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江总瞎眼日记 (再遇见番外)

江总瞎眼日记

——

第三弹番外!给江家夫妇和师姐姐夫顺手发个糖!

——


江总七点起床,淋浴洗漱,穿好衣柜里按套排开的西装,望着镜子满意点头,下楼。

家里阿姨端上一碗绿豆粥并几样小菜,一杯茶,江澄吃饭看报。

八点过一刻,虞紫鸢蹬蹬蹬下楼:“我去哪用不着你管!”

江枫眠无奈跟在后面:“阿鸢,你回家我送送你也不行吗?”

虞紫鸢面无表情拉开椅子坐下,旁边女仆递上擦手布巾:“不行。”

江澄点点头:“妈,早啊。”

虞紫鸢“嗯”了声:“我今天要回家看看你外婆。”

江澄说好,江枫眠走过来在虞紫鸢旁边坐下:“你回家看妈,我理应跟着去的。”

虞紫鸢冷哼一声:“江董贵人事忙,去看我妈这点小事怎么敢劳动你?”

江澄两耳不闻对面事,专心看报。

他爸妈据说当年政治联姻,关系很不好,虞紫鸢性子傲记恨江枫眠拒绝过她,江枫眠以为她也不想嫁故而尽量让出空间,两个人十多年居然一直互相称呼“江董”“三小姐”;魏无羡走的那一年两人大吵一架,也不知说了什么慢慢的关系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吃完饭,江澄继续看报,虞紫鸢拎起包往外走,江枫眠跟着,边走边逗她。

刚开始江澄是挺激动也挺高兴的,谁不想自己爸妈关系和谐呢?

……但也架不住三天两头来这么一出啊。

 

江总九点到公司,考察部门,认真工作,中午吃完饭午休,下午工作了一会儿秘书敲门进来:“江总,小少爷在楼下。”

江澄忍耐着翻白眼的冲动,冷冷道:“让他上来。”

七岁的小金凌被秘书牵上来,让他坐在办公室沙发上又给他兑了杯热巧克力。

江澄边签文件边问:“你爸怎么了?”

金凌轻车熟路蹲下去在茶几下面找画册看:“爸爸说下午带妈妈回学校看看,让我来找你。”

江澄手顿了顿,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这次是去学校?”

好,金子轩,你很可以,非常可以,带阿姐回来待了一周,你倒是重温往事搞浪漫搞爽了,天天小孩都甩我这!

金凌点点头:“哦,爸爸还说今天晚上我住舅舅家。”

江澄扔了手里的笔,他怕多捏一会儿就捏变形了。

 

江总晚上七点带着金凌到家,家里饭厅灯是亮的,他正奇怪按道理爸妈都应该在外婆家吃晚饭,接他外套的女仆说大少爷回来了。

舅甥俩一个臭表情:嫌弃!烦人!

女仆忍着笑带他们到饭厅,魏无羡屁股坐在椅子上,人歪在蓝忘机身上,懒洋洋打了个招呼:“江总你也太晚了!好外甥,你今天又被你爸甩开了啊?”

金凌一脸忍耐的不爽:“爸爸妈妈有事要做。”

魏无羡终于坐正了:“唉,还能有什么事?好不容易过二人世界咯。没事,大舅疼你啊,一会带你买东西去不?”

金凌一脸“拒绝资本主义糖衣炮弹”的革命觉悟。

终于坐下来吃饭,魏无羡说:“这个虾真鲜。”然后张口,蓝忘机剥了个新的塞他嘴里,又一直给他挑他喜欢吃的菜。

江澄很烦:“你连自己吃饭都不会了?”

蓝忘机瞥了江澄一眼,魏无羡笑嘻嘻地:“有蓝二哥哥喂,我干嘛自己吃?”

江澄说你吃完就滚,不要教坏金凌。

 

晚上江澄等金凌睡了,回房间给妈打了个电话说小孩睡了你们晚上回来小声点,又发短信给金子轩说金大少爷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打开窗子冲对面蓝家灯火通明的客厅比了个中指,打开电脑打了两盘撸啊撸和对面的人互喷,喷完终于高兴了,洗澡睡觉。

今天的江总也很辛苦呢。 


=END=


我说我是舅妈团是不是已经不会有人信了……

但我真的好爱舅舅啊!!!

评论(32)
热度(840)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