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此宵中

此宵中

——

延续十五岁恋爱设定,内含微量轩离/江氏夫妇/曦瑶/澄情。

突发七夕贺,只想发糖,写得简陋,祝大家节日快乐。

——


魏无羡半梦半醒间意识到有人推他,下意识捉住那只手凑到唇边亲了几下,含含糊糊地嘟囔:“二哥哥,好蓝湛,让我再睡一会儿……”

那只手顿了顿没抽走,片刻后他整个人被从被子里剥了出来,低低的声音就凑在近在咫尺的地方:“魏婴,起来。”

魏无羡被架着腋下动弹不得,勉勉强强撩开眼帘,却一眼看见床头垂下的银铃。还没清醒的大脑像生锈的机括,他呆呆眨了几次眼才抓着蓝忘机猛地坐起来:“蓝湛,我们这是在哪?!”

蓝忘机目光中带出几分疑惑,手上动作不停地把他揽近了些好给他更衣:“自然是江家,昨夜特意赶回来的。”

“江家……?”魏无羡只觉得脑仁一抽一抽的疼,蓝忘机低头给他系腰带,淡声说:“不是要回来看师姐吗?”

 

魏无羡更衣洗漱毕,对着铜镜打量半天,半晌才跟着在门边无声催促的蓝忘机迈出房间。这正是他从前在莲花坞住的地方,出门便是一个小而精致的院落,迎面走来一个红衣女子,身后跟着两个提食盒的侍女,先是和蓝忘机见了个礼,目光一转向他便挑高了眉:“难得难得,这个时辰便起床了。”

魏无羡迟疑着唤:“温情?”

温情让两个侍女将食盒摆在院落正中的石桌上,等那两人布好早膳和碗筷,亲自从一边的食盒底层抽出一碗黑幽幽的药汁来:“喏,今天这碗可是我盯着熬的,请吧。”

蓝忘机看过来。

温情拍拍手:“我就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来。蓝公子,务必等一刻钟再让他吃饭。再一个月这金丹就可见分晓了。”

温情十分干脆,说完就走,魏无羡被蓝忘机拉着坐下来,还忍不住多去看了那个红衣背影两眼,便觉药味扑面而来,蓝忘机正把汤药推到他眼前,示意他喝。

魏无羡拉了拉嘴角:“二哥哥,咱们打个商量,这药味儿这么大……”

蓝忘机眉头一皱,也不等魏无羡说完话,径自端起药碗喝了一大口,揽过他以口唇渡药。

魏无羡:“……”

这一大碗汤药就硬生生被他们用这个方法喂完了,蓝忘机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蜜饯,摊开手示意魏无羡拿。魏无羡今早起来一直昏昏沉沉搞不清状况,可还是眉梢一扬便笑着俯下身去,就着蓝忘机的手掌心舌尖一卷,把甜丝丝的蜜饯含进嘴里,笑嘻嘻地舔了舔唇:“味道不错。”

蓝忘机绷紧下颌:“不知羞!”

头挪开了,却露出发红的耳尖。

 

用完早膳,就有侍女来请人到正厅。魏无羡一路打量,发现这分明是他记忆里的莲花坞,有些地方明显露出些翻新的痕迹,规格布置却与当年别无二致。

还没进门,就听到厅内江枫眠的笑声,还有江厌离的柔声劝止:“阿凌,手收好,莫抓你外公的胡子!”

厅内主位正做着江枫眠和虞紫鸢,右首是金子轩和江厌离,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儿,穿着金家的金星雪浪袍,玉雪可爱,坐在江枫眠膝上伸着手去够江枫眠细心修整的胡须。

江厌离第一个注意到他,笑着站起来往这边走:“阿羡,这么久没有着家,昨天睡得怎么样呀?”

魏无羡想说点什么,喉咙里挤出的第一个字却带着点儿哭音:“……好得很,还是家里睡得舒服。”他说完又捏着鼻音喊:“师姐。”

“……”江澄正从他后面绕出来,万分嫌弃地瞥他一眼,“几岁了,也不嫌丢人。”

金子轩坐在原位轻哼一声:“说得不错。”

这两个人居然联起手来挤兑他,魏无羡却仍有种踩在云上的轻飘飘的感觉,居然也不回嘴,笑嘻嘻地说:“三岁了呀。”

江枫眠等他落座,逗金凌去叫大舅舅。金凌好奇地打量他大半天,江厌离轻轻推了推他肩膀:“上次带回来的那些竹蜻蜓呀,竹蚂蚱呀,可都是你大舅舅带回来的。”

金凌依言跳下来,还有些不情愿地走到魏无羡面前见礼,干巴巴地喊了一声:“大舅舅。”转头看向魏无羡一旁的蓝忘机,颇有些困惑地回头看自己母亲。

魏无羡逗他:“叫舅妈。”

江枫眠重重咳了一声,虞紫鸢冷冷瞪向魏无羡,金子轩江澄青筋,江厌离笑个不停,蓝忘机一言不发和金凌对视。

最后还是好师姐给解的围:“阿凌叫前辈就好。”

 

聊了小一个时辰,魏无羡才搞清楚状况,原来是前几年金凌过生他和蓝忘机在外夜猎,兼之他不耐烦去金麟台虚与委蛇,就都是找人送了礼物过来,今年江厌离特意带着金子轩提前回了娘家,魏无羡便说什么也要亲自来上一趟,拉上温家姐弟,紧赶慢赶昨夜才回莲花坞,刚来就睡下,今天才来得及和众人打招呼。

江枫眠、虞紫鸢同江澄都忙,聊过天便走了,金子轩虽人跟着妻子回了娘家,金麟台那边的书信也是没有断的,江厌离忙着哄相公陪儿子,魏无羡和蓝忘机便成了两个大闲人。

“好久没回莲花坞了,”魏无羡笑着在袖子底下去牵蓝忘机的手,“陪我逛逛?”

蓝忘机颔首,任由他一点也不端方雅正地甩着自己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将将绕过正厅外的拱门,正见墙角后一角灰色衣袍,魏无羡心中狂跳,再走近些正见那蹲着的人抬起头来,眨眨眼慢半拍地说:“啊,公……公子。”

魏无羡牢牢盯着他漆黑的瞳仁,勾了勾唇角:“你蹲着儿干嘛呢?”

温宁指了指墙角一株小小的紫色五瓣花:“这花像图鉴里的一种药草,在、在研究呢。”

魏无羡“哦”了声,又问:“你姐姐呢?”

温宁有点奇怪:“姐姐头、头两天就过来了,白天都在药房帮着江家在看药方呢。您不是知道吗?”

“今儿起太早,有点忘了。”魏无羡也跟着温宁蹲下来,又拉拉蓝忘机,蓝忘机只好也跟着蹲下来,蹲下来后还细致地整理了下衣服下摆。

“公子……?”温宁疑惑看他,“您要和我一起看这药草?”

魏无羡更诚恳:“不,温宁啊,你看。”他指指旁边,“我就是特别久没玩蚂蚁了。”

温宁疑惑的视线越过魏无羡迎上蓝忘机的,蓝忘机淡定地侧过头,错开了。

 

午膳早上就说过了只能各自用,魏无羡干脆拉着蓝忘机去了莲花坞外的小镇吃,还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零食,回去的时候从河里找了小船,让船夫慢慢绕回去。

船夫年纪大了,有点耳背,说话全靠喊,魏无羡也颇有耐心,拉长了声音一句句对答,今天日头也不大,小船穿行在田田莲叶间,偶有一尾鱼飞快地从船侧滑过,魏无羡笑嘻嘻地出手去抓,抓到了又放回去,甩了蓝忘机一身水。

蓝忘机也不躲,由着他闹,魏无羡闹累了一躺枕在蓝忘机膝上,眯缝着眼睛刚要抱怨两句晒,蓝忘机就伸手将他眼睛遮住了:“你可以小睡片刻。”

魏无羡勾着唇角:“那可不行,我怕一睡就睡过去了。”他又伸手覆在蓝忘机手上,心里默默念着:我怕一睡就睡醒了。

 

鱼没打是没打,魏无羡最后抱了一捧莲蓬回去,走在路上就开始剥起来,将走到院门口就被温情碰上:“来得正好!”

两个人被抓去后院扎孔明灯,地上乱七八糟一堆材料,温宁正在给一盏收尾,温情随手搬过俩小木凳:“这可是你江师姐要放的,赶紧的赶紧的,让温宁教你。”她目光转到蓝忘机身上,有点犹豫地说:“蓝公子……”

“我也一起。”

于是几个人坐下来一起扎孔明灯。

魏无羡学得很快,看温宁做了一遍就能扎出个不错的,旁边蓝忘机倒是意外地半天做不好一个,不是纸被戳破,就是竹篾被他折断了。魏无羡笑个不行,逗了他半天才坐到他跟前去手把手地教,刚扎好一个就听到门外传来阵阵类似于争吵的声音,温情跟江澄从门后绕过来,江澄还在说:“这就是你求人做事的态度?!”

温情扬眉:“谁说是我求你了?你姐姐点了名说想看孔明灯,现在全院都忙着晚上的宴席,来不来得及给你姐姐看,你看着办吧。”

江澄坐下来捞竹篾:“你给我记住。”

“记好了。”

江澄抬眼,当面前两个黏在一起的人是空气,径自冲温宁摊手:“麻烦了,剪子。”

 

一群人紧赶慢赶,好歹在开席前赶出了九十九盏孔明灯,正好寓意长长久久,留待席后放。三个人斗嘴两个人看,热热闹闹走到前院发现来了贵客,蓝曦臣正笑着同江枫眠寒暄,见了魏无羡一行人就从身后拉出个穿着蓝家校服的小少年来:“难得你们齐聚于此,觉得应该带思追过来。”

几年前温情姐弟都觉得阿苑不好长留夷陵,索性给他换了化名送去蓝家受教,这些年也就逢年过节能再聚一聚,蓝愿亮着眼睛看他们一行人,仍是礼貌地一一打过招呼。

 

晚上席间自然热闹,用罢晚膳魏无羡说去湖边放灯,又在江厌离惊喜的低呼声中推着温情出来说是她的主意,一群人便浩浩荡荡地往池边去,早有侍女将九十九盏孔明灯一一排好,只等他们打燃火折子来放灯。

江厌离率先拿起一盏,金子轩接过捧着,颇紧张地看她从一旁侍女手中接过火折子,等灯点燃后好不容易松口气,便见江厌离弯着眉眼看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呀?战场也去得了,还怕点灯么。”

金子轩拧着眉毛半天,低低说了句什么,逗得江厌离笑个不停,直到已为人父的人隐隐红了脸。

 

温情捧着一盏灯怔怔看着,江澄低声问:“看什么,羡慕?”

“羡慕不来的。”温情压低声音回答,却难得地露出笑容望着被孔明灯映亮的湖面,“想挤兑我?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听说你上次相亲又失败了。”

“牙尖嘴利。我不过就问了你一句。”

“客气客气,防患于未然,居安而思危。”

“温情,你还真是只有不开口的时候能看。”

“江公子过奖,还有——你手里的灯,再不放就燃尽了。”

 

江枫眠捧着一盏灯,好脾气地笑:“三娘子。”

虞紫鸢冷冷看他:“何事?老大不小,也要凑小辈的热闹?”

“毕竟是七夕,总该有些节日的气氛。这盏灯由你来点可好?”江枫眠伸手隔着袖子托她手腕,令旁边金珠银珠去拿火折子。

“有什么好放的?”

“有的,听说孔明灯许愿很灵。”江枫眠看她冷着脸点燃灯芯,“我有一个心愿,务必要实现。”

“事在人为,你盼着这些劳什子有什么用。”

江枫眠任由那盏灯升空,一瞬不瞬望着虞紫鸢:“你说得对,事在人为,我想说的和当初莲花坞校场中的话还是一样,”

“……阿鸢。”

 

魏无羡望着温宁带着两个小少年放灯,湖面倒映着天空中数十盏于夜风中晃晃悠悠升起的灯火,映亮半边夜空、满池莲花,慨叹道:“刚才见你大哥和金光瑶在那边放灯,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蓝忘机不语。

魏无羡拿过最后一盏灯,像在自言自语:“蓝湛,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大家都没有了,我和江澄也只能江湖不见,唯独你还在我身边。”

他点亮那灯,第九十九盏孔明灯缓缓升起,前面江厌离靠在金子轩耳边说了什么,金子轩一下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高高抱起来,转了个圈。

蓝忘机从身后牵过他的手:“我知道。”

魏无羡侧过头,正撞上那双琉璃双眸永远平静而专注,执着地追逐着自己的目光。

“是梦非梦,”蓝忘机低声说,“都有我在。”

 

=完=


评论(37)
热度(835)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