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曦瑶]斗法 (再遇见番外)

斗法

——

忘记搬运这篇了,微博最早发的,比正文还早哈哈。

有曦瑶和一句话澄情,但是这篇主要是羡羡VS瑶妹的嘴炮,觉得这两个人应该天生八字不合,试着写写。

——

 

大清早魏无羡开车去片场,边开边腰酸,边腰酸边腹诽蓝忘机。

前天魏无羡的牛仔裤广告首播,品牌方面砸了大钱造势,一时间所有的视频网站待机广告都是穿条牛仔裤半躺在地上眼神迷离的魏无羡,主流时尚杂志同时刊载同系列广告页,地铁换上相应海报,品牌官网第二天同款女式牛仔裤就宣布告罄,男款余量也所剩无几。

而远在欧洲举办巡回演奏会的蓝忘机先生在看到这个广告之后争分夺秒飞回国内给魏无羡了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凌晨又匆匆赶往机场飞回欧洲去下一个巡回地。

偏巧这几天魏无羡要客串金光瑶的新电影,要大早上顶着酸软腰肢无力四肢自己开车一个小时去剧组,心里面不知赌咒了多少次等蓝忘机回来一定要他好看。

 

魏无羡一下车,立刻有场务接他去化妆间,边走边小心翼翼打量:“无羡哥昨天没休息好?化妆时间长,您正好养养神,吃早饭了吗?”

魏无羡打起精神:“没呢。你们这有多的吗,让我喝碗粥就成!起太早没什么胃口。”

场务满口答应,把他送到化妆间转身去给他拿吃的,魏无羡往椅子上一摊,恨不得就这么睡过去。

金光瑶这新电影是武侠题材,背景有点玄幻色彩,造型妆容极其繁复,每天得提前两个小时等着化妆,还偏偏赶上最热的时候拍,剧组全都很辛苦——除了每天坐在棚子下面戴着墨镜挥着剧本旁边还有另一主演给扇风的沈清秋导演。

没一会儿两个化妆师进来,边给他做造型边小声和他聊天,魏无羡拿吸管吸场务送过来的绿豆粥,昏昏沉沉有一搭没一搭的接腔。

 

过了半个多小时,门外人声鼎沸,金光瑶来了。

同每天魏无羡一个人开个蓝忘机给他买的卡宴就跑剧组的光棍行为不同,金光瑶的出场总是声势浩大——虽然有时候也不是他想的。比如现在,影帝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穿着一身简洁不简单的休闲服闪亮登场,左边一个人接他递过去的墨镜,右边一个助理在和他核对行程时间,后面有个人在收太阳伞,还有跟过来的工作人员和化妆师浩浩荡荡串了一串。

化妆间里的人诚惶诚恐打招呼,魏无羡一撩眼皮,有气无力说:“金前辈早。”

金光瑶在他身边落座,笑着侧头:“无羡你可真早。”

魏无羡打个哈哈:“我一个客串的,不能让剧组等我进度是吧,只好早早起来了。”

金光瑶笑眯眯:“听说忘机昨天连夜飞回来的。”

“哈哈,金前辈消息真是灵通。”小样,昨晚去蓝大哥那儿了吧?

正巧几个化妆师转身去拿东西,金光瑶笑意愈深,压低声音:“所以我才说,没想到你能这么早起。”说完人特别正经的往回一坐,眼观鼻鼻观心。

魏无羡反击:“没办法。我和我们二哥哥就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着,谁让我们年轻呢。”

金光瑶笑叹一句:“年轻也不能乱来呀,千万注意身体,以防以后…不说了。”

两个人满脸笑意,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表示:“影帝和天王果然像传说中一样关系好啊。”

继续化妆。

金光瑶拿着平板看视频:“无羡这广告拍得真好,我都动心。听说官网女式同款已经售罄了?”

“金前辈过誉了。还是金前辈的口红广告给力,我经纪人看了那广告一口气ALL了全系列。”

“蓝二少欧洲巡演,至少在那边待一个月,分隔两地不容易吧,无羡真是辛苦了。”

“哪里,每天开开视频打打电话就过去了,都是领过证的人了,分开一个月算什么?”谁叫你和蓝大哥不公开。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笑眯眯,一个笑嘻嘻。

化妆师们莫名其妙觉得压力很大,一个字也不敢插。

 

两个人终于化完妆,金光瑶要先拍几个单人的镜头,一会儿才是魏无羡自己的和多人的部分。

天热,行头多,还得带头套,魏无羡光是站在遮阳伞底下旁边三四个电风扇对着吹都热得不行,金光瑶在场中拍动作戏上跑下跳居然也分毫不受影响,脸都不带红一点。

金光瑶下来休息,魏无羡点点头:“辛苦辛苦。影帝就是影帝,你是不是连流汗都能控制?”

金光瑶微笑谢过给他擦汗的助理,接过纸巾自己来:“哪有那么神奇,不过是集中注意力不去多想。”他坐下来姿态优雅的抿了几口水,觉得缓过来些:“需要我帮你对台词吗?”

“前辈还是好好休息,人年纪大了精力不好,多养一会儿神是一会儿。”

“哈哈,无羡记性真是好,早上我是和你开玩笑呀。”

“我当然知道,但我可是认真在担心前辈身体。”

赶过来的经纪人温情正好碰上两个业界大能躲在遮阳伞底下低分贝斗嘴,嘴角一抽,和金光瑶打过招呼就把一个文件夹扔魏无羡怀里:“好少爷,最近的通告,可以考虑的都在这里面了,我都批注过。”

金光瑶笑:“温情真是能干,来我们公司怎么样?待遇任你开,艺人随你选。”

温情从包里抽出烟,不点,叼在嘴里:“前辈厚爱了,不过您要是认真的,也就不会当着我们魏少的面挖我了对不对?”

金光瑶诚恳地叹息一声:“明人不说暗话,背地里挖人实在不妥,我可是认真的。”

魏无羡边看文件夹边哈哈:“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温情摆出营业用微笑,心里想两个男的有本事打一架,天天斗嘴算什么,简直不成体统。

 

中午吃过饭,开始有魏无羡的镜头,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温情也不像别的助理那样递水递毛巾打伞,翘起二郎腿坐椅子上打手机游戏。

魏无羡拍完几组镜头终于得以休息,导演一“卡”立刻大喇喇把自己的衣服下摆捞起来边扇风边走到场边,叉开腿往椅子上一坐:“温情我不奢望你能像他们一样贴心,你赏脸给我递瓶水怎么样?”

温情给他拿了瓶水,魏无羡大口大口喝完半瓶,斜眼一看身边的金光瑶,衣服整整齐齐,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

看着就热。

魏无羡问:“你不热?”

“还好。”金光瑶微笑,鼻尖上的汗滴下来落在前襟上。

这几天魏无羡都发现了,金光瑶在有人的地方从不会像别人一样捞戏服贪凉快,他只要在片场,就总穿着十几斤重的行头,风度翩翩,拈花微笑。

“前辈,我觉得,面子虽然重要,中暑还是不太好吧?”

“哪里是面子的事。只是觉得这样……”金光瑶作犯难状,打量下魏无羡:“实在不雅观。”

魏无羡从来皮厚,哪怕他这点挖苦:“我自从认识你以来,觉得有句话简直是为你量身打造。”

“还请无羡说明。”

“死要面子活受罪。”

金光瑶微笑:“无羡也让我想起一个词,十分贴切。”

“你说吧,肯定不是什么好词。”

“皮厚中空。”

两个人说了会儿,温情听得不停翻白眼,金光瑶终于受不了这高温,步伐从容速度迅速的找地方凉快去了。

他一走,温情说:“我一直在想啊。”

“你说。”

“以前我觉得你们俩是天生的八字不合。”

“可能吧,不然还能怎么?”

“现在我觉得是由你们的关系基础决定的。”

“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别寒碜我。”

“世界上没有能够和睦相处的妯娌,这是由她们建立关系的方式决定的。”

“……”魏无羡一口水喷在地上。

温情老神在在给他递纸巾:“在知道对方存在的一刻起,他们就会无法控制地比容貌,比身材,比学历,比背景;比男人的容貌,比男人的身材,比男人的学历,比男人的背景。”

魏无羡木着脸拧好水站起来就走了,他觉得温情今天有点犯病。

 

今天终于能够收工的时候夜幕已降,温情打车过来就是为了帮魏无羡开车回去,自然是她送魏无羡回家。

两人开出一段,忽见路边站着金光瑶,温情正奇怪金光瑶怎么一个人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站着,就见一辆轿车停在他身前,金光瑶脸上扬起与平日截然不同的笑容,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

魏无羡在给蓝忘机发微信,头也不抬地说:“肯定是蓝大哥来接他了呗。”

温情看着那辆车开远:“……影帝也真够小心的。”

魏无羡漫不经心说:“要说他身上我最不喜欢的地方,就是这里。蓝大哥对他那么好,百依百顺,不肯公开肯定是他的主意。不就是怕这种事影响事业?头两年还安排绯闻女友呢。”

温情摇头:“客观讲,曝出这种事,蓝先生不比金前辈受的影响小。金前辈现在在电影界的地位已经相对超然……”她点到为止,斜眼看了看魏无羡:“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

魏无羡被揭穿,摸摸鼻子:“……大概还是八字不合吧。”

“讲道理,你复出还是搭的他的电影,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我也不知道。我和他说几句话,就老想冲他。”

“果然还是妯娌的原因。”

“温情,你要再说这两个字……”

“你能怎么?”

“我就告诉江澄你今天抽了两根烟。”

“我现在就去给蓝二少寄杂志,就这个月的,登了你的广告的。”

“……江澄到底是怎么忍受你的?”

“滚。你怎么不问我是怎么忍受他的?”

“你好像也……讲得很有道理。”


=完=


搬运是个苦力活儿,肉文都好懒得搬……所以决定不搬了(x

评论(26)
热度(735)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