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Eternal Seduction (黑帮ABO)

Eternal Seduction

——

黑帮abo,一发完,有没有后续不知道

没有全套肉,预警!

——

 

蓝忘机走进门的一瞬间,脊椎像被微小的电流飞快打过,直觉告诉他房间不对劲。

他停住脚步反手搭在腰后的枪上,借着走道里的光线打量没开灯的室内,一切如常,此时身后突然传来非常轻微的、因为动作过快带出的气流声,从走廊里尖锐的警报声中被他敏锐地捕捉到。

但他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人从后面锁住咽喉,太阳穴上传来冰凉的触感。扣住他的人一脚蹬上了门,将尖锐的警报声隔绝在外,房间只剩下窗外透进的稀薄光线,耳后吹过湿热气流,带笑的熟悉声线贴着耳廓响起:“别来无恙啊,含光君?”随后他端枪的手略微用力,枪口压陷皮肤:“把手举起来,乖一点。”

蓝忘机在听到那声音的第一秒就停下拔枪的动作,因蓄力而血管突出的手背慢慢上举,出现在后面人的视野中:“……魏婴。”

“当然是我。”魏无羡,江家麾下首席执行人,也是门外警报的始作俑者,气定神闲地和他谈笑,“你以为这里有几个人能在你反应之前就近你身的?”

蓝忘机冷冷道:“现在恐怕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他故作惊讶地“啊”了声:“你难道是在关心我吗蓝湛?我可真是太感动了。”

“……”蓝忘机忍耐片刻,终究忍不住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大家族继温家覆灭以来每两月一次的例行会议,用以划分温家的势力范围、资源调配,仲裁家族之间的摩擦争端。

刚才本来在进行第三天的会议,中途有人闯入,附在金广善耳边说了什么,随即金广善与江澄离席,三分钟后酒店启动一级警备状态,走廊顶的红色警报灯旋转不停,尖锐的鸣笛有节奏地呜鸣,金广善回来宣布会议暂停,请各个家族首领回房间休息。

 

——原因就是要搜查他身后被认定“叛逃”的魏无羡。

被追捕的人似乎毫无自觉,拇指摩挲着手枪被捂得温热的表面,戏谑道:“因为我放走了温情姐弟啊。金家的警备真是上不了台面,我还以为我只争取得到十五分钟,结果半个小时后他们才发现。”

“…既然时间够,为什么不走。”

“你这个问题还挺让我意外的嘛。”魏无羡闷笑两声,“当然是因为我还有事要办了,何况我只要想走,又怎么会差那点时间?”

蓝忘机刚要说点什么,却敏锐地捕捉到抵着他太阳穴的枪口有一刹那的松动。尽管魏无羡很快就用更重的力道顶住手枪,那个脱力的瞬间仍如同茫茫黑夜中用力扳下的道岔,将车轮引向了全然未知的轨道。

魏无羡的声音再度响起,字与字之间压抑着不稳的气息:“总之,现在要请你帮我逃出去了,”他停顿一秒才说出最后一个称呼,滚烫的吐息和沙哑的声线刮擦过蓝忘机的耳际,“…蓝二少爷。”

握住手枪的手不易察觉地发颤,香甜的气息从蓝忘机身后缓缓飘散而出,顺着鼻息侵入肺腑,盘旋在胸腔内令血液升温,一路烧到颈后的腺体,诱引着催生Alpha的信息素。

不过片刻,仿佛整瓶香水从高空摔落,在魏无羡一句低咒的“该死”间,香甜气味炸裂开来,从中蒸腾出辛辣酒香,翻腾着将蓝忘机淹没。

 

只有几家最核心的人才知道的秘密,江家有史以来最出色、将大多数同代远远甩在身后的执行人魏无羡,是个Omega。

而他现在在这被追捕的当口,在与他不分伯仲的蓝家执行人含光君身后,进入了发情期。

 

魏无羡用力顶住枪,开口的时候费力地吞咽了一下才止住唇边的喘息:“…把换气打开,然后去沙发那边。”

蓝忘机伸手把身边墙上的开关打开,接着维持着上举双手的姿势,试探着走了一步,清晰地感觉到身后人经过克制仍急促起伏的胸膛,还有扣着自己喉咙的手臂细微的颤抖——唯有持枪的手仍然是有力的,枪口顶得太阳穴发疼,似乎全身力气都被集中在了这只手上。

“快点。”他强调道,跟着蓝忘机缓慢地往沙发的方向走去。

 

——只是这迈出的每一步都在拉扯他竭力绷紧的神经,挟持的姿势迫使他直面蓝忘机颈后的腺体,被自己的信息素刺激出的檀香味不疾不徐漫溢而出,在他的呼吸间若有若无的撩拨,试图剥离所有残存的自控与理智。

 

一段不长的距离花去几倍于平时的时间,蓝忘机刚走到沙发边就被魏无羡从后面一顶膝弯,抓着后领压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这一下来得又急又狠,根本不像发情期的Omega能拥有的力道,好在地上铺了厚厚的羊绒地毯,蓝忘机并不觉得疼。

他的后领仍然被魏无羡的抓着,枪口改移到后脑勺,跪在他身上的人大约是被刚才的动作耗尽力气,整个人脱力地往前倾,勉强用微颤的手肘支在蓝忘机背上,胸口剧烈起伏,喘息声却被他强行吞咽。

“你,”蓝忘机的声音里有刻意压制的干涩意味,“没带抑制剂?”

魏无羡意味不明地闷笑一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身上这味儿,真是……”他似乎用舌尖擦过嘴唇,发出一点水声。

蓝忘机猛地一顿,咬紧牙低声警告:“魏婴!”

他自己也处在神经紧绷的状态,这一下没控制好情绪,属于Alpha的檀香味陡然变浓,顷刻间裹住室内蒸腾的酒香。魏无羡呼吸一滞,扣住对方后颈的手止不住地颤抖,他徒劳地喘了几下,整个人软向旁边的沙发。

蓝忘机反手捉住魏无羡的枪翻身坐起,在视线投过去之前,他先闭了闭眼。


耍流氓啦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牙齿狠狠破开薄薄的、烙着吻痕的颈后,朝着腺体咬下去,在信息素入侵、标记完成的同时,蓝忘机被整个拉倒在沙发、双手被拉高铐在了扶手上。

“嘶——你这下嘴可真够狠的。”魏无羡捂着后颈跳起来退开两步,银质的小小钥匙被他随意地抛接两下,远远扔在进门的地方:“色令智昏的现身说法啊,含光君。”

蓝忘机绷紧下颌,冷冷地陈述:“你打算好的。”

Omega的发情虽然可以通过做爱缓解,但这种没有完全交合的方式只是能缓解情欲的急潮,随时都可能第二次进入发情状态,想真正让发情期过去,要么之后真正做一次,要么完成临时标记。

魏无羡笑了一下,他起来得急,衣服都没来得及打理,衣领敞着、裤头耷拉着,一片大好春光,似乎也是觉得自己这样有碍瞻观,把手枪叼在唇间慢条斯理地拉拉链、系腰带,最后重新把枪拿好,冲蓝忘机晃晃手指,那上面有他自己的粘液牵连出的银丝。

蓝忘机移开视线,魏无羡却不打算放过他,弯下身拿枪托顶起他下巴打量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当然,不然怎么办,解决完发情期被你带回姑苏?”

“你跟我回去,金家不敢越过蓝家带走你。”

“的确,可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魏无羡带着笑瞥向蓝忘机的下身,“再说了,标记也能让你好受点儿。”

“……你离开四家,连抑制剂都——”

“这个你可以放心。”魏无羡凑近了,声音里的温柔像是稍纵即逝的错觉,他吻了下蓝忘机的嘴唇,“后会有期。”

他最后轻拍了下蓝忘机的脸颊,直起身笑嘻嘻地舔过自己的嘴唇:“多谢款待,含光君。”

“魏婴——!”

魏无羡推开通往阳台的推拉门,最后回头冲蓝忘机笑嘻嘻地挥挥手,如一只猎豹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黑夜之中,唯有一丝酒香气仍旧盘桓在房间里,也不过一时半会儿就被良好运作的空调驱散了。

 

蓝曦臣在房间一角的圈椅上坐下交叠起双腿,腿上摊着一本书,忍笑打量正在整理自己衣服的弟弟:“的确只有魏少能让我们忘机吃亏了,自小就是。”

蓝忘机抚平袖口,迟疑片刻开口:“兄长,我想去找魏婴。”

蓝曦臣闲闲翻过一页书:“你是担心现在抑制剂管控严格,魏少在外面出什么问题?”他轻轻摇头,“这个难怪你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才听三弟提起来。魏少已经接受了温情的手术,用牺牲部分身体机能和抑制剂失效的代价换取可以控制的发情期。”

蓝忘机猛地转过头来。

蓝曦臣还在低头看书,也就没有机会看到蓝忘机的表情:“可控意味着,接受这种手术的Omega将只会在能够激发自己…嗯,在自己中意的对象面前进入被动发情期,而这才是温情姐弟的处理方式一直悬而不决的原因,部分人认为这项技术会令各大家族失去对Omega的控制力……忘机?”

他抬起头,只看到蓝忘机一阵风似地打开门出去,只能无奈地叹一声气。

 

=完=

 

耶耶耶耶耶耶爽爽爽爽爽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做完小天使们 因为我是流氓啊~

评论(85)
热度(1334)
  1. 沈大鸭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