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全员]修真高中记事簿

现代校园paro

——
微博老粮,还是想存个文字档。发的时候没名字,为了lft搞了个名字
Ooc是我的,深井冰段子系列
内含忘羡曦瑶澄情还有师姐姐夫专场
——

1.
魏无羡初二叛逆少年,翘课,成天跟城西温中的混混打架斗殴,一战成名,温中的人看了他都要战战兢兢的鞠躬递烟:老祖!
蓝忘机出学校去找他:江叔叔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魏无羡一身制服穿得吊儿郎当,盘着腿坐在老虎机前,笑嘻嘻:蓝湛,你还是这样没意思。
但蓝湛还是隔三差五去堵他,魏无羡烦不胜烦跑隔壁市去了。

中考前突然回来吊车尾分数升了本校高中,继续上课了,叛逆期的戾气也没了,虽然还是吊儿郎当。
校服从来不好好穿,总被风纪委员抓。
风纪委员蓝忘机板着脸:校规规定,衬衫至少扣到第二颗。
魏无羡笑嘻嘻:憋得很,我偏不。
然后两人鸡飞狗跳在校门口上演全武行,末了总是魏无羡被抓去委员室抄校规。
江澄一脸蛋疼:傻逼,你就应付一下蓝二不行?
魏无羡挑眉:他总跟我过不去,怪我咯?

久而久之全校都习惯了他俩冤家路窄。
魏无羡撩蓝忘机撩得毫无底线。
风纪委员抓着装,他就要敞着衬衫摇摇摆摆进学校。
风纪委员抓抽烟,他就要蹲操场边上含根没点着的烟挤眉弄眼。
风纪委员抓喝酒,他就要拎着二锅头爬到宿舍天台卯足劲喝。
风纪委员抓早恋,他就要在小树林调戏小学妹,歪着头笑道:绵绵,我叫远道。
小学妹一歪头看见蓝忘机惊呼一声跑了,魏无羡笑嘻嘻扭过身树咚蓝忘机:把小姑娘吓跑了,你补偿我么?
蓝忘机面无表情看他片刻:好啊。
魏无羡被按在树上亲了个爽。
还他妈硬了。

第二天魏无羡对跟着转学过来的温宁说:温宁啊,如果有个很漂亮的男的亲你,你会有感觉吗?
温宁诚恳道:学长,蓝学长亲你啦?
魏无羡:……你他妈。

2.
后来魏无羡隔三差五都要和蓝忘机亲个爽。
有天两个人擦枪走火要脱衣服,结果魏无羡好死不死说了句:亲也就算了,真要做啊?
蓝忘机停下来看了他片刻走了。
然后三天没找魏无羡。
第四天全校朝会,魏无羡爬到教学楼顶拿着扩音喇叭情真意切撕心裂肺:蓝湛,风纪委员,蓝忘机!我喜欢你,想和你上床,真心的!
金光瑶^_^,手里稿子落了一地。
蓝曦臣反射性去看自己弟弟,片刻后惨不忍睹的扭过头。
江澄头上青筋要爆了。
绵绵哇的一声哭了,旁边一群女生忙安慰她:别哭呀,性取向改不来的,他不喜欢你又不是因为你不好。
绵绵抽抽噎噎:我,我哭是因为,我,我一直以为魏同学是攻的……!没想到他,他是这样的魏同学!
几个女生静默片刻,抱头大哭。
……最苦不过逆CP啊。
副会长金光瑶由衷心累:妈的,这年头搞基都这么嚣张,我不干了,转学。

3.
两个人就公开了。
魏无羡又敞着衬衫领子来上课,锁骨一片斑驳红痕,大写的有伤风化。
蓝忘机站门口检查着装,板着脸:校规规定,衬衫要扣到第一颗。
魏无羡笑嘻嘻:老公,不要嘛!
蓝忘机:……///
聂怀桑痛心疾首:反对特权腐败,反对裙带关系!
一群女生抱在一起:他叫他老公耶!
江澄骑着自行车目不斜视贴着魏无羡飞驰而过,回头比了个中指:死给!

特权腐败还体现在很多方面。
食堂吃饭,蓝曦臣语重心长:魏同学,我能理解你热恋中的心情……但你能别让忘机给你喂饭了吗?
学生会开会,金光瑶忍无可忍:魏同学,我们欢迎你来参加会议,但你能不能先从风纪委员身上下去?
晚上喝酒,聂怀桑伤春悲秋:学校也就你一个人带酒进来不怕被抓了,不过你能不能下次别买二锅头?



4.
魏无羡回家被温那什么带着一群人围了。
魏无羡落单,心知不能善了,随手一丢书包挽起衬衫袖子,冲着温逐流招手:手下败将,放马过来。
温那什么尖声嘲笑:别急。听说你现在在跟蓝家老二搞在一起?男人也能像女人那么做?他插的你爽不爽?不让我们也试试?
魏无羡眼神一沉,真动怒了。
然而江澄不知什么时候到了,闪电般进了人群一脚踹翻他:他也是你能说的?
魏无羡双手比心:晚吟,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江澄:闭嘴,死给。
于是背靠背联手挑翻全场。
打完魏无羡抓着温那什么的头发,拿缴来的匕首拍拍他的脸:还想试吗?嗯?
后者吓晕了。

回去路上江澄憋半天还是问:真喜欢蓝二?
魏无羡愣了一下,笑着说:是呀,真喜欢,很喜欢。
江澄没说话,捏着拳头用手背郑重地敲了敲魏无羡胸口。


5.
蓝忘机一直很不喜温宁。
魏无羡叛逆期去温中称王称霸那年温宁就跟在他身边一起打架,又跟着去了隔壁市,现在还跟着转学回来。
魏无羡哪怕是在戾气最重的时候,也是让温宁跟在身边的。
所以蓝忘机老不爱搭理温宁了。
温宁:蓝学长……
蓝忘机装没听到。
温宁:……蓝学长,你东西掉了……
蓝忘机加快脚步。
温宁:……蓝学长!你套掉了……
蓝忘机面不改色回头捡起小小一个塑料包装,揣进裤袋,转身就走。

聂怀桑口香糖都忘了嚼:……竟然随身携带,他们都在学校里干嘛啊……
江澄木着脸:别问我,我不想知道。
绵绵扒着墙角:……你看到尺寸了吗?
女生甲:我视力哪有那么好?反正不是冈本就行。
绵绵西子捧心:唉,好担心魏同学的身体呀。

6.
金子轩开完会准备回家,校内已经没什么人,一个少年穿着初中部校服在校门附近探头探脑。
金子轩觉得眼熟,多看了他两眼。
少年猛的盯住他,看了半天扑过来:爸爸!
金子轩:…你谁?别乱叫,我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
少年:我叫金凌,爸爸。
金子轩:你们生物老师叫什么名字?
金凌面无表情:我穿回来的,爱信不信,反正你是我爸爸。
金子轩:……那谁是你妈妈?
金凌:你居然这个时候都还不知道谁是我妈?你怎么是这样的爸爸?!
金子轩:……
金凌:难以置信!不可理喻!等我回去我要告诉我妈妈!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金子轩暂时相信了这是自己儿子。
金子轩只好担起责任,带小朋友回家了。


7.
第二天金子轩安排他去初中部上课。
中午金凌来学生会找子轩爸爸吃饭,推开门看到江澄。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
金凌:舅舅!
江澄:??这小子怎么回事,金子轩,管管你们家的人!我没这样的便宜外甥!
金子轩:……为什么一看就说是我们家的人……
江澄: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讨人嫌的很,不是你亲戚是谁?
金凌痛心疾首:舅舅,你会后悔你现在说的话的!你现在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江澄想这说话口气真耳熟,但我怎么想打他?
金子轩:……你妈妈难道是……
说话间魏无羡和蓝忘机进来,正对上金凌。
魏无羡吹了个口哨:金子轩,这你亲戚?
金子轩:他是我……
金凌:他是我爸爸。
……



8.
魏无羡狂笑:我的天金子轩,你也太早熟了,几岁生的这么大的儿子啊?生出来和你一起玩泥巴吗?
金凌很生气:你才没资格说我爸爸呢,你和蓝叔叔胡天胡地!舅舅天天说你们不知廉耻!
魏无羡:你舅舅是谁?
金凌指黑着脸的江澄。
魏无羡反应了一会儿,抄起袖子:来来来小家伙,别以为你年纪小就可以乱说话,谁准你污蔑我姐姐的?
金凌站到金子轩背后:你你你干嘛!我以后会养狗的,才不怕你!
魏无羡不气反笑:我现在教育你,哪管你以后养不养!
金子轩:魏无羡,我还在这呢。
魏无羡:怎么,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怕你们俩不成?
蓝忘机还在神游天外:……胡天胡地……


9.
魏无羡和蓝忘机实在太闪了,在校生纷纷表示不戴墨镜根本不敢进学校,哪怕戴了墨镜也还是可能瞎。
高度近视的班主任晓星尘不得不出面干涉,把两个人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谈恋爱这件事本身是好的,只要你们能共同进步,学校不反对……
旁边教导处副主任宋子琛一手捧着搪瓷缸子一手把对着办公室角落兵马俑模型训话的晓星尘转到两个学生的方向。
魏无羡抓晓星尘的糖吃:小星星,我期中考不是比去年期末考进步很多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顺手拆了颗糖递到蓝忘机嘴边,一向目下无尘的风纪委员轻车熟路张口接住。
宋子琛:……
晓星尘看不清:但你们打扰到别的同学就不好了,最近医务室的眼药水已经脱销了……
魏无羡一脸无辜:可是我好好的谈我的恋爱,他们干嘛非要看我呢?我每天和我男朋友在学校里还要上课,也就课余能说说话拉拉小手,这么点时间还要在乎别人瞎不瞎,这活得多累啊?
晓星尘苦恼: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可是……
除了讲课不怎么讲话的宋子琛刷刷刷在纸上写字,一展纸张:你们俩现在校外同居当我不知道?
魏无羡老神在在:宋老师,刺探学生课后生活不好吧!
晓星尘看不到:??
宋子琛奋笔疾书:你们违反了第一百一十七条和第二千九百六十八条第三项校规。
魏无羡:……蓝湛,宋老师说的是真的吗?
蓝忘机斩钉截铁:真的。
宋子琛白了蓝忘机一眼,继续写:按规定,应该罚你们在主席台倒立抄校规。
晓星尘:?子琛,你在和魏同学他们说什么呢?
宋子琛温声道:帮你和他们讲道理。
一抬纸:不想丢人就收敛些,少给星尘找麻烦,最近来谈心的学生快把门槛踩平了,下周别让我看到你们打情骂俏。
魏无羡:……看不出你是这样的宋老师……


10.
全校同学最后的安慰:蓝忘机和魏无羡不同班,且隔很远,一个在二楼最西边一个在一楼最东边,每周只有思想政治这种大课能坐一个教室。
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还是太甜了。

思想政治课,蓝忘机微信跳个不停。
蓝曦臣斜眼一瞥手机屏。
魏婴🐇:蓝湛,你上课好认真,我看你半天你都不带搭理我!
魏婴🐇:含光君,你侧脸真好看,想亲你。不对,正脸更好看,反正我不能专心上课,都怪你太好看了。
魏婴🐇:二哥哥,别装了,我知道你一直在看手机!
魏婴🐇:蓝湛,看我,快看我!
蓝曦臣看到这里,反射性和蓝忘机一同侧头去看坐在阶梯教室另一侧的魏无羡。
魏无羡朝向这边歪着头笑,抬手摆了个大大的爱心,附送一个电力十足的wink。
蓝忘机:///
讲台上蓝启仁轻车熟路摸出一粒药干吞了,木着脸说:魏无羡,操场十圈,跑完回来。

11.
修真高中每周五最后一节课全校大扫除,当然一般少数人干事,大部分人玩。
比如魏无羡,拿着扫把和同班人切磋得不亦乐乎,直到认真擦黑板的江澄一黑板擦当胸甩过去:魏婴!倒垃圾去!就现在!
魏无羡:去就去,凶什么,来大姨父啦?
然后在江澄的X解·千本粉笔中拎着最小一袋垃圾哒哒哒跑了。
魏无羡教室在二楼,走廊边一望就看见蓝忘机认认真真在扫地。
魏无羡双手喇叭状:蓝二哥哥!
蓝忘机抬头:?
魏无羡笑嘻嘻托着下巴:二哥哥,我不想倒垃圾,你帮我倒呗?
蓝忘机无奈点头,摊手:扔下来。
江澄抄着扫把就追出来了:你没手还是没脚?!老实点自己去倒!
魏无羡回头看他一眼,抄起垃圾袋一脚踩上窗框,笑嘻嘻冲江澄一摆手,就翻出去了。
下面蓝忘机展开双手,接住跳下来的魏无羡,后者娴熟的双腿缠上他的腰。
江澄在窗框上抓出一个手印:……
目睹此幕的女生双手捂胸昏厥状尖叫。


12.
最近学校女生之间流行一种打印的小册子。
大家上课看,吃饭看,上厕所看,课余时间聚一块儿拿册子聊天,满面红潮。
蓝忘机觉得这个风气不对劲,带着学生会的人收了一波。
……然而被收书的女生更兴奋了。
蓝忘机于是抱着一摞册子坐在学生会室看了起来。
“魏无羡拼尽全力也挣不开蓝忘机铁钳般的双手,只得任由他打开自己的双腿,将那炽热的**撞进自己的体内……”
蓝忘机:……
蓝忘机烫手般把书一丢,换了一本。
“蓝忘机哪里肯听魏无羡啰嗦,红着眼把人往桌上一推就扑了上去……”
蓝忘机:……
“蓝忘机就那样无遮无挡站在瓢泼大雨里,拧紧眉头无助低吼:温宁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你就为了他弃我于不顾吗!”
蓝忘机把这一本扔了,剩下的书堆在那,转身就出了会室。
他没走多久江澄和强行跟随的金凌就进来了:?这不是最近流行的那些小册子?

13.
未来的叔侄俩一起坐下看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作为风纪委员的蓝忘机,校内无人敢违抗他、挑战他,只有魏无羡在他冰冷的视线下毫无惧意!
蓝忘机扬起下巴: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江澄:??这写的是我认识的那个蓝二?
“蓝忘机冷冷盯着江晚吟:你和他一起长大,那是从前的事;现在,他是我的,别让我再看到你和他卿卿我我。”
江澄:??这他吗说的是我和魏婴那傻逼?
“魏无羡流着泪,一颗颗解开了自己的衬衫:到这个地步,我如你所愿,只求你不要针对晚吟。”
江澄打开窗子把书扔了。
金凌打开另一本:这本写的是小叔叔!
“蓝曦臣定定望住金光瑶,轻叹一声:阿瑶,我的心意你还不懂么?学生会如何,我真心不看在眼里,只是你喜欢,我便帮你当上会长又如何?”
恰巧此时蓝曦臣和金光瑶开门进来,坐在地上的叔侄俩用难以言表的眼神望了过去。
蓝曦臣,金光瑶:……?

14.
魏无羡在天台上被找过来蓦然发难的蓝忘机收拾了一通,扶着腰翘课去学生会室睡觉。
一进去蓝江二金高深莫测的围成一圈看小本本。
江澄脸色铁青书页翻得飞快还非要去拿下一本,蓝曦臣看着魏无羡欲言又止。
金光瑶笑眯眯:魏同学,来的正好,一起来看我们学校的女生们写的小说。
魏无羡:就她们最近老拿的那些小册子?有点意思,都写的什么?
金光瑶:来看了就知道了。
于是魏无羡顶着众人视线翻开一本,朗读:
“魏无…,咦,我?背脊贴着冰凉的玻璃窗,被顶得向上滑,又被蓝忘机…?抓着腰往下拖,下身就被巨物…?狠狠填满…?”
“魏无羡…只觉得舒服到无以复加,哭声喊道:蓝二哥哥,好大,好深,快干我!”
江澄面色铁青捂着金凌耳朵:你他妈不用给我们现场表演最后一句。
魏无羡根本不理他:这句可以试试,这里也不错。这个也太娘了!其实好多地方都挺还原的,比如,二哥哥真的很大。
江澄忍无可忍,打开窗子把他踹了下去。

15.
学校搞校庆,每个年级除了各自班级活动还要合出一个节目。
二年级今年全体女生声嘶力竭要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主演内定,不演不准拉小手。
于是魏丽叶长发披散一身蓬蓬裙摆了个前凸后翘的S,眨眼:怎么样,美不美?
绵绵含泪狂拍:美,美极,太美了!
蓝密欧面无表情拉手套,瞥了魏丽叶一眼又一眼。
魏丽叶:死鬼,你在看什么?讨厌,你再看,再看我就躺平啦。
江帕莱特伯爵问导演:我女儿说她要和罗密欧在一起的时候,我能一剑捅死她么?
旁边聂福留拿台词本挡脸睡觉。
导演感觉,这样下去要出大事。

于是过了几天第一次一起彩排。
舞会,蓝密欧对魏丽叶面无表情一见钟情。
聂福留:啊,那可是帕…帕什么家的女儿,好像有未婚夫?我忘了,不知道。
魏丽叶蕾丝扇遮脸,媚眼甩得眼抽筋。
导演:……魏同学,你要演的不是寂寞贵妇,是深闺少女谢谢。
私会,魏丽叶顶着纸糊的月亮,深情念白:噢,罗密欧,你为什么是蓝二哥哥?
导演:……
倾诉,蓝密欧冷着脸棒读:我一刻也忍受不了,为什么她就是卡帕莱特伯爵的女儿呢?
聂福留扇扇子:你问我我去问谁?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导演:……
拒婚,魏丽叶双手捧胸:不,爸爸,除了罗密欧,我谁也不嫁!
江帕莱特面无表情:哦,那你滚吧。
导演:……我胃有点痛。
劝私奔,蓝密欧站在露台下棒读:不如我们离开这里,永远抛弃这个恼人的姓氏……
魏丽叶兴高采烈:好啊!
魏丽叶蹲身裙子一卷,轻车熟路就从露台上跳下来了。
导演:…………
绵绵:来人啊快叫救护车,导演昏倒了!
导演捂着胸口艰难的对周围的人留下遗言:我不干了,谁爱排谁排。


16.
温宁刚转校过来的时候,很多人质疑他。
不是因为他不好,是因为他太好了,性格温和学习上进低调有分寸,紧张时犯点小结巴,有什么事能帮一定帮。
同学们都难以把他和传说中跟着魏无羡两个人挑翻温中的战争分子联系起来。
同学们都想:……就是个跟班吧?魏无羡是一个人挑翻温中的吧?更牛逼了啊魏学长!
这天温宁同班同学放学远远望见温宁被一群小混混围着,一脸不知所措。
两个人准备去解围,听到领头的混混扬高声音在骂魏无羡,骂得极其难听。
温宁不高兴了,温宁哭唧唧:魏学长人很好的,你们不要说他!
温宁单手抓起面前高他一个头的胖子抡圆了撞翻一圈人随手扔出去,书包里摸出一块板砖一个人追着十个人打,边打边哭唧唧:你们说我可以,不、不准说魏学长!
带头的不良少年生无可恋:祖宗你别哭了,我他妈肋骨被你断完了都没哭,你哭屁啊!
说完两眼一翻晕了。
同学A:……别报警了,叫救护车吧。
同学B:……我再也不敢让他帮我做值日了。


17.
江澄最近越来越受欢迎了。
无他,修真高中颜值前五里面两个基,还有一个在女生眼里迟早要基,硕果仅存一个金子轩一个江晚吟。
但是江澄还是很苦恼,因为他感情很坎坷。
从来都是女生追他,也是女生甩他,甩的时候都说你这性格,单身一辈子去吧!最近魏无羡和蓝忘机那两个死给让他很烦躁,却也让他思考起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江澄这天盯了金凌半天,盯得对方浑身不自在毛骨悚然,半晌才扭扭捏捏问:你……你以后的舅妈是什么样的人?
金凌愣住了。
江澄装得很不屑,眼神乱飘,就是不看面前的金凌。
金凌不说话。
江澄啧了声:哑巴了?难不成你未来的舅妈凶得很?不说算了。
金凌慢慢往后挪:那个……舅舅啊。
江澄:?
金凌小心翼翼地:我穿过来之前,魏…大舅正发请柬庆祝你第四十七次相亲失败呢。

18.
魏无羡初中的时候还好,高中开始偏科,且越来越严重。
蓝启仁把魏无羡叫到办公室,戳着墙上贴的考试分数排名表: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紧挨着魏无羡数学物理辉煌的九十五加,思想政治下面一个大大的三十七。
魏无羡诚惶诚恐:怎么会蓝主任,对您有意见的话我怎么考得到三十七分!您看每节政治课我都上一半就被您叫去跑圈……
蓝启仁咆哮:你意思是考不好是我的错?
魏无羡很诚恳:没有没有,我这个人以背锅闻名,从不甩锅的。可我真的不擅长要背的东西啊!不如这样吧,您让思想政治第一名给我补个课,成不成?
蓝启仁喝口茶压压火气:还不算无药可救。就这样吧,下次不及格,我连给你补课的人一起罚!
魏无羡连声称是,欢天喜地的走了。
蓝启仁扫了一眼成绩单,思想政治单科下,蓝忘机的一百分后跟了个小小的数字“1”。
蓝启仁:……
晓星尘听到咕咚一声,大惊失色:蓝主任?您怎么了?蓝主任?

19.
魏无羡他们发现,金凌这个小孩子,脾气养的很……骄纵。
他现在被安排在初中部读书,每到休息时间在高中部待着,似乎没交到同龄的朋友。
魏无羡和江澄都觉得不好,但也不知道怎么办,魏无羡决定找机会和金凌聊聊。
于是这天魏无羡就问:金凌啊,你原来在那边,会和别人吵架吗?
金凌颇得意:经常吵呀,而且都是我赢!
魏无羡:……挺不错,没看出来你这么会说啊。
金凌:舅舅教了我一个招数。
魏无羡惊讶:江澄还能教你怎么吵架?长进了啊吟吟,他怎么教你的,给我们说来听听,有人骂你骂得很难听,你要怎么办?
金凌正襟危坐,气沉丹田,忽然双手交叉胸前,正气凌然:反弹!
魏无羡:……
江澄进来的时候就见魏无羡躺在蓝忘机腿上抽抽,笑得声音都发不出来。
蓝忘机看他一眼,眼神一言难尽。
*但其实小金凌每次反弹完,都是江澄和魏无羡去和找他麻烦的小朋友聊的天……

20.
叫家长,美女皮夹克,牛仔裤,机车靴,一摘墨镜:我不成器的弟弟给你们添麻烦了。
宋子琛看了眼双手搭膝小媳妇状的温宁,又看了眼二郎腿手搭温宁椅背上的温情:?
晓星尘:这次温宁持械伤人,致十人多处软组织挫伤,还有一人肋骨断裂……
温情用力点点头。
晓星尘:温宁的同班同学作证温宁是自卫行为,且只使用过板砖,但毕竟举报的同学伤势严重,温中校方需要说法……
温情一推椅子猛的站起来。
晓星尘忙劝:这也不是温宁的问题,充其量只能说自卫过度……
温情拧温宁的耳朵:温琼林你真是长进了啊!我平时怎么教你的?要么别动手,要么就打服帖!对面才十个!十个!打完他们居然还敢告状!是不是没有打到位!是不是!
晓星尘终于有点心累:温小姐,你先坐下…
温情大手一挥:老师真不好意思给学校添麻烦了,这样你们别管了我去和温中私了。
晓星尘捂脸:不你别私了……
然而温情踩着机车靴直接从窗台翻下去了。
隔天温中一反一天三电话的气焰,没声了。

21.
苏涉是一朵文艺的男纸。
平时没事喜欢发些忧郁真自拍伪他拍,配明媚忧伤的文字,一直没什么人看。
然而最近他的照片忽然人气暴涨,不停有女生加他微信号,每张照片百来个赞。
苏涉很得意。苏涉觉得学校的女生终于识货了,他这样的,比同班的蓝忘机也不差呀!
苏涉去给仰慕的金光瑶会长献宝。
金光瑶喝着茶,打开最近的一张照片,苏涉自作咏春歪诗,支着额头自拍一张侧脸,窗外魏无羡树袋熊状挂在蓝忘机身上,打波。
金光瑶一口茶喷在桌上。
第二张,苏涉自作心灵鸡汤,配自行车棚飞车少年四十五度角自拍,背后不远处蓝忘机推车,魏无羡坐在后座伸手拉他,打波。
第三张,苏涉感慨天气好,一张天台迎风张开双臂的摆拍,背后…墙角处魏无羡不仅在和蓝忘机打波,手还在人家衬衫里摸。
金光瑶很心累,他觉得学校的女生不会好了。
每张照片百来赞,没一个人点破真相!
金光瑶第二周在朝会上重点呼吁以诚待人,以心换心,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


22.
高二要考虑大学的问题,班主任要和每个人轮流谈话。
晓星尘坐在办公桌后,宋子琛坐他旁边,没人知道为什么一个教导处副主任天天和晓老师挤一张办公桌,大概是因为一个人用一张桌子太寂寞吧。
第一个是绵绵,晓星尘柔声问:绵绵,你的梦想是什么?
绵绵:!老师,这一季修真好声音我最喜欢尚清华,春山恨作为难得的原创曲目……
晓星尘:…昨天补了好几期,串了,我们重新开始,你毕业后有什么想法么?
绵绵:我最近已经找到了人生目标,写作。
晓星尘:是想考虑文学方面的专业?按现阶段的成绩,可以考虑的学校有……
绵绵:不,老师,我准备去上美术学校。
晓星尘:你刚刚说到人生目标是写作……
绵绵握拳:可是我不能光割腿肉。我已经发现了,文卖安利不如图快,我要用图勾引太太们,才能让他们产出我想吃的文粮!
晓星尘:……??
绵绵含泪:晓老师你放心,等我学成,我就去卖你和宋老师的安利!


23.
绵绵走了,晓星尘在思考何为腿肉,何为卖安利,太太是什么。
江澄进来了,一拉椅子坐下:老师好。我打算读计算机一类的专业,工程也可以。
晓星尘:你的成绩很好,且很平均,保持的话大多数学校都没有问题……不过老师还是好奇问一句,怎么对这些专业有兴趣?
江澄面无表情:哦,这些专业男生多,直男更多,清静。
晓星尘:……
江澄补充:晓老师,我不是针对你。
宋子琛举小黑板:你可以走了。
最后进来魏无羡,坐下来熟练的抓糖吃。
晓星尘:无羡,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方向?
魏无羡:有个创业的想法,还不是很成熟。
晓星尘: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不过我觉得还是先考虑学校,商科……
魏无羡:我觉得要么不做,要么就一心一意地做,比起大学我想先去闯闯看。
晓星尘:有魄力是好事,失败了怎么办?
魏无羡不假思索:做小白脸,吃蓝湛的软饭啊!
晓星尘:……好像没有学校可以推荐给你。

24. 姐姐姐夫的故事
江厌离也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金子轩的。只是知道这份喜欢同他们定没定过娃娃亲并无关系。
初中毕业那年情人节,江厌离终于鼓起勇气放了一盒巧克力在金子轩课桌抽屉内,结果金子轩当面找江厌离退了回去。
因为这个事魏无羡守在金子轩回家路上和他打了一架,两败俱伤。
江厌离来接人去医院的时候同金子轩一句话也没有说,从此也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两家大人知道后,婚约也就不了了之。
高一,不知谁把两人订过婚的事散了出去,江厌离被金子轩的所谓亲卫队堵在墙角。
金子轩经过,正看见江厌离清秀脸上的无措,有些厌烦的准备上前解围。
然而江厌离说:婚约如果是假的,你们在这里为难我也不能让金同学注意到你们;婚约如果是真的,你们在这里为难我就更没有意义了。婚约也是大事,怎么会因为你们说两句不好听的就取消呢?
江厌离声音轻柔,语气平静,对面几个女生哑口无言,她便问:我可以走了么?
金子轩忽然觉得江厌离也挺有意思的。

后来魏无羡同江澄升入高中,江澄进了学生会,江厌离同金子轩见面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但每每碰见,江厌离只微笑示意,仿佛和金子轩从无瓜葛。
大概人性本贱,江厌离越淡定,金子轩越不淡定。
金子轩开始折腾了。
打篮球,斜眼瞥见江厌离经过,要传的球变成胯下运球假动作过人后仰跳投。
回头一看江厌离都走得没影了。
开会,江厌离来会室外面等江澄,歪在椅子上听报告的金子轩瞬间正襟危坐,严肃点头,作报告的人以为自己很精彩。
余光一扫,江厌离在外面认真打手游。
上课,被老师抽去讲例题,刚开个头江厌离抱着书经过,金子轩用了三种解法滔滔不绝写了整黑板,在老师“有病”的眼神中往窗外看,江厌离早走掉了。
转眼又到情人节,江厌离来学生会室转交别的女生给江澄的巧克力,又给一年级那几个学弟都送了一小袋巧克力饼干。

她送完看江澄还要忙就走了,金子轩鬼使神差追上去,走到楼梯口时江厌离一侧头,视线相对,金子轩竟然有点紧张。
金子轩脑冲头问了句:没有我的份吗?
江厌离睁大眼睛,随即恢复平静,抿紧嘴唇,轻声说:金同学,都已经过去啦。
金子轩看着她,尝到了久未经历的挫败感。
两人又回到了见面点个头的状态,或者说除去金子轩无人知晓的一番独角戏,他们之间从未改变过。
高二临近结束的时候,图书馆清点书籍,发现丢了几本书,而给这几本书做还书扫描的是轮值到图书室管理员的江厌离。
当时的啥图书室委员会是几个临近毕业的学生,不想多事,就列了个金额过江厌离赔完就结事了。
江厌离百口莫辩:可我把书放回原位了呀。
几个人叹气,我们也相信你,可是书找不到啦,你也没证据。
江厌离不肯担这莫须有的罪名,又无从辩解,更不想去搬救兵,站在那里都要哭了。
还是金子轩当时正巧在图书馆,走过来语气平淡的说:这件事我们来负责调查并承担责任,几位学长学姐不必费心了。
他说完话锋一转:不过,如果证明是你们冤枉了江同学,也希望你们予以表示。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江厌离,但毫不迟疑的语气中笃定的信任,是那样叫人安心。
后来果然发现书籍是有人带出图书馆,当时没有管理员在,懒得等。
几个毕业生老老实实的给江厌离道了歉,江厌离转头去和金子轩道谢时,后者依然半晌不肯看她,只说:应该的,没什么。
江厌离却笑了起来。
到高三,魏无羡和蓝忘机好了,学生会室更热闹了,但江厌离由于学业却来得少了。
有次她终于带着新烤的蛋糕来慰问因为校庆焦头烂额的众人,主动递了一块给坐在最远处的金子轩。
金子轩竟然有点局促:我也可以尝尝吗?
江厌离眨眨眼,微笑不变:不一定合你口味,不过尝尝看?
——过往种种都在这一递的动作中翻页。
金子轩笑着伸手,横里魏无羡探身,一口咬在那块蛋糕上。
金子轩:……

25.
优秀校友聂明玦回来探望母校。
聂明玦是个传奇人物,大蓝曦臣和金光瑶两届,时任学生会长,身兼年级第一,副职城东扛把子。他在任的时候温中还很嚣张,经常成群结队来找麻烦,聂明玦上一秒还态度严肃检查卫生,下一秒外套一脱扣子一解抄起扫把就出门一挑多,校内学生都满怀敬意喊一声聂大大。
聂大大据说和蓝曦臣金光瑶三个人初中就认识,互称兄弟,关系很好,但金光瑶却一直很怕聂大大,因为聂大大一直欣赏他聪明又不喜欢他心思多,一言不合就拍桌子耳提面命做思想政治教育。
聂明玦进校门,学生会小姑娘献花,会长金光瑶客套:^_^大哥好久不见,风采依旧,我们很是想念……
金子轩:我离聂学长这么远,你还站在我后面,你确定他听得到你说话?
聂明玦巡视校园,学生会的人跟着,金光瑶解说:^_^临近校庆演出,每个班都在准备活动,你看这些没完成的装饰……
江澄:??我知道啊,你对着我讲什么?聂学长打头站着呢?

聂明玦去学生会活动室,往会长位置上一坐,金光瑶:^_^大哥毕业后,学生会活动室没什么变动,不过毕竟人多了,平时还挺热闹的。
聂明玦:金光瑶。
金光瑶:什么事,大哥?
聂明玦:你干嘛站墙角?
江澄几个人在会议桌边坐着,齐刷刷看过去,金子轩见怪不怪。
金光瑶面不改色:哈哈,大家人多,挤。
聂大大要走了,蓝曦臣也下了实验课过来送,一群人站在校门口,金光瑶喜形于色:^_^今天大哥返校,受益良多,我们就送到校门口,祝大哥一路顺……
蓝曦臣:阿瑶,你都快退到教学楼了。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要一起去吃晚饭吗?
金光瑶笑容僵在脸上:有这回事?
聂明玦哂然:哦,我忘记告诉他了。很久不见三弟,有许多话要说,正好慢慢谈。
金光瑶:……
金光瑶想起了被铁血政治教育支配的恐惧。
魏无羡点评:赌五毛钱聂学长是故意的。
蓝忘机面不改色:同意,不赌。


26.
校运会打篮球,魏无羡遇到蓝忘机他们班,班上人都很紧张。
有人问:你们怕魏无羡碰到蓝忘机放水?
知情者很深沉:不,你看着吧,比那严重。
蓝忘机魏无羡都是小前锋,江澄控球后卫。
魏无羡带球过人,顺手一摸蓝忘机侧腰,错身时不忘抛个媚眼。
魏无羡又和蓝忘机对峙,盯着蓝忘机的脸花式运球,忽然往前一倒,又瞬间拧身从蓝忘机左边过人。
中场休息,魏无羡把篮球背心下摆卷起来擦汗,露出腰腹,接过别人矿泉水,喝的时候顺着脖颈淋了一身,见蓝忘机在看,冲着他舔了舔嘴唇。
下半场,蓝忘机防魏无羡,魏无羡背靠蓝忘机胸前,边盯着运球的江澄边调戏人:蓝湛,你刚才做什么一直看我?脑子里想什么呢?真是,亏得球衣裤子宽松,不然你……
江澄一个球冲着魏无羡砸过去,班上人第一时间叫了暂停,江澄咆哮:魏无羡!打个篮球!你就不能消停点!
魏无羡江澄打成一团,知情者深沉的吸口棒棒糖:比放水严重多了吧?

27.
校庆,魏无羡他们班搞了个鬼屋。
僵尸澄尽忠职守,待在地点恐吓路人,引起尖叫无数,很得意。
吸血鬼魏无羡拦住吓得一路小跑的女生:到了我的地盘,就是我的人。成为我的奴仆,交出你的血液,我赐予你永生……
女生啊啊啊,尖叫完头一歪主动露出脖子。
魏无羡:……
很快门外一群头顶冒爱心的外校女生排队等被吸血,江澄抓住魏无羡让他好好演别浪,绵绵去跟蓝忘机打小报告。
于是魏无羡被抓去了学生会那边。
学生会联名搞了个执事咖啡屋,人人衬衫领结马甲白围裙,金光瑶亲自领位,笑眯眯:欢迎光临。小姐两位吗?这边请。
金子轩递菜单:菜单在这自己看看好叫我。
蓝曦臣上点心,春风化雨:这是两位点的抹茶拿铁和伯爵茶,司康和柑橘酱,趁热吃,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
蓝忘机收盘碟,不说话。
魏无羡笑嘻嘻:小哥,点你出台好不好啊?
蓝忘机看他一眼:放学等着。
蓝曦臣不忍直视的移开视线。

28.
金凌穿过来之后,江魏虽然不想承认他爸是谁,但就这件事不该告诉江厌离这一点还是和他爸达成了共识。
于是三个人拉着金凌准备谈话。
金凌打断他们的铺垫:你们想让我不要告诉我妈是吧。
魏无羡:不愧是我侄子,够聪明,像我。
江澄:滚滚,什么都往自己脸上贴。
金凌面无表情:因为你们直到现在都还一言不合就想给我找个后爸,还总是因为后爸人选打起来,然后我爸听到了你们想给我妈找后爸,三个人一起打。
江澄:……
魏无羡:……
金子轩勃然大怒:你们以后怎么还是这个德性?有没有一点长进?
魏无羡:你也不看看十几年后我们还是觉得你配不上我姐,你有没有一点长进?
三个人一言不合又打成一团。
金凌在旁边吃橙子点评:确实是十几年里没有一点长进。

29.
既然不能告诉江厌离,金凌也只有很努力的忍住下意识的称呼,好在江厌离很少来学生会室。
第一次碰到江厌离,金凌一抬头,张口就:妈……的,今天真热。
江厌离笑:这不是什么好词,要少说哦。
魏无羡在旁边笑的快昏了。
第二次碰到,金凌在高中部餐厅,点了碗排骨莲藕汤。
没位置,江厌离坐旁边:你也喜欢喝这个?
金凌:喜欢,我妈妈炖得很好,这个差了十万八千里。
江厌离笑了:你妈妈听到一定会很高兴。
金凌看着她:我妈妈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妈,又温柔又漂亮,她从来不急,也不会大声说话,但是身边没有人不听她的。
江厌离轻笑:这么优秀?那你爸爸也一定是个很好的人。
金凌想了一下这些日子金子轩每每看到他欲言又止很多话想问不好意思问的纠结表情。
金凌:不,他是个二逼。
正走出来的金子轩:……

30.
高三毕业,金子轩从早上毕业典礼由校长亲自颁发结业证书起就一直很紧张,下台的时候左脚绊右脚差点摔下去。
结业式一完,一堆女生拥上去合照,金子轩心不在焉,江厌离被江澄魏无羡拉着说话。
忽然校门口人声鼎沸,一群黑西装人手一辆手推板车,上面全是玫瑰,一字排开,中间的粉玫瑰拼成一行字:江厌离,我喜欢你。
金子轩从包里掏出一个耳麦,神情紧张的对着江厌离方向:厌离,我知道我对你有过误会,让你伤过心,但这一次……
江澄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背稿了吧
金子轩认真的说:……我喜欢你,很喜欢,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聂怀桑啧啧:无羡,同样是当众表白,看看别人,看看你。
魏无羡抄袖子:当着这么多人面不是在威胁我姐吗?!
然而江厌离轻轻拉住他,嘴角仍然有一点笑,站在树下看金子轩,轻声说:不愿意。
魏无羡登时就笑了,还没笑完就见江厌离将鬓发挽到耳后,低头掩饰渐深的笑意:但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

31. 未来线
魏无羡他们大三暑假,一群人回家聚在一起打麻将。
魏无羡抽个二筒丢出去:你们暑假做什么?就打两个月麻将?
江澄:你以为像你?实习,早就找好了。
魏无羡:我也是有项目的啊,不过时间自由,好回家陪我们二哥哥。
聂怀桑抽了牌愁眉苦脸看半天:打牌就打牌,别一言不合虐狗成不成?
温情叼着烟嗤笑:你自己单身怪别人?赶紧的出牌,别磨叽。
聂怀桑磨磨唧唧扔了一张牌:唉,嫌我慢打牌别叫我啊!跟你们打我也怕,老输。
魏无羡笑嘻嘻:要不是姐姐跑国外去,绵绵小学期回来,哪会叫你,慢死了。
聂怀桑哼唧:这不还有三哥吗……他和二哥回来了还没走呢。
江澄冷哼:不跟那小子打,算牌贼精,娱乐而已,没意思。
温情冷笑:打不赢直接说,还赖别人算牌。
江澄怒:温情你一天不顶我不舒服是吧!
温情烟一按:你还恼羞成怒了?几岁了这么不经说?
聂怀桑:我有一个问题,他俩真在谈恋爱?
魏无羡见怪不怪开始刷朋友圈:可能吧。不过现在晚吟掐的不是我了,我有点寂寞。
聂怀桑也掏出手机:江学姐在那边做志愿者情况怎么样啊?感觉那边好乱。
魏无羡:金子轩那小子也跟着去了,每天就跟着姐姐跑,总算有点用处。
聂怀桑:这都几年了你们还针对人家?我听大哥说他们快该结婚了。
魏无羡撇嘴:对,回来就办,真是便宜那混蛋了。可是你大哥怎么知道?
聂怀桑:金子轩求婚的时候找三哥参谋,三哥告诉二哥,二哥告诉大哥。我猜的,不过我觉得这是真相。
那边温情和江澄终于吵完,一群人重新洗牌开局。结果江澄连续两把给魏无羡点炮,气得不行的时候魏无羡拿着手机站起来:不打了不打了,我二哥哥回家了。
说完也不管身后嘘声,拿着赢了的钱打车往回走,在楼下小摊那买了西瓜和冰粉,抬头望着自己家窗中的一点灯。
蓝忘机就在门后等着他回来。
想到这一点,魏无羡的脚步越发轻快。

——
同系列有个澄情,有个排行榜番外,等我都补完了发。
这个系列基本属于不稳定掉落,全看脑洞,如果有别的好玩的梗还会有的。

评论(49)
热度(2631)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