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天王撩汉手札 (再遇见番外)

天王撩汉手札

 

七岁,第一次见面。

江枫眠蹲下来给两边小孩介绍,这是魏婴,这是蓝湛。

魏无羡打量漂亮的小男孩,笑嘻嘻地说:“蓝湛?人长得漂亮,名字也好听,不错!”

蓝忘机:“……”

魏无羡绕着他走了一圈:“你好瘦啊,还是多吃一点,女孩子胖点好看!”

蓝忘机:“…………”

魏无羡最后绕到他面前去牵他雪白的手:“你爸爸有告诉你吗?我们订过婚呀,我是你未婚夫。”

蓝忘机怒气值攒满,气得脸通红,一把打开那只手:“我是男生!”

魏无羡大惊失色:“怎么可能?!”

蓝忘机更气了。

旁边蓝爸爸说小男孩就是谈得来,江枫眠说是啊是啊可惜阿澄今天没在,笑得一团和气。

 

八岁,一起学钢琴。

蓝启仁:“我给你们示范一遍。”

后面依次排开蓝忘机魏无羡江澄,魏无羡一下下的瞟蓝忘机,用手肘顶他。

蓝忘机皱眉,不肯看他。

魏无羡手绕到后面拉他衬衫下摆。

蓝忘机更烦,默默站远。

魏无羡高兴了,冲着蓝忘机挤眉弄眼地招手。

蓝忘机猛地扭头想说他,蓝启仁转过来肃道:“忘机,即使你会,也不能上课走神;温故知新,基础必须时时巩固,你来弹这个。”

蓝忘机只得老老实实说好,魏无羡无声歪到江澄肩膀上大笑,江澄一脸嫌弃地错开一步。

 

九岁,开学前一天。

魏无羡背着作业跑到蓝家客厅窗户外面咚咚咚:“蓝湛!蓝湛!”

蓝湛不理他,继续弹琴,结果连错好几个音,皱着眉纠结半天还是跳下琴凳给他开窗子。

魏无羡显然是在外面野了一阵子才来,满头大汗:“我作业没做完,抄你的。”

“作业自己做。”

“那我有不会的,你给我讲。”

“……首先你要做。”

“做了呀,”魏无羡笑嘻嘻地,“不会的地方太多了。”

蓝忘机黑着脸回琴凳上继续练琴,魏无羡真就在客厅把自己作业拿出来铺到茶几上开始写,边写边说:“哎呀,蓝湛你这里弹错音了。”“节奏不对吧?”“你左手怎么慢半拍啊?”

蓝忘机五指齐下,狠狠按下琴键,合上琴盖去给他讲题。

 

十二岁,小学毕业式。

蓝忘机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发完言还要在表演环节弹钢琴。

他弹完走到后台,难得穿着小礼服的魏无羡来揽他:“真不错啊二少爷,我一会儿唱歌给我伴奏怎么样啊?”

蓝忘机无声躲开:“你应该早说的。”

“逗你呢小正经,”魏无羡也不知道这两年在哪学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伸出手指虚挑一下蓝忘机下巴,眨眨眼,“我要唱的你可不会弹,也不肯弹。”

“不会。”

魏无羡愣一下,拍拍他肩膀:“那下次我找你你别赖账啊。”

只是他再也没找过蓝忘机。

 

十三岁,篮球场边。

女生纷纷给已有少年模样的魏无羡和江澄加油,魏无羡扎个小辫穿着松垮垮篮球背心,阳光下跳动奔跑大笑,宛如一个源源不断发着光的小太阳。

蓝忘机拿着文件夹匆匆走过场边,一个篮球笔直地朝他飞过去,眼看要撞见他时魏无羡猛地一扑拉着他的手臂把他扯到自己后面,抬起手肘挡掉篮球。

那球被扔出来时力道太大,魏无羡“嘶”的一声,扭头对蓝忘机说:“没事吧蓝湛?”

蓝忘机任他满是灰尘汗水的手牢牢抓着自己的衬衫,静静看着他:“没事,……谢谢。”

魏无羡笑了,回身说哪个二货扔的球砸着本少爷了!看着没,都要青了。

蓝忘机想说什么,魏无羡却已经松了手往后跑了两步,边跑边回头喊:“下次小心点啊!”

他被汗水打湿的小辫子贴在晒的发红的后颈上,一下跳到一个特别高的队员背上作势要打他,一群人笑成一团。

蓝忘机洁白衬衫上一个灰扑扑的手印,看了片刻便转身走了。

 

十四岁,蓝忘机过生日。

魏无羡拉着江澄正要出去吃点夜宵,碰上回来的蓝曦臣邀请他们一起给蓝忘机过生。

林姨做了一顿豪华大餐,做了一个小小的蛋糕,插上蜡烛;魏无羡拉着江澄在客厅里找了两把扫帚做话筒和吉他表演《生日快乐》。

蓝忘机在一片笑声中脸黑得不行。

吃完饭魏无羡拉他:“没带礼物,这首歌能抵吗?”

蓝忘机还能说什么?违心道:“谢谢你。”

“你看起来不满意啊。”

“并没有……”

魏无羡忽然凑近了,挑着眉,连带着狭长眼角也扬高了,黑而亮的瞳仁里闪着动人的暗光:“那……我亲你一下?”他把声音压得很低,沙沙的,粘腻地擦刮蓝忘机耳际。

蓝忘机猛地退后一步:“……胡闹!”

魏无羡被他吓了一跳,站直身子抱起手笑:“你反应那么大做什么?你要我还不给呢,男生有什么好亲的!”

蓝忘机谨慎地站在原地,只怕再靠近一点,如雷心跳就会被听到。

 

十五岁,初中毕业典礼要演奏。

魏无羡在学校琴房要走,碰上过来练习的蓝忘机:“你今天在这边练?”

“晚上有事,稍后兄长来接我。”

魏无羡把刚背上的书包随便一甩:“金大叔的饭局?我们好像也去,那让我搭个顺风车呗。”

蓝忘机不说话,开始练琴;魏无羡坐在窗台上,抱着屈起的一边腿,枕在自己手臂上专注地看他,跟着节拍微微点头。

橙红色的夕阳从窗外斜射进来,拉出四十五度角的影子。

 

十六岁,魏无羡准备出道,蓝忘机准备去上音乐学校。

魏无羡站在客厅里:“明天走?”

蓝忘机垂眼练琴:“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

魏无羡笑:“好久没弹了,你今天教我弹一首呗?”

两个少年并肩坐在琴凳上,发育期独有的纤长身形,衣服肩宽都够,穿在身上却空落落的。两双手在琴键上跳跃滑动,指尖擦过指尖,手背挨着手背。

蓝忘机说:“这里不是这么弹的。你先等一下,我给你弹一遍。”

魏无羡就把手肘支在打开的琴盖上,笑着看蓝忘机重复了一遍,然后自己弹错,纠正,弹错,纠正,让蓝忘机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他心里想:可惜以后逗不到这个小正经了。

 

二十岁,回国探亲。

两家一起吃新年饭,魏无羡在他对面落座,视线不时交汇,偶尔说两句话,散席的时候抱怨:“你应该还好吧?我真是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明天又要开工了。”

蓝忘机静静听他说:“我的大多数时间花在练习上。”

两人站在大门的台阶下,魏无羡在包里摸了半天才笑着说:“你肯定不爱闻烟味。算了。”

蓝忘机说:“你既然是歌手,就应该少抽烟。”

魏无羡摇摇头:“很少抽,几个月抽一次吧。”

“最近压力大?”

“嗯……不过总不能白受欢迎,对吧。”魏无羡笑了起来,他的笑永远有一种独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有机会一定要来听我的演奏会,给你超级VIP待遇。”

 

二十二岁,维也纳。

屏幕里魏无羡面无表情站在无数不停闪烁的镁光灯下,他的黑眼睛里流动的光凝固了,有什么东西不停地沉下去:“……我宣布无限期暂停所有演艺活动,……”

蓝忘机在公寓里打翻了手中的玻璃杯。

 

二十四岁,巴黎。

魏无羡手指顶高帽檐,挑高眉梢,一并勾起了眼角:“难不成你要养我?”

 

二十五岁,复出演唱会。

所有的灯光与视线汇聚之处,他笑着说:“愿意与我共度余生吗,蓝忘机先生?”

喧嚣的是心跳,急促的是呼吸,颤抖的是回答:“……我愿意。”

 

二十六岁,结婚纪念日。

烛光里魏无羡推过红丝绒的首饰盒打开,蓝得毫无杂质的钻戒卧在首饰盒里,但他的眼睛他的笑都要更亮:“换正式的戒指。不过我把钱都花光了,你可要养我啊二哥哥。”

 

三十五岁,度第不知道多少次蜜月。

“蓝二哥哥,那个啊,师姐上次和我说这边试管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我就想着这次过来顺便看看。”这事情没有提前商量过,魏无羡难免有点忐忑,“我已经预约了时间,这次只是去谈一下,不一定非要……你不想就再说,我想要个像你的女儿,你觉得呢?”

蓝忘机定定看他很久,一语不发,然而他眼神已给出了有力回答,魏无羡笑起来刚要说点什么,就被他拉进怀里,耳朵贴上他激烈心跳。

 

四十岁,年终颁奖典礼。

顶级制作人魏无羡和钢琴大师蓝忘机作为嘉宾出席,红毯两边镁光灯闪个不停,穿着对称设计宝石蓝缎面西装的两个人一人牵一个小孩,男孩子长得像魏无羡,目不斜视往前走;女孩子长得像蓝忘机,边走红毯边毫不露怯地向两边比飞吻,引起无数欣赏的笑声。

魏无羡笑骂道:“刚才死都不肯下车,怎么现在这么嘚瑟啊?”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不能给我这张脸丢面子。”

“什么跟什么,你这和谁学的,啊?你景仪哥哥?”

旁边男孩子一脸不屑:“幼稚。”

魏无羡扭过头和蓝忘机咬耳朵:“看到他们这两张脸,这两个脾气,我有时候真觉得怪得不行……”

无数记者抓紧时间捕捉这和谐而亲密的一刻,就见到镜头里的蓝忘机就着那个贴近的姿势,微微笑了一下。

那笑容第二天登上了各大传媒网站头图,好好的音乐大奖得主都没人在乎了。

=END=

我本来只想写个一千来字……

今晚还有一个很短的番外,就差不多告一段落啦!

评论(28)
热度(1054)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