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2

前文点我

这章因为剧情走向有大改,幅度大的地方我加黑啦!

————

2.

 

车进入主干道的交叉口时正好碰到红灯,魏无羡瞥一眼蓝忘机,后者靠坐在椅背上目不斜视,他连忙拿起手机给温情发短信:温情,好姐姐,快帮个忙,你知道城里有什么好吃的淮扬菜馆吗?

温情回他:你是魏无羡吗?

魏无羡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淮扬菜馆?他压根就没想过蓝忘机会上车,随口说说罢了,想他可是吃火锅连鸳鸯锅都不点的人。

温情又补了一刀:还有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吃那么淡的东西,请你就地打开大众点评。

魏无羡在脑海里把熟人都过了一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也跟“口味清淡”绝缘,难道今天真要栽在排名主要靠广告的app手里?

“魏婴。”蓝忘机的声音响得毫无预兆,魏无羡反射性笑着侧过头:“怎么了?”

蓝忘机看着他,平淡的陈述和车后此起彼伏的喇叭声一同响起:“绿灯了。”

 

最后魏无羡还是在他们一帮太子党的微信群里解决了餐馆问题,一家需要提前一周预定的老字号私房菜馆,那哥们帮他给老板打电话临时排出两人的席位。

餐馆坐落在市中心的一个住宅区附近,地段虽好环境却幽静,独门独栋一个古朴院落,乌瓦白墙、青石板路,门口垂挂的纸灯笼在傍晚的风里轻晃不休。

女侍应给他们引位,蓝忘机说:“这里走出路口就是紫阳路吧。”

魏无羡点点头,一手插兜慢悠悠跟着领位:“虽然是市中心,很安静对不对?”

蓝忘机“嗯”了声:“下次可以直接从东林路过来,不需要绕那么远。”

魏无羡心想我那不是还不知道去哪吗,人却往右迈了一步打破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小声问:“这是下次还要和我一起来的意思?”

蓝忘机一怔,瞬间绷紧嘴角:“无聊!”

魏无羡见好就收,重新退回一边跟领位搭话,把人逗得笑个不停,特意给他们选了个最里面的靠窗卡座。她放下阻隔走廊视线的纱帘,留下一句格外甜美的例行问候:“祝两位用餐愉快。”

 

这家席面都按人均规格由主厨搭配,只会根据客人的忌口偏好做细微调整,便连点菜这个麻烦事儿都省掉。

魏无羡端起服务员倒好的花茶啜饮一口,借着压低的刘海不动声色地打量正对面的蓝忘机。

长得真是没得说,大少爷在心里琢磨着,就是太不爱说话了。想到这里他出声问:“看你经常走莲花坞那边过,你是本市人?住家里?”

蓝忘机回过头:“本市,租的房子。”

“一个人住?”

“嗯。”

魏无羡手背支着下巴,一边手指轻弹茶杯杯壁:“你还真是问什么答什么,一个字都不肯多说。和我出来这么不乐意啊?”

蓝忘机抿了下唇,魏无羡又摆摆手:“哎不逗你不逗你,换个问题,怎么突然就想通啦校草大人?”

“看的人太多了。”蓝忘机说,“再则你像不遂愿不善罢甘休的人。”

还有一层言下之意,一旦遂愿就会失去兴趣的人。

“哈哈,没想到你看人挺准嘛。”魏无羡语调轻快地点过另一层意思,“自信点,别低估自己的魅力,万一吃完这顿饭我对你更有意思了呢?”

蓝忘机冷冷看他一眼:“玩笑适可而止。”

魏无羡笑容不变:“刚刚这句可是真心的。”

这场暗流涌动的对话在开始上菜后终于告一段落。

先上来的是两例蟹粉狮子头,小巧的白瓷汤煲架在酒精炉上,高汤的香气随着热度升高扑入鼻息,魏无羡拿汤匙戳戳顶端黄橙橙的蟹粉:“这可是招牌菜,你尝尝看怎么样。”

蓝忘机的视线在他手上停顿一秒,才回答:“好。”

 

魏无羡对这桌子汤汤水水实在兴致缺缺,琢磨着晚上再拉江澄去吃个夜宵,好在他面前的人不仅秀色可餐,连用餐仪态都赏心悦目。

蓝忘机吃得不算慢,一举一动有条不紊,汤匙碰触瓷碗时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握筷子的姿势也非常标准,骨节精致的修长手指搭在深红漆木筷上,衬得雪白指尖越显晶莹,并且从头到尾奉行“食不语”原则,一句话都不肯说。

临近席尾,经理亲自过来打招呼,询问菜色是否满意,魏无羡就笑着把视线投向蓝忘机:“我说了可不算,得问他,本来也是专程为了他过来的。”

蓝忘机面色不改,语气平淡地答说一切都好。

魏无羡边听经理和他攀谈边伸手去兜里拿卡,却意想不到地摸了个空。

卧槽不会吧,魏无羡心里喃喃,转手去掏另一边裤兜,请人吃饭没带钱这事情要是被经理告诉他那朋友,大名鼎鼎的魏少绝对荣登圈子年度笑话TOP10,那帮子人得成群结队的来莲花坞“慰问”他。

然而空荡荡的布料被他摸透了,也没摸出个卡片来。

他这边半天没把卡掏出来,眼看经理结束对话就要回头,蓝忘机两指夹着银行卡放进桌边盛着账单的托盘:“麻烦了。”

经理有点意外,仍收下去给他们结账。

留下魏无羡手指插进头发里捋了半天思考该说点什么才显得不那么糗,最后在对方移开的视线里破罐子破摔:“哈哈哈哈真不好意思,明明说了要请客居然没带卡,今天换衣服忘记检查了——”

蓝忘机重新看向他:“不必,原本我就没打算让你请。”

“那可不行,”魏无羡反而在他这句话里找回状态,“不能这样,我太没面子了。”

蓝忘机看他,意思是那你要怎样。

魏无羡眼珠一转:“你就多赏个脸呗,周末有空吗?郊区有家做鱼的馆子很不错,周五下午我去接你?就这么定了!”

蓝忘机目光中的疑惑转瞬即逝,考虑片刻才回答:“如果学校没临时有事,可以。”

 

吃完饭魏无羡送蓝忘机回家,颇有年头的小区,院门口进去就是一株巨大榕树,他吹了下自己刘海:“看起来真不错,白天你们小区里肯定凉快。”

“的确。”蓝忘机低头去解安全带,安全扣却卡在凹槽里半天拔不出来。

魏无羡默不作声,饶有兴致地打量蓝忘机微皱的眉头,看他确实弄不出来才伸手帮忙:“这个安全扣是有点不好用,不过平时我副驾不怎么坐人就懒得管。像这样,往里面按一下……”

他们指尖相触,魏无羡恍若未觉继续伸手覆住蓝忘机的,施力解开安全扣:“看,这不就好了——”

蓝忘机却猛地收回自己的手。

魏无羡抬眼看过去,车外路灯昏黄的光从蓝忘机斜后方照过来,把他的表情藏在影子里。

“你不喜欢和别人接触?”魏无羡诚恳地,“不好意思啊,我下次注意。”

“…还好。今天谢谢了。”

“不打算请我上去坐坐?”

蓝忘机没有回答径自下车,扶着车门俯身:“周末的餐馆,想必你不会绕路了。”

这猝不及防的反将一军反倒让魏无羡眼睛一亮,蓝忘机不等他回答就又说了句再见,合上车门退开两步等魏无羡先走。

魏无羡摇下车窗,笑嘻嘻地把头探过来:“那我走了啊。还有蓝湛,”他用拇指比划两下,“记得检查下裤兜。”

蓝忘机目送他的车驶过街角才依言伸手检查裤袋,一张名片不知何时被塞进来,少见的黑底白字,只有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名字和电话。

 

周五魏无羡却没有赴约。

江家请了几个重头客户吃饭,江澄直接去魏无羡家里抓他:“你今天必须和我走。”

昨晚有熟人在他们酒吧过生日,魏无羡被灌得七晕八素,今天扎扎实实睡了一天:“别啊,我今天又没法喝酒,去了有什么用?而且我晚饭有约的。”

江澄“啧”了声:“弱成这样你昨天喝个屁?有人来我挡就是了,但你得去。你约的谁,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魏无羡昏昏沉沉地爬起来,一个不注意就说溜了嘴:“蓝湛啊——”

江澄面无表情地:“基佬,我给你二十分钟洗漱换衣服,跟我去吃饭。现在,立刻,马上。”

魏无羡手忙脚乱收拾完被拉上车,走出一半才想起要给蓝忘机说这件事,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过去,很快屏幕上除了互通号码和他刚发的气泡之外出现了简单的回复,“没事”。

 

吃喝玩乐过完周末,一到周一魏无羡的风骚跑车就再次准时在K大西门报道,学生们一发现他不少人立刻掏出手机,想来不多时又会出现全民围观的盛景。

好在蓝忘机今天出来得很快,魏无羡摇下车窗冲他招手:“蓝湛!”

蓝忘机看他一眼,站在原地踌躇片刻才走过来:“…什么事。”

魏无羡手搭在窗沿上,诚恳地抬头看他:“上次真的特别对不起,我也是临时被叫去的又算公事,不是故意放你鸽子啊。”

蓝忘机不为所动:“没事。”

“那给我个赔罪的机会呗,”魏无羡双手合十对他做个拜托的姿势,表情却丝毫没有那意思,“走走今天我请你吃饭,我带了卡的。”

“一顿饭罢了,你不用一直放在心上。”蓝忘机转身要走,却被一把抓住手腕。

“你真是,非逼得我说出来?”魏无羡瞥了眼站在几米外树下的学生扬高声音,“我就是想——”

“魏婴!”蓝忘机低声警告,“够了,我和你去。”

“这就对了嘛——”魏无羡笑嘻嘻松开手看着蓝忘机绕到副驾驶去,打开门后却半天没有动静。

校草冷冷地问:“这是什么?”

副驾驶上一束占了座位一半的巨大蓝玫瑰,花瓣上还有露珠顺着蜷曲的花瓣滑动,显然是刚刚包好,新鲜出炉。

魏无羡眉毛一扬,颇为得意:“给你赔罪啊。”

 


 

=未完=


本来想停在短信那里觉得莫名虐,所以又加了一段。

不能画风突变!

评论(38)
热度(694)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