吗?其实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吧。”

“善始善终,还是劳烦您讲完吧——”她侧头冲着摄影师眨眨眼,“帮我们和服务生再续一壶茶好么?”

 

魏无羡和蓝忘机确定关系之后也并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温存——他要赶在电影上映之后出一张EP,主题曲的MV要补拍,每天从早忙到晚,三不五时得到外地待上两天。但刚恋爱的人,一阵风吹过都能被他闻出甜味,忙到没时间喝水也要抓过手机争分夺秒回信息,整个人随时随地接着电源,二十小时的连轴转都打不落长在他脸上的笑。

“好好一个人,”温情不齿,“谈个恋爱就傻了。”

 

两个半月后电影上映,许多在片尾曲前奏响起就准备离开的观众在第一句男声出现后停住脚步,回头望向屏幕上冗长的职员表。据说有女生听完整首曲子后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说我就知道他会回来。有人在微博上评论,光是凭这首歌我都愿意坐回去再看一次电影,这种说法稍嫌夸张,却意外地有不少人附和。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除了歌名没有给出任何信息的主题曲到底是谁的手笔,很快就有人贴出魏无羡从前的歌做比较——只是这首歌和魏无羡以往的风格大相径庭,仿佛蓄谋已久的熔浆来势汹汹喷薄而出,近乎霸道地侵蚀人的感官,哪怕所有人都听得出是一个音色,也无法达成共识。

魏无羡的主题曲,意料之中地引爆话题。

 

剧组人员在沈导的敲打下,不管记者怎样穷追猛打都一言不发,沈清秋还打电话和金光瑶抱怨甩了好大一个麻烦过来,金光瑶边安抚边腹诽这个主意不是你起的头?

半个月后话题炒到足够高时,MV无声无息在网上发布,迅速被眼尖的网友翻出来转到各大平台,纷纷尖叫:“真的是魏无羡!”“他回来了!”“比以前还要帅……”也有人茫然不解地跟帖:“魏无羡?谁啊?”

这首MV三天飙出同期MV一个月的点击量,牢牢占据各大视频网站榜首,点击数后面的数字高得吓人,同时也激起了一片质疑:这样负面新闻缠身的人是否有资格复出当歌手。

蓝家的团队只是密切关注,并不作出任何台面上台面下的回应。

 

又半个月,在网上大家吵得累了,话题热度稍有减退的时候,魏无羡的数字EP发行。包括这首主题曲在内一共三首,每一首都与前一首的风格天差地别,甚至连魏无羡的唱法也各有差异,不变的只有他独特的音色与STAFF的名字。

从这个时候开始,团队终于积极介入。发通稿、买新闻,邀请有影响的自媒体发声;再则,魏无羡在当年的事件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靶子,也有不少大V自愿站出来为他说话;加之与金家关系密切的地方电视台朝魏无羡抛出橄榄枝,尽管后者没接,也足够有心人看出已经易主的金家的态度。

更关键的是,魏无羡阔别两年半复出,音乐质量已经今非昔比。过去的魏无羡虽然也惊才绝艳、受人追捧,还是脱离不了卖弄才气的青涩;而这一次,他的歌更沉、更稳、更有厚度,有个爱以武侠做比较的乐评人评价:“从前小天王的歌是疾风骤雨却屡有破绽的剑招,现在是和风细雨里探出的决胜剑,它来得坦荡,不走偏锋,不行诡招,而你就是避不开这摧心的一剑。”

至此负面评论虽层出不穷,舆论大势却趋于稳定,而魏无羡复出演唱会的重磅炸弹,就在这个最微妙的时间点抛出。

 

复出演唱会《再遇见》,只一场,揭露魏无羡同名新专的十一首歌,部分两年前的歌也会以串烧形式重现。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种演唱会在国内并无先例,魏无羡的名字再度占据热搜榜首。而魏无羡自MV公布被人猜出身份以来,拒绝了所有采访和节目邀请,像是铁了心要把正式露面留给复出演唱会那一天。

门票发售那天温情他们团队的人还有魏无羡几个在新租的办公室待着,蓝忘机抓着魏无羡的手站在挤在电脑跟前的人们身后,其他人默契地当做没看见。

魏无羡笑嘻嘻地:“你别说,我还有点小紧张。”

蓝忘机用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

魏无羡看所有人都在专心的等着电脑上的时间倒数,飞快地拉起蓝忘机的手在嘴边亲了一下,冲他眨眨眼:“卖不出去的话,你以后就要养我了。”

蓝忘机的眼神柔和下来,他张开双唇,然而小声的话像水珠淹没在工作人员紧张的尖叫声里:“到八点了!”“开始了!”“让人开后台!”

魏无羡咬着嘴唇转回头,拉着蓝忘机走了两步扒开人凑到电脑跟前。

 

演唱会选在了S市一个规模偏小的场馆,容纳人数相比魏无羡以前的演唱会惯用的场馆少了三分之一还多,然而情形不比当年,哪怕这个团队是蓝家最擅长做公关宣传的精锐,也已经一手准备了Plan B。

“数字跳了……走得好快!”

“网站那边说他们后台差点爆掉,在调人预备维护!”

“三千张……!”

“五千六,六千!!”

“……一万!!”

 

魏无羡不知道这算不算某种程度上的奇迹。

两年前因负面新闻被迫退圈的歌手,阔别两年再度归来,在专辑都没有发行的情况下,复出演唱会的一万一千六百张门票四十三分钟售罄。

在紧张了将近半年,抱在一起又笑又跳的人群中,一语不发的蓝忘机和魏无羡像是与周围的画面都隔开了无形的屏障。

最痛苦的濒临崩溃的熬不过去的,孤寂的难捱的一个人的日子如瀑布飞泻而下,汇进记忆的河,转瞬就流出很远,远得像一个漫长的梦。

蓝忘机微微低头,专注地看他,浅色的眼睛里光影漾动不息:“魏婴,恭喜。”

——或者与身边的这个人再遇见以后所经历的一切,才是一个梦。

 

“其实讲到这里已经完了,演唱会你也在现场不是吗。…我想起来了,还有一个。”魏无羡说,“温情在演唱会前一周就在一个匿名论坛发现有部分人买演唱会的票是为了闹事。”

“提前就知道?有相应的措施吗?”

“没有。”魏无羡笑着说,“哪怕为了闹事,人家也是支持了我的票的啊。难道真的要查随身物品?何必那么麻烦。这个我还跟温情吵过,她坚持要加强安保,我说就随机应变吧,最后我说要不我们让蓝湛来决定……”

绵绵不齿:“蓝先生还不是听你的?”

“温情要是像你这样不上套,我可能还要跟她吵几天吧。”

“她大概以为蓝湛不会想您出任何闪失。”

“结果就是蓝湛说依我的,他信我。不过还是有增加安保人员数量,温情担心场面失控。”

“最后也的确还好。”绵绵关掉录音笔,“他们开始喝倒彩的时候我有担心过,好在内场的粉丝实在太给力了。竟然自发组织了带小型喇叭,不回应、不理睬,就光靠音量把那群人压下去…”

“确实,没有他们这么给力我也不能那么快把场面控制下来。”魏无羡歪着头回忆片刻,“不过最给面子的是,那群人在最后居然很安静……就算是闹事的,也还是挺有素质的。”

绵绵笑了一声:“至少一半人是因为周围分区的粉丝已经摆出一副随时撕人的架势了,。”她抬眼正打算说了点什么,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您知道吗?那天晚上的庆功宴,我有幸让蓝先生回答了我一个问题。”

“什么?”

“我问他‘在您眼里的无羡哥是什么样子的?’”

魏无羡立刻坐正身子来了兴趣:“他怎么答的?你怎么从来没提过?”

“因为我答应他不会写进报道里,也不会告诉别人,”绵绵看着魏无羡身后轻快地笑起来,“至于到底说的什么,您还是直接问本人吧。”

魏无羡回头,正看见蓝忘机一身浅色西装,也只有他能压得住这样轻浮的颜色;年轻的钢琴家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来:“那边排练提前结束了,我来接你。”

魏无羡毫不避讳地挑过蓝忘机下巴在他唇角亲了一下:“来来来正说到你,你那个时候的庆功宴怎么答绵绵的问题的?”

蓝忘机抿着嘴不说话。

绵绵甩完包袱就不管了,笑着把电脑打开保存文件,正看到几个月前的便签,上面只记着四个字,是那个时候蓝忘机垂下眼睫,声音轻柔,令她由衷赞同的回答:

“像光一样。”

 

演唱会那天是个阴天,傍晚吹起小风,是个再好不过的天气。温情温宁还有蓝忘机都在后台,江厌离特地早起和金子轩还有小金凌和他视频过,江澄还在江厌离的劝解下给他发来了“别丢人”的“鼓励”短信。时间慢慢走向八点,舞台灯光都已到位。

“时间到了!”

“前奏!”

蓝忘机在他身后握了握他的手,魏无羡调整耳麦,视线一一扫过身后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小跑上台阶,穿过垂落幕布搭成的狭小甬道,从昏暗的后台走向灯光汇聚的地方。

在他出去的那一瞬间,场外一片带着哭音的尖叫,内场的粉丝纷纷举起“欢迎回来”灯牌,座位太近,魏无羡可以看到这些年轻的男生女生脸上顾不得擦的泪水。

他反而镇定下来,脑内纷杂的念头一刹落地。

第一首歌是他离开前的最后一首打榜曲,《最后的话》。

 

演唱会的气氛极其热烈,中间出过小插曲也被内外场的铁忠粉丝迅速镇压,魏无羡一直在一首接一首的唱歌,除去简短的调动气氛的话,没在中途说什么。很快新专辑唱过十首,引爆气氛的串烧也已结束,到了最后一首歌的环节。灯光忽然全部关掉,黑暗中只亮起干干净净两束灯,一束打在舞台中间的魏无羡身上,一束打在舞台右侧的三角钢琴——和坐在那里的蓝忘机身上。

小屏幕上迅速放上蓝忘机的特写,最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装,系了一个深蓝的领结。临时有人搭上介绍字幕;古典乐与流行乐虽然有事实层面的壁垒,蓝忘机的名声却足够跨界——少年成名天纵奇才,关键是还有一张国内没有明星模特比得上的脸。一时间场内气氛更热,魏无羡举起一手,大家竟然很快安静下来。

他换上齐整的白衬衫、驼色细纹格马甲和同色系背带西裤,手里拿一朵扎着水色缎带的蓝玫瑰,满是汗水的脸上带着笑,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最后一首歌,《再遇见》。”

蓝忘机的钢琴声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秒响起,舒缓而煽情的旋律汩汩涌动,潮水般漫向燥热的场馆。

魏无羡很少唱情歌,这首却被他唱得格外深情。每一个落下去的尾音,眼角眉梢流转的情绪,低头时垂下的睫毛,无一不调动所有人的情绪,跟着这一首歌陷进某一段回忆里。

没有动用任何和声,任何伴奏,只有蓝忘机的钢琴声和魏无羡的歌声,在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后仍有余音缠绵不去,场内一片寂静。

 

魏无羡低头沉默片刻,抬头说:“过去的两年间,我经常想我能不能回来,我本以为我可以潇洒放手,但其实我也只能装得很潇洒。

“我想坐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知道那年发生了什么事,哪怕我认为我做出了我认为对大家都好的选择,我还是退缩了,为我没有做过的事,为别人泼在我身上的脏水。”

细微的哽咽声交错着响在人群内,魏无羡不由加快语速:“好在我走过来了。我由衷地感谢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你们很难想象在我走出来看到你们时,你们到底给了我怎样的勇气。我有过从零开始,甚至再次背负骂名的觉悟,却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支持。”

哽咽声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哭泣声,越来越大,有人在喊“我们永远爱你”,可那声音破碎得都不成调。魏无羡苦笑:“你们别哭啊?我说这些不想你们哭的,女孩子笑起来好看。你们前段时间爱黑的那个作者怎么说的?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啊,还有男生哭,那就更不好了。”

他听着大家很有面子的一点笑声,调整情绪继续:“然后我还想在你们的支持下做一件事。我现在之所以能再一次站在这里,能再一次唱歌,需要感谢很多人,我的姐姐,我的好哥们,我的经纪人,我的作词人,还有……

“但是有一个人,我一定要特地拿出来说。

“是他找到我,推着我再次挑战,陪着我走过大大小小的关卡,直到我站在这里。我从小就认识他,但可惜以前我太傻,生生错过和他最好的时间,好在不算太晚。”

已经有听懂的女生又开始哭了,偶像回来的第一天就要失恋,还有比这更惨的事吗?

“最后一首歌,我就是写给他的。我们总会遇到一些无法独自渡过的难关,就永远徘徊在那个原地,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他或许推了你一把,或许在前面等你,或许只是默默陪着你,他会让你想要再迈出脚步,直到战胜自己。

“我已经找到了这个人,希望你们也会遇到你们的这个人。”

魏无羡在交杂着哭泣声的祝福中侧过头,舞台上只有两束灯光,他穿过黑暗望向另一束的方向,能看见那个人眼睛一眨不眨、像是呆住的漂亮面孔。

 

“我的行走漫无目的,我的世界停滞不前,

——直到我再遇见你的那一天。”

 

他念出《再遇见》结尾的歌词,在万众瞩目下走向那架漂亮的三角钢琴、那个于他而言比灯光本身还要耀眼的钢琴家,他自己的那束灯光紧紧追着他,直到两束亲密无间地汇在一处。

魏无羡一手背在身后弯下腰,另一手将蓝玫瑰递给注视着他一路走来的蓝忘机,露出惯有的神采飞扬的笑:

“愿意与我共度余生吗,蓝忘机先生?”

 


=全文完=


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篇长篇……我要爆肝了

这篇确实先诞生的是结局,才想到要写这么个故事,缺陷太多辣,为了压缩篇幅我一直在赶,按细纲写通要长得多……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真的,你们的评论和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还有魔性的LFT让我有种日更的压力。

现在会修全文,之后会放出番外和txt文档~

再次拜谢小天使们。

希望忘羡在每一个故事里都可以爱得圆圆满满,坦坦荡荡^ ^

评论(101)
热度(1343)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