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一)

自以为


——

现代PARO,说好的学霸叽VS少爷羡,老套的赌约开局双箭头。

感谢 @啃夜 陪我脑洞!

——

 

1.

 

魏无羡把车停在路边,正好藏在一片树荫下,梧桐叶间漏下小块小块的奶油金光斑,嵌在浓荫里。他一手搭着方向盘,指节跟着音乐有节奏的敲动,间或哼两句,漫不经心打量行人。

下课时间,又是连着小吃街的K大西门外,来往学生很多,这辆风骚的红色跑车和戴着墨镜的年轻车主一经亮相就成为视线焦点。一个女生经过车前时大胆地多看了两眼,他就拉高墨镜对她眨眨一边眼睛,嘴角斜勾一道好看的弧,看得小姑娘红了耳朵。

魏无羡笑笑,毫不在意车外人的视线和讨论,专心致志地盯着校门口。

群众的想象力向来没有边界可言,十来分钟他在这里的原因和等的对象就编出百来个版本,只是这场脑补的狂欢没能持续太久。

 

——他等的人到了。

 

今年夏天来得极早,五月初就连续拉响高温警报,临近西落的阳光依然晒得人恹恹的,谁都是满面油光微红着脸的狼狈模样,唯有他清爽得与周围格格不入,丝毫不像身处三十八度的天气里。

魏无羡压着舌“啧”了声打开车门,墨镜随手拉掉挂衣领上,嘴角上弯,径直朝那人走过去。

被拦住的年轻人停下脚步蹙眉看过来,漆黑碎发压着上扬剑眉,迎着光的瞳仁是透亮的浅咖色,皮肤是冷调的白,仿佛再一晒就要蒸腾起溶化的水汽。

魏无羡边打量边问:“帅哥,你是不是经常经过湖口路那家叫莲花坞的咖啡厅?就是门口放了个特别大的石头缸子养莲花的那家。”

周围半遮半掩的打量已经变成肆无忌惮的围观,年轻人眉头拧得更紧,片刻才点头:“是我,有事?”

魏无羡歪头:“有。我是魏无羡,你可以叫我魏婴,交个朋友怎么样?”又补充,“其实我根本不会认错你,只是怕直奔主题唐突佳人,随便找个开场白而已。”

他扬高眉毛,笑起来时眼睛里一片粼粼波光:“没想到你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年轻人的脾气很好——一个男的被另一个男的当街调戏没有照面一拳而是转身走人,实在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魏无羡看他走远也不急,摸着下巴随手拉过路边一个吃瓜路人搭上人家肩膀:“哎同学问你个事,这帅哥叫什么名字啊?”

吃瓜路人诚恳答:“校草隐私,人人有责。”

“校草是吧,”魏无羡拿出手机划拉两下,“你们BBS还有校草专版?真可怕。居然还分排名!”

吃瓜路人:“……”

“蓝曦臣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吃瓜路人弱弱地:“那是他哥……”

魏无羡笑嘻嘻拍他肩膀:“哦,那就是蓝忘机了。谢谢你啊同学,回头有机会请你吃瓜。”说完边挥手边扬长而去,留下风中凌乱的吃瓜路人嚼吧嚼吧咽下一嘴西瓜籽。

 

下班时间堵车得厉害,魏无羡到莲花坞的时候天已擦黑,门口挂着Closed的牌子,他提着饮品袋径自推门进去,扬高声音:“罗小姐温小姐,您点的外卖到了。”

坐在吧台前的高个女生回头看他:“也太慢了,给你一星差评。”

魏无羡把装着奶茶的袋子往桌上一放,抱着手背靠上吧台:“城里多堵啊,情姐姐体谅体谅我们这些做苦力的呗。”

温情斜眼看向门外停着的红色跑车,意思是“你这话也敢说”。绵绵笑吟吟把奶茶拿出来插好吸管,柔声说:“辛苦魏少啦。吃饭了吗?”

“还没。绵绵真体贴,厨房下班了吗?没下班随便给我弄点吃的吧。”

绵绵笑着应了转头去后厨,温情交叠双腿看驻场的乐队在小小的圆形舞台上试音。

 

莲花坞白天是提供甜点简餐的咖啡厅,到八点清场半小时,八点半作为清吧重新开放。绵绵和温情一个打理咖啡厅一个打理酒吧,每天都是这个时候交接。

“这就是新来的乐队?看起来不错。”

温情咬着吸管含含糊糊地说:“是啊,江少钦点的,昨天面试通过今天就上岗。”

说曹操曹操到,玻璃门又被推开,一身休闲西装的江澄边拉领子便走进来:“今年天气真见鬼,五月这么热,再过几天还能不能活了。”他一见魏无羡就恨恨说:“魏无羡,你真是可以,让你来酒局你居然关机!我差点被灌倒在桌上。”

温情皱眉:“你这酒气,能不能去换风口站会儿?”

江澄面无表情:“嫌熏坐远点。”

“好弟弟,酒量靠练,我不能剥夺你成长的机会。”魏无羡打断两人的剑拔弩张,“况且我今天去履行赌约了。”

绵绵正好从后厨出来,将咖喱饭递给魏无羡,又倒杯柠檬水给江澄。

江澄道过谢喝了一大口才反问:“什么赌约?”

“上周你们跟我打的赌,自己都忘啦。”

江澄和温情对视一眼半天想不起他说的什么,还是绵绵在旁边插了一句:“那个K大的帅哥吧?”

温情恍然,和江澄异口同声:“你还真去?”说完互瞪一眼,魏无羡熟视无睹:“当然真去。我是什么人?言出必行,一诺千金,说做就要做,说撩就要撩!”

江澄冷笑:“亏你说得出口,真是脸大能跑马。我看你就是闲的没事,净整些有的没的,男的你也去。”

“男的怎么了,真爱不分性别好吗?江晚吟你这是偏见。”魏无羡话锋一转,“再说不是你们出的主意么。”

温情无语:“可我们也没真想让你去啊。那你今天战果如何啊,人家理你了?”

魏无羡来了兴致,勺子一丢开始讲今天的经过,听得江澄眉毛抽温情嘴角抽,最后少爷眉飞色舞地总结:“追人嘛,无非就是游击战,消耗战,歼灭战,过两天我再去一趟,肯定能化敌为友。”

江澄已经不想搭理他了:“你爱咋咋,别让人知道我认识你就行。”

温情则是反问:“可是我说魏少,你万一真把人家撩到了,要怎么办?”

魏无羡顿了一秒拍着桌子笑得前仰后合:“怎么可能?我又不是GAY,至于他,那反应一看就直的,顶多哪天他被我气疯了和我打起来,两个直男还能怎么样?少跟着绵绵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网剧啊。”

江澄冷道:“打起来也好,你真的欠收拾。”

温情凉凉道:“要是打进派出所,我会帮帅哥作证是你先骚扰人家的。”

魏无羡痛心疾首地控诉:“你们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他不就是长得帅吗?”

 

说是打消耗战,那天过后江澄硬拉上魏无羡走了几天酒局,等魏无羡想起再去找蓝忘机的时候已经过去一周。

他还是五点半把车停到K大西门外。有些学生显然对他印象深刻,半开的车窗时不时飘进来一句“又是他”“找蓝忘机的”“是基佬吧”。

魏无羡也不在意,等蓝忘机出来把车往前挪点正挡住人去路,摇下车窗笑嘻嘻探出头:“帅哥去哪儿?赏个脸让我送你一段呗?”

蓝忘机皱眉看他一眼,还是耐着性子冷冷说了句“不必”才转身走人。

魏无羡锲而不舍换挡慢悠悠跟着他:“我去莲花坞,顺路的!”

蓝忘机干脆不搭理他,加快脚步。

“你怕什么啊,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蓝忘机终于停下,魏无羡眉毛一扬打开车锁,就见他挥手招了一辆出租,扬长而去。

魏无羡:“……”

 

魏无羡越战越勇,又跑了两次。

“帅哥,天这么热走路会中暑的。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别怕,上来啊!”

“这年头像我这么好心的人可真不多了,我就是想送送你,你圆我个心愿呗。”

“蓝湛啊,你今天最后一节是不是上公共政治课啊?”

“别这么看我,你们学校BBS上的资料细得不像话,喏你看,这是你的课表。”

 

他开着车追在校草NO.2后的画面俨然成为K大西门一道风景线,再出现的时候立马就有人在BBS发帖号召群众围观,于是今天西门聚集的人多得不像话,吃瓜的吃瓜嗑瓜子的嗑瓜子,就差端个马扎守在前排了。

魏无羡当然不在意,照旧笑嘻嘻地撩拨人家:“蓝湛我发现你们学校校风挺活泼,这么多人来给我助阵,你是从还是不从啊?”

“别气嘛。听说你口味特别清淡,爱吃淮扬菜吗?我知道个特别好的馆子,去不去?”

蓝忘机目不旁视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说:“停车。”

魏无羡没反应过来,滑开几步才踩刹车,有点愣地看蓝忘机从副驾打开车门坐上来:“哎你…”

“不是你说的,”蓝忘机拉好安全带抬头冷冷看他一眼,“去吃饭。”

他没等魏无羡回答,平淡地跟了句称呼:“魏婴。”


=未完=

羡羡会比较参考前半段的性格特征,小少爷嘛><


评论(34)
热度(916)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