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4

自以为

——

1 2 3

——

04.

 

魏无羡拉开位置坐下来,将菜单推给蓝忘机:“这次你点。”

这已经是他帮忙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这几天客人一天比一天多,还头次出现晚餐要排队的情况,所幸绵绵终于协调好班次让校草脱身。

前两天一天忙得太晚一天魏无羡自己有事,说好的请客都没请成,今天他软磨硬泡加上老板特权才让临时工先生提前下班出来吃饭,且诚意十足地挑了家可以吃夜茶的馆子。

 

菜单他这次直接推给蓝忘机,后者也不和他推脱,林林总总点了七八样,魏无羡有点惊讶:“没想到你在茶点上口味和我这么像啊。”

对面的人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茶点都是现成的,上得很快,魏无羡转转筷子:“晚饭没酒太难过了我得叫一瓶,你要喝吗?”

“不必。”

“你是不是不喝酒啊?可惜可惜,我还说一会儿带你回莲花坞玩,我们温宁调酒很有一套的。”魏无羡就只叫了一罐啤酒给自己倒上:“来来来碰一个!”

两个人的杯口轻轻碰过,魏无羡眨眨眼:“一会儿还是跟我去喝点吧?”

蓝忘机:“……不用,我从不沾酒。”

“你有没有发现你跟我说话三句不离一个‘不’字啊?我怎么觉得我不是在被你拒绝,就是在被你拒绝的路上,好没面子。”

“不如你少说一些有的没的。”

“那可不成,逗你多有意思啊。”魏无羡笑嘻嘻地夹了个虾饺进他盘里,“吃饭吃饭。”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就支起下巴边小口喝酒边打量对面还在喝粥的人。这几天蓝忘机在店里帮忙实在是难为人了,他不是那种爱和人打交道的类型,偏偏被魏无羡抓过来帮做侍应生,好在他看起来冷淡严肃,客人顶多偷偷多看几眼、议论几句,调戏是万万不敢的。

绵绵还偷偷问可不可以让蓝忘机每周来一两天,他做事严谨认真有效率,太让人放心了。

魏无羡当时说想得美,我给你们开工资还要负责给你们找帅哥看?

蓝忘机这时恰好抬眼看他:“你笑什么?”

魏无羡脱口而出:“想你可不可以经常来啊。”

蓝忘机皱眉思索,答得还很认真:“恐怕不行。最近导师那里没项目,我时间上才有余裕。”

魏无羡笑得歪过去:“哎蓝湛你真是…我知道我知道,你这次能来帮我我就很意外了。”话都说到这一步,他在肚子里酝酿一晚上的话也就顺势接上,“真的,你这么干脆就来帮我,我特别感激。”

尤其是他们认识的契机对于蓝忘机而言恐怕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你不用…”蓝忘机刚开口,魏无羡却径自举起杯子一饮而尽,晃晃空荡荡的杯底:“有诚意吧。”

“……”

“哈哈哈。你表情也太嫌弃了!好好好不讲这个说别的,你们bbs上关于我们俩的猜测你看过吗?特别精彩,特别有意思!”

“……无聊。”蓝忘机冷冷地,“写的人和看的人都是。”

魏无羡反而更有兴致,K大BBS上那篇帖子飘红置顶很久,几十页的回复编出无数个版本,既有小说流又有考据党,他存了书签想起来就看几眼。

“来来来我跟你讲最近点赞人数最多的那个回复,”声情并茂,“咱俩早就认识,我是个渣男富二代,掰弯你后残忍无情的消失,然后突然发现非你不可没你不行,回头来想重新……哈哈哈哈,我要念不下去了!人才啊,这小姑娘完全可以去写小说嘛,……”

蓝忘机皱眉,打断魏无羡:“胡说八道!服务员,麻烦结账。”

“本来就是胡说八道,你听着玩就是,慌什么。”魏无羡笑嘻嘻地跟在他后面讲个不停,“蓝湛我还没你微信号啊?让我扫一个呗。”

蓝忘机只好把手机界面调出来他扫。

“头像果然是风景图嘛,朋友圈也什么都没有——你没把我屏蔽吧?”

“……我本来就不用。”

“就知道我们蓝湛实诚。这下找你更方便啦。”

 

晚上蓝忘机回家后收到了魏无羡的第一条微信:分享链接,《你们说我们校草NO.2和那辆法O利车主究竟什么关系》。

他发了个点点点过去,很快收到魏无羡的回复,一句话分三次发:好贴共享,吃饭的时候看着玩儿,不谢!

蓝忘机这次打字了:无聊。

 

莲花坞里,温情有点心累:“魏少你和谁发微信呢?这么高兴?”

魏无羡按着键盘头也不抬:“你猜。”

“蓝忘机?”

“哟,”魏无羡笑嘻嘻瞥温情一眼,“不愧是情姐姐。”

场内有人和温情打招呼,温情坐在吧台边只举杯示意,看了魏无羡半天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太合适,只好叹气:“我看人家挺好的。”

谁知魏无羡却少见地认真附和:“的确很好的。”

温情没说话,魏无羡抿口酒:“两个大男人,再说些别的也矫情,反正他以后要有事我肯定帮。”

“我看蓝忘机要有什么搞不定的事,你还不一定帮得上。”

“……温情啊,我和你讲,你这样,真的特别不合适。毕竟我还在给你发工资对吧?”

“我的工资还真是江少在开。”

魏无羡不肯说话了,温宁恰到好处的圆场:“魏少,这是我新调着玩儿的,您帮忙尝一下?”

 

魏无羡这个人,虽然总能轻易和人打成一片、进而成为人群中心,能让他上心的人却很少,一旦上了心就表现得很直接——比如有事没事发个微信,有事没事喊人出来吃个饭,有事没事邀请人来莲花坞坐坐。

偏巧他这边上心了蓝忘机却忙了起来,魏无羡真是一语成籖,每天不是在被蓝忘机拒绝,就是在被蓝忘机拒绝的路上。

最后他终于再次采取堵人大法,出来准备去西门买晚饭的蓝忘机被他堵个正着。

魏无羡手搭在车窗上:“哎,真巧。”

蓝忘机:“……”

魏无羡笑嘻嘻地:“这么巧多有缘啊,不如一起吃个饭。”

蓝忘机淡淡看他,余光瞥见周围来往学生,声音里带出点无奈:“……可以,吃完我回学校。”

最后两个人干脆回莲花坞吃的,在绵绵琢磨不定的视线里找了个二楼角落的位置坐下,随便点了两份饭。魏无羡打量对方,蓝忘机今天穿了一件烟灰色T,衬得他本来就白的皮肤更白,在这个光线昏暗的角落里都要发光了。

魏无羡幽幽地:“蓝湛,你真是太过分了。”

蓝忘机不解看他:“…怎么?”

魏无羡继续幽幽地:“我从来没被一个人拒绝这么多次。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蓝忘机只好说:“最近很忙。”

魏无羡演得上瘾:“吃个饭的时间总得有吧?借口,你就是不想见我。”

正巧绵绵亲自给他们把两份饭端上来,听到这一句以一种恨其不争的眼神看了魏无羡一眼,走了。

她这样一搅,魏无羡自己笑开了:“逗你的逗你的,你那表情,哈哈。来来我就想着好久没见你了,吃个饭我送你回去啊。”

“不用送了,也近。”

“那不行,我把你弄出来就得负责到底啊。”

问题敲定,两人埋头吃饭,然而吃到一半路外尖锐的消防车警笛声传来,吵得人头晕。

魏无羡揉了揉耳朵:“从这儿过,这附近也不知道哪遭殃了……”

蓝忘机淡声说:“最近连续高温,是应该注意。”

然而没一会儿蓝忘机的手机响起来,他接完没两句就皱起眉:“…我现在回来,没事。谢谢。”

“怎么?老师叫你?”

蓝忘机将餐具整整齐齐放在盘边:“抱歉,我要回家一趟,着火的是我邻居。”

魏无羡一口饭差点噎在喉咙里:“啊?!”

 

最后魏无羡也勺子一丢送蓝忘机回家,小区门口人声鼎沸,魏无羡拉起蓝忘机就往里面挤:“各位叔叔阿姨麻烦让让啊!着火的是我朋友家,我着急,借过啊谢谢!”

好不容易挤到里面去,停着消防车的楼下一对被熏得一脸灰的年轻夫妇一见蓝忘机就愁眉苦脸地过来解释。着火的是他们的空调外机,原因是电器老化加上家里还开了一堆别的高能耗电器,天气热,又干,外机又刚好架在两家之间的位置,瞬间就顺着阳台上晾晒的东西烧到了蓝忘机家。

组会自然是没得开了,魏无羡陪着蓝忘机等消防员灭火,然后回家查看、联系保险公司什么的,一折腾到了晚上十点多。蓝忘机家里受的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肯定要整修,短时间住人是不行了。

问题这就来了,蓝忘机学校原本分的宿舍被老师暂时借给了别人住,家又在S市另一边,上下学会变得极其不方便,让他去找别的住校外的同学挤也是不可能的。

魏无羡在旁边看着他蹙眉沉思,突然一个念头上来:“蓝湛,要不你住我那儿吧。”

蓝忘机猛地抬头直直盯着他,魏无羡被他那视线看得不明所以,心里却莫名有点难言的雀跃:“就离你学校四五站路,我有空还可以送你。放心,不收房租,你空了帮我收拾房间就成。”

“——怎么样?这么好的条件你就别犹豫了,收拾东西跟我走呗。”


=未完=

过渡章卡得身心俱疲,不是懒更,吃饭那段我写了大概三四次吧想死……这低下的文力……

评论(29)
热度(648)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