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3

自以为

——

1 2

因为剧情重新想了下,章2有很大的改动,主要是两个人的关系走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先点回去看看,大改的地方我都加黑了。

——


3.

 

那束花蓝忘机当然没有收,魏无羡在他冰冷的目光里自动自觉把花束丢去后座。

周一晚上再去郊区吃就有点远了,魏无羡选了家新开的泰国菜,象征性咨询蓝忘机的意见,不出所料地得到后者“都可以”的回答。

“按理来说请你吃饭应该选你爱吃的,不过淮扬菜我真是…”

“不必勉强。”

“你还意外地很好说话嘛。”魏无羡笑着瞥了他一眼,“这家口味很正,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车里出现一刻明显的停顿,接着蓝忘机说:“你喜欢就可以。”

说者有没有意不知道,听者差点把油门踩穿。

 

晚饭魏无羡促狭地尽挑重口味的菜点,冬阴功火锅咖喱皇炒蟹之类之类,最后良心发现要了两蛊椰子鸡汤。令他失望的是,蓝忘机毫无反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吃得从容。

他注意到魏无羡脸上不加掩饰的失落,淡淡说:“不爱吃和不能吃是两回事。”

魏无羡往后倒在椅背上:“看破不说破,你这人好没意思。”

蓝忘机不为所动,低头认真拆蟹,他总能从蟹钳蟹腿脆硬的壳子里拆出完整的蟹肉来,不像自己全靠丢进嘴里用牙挤。

“你这招可真厉害,我就没那个耐心。帮我也拆个好不好?”

蓝忘机看他一眼没说话,不多时他手上那个蟹钳里洁白的蟹肉就在咖喱里滚过一圈,安安稳稳躺在了魏无羡的碟子里,换来魏无羡高高兴兴一句“蓝湛你可真是太好了”。

两人这顿饭远不如第一顿来得暗流涌动,魏无羡发现蓝忘机冷淡归冷淡,实际上不难相处,答话简短但从不敷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听人说话的时候总是平静专注地看着对方,他身边第一次有这样的人出现,反而让他有进一步了解的想法,一开始的捉弄目的反倒淡了。

结账的时候魏无羡洋洋得意从包里掏出一小叠信用卡,抽出一张递给服务员,再像扑克牌那样在手中展开:“我今天怕悲剧重演,特地多带了几张。”

蓝忘机嘴角一抽,看上去不是很想搭理他。

 

这次送蓝忘机回去已经不需要他指路,魏无羡的车滑到路边,拉好手刹就去给他解安全带。

“……我自己来。”

“为你效劳啊。”魏无羡也不是真的想给他解,立刻就把手松开了,瞥一眼后座又问:“花你真不拿走啊?”

“魏婴,”蓝忘机平静地说,“这不好笑。”

“可惜了,这可是专门给你挑的,我跑了好多家才找到一家不是染的,正儿八经培育出来的蓝玫瑰,把他们店里的包完了……”

蓝忘机冷淡的表情上终于出现一丝犹疑的裂痕,魏无羡噗嗤一声:“逗你的。不要就不要,我送我朋友去。拜了啊蓝湛,还有,”

他弯起眼睛,“今天你答应和我吃饭,我很开心。”

蓝忘机僵硬了下才回答:“…路上小心。”

魏无羡也不计较自己的话被跳过,心照不宣地眨眨眼,红色跑车平滑地驶上路面,消失在街角。

 

时间还早,他干脆去了趟莲花坞,乐队在小小的舞台上唱一首老歌,温情正和一桌熟客聊天,看到他就停下说话,招呼他:“魏少。”

魏无羡神神秘秘走过去,弯下身夸张地将身后的玫瑰递到温情面前,放低声音:“送你的,情姐姐。”

温情在一阵口哨声中接过,丝毫不为所动:“你这束太大,放背后压根藏不住。买给谁的?”

魏无羡接过一个侍应递过来的柠檬水喝了一口,随手把杯子放到吧台上,四下望了望:“江澄那小子今天没来?”

“没有。”温情抱着玫瑰花绕进吧台找地方放,好不容易翻出一个球形敞口花瓶就被魏无羡接下来的话吓得差点把花瓶丢出去:“我买给蓝湛的。”

“……K大那个小帅哥?”温情把花连着包装囫囵塞进去,直起腰撑住吧台气势汹汹地盯着魏无羡,“你又招惹人家?”

魏无羡莫名其妙有点心虚:“什么招惹不招惹的,交个朋友也不行啦?”

“上次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说真的魏少,”温情认真地说,“别过分了。”

“你这么认真,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过分了。”魏无羡哭笑不得,“他要有一点当真的迹象,我还会去找他第二次?我现在就觉得他人还挺有意思,他要是不和我打起来,做个朋友也挺好的。”

温情狐疑看他,她没有和蓝忘机有多少接触,只从魏无羡上次讲的事情里判断出这个人和他根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类型,对于对方嘴里的“有意思”抱持怀疑态度。

但她警告已经到位,也无意干涉太多,点头说你心里有数就行。

魏无羡等温宁出来给他当试验品尝了几种新调的酒,又等酒意过去等到十一点才准备回去,临走前回头望一眼吧台上显眼的蓝玫瑰,又倒回去敲敲吧台:“温宁啊。”

温宁手上摇晃调酒壶的动作流畅有力,被魏无羡叫到又露出一个格外腼腆的笑:“魏少你说。”

魏无羡指指那束玫瑰:“你姐姐太豪放了,一会儿你放点水把花养起来,”他想了下又补充道,“买点保鲜剂回来,开得久。”

温宁点头应了,把调酒壶的盖子打开,将混合好的酒液从高处拉出一条漂亮的线倒入杯中:“魏少。”

“嗯?”

“那个,没送出去也别伤心,”温宁诚恳地说,“下次再送就好了。”

“……我谢谢你啊。”

 

被温情提醒过以后,魏无羡有段时间没找蓝忘机。按理来说对方态度软化,正是该乘胜追击的时候,可他自己也知道两个人都直得跟军分区门口哨兵的站姿似的,又不会真的怎么样,既然只是要做朋友,又何必这么紧赶慢赶的去靠拢。

然而每天睡到十点多,去江氏晃一圈有会开会没会找江澄,晚上有饭局就陪着他上酒桌一个人拉关系一个人谈前景的分工合作,隔两天去趟莲花坞,这种过习惯了的日子竟然莫名其妙的有点无聊。

他这天本来在和几个平时在一块儿吃饭的太子党喝下午茶,到一半绵绵打电话过来有点急:“魏少,你现在空吗?”

魏无羡走到一个角落去接电话:“算空着,怎么了?”

绵绵急归急,解释起来还是很有条理。原本莲花坞白天咖啡厅的营业有两班服务员,三点半来接岗的有两个人是同学,好像因为食物中毒还是怎么的住院了,得有几天不能过来,又有一个临时请了假,一下缺了三个人。现在在上班的表示最多可以撑到五点半,但之后是晚餐时间,人和事都只会更多,剩下的服务员根本应付不来。

魏无羡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的落地窗,“嗯”了两声说:“你别担心,我一会儿就带着人过去。”

他安抚两句挂掉电话,翻出蓝忘机的号码飞快地编辑好短信发过去。

旁边正好有个哥们去洗手间,看到他的表情停下来:“魏少,给谁发短信了呢?一脸淫笑。没听说你泡到什么妞啊。”

魏无羡摆摆手:“去你的。淫者见淫,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去去去,赶紧上厕所去,别憋爆了。”

人家显然不信:“我这是慧眼如炬。刚该给你拍下来,淫中透傻你知道吗。”

魏无羡笑着踢了他一脚:“滚吧你。”

 

蓝忘机换好制服走出来时,绵绵猛地吸了口气,一把抓住魏无羡的袖子:“魏少!”

“干嘛干嘛,”魏无羡无语地看她一眼,“怎么没见你平时看着我这样啊?”

莲花坞的制服款式简单,但剪裁布料都很讲究。蓝忘机穿着柔软的米白衬衫,袖口整整齐齐挽在手肘处,棕色围裙系在腰间,原本在额前的头发梳到脑后完整的露出一张惊人俊美的脸,已经有坐得近的顾客频频回头打量。

魏无羡嘴上嫌弃绵绵,自己打量一圈也是颇满意:“叫你来果然是对的,看来这几天生意要上涨。”

“别说笑了。”蓝忘机扬扬手上和围裙同色的领巾,显是不会系,绵绵刚要上前魏无羡就极自然地从他手里接过,跨前一步双手绕到他肩后把领巾绕过来:“还好你有空,不然我一时半会儿真不知道找谁。蓝湛你这个人也太好了,今天下班我请你吃夜宵啊。”

他垂着眼睛状似认真地系领巾,听到有年轻女性兴奋地、压低了的说话声,福至心灵地嘴角一弯,干脆又凑近环着他肩后作出一个给他整理后领的姿势,两人身高差得不多,蓝忘机只觉得他呼吸擦着自己耳垂,他克制住退后的冲动,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魏无羡察觉到了,低声说:“你紧张什么?”

蓝忘机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魏婴!”

被叫的人大笑着退开,绵绵有点无语:“……魏少,我说您什么时候会系这东西了,原来我还是高估您了。”

蓝忘机胸前的领巾长短差了老多,结也乱七八糟的,跟小孩子自己打的红领巾似的。绵绵惨不忍睹地和蓝忘机打过招呼,隔着距离给他重新系齐整,魏无羡笑嘻嘻抱着手臂看着,等她打完毫无预兆地伸手解开蓝忘机的第一二颗扣子,让小立领柔软自然地向两边分开搭在领巾上,露出突出而精致的锁骨,这个改动虽小,却成功柔化了他严肃的气质。

魏无羡满意地打个响指:“这就好了,上岗上岗,业绩好老板有奖励。”

蓝忘机去和绵绵确认点单,闻言看了他一眼:“不用,只是来帮忙。”

“真不要?”魏无羡跟着趴到吧台边,笑嘻嘻地逗他,“什么都行哦?”

蓝忘机不搭理他,认真去听绵绵讲话了。

魏无羡讨个没趣,摸摸自己鼻子,越看越觉得蓝忘机穿这身特好看,自己的眼光好到不行,颇满意地哼了个走调的曲。


=未完=

每次看到他立FLAG,我怎么就那么开心呢(不

评论(40)
热度(657)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