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曦瑶]十分心 (上)

十分心

—— 

现娱,和再遇见同背景,相当自我解读的一篇,慎。

——


(上)

 

地下停车场稀稀拉拉停了十几辆车,错开节奏的脚步声踩出空落落的回音,惨白灯光无精打采的委顿下来,给走在道旁的两人拉出交错的影子。

金光瑶先到,停在自己那辆商务轿车前掏钥匙,蓝曦臣转向他:“阿瑶这就回家了?”

金光瑶打开车门,飞快地握了一下蓝曦臣挽着外套的手:“二哥都这么问了,我怎么能不解风情。”

蓝曦臣失笑点头,转身去找自己的车。 

金光瑶坐进驾驶座,调整了下后视镜,转了半圈钥匙扭开音响,钢琴婉转的乐声流淌在车内,他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方向盘,听远处车发动后逐渐开远的声音。他又坐了一会儿,看了眼表才打燃引擎。

等他到了自家公寓门口时,蓝曦臣看来已经到了有一会儿,支着额头坐在宽大的圈椅里像是睡着了。客厅只有落地窗边的一盏壁灯开着,铺着镂空玫瑰花边桌布的小圆桌上放了两杯红酒。金光瑶换了拖鞋放轻脚步走过去,正要在他面前蹲下身,蓝曦臣嘴角一弯,伸手把他手肘托个正着,漾着笑意的深色眼睛望过来。

金光瑶笑了:“我还想吓你一跳。”

蓝曦臣的手转而去环他的背,施力把人往自己面前带,金光瑶顺势一只膝盖挤到椅子上,按着扶手弯下身吻他。蓝曦臣的吻总是柔和的,含着对方舌尖轻吮的动作极轻,像在品味一块舍不得吃掉的糖。

金光瑶把手探进他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衫领口,指尖充满暗示意味地摩挲,错开角度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蓝曦臣的嘴唇。

背后的那只手便也如愿地从针织衫下摆滑了进去,贴上后腰冰凉的皮肤。

 

和蓝曦臣的性事总是时间极长,却从不会让人觉得无味,哪怕只那么一秒的时间。整个人在温暖的池水里不断下坠,光从水面一层层透下来,快感如同暗涌的水流持续不断地贴着皮肤涌动,直到连光也消失,没入令人窒息的高潮。

金光瑶再醒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他随手抓过蓝曦臣的衬衫穿在身上,摸了烟和打火机去阳台,夜风吹得他打了个寒噤,他笼着烟头点了火叼在嘴里,俯瞰这个沉睡的城市。

“睡不着?”蓝曦臣和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然后一件尚有余温的睡袍披上肩膀,“要喝点酒么?之前倒的也还没有喝。”

金光瑶把烟掐了,蓝曦臣从他指间拿走烟,不甚赞同地看了他一眼,后者连忙举手表忠心:“不抽了!”

蓝曦臣不置可否:“最近金家有什么棘手的事?”

“不愧是二哥。”金光瑶乐得转移话题,“一点小麻烦而已,我能解决。”

蓝曦臣点点头:“我知道你能处理好。如果需要帮忙,尽管和我说。”

“不能随便开口,你要我肉偿怎么办?要是这样,”金光瑶半真半假地说,“还是多多麻烦二哥的好。”

蓝曦臣无奈笑笑,一手环到他肩后:“风大,还是进去说吧。”

两人平时都忙,又不打算公开关系,能相聚的时间极有限。上次像这样呆一整夜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金光瑶和蓝曦臣躺回床上说了会儿话才又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上午十点多,床空了一半,桌上摆着简单的早餐和留言条,金光瑶笑着收起便签去热早餐,十一点才优哉游哉地动身去金麟传媒的大楼,走VIP梯直接到顶楼的办公室。

桌面上的文件已经分门别类摆好,苏涉拿着文件夹站在办公桌前把比较重头的事都报告一遍,金光瑶支着下巴听着,偶尔给一两句意见。临到末尾苏涉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金少。您看那几个记者……”

金光瑶温声问:“《淮扬晨报》的那几个?”

“是。”

“打头的在报社里什么地位?”

“算是最核心的一批,挖过不少重要的新闻,他们总编很器重他。”

“那就给他们查吧。”金光瑶笑了笑,“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记得把关系撇干净。”

这就是要把他底下被查到的那几个洗钱的地方弃掉,送给蓝家的记者做新闻了。

苏涉会意,金光瑶又和他聊了几句家常,才让他回子公司去;秘书紧跟着敲门进来:“金少,关于下午的董事会议……”

 

自三个月前悄无声息的从病重住院的金广善那里接手金氏大小事务,金光瑶就一直处于连轴转的状态。恰逢新电影拍摄期间,每天拍完还要从片场赶回公司通宵达旦的看文件,有些重要的会议和拍摄撞档还要和吃软不吃硬的沈导做水磨工夫。

实际上这两年来,金广善沉迷酒色,金光瑶说是辅佐他左右,很多时候都是代行其责,是以这权力交接可称平滑,知情的高层至少表面上对他信服有加,不知情的职员甚至不知道上面已经变天。

只是这样下来,铁打的人也吃不住,金光瑶晚上从饭局回家在玄关处一晕,坐下去就没力气站起来,索性靠着墙壁发呆。恰好此时蓝曦臣的电话进来,金光瑶想了想还是按了接通键,尽量欢快地说:“二哥。”

蓝曦臣和他闲聊几句,又问他腰还酸不酸,金光瑶提着声音和他说了好一会儿才挂掉,手机“啪”地摔在地板上,他也不想去捡。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门口电子锁发出无机质的声响,蓝曦臣提着他最喜欢的那家糖水店的纸袋站在门口无奈叹气:“阿瑶,你瞒我的功夫并不高明。”

房间没开灯,走廊的光照进来晃得金光瑶眯了下眼睛,半晌才对着蹲下来拉他的蓝曦臣笑起来:“……是我傻了,我又怎么瞒得过我们英明神武的二哥呢。”

 

两个人在餐桌交换着吃完红豆沙和芝麻糊,金光瑶边收拾餐具边问:“二哥今晚住这里?”

“阿瑶要赶我回去?”蓝曦臣走过来接他手里的碗筷,“我来吧。”

金光瑶错身让了一下:“可别。这套餐具我好不容易排到的,摔了我要隔好久才能凑回去。”

蓝曦臣确实不谙此道,早餐都是金光瑶教了才会弄点简单的,闻言也就顺势背靠在料理台边给金光瑶把袖子挽高,看他洗碗。

“对了,这周末有空吗?”

“有没有空要看是谁问,比如二哥你问,我就有空。”

蓝曦臣笑起来:“金总这样的大忙人,这么说我可太荣幸了。大哥从国外回来,要一起吃个饭。”

金光瑶闻言睫毛颤了颤,马上把脸皱起来:“二哥,我都要怀疑你是故意的了。你明明知道大哥一见面就要念我……”

蓝曦臣闻言探身过来,手绕过金光瑶身前搭在他腰上,低头吻他发际,声音里是浓浓笑意:“我不是在么?不会让他念你的。”

“这可是二哥说的,”金光瑶垂眼,“成交。哪一天?”

“周日晚上,还是老地方。”

两个人收拾好东西,轮流洗完澡,蓝曦臣在床上看书,金光瑶掀开被子钻进来趴着发了会儿短信,抬眼问:“怎么最近看的都是诗集?”

“偶尔看一点纯文学,很有意思。”蓝曦臣翻过一页,顺手把金光瑶搂近了:“要现在睡么?”

“二哥看吧,亮着我也睡得着。”金光瑶把手机往枕头底下一塞,顺势贴着蓝曦臣侧躺下来,又提醒道:“明天记得叫我。”

蓝曦臣轻轻把手搭在他眼上,挡住床头阅读灯的光,轻声说:“晚安,阿瑶。”

 

周日晚上金光瑶第一个到地方,就先把菜都点了,侍者收过菜单,颇有眼色地说这就去通知陈主厨。蓝家这家会馆主打淮扬菜,镇店的陈主厨是金光瑶费了心思从一家超五星挖过来的,许诺了无数好处和丰厚待遇,工资从会所开的不过是个意思,大头走他私人的账。

至于为什么,不过是蓝曦臣很久以前提过一句淮扬菜就数这位的最合心意,可惜由他亲自动手的席面太难预定。

——这大约就是权力的好处,他轻描淡写一句惋惜,你也能轻描淡写将他惋惜的推到他面前去。

门外传来脚步声和侍者的柔声招呼,木门推开,聂明玦和蓝曦臣一前一后进来,金光瑶全身都绷紧了,盯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从窗边的沙发站起来,笑着点点头:“好久不见了,大哥。”

 

这顿饭倒也吃得不算太难过。聂明玦大概也是觉得许久不见,对金光瑶态度尚好,只聊到金光瑶代理金氏时哼了一声:“金广善把这担子交给你,金夫人什么都不说,倒也大方。”

金光瑶苦笑摇头,犹豫再三还是自嘲道:“在金夫人眼里,我恐怕算不上什么威胁。”

聂明玦眉头一跳,蓝曦臣已经替他舀了一碗大煮干丝推过去:“大哥你尝尝这个。这道干丝是陈主厨的拿手绝活,煨的火腿也是阿瑶听说大哥要回来,特地让人去找的,上好的金华两头乌,立冬腿。”

聂明玦于吃食上并不挑剔,只是被蓝曦臣这样一打岔,也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金光瑶心里松口气,桌子底下蓝曦臣握住他搭在膝上的手。

几个人又聊了会儿,谈到金光瑶的新电影,聂明玦评价这个导演有些意思,又说金光瑶该收心了,不要被名誉冲昏头,别一直把目光局限在商业片上。金光瑶一一应了,又问起聂明玦在国外的生意,蓝曦臣时不时插句话,对话氛围也算的上和谐。

三人都喝了点小酒,金光瑶则让人去找代驾,等车的时候顺口问:“大哥难得回来,这次在国内待多久?”

聂明玦拉了拉衬衫领子,冷冷回答:“盼着我早点回去?”

金光瑶无奈:“大哥,我没有这个意思,你怎么就不能把我往好里想呢?”

蓝曦臣去和来吃饭的熟人打招呼,圆场的人不在,聂明玦盯着他:“这个问题不如问你自己。”

金光瑶面上笑容不变,语气里带着恰到好处的失落和伤心:“我有我的不得已。你可能觉得我不入流,但我也在做能做的事。”

他继成名以来,确实做了很多。成立专为收容孤儿的福利院提供支持的基金会、资助苦于家境无法进修表演的学生、支持独立剧院的发展;金氏这两年间推行新的决策流程和绩效考核也是金光瑶的手笔,一步步整顿中层盘根错节的裙带关系,很是提拔了一些做实事的人。

聂明玦绷紧下颌,正要说点什么,蓝曦臣从楼梯处绕出来,装作没有看见两个人的凝重神情,笑着说:“巧了,是我们家晨报的总编在这里请客。”

金光瑶故作惊讶:“在这里请?真是大手笔。”

“是庆功宴,如假包换的大新闻,值得在这里请。”蓝曦臣轻拂过他肩头,转头吩咐跟上来的经理,“刚才那个雅间就挂我的帐,劳烦你。”

金光瑶微笑不语,视线牢牢追着侧头温声和会所经理说话的蓝曦臣,聂明玦嗤了一声。

片刻后代驾将车泊在门前,聂明玦上车前按了一下金光瑶的肩膀,低声说:“我看着你。”

金光瑶无奈点头,等聂明玦的车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脸上的笑终于褪掉了那么一瞬。


=未完=


我。

体会到了。

瑶妹对聂大的。

感受。

怼不过。

绕不开。

好难写………………

总之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务必请指教T,T

评论(15)
热度(260)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