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失落传说(西幻)

失落传说

——

突发西幻,一篇完,灵感来自@符椋Theo 的银龙湛+骑士羡

——


“所以,你是一点都不信这个咯。”说话的青年又投了一小块木柴丢进劈啪作响的火堆,跳动的火光映亮他年轻而俊朗的面孔和嘴角意味不明的笑弧。他穿着面料上乘、制作精良的丝质衬衫和长外套,白天系在脖颈处的领巾被他拿下来塞在胸前的口袋里,垂落的一角布料上能看到精致的银线刺绣,一身不怎么适合长途旅行的装束,一看就是贵族出身不谙世事的小少爷。

他对面的旅行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抄起包着皮套的酒壶喝了一大口才打这酒嗝说:“当然不信。在我看来,这个传说从头到位就是在扯淡!先不说那个魏是东方人,他们根本就不懂驯龙的那一套,啊,我无意冒犯——”

青年笑嘻嘻地看他:“你说都说完了,才说无意冒犯?别紧张,我没生气,我们确实没有所谓‘龙骑士’的说法,但谁也保不准那个魏是从别的地方学来的,是不是?”

“这就更荒谬了,他能从哪里学?”旅行者发出两声大笑,“魏生活的那个时代,整个夏基波彻大陆的龙骑士一只手就数得过来,还都早已隐居,也是半传说的人物,甚至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青年捏着一小条木柴,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闻言漫不经心的笑了笑:“那没准是那条龙自己看上他的呢?”

旅行者反而一本正经起来:“比起有人教,你说的这个假设可能性还更大一点。”

两个人的交谈因为渐近的脚步声停下,一个人从草坡下走来,掠走了他们的视线。

来人的长发像熔化的白银,一丝不苟的系在脑后,一条银蓝刺绣点缀的丝带横在他饱满的额头上,于眉心垂下一枚泪滴状的湛蓝宝石。但那宝石也不如他的眼睛吸引人——他浅蓝色的眼睛没有一丝阴翳与瑕疵,令人想起传说中由女神的眼泪凝结而成、号称“天空之镜”的克劳迪普湖。他一身雪白装束,长途跋涉没能使那外套上有丝毫皱褶,踩过草地的靴子上除去水渍没有旁的污渍。他提着两个水壶,另一手抱着一捧野花,背后是宽广无垠的草原和穹顶般笼罩地面的夜幕,还有巨大的圆月横亘半空,月辉倾泻而下,薄纱也似地卷住这个令女神都会为之倾倒的年轻人。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旅行者难得文雅地感慨,“世间所有的诗歌都配不上这样的美貌——哎!”他捂着脑袋恼怒地看向对面的青年,“你扔我做什么?”

“失手,失手,再说那么小块木头,能打到你什么?”青年举起双手无辜地歪歪脑袋,说话间银发青年已经走到他身边,沉默地把手里的水壶与野花递给他,接着提起外套下摆盘腿坐下来,但他的腰背仍然挺得笔直。

旅行者又看了两眼,才费力地挪开自己的视线,青年弯弯嘴角:“还是继续讲刚才的吧,我们说道哪儿了?那条龙是自己看上他的?”

银发人喝水的动作一顿,但这微小的停滞并未被注意到。

“对,我在说你这个说法比有人教他的可能性还要大一点。”旅行者兴致勃勃,“这个暂且不提,传说中的魏是骑士出身,在射日之征中消失三月后再出现时忽然变成了法师,还是一直颇受争议的黑魔法师!”

“那这又有什么问题呢?”青年支住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致地打量旅行者兴奋的神情。

“这就是最荒谬的地方了!龙骑士之所以叫龙骑士,就是因为龙对魔法的气息极端敏感,哪怕他自己也是个骑士,既然已经成为了法师,还是法师中最让自然生物畏惧的黑魔法师,又怎么可能和龙结成契约呢!”

“可他不是近千年来的魔法师第一人吗?这怎么能和普通的法师比。”

“你说那个‘万法之祖’的称号?”旅行者砸吧着嘴,“我承认,魏这个人本身就足够惊才绝艳,但他是龙骑士的说法是他消失后才传出来的吧!吟游诗人编出了几百个版本的故事,但这三百年来,有人站出来说看见过他的龙吗?没有吧?当年魏的至交好友魔剑士,江,有次有不怕死的去求证的时候他怎么说的,‘无稽之谈’!这还不够明显吗?”

“也许他只是怕别人打扰他的好友。还有,要是有很多人见过,这还能叫传说吗?睡前故事还差不多吧。”青年换了个姿势,边和他说话边开始摆弄怀里的野花,看动作是准备编个花环。

“就连三百年前他刚消失那阵,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都不可考了,这一点儿都不正常。我看啊,保不准这个黑魔法师只是给自己炼化了一条骨龙,被没见识的人看到了,以为是真正的龙而已。”

青年扑哧一声低下头,肩膀耸动几下像是在忍笑,旁边银发人的眉尖抽了抽。

“你别笑,我觉得我的说法最接近真相。谁都知道龙族早就退居极北之地了,那个时代的龙骑士都是更久以前驯化的龙,魏又从哪里找到了他的?”

“龙不是能够化人形吗?没准跑出来玩儿的时候撞上了呗。”

“你是不是不看历史的?当年龙族为什么退居极北之地的原因没看?他们在那之后还肯跑到人类聚居的地方来玩儿?”

“嗯,你说得也挺有道理。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嘛,不要死脑筋。”

“你…”旅行者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跟你讲不通。还说这三百年来魏和他的龙一直在夏基波彻大陆上游历,这个说法就更扯淡了。能是他的龙?还不如说是和他当年的那个,就是后来经常和他在一起,又和他一起消失的那个圣骑士——”

“你说的是蓝吧?后面那个字你们也读不出来。”青年笑嘻嘻地,手上动作不停,一个精致的花环已经有了雏形。

“对。他们俩同在射日之征中成名,后来又在同个时间点消失——说起来黑魔法师和圣骑士相交莫逆就很奇怪,这件事我觉得比什么龙骑士值得关注多了。”旅行者又喝了一口酒,“那个圣骑士据说也是银发蓝眼,美貌惊人——哎,和小哥你很像啊。”

银发人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看了眼胸袋里的怀表,低低叫了声“魏婴”。旅行者还未来得及思索为什么这个名字如此耳熟,青年已经不老实地歪倒在银发人肩膀上:“我说大叔,你这么关注几百年前的人干嘛啊。”

“研究历史的人永远渴求真相。”旅行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想知道这个从头到脚都荒谬至极的传说的来源,它为什么能在三百年间在这个大路上经久不衰?”

“你想要真相?”青年将最后一枝柔软的植茎缠进花环中,捧起花环满意地打量片刻,跳起来绕到银发人身后,低头将花环戴在他头顶,如一顶冠冕装饰他辉煌的美貌,“——我可以给你。”

旅行者愣了下,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迎面而来的强风吹得睁不开眼。

以那两个人为圆点,强劲的气浪向周围辐射出去,旅行者勉强用手杖插入地底才停住自己后退的趋势。尽管双眼紧闭,他仍然感到有极其耀目的银光透过他的眼皮,在眼睛上落下模糊的圆点。

气浪很快衰退,他勉强睁开眼,却被眼前的画面掠夺走言语的能力。

早在数百年前就已退居极北之地,再未现于人前的古老生物,巨大的银龙盘踞于草坡上,张开宽广的双翼,周身是比背后的月光更加夺目的光辉,晶莹的鳞片覆盖全身,它淡蓝色的眼睛里映照出旅行人自己的影子,这个认知甚至让旅行者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那美丽的眼睛甚至让人觉得自己的倒影是一种亵渎。

而方才的青年一身黑色轻甲靠在龙脊上,一只腿架起来、一只腿在空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是个极其放松的姿势。一支通体漆黑的长剑悬在他手中,剑柄处是一枚耀目的红色宝石,如有实质的黑色雾气围绕着那枚宝石不停地旋转、缠绕,有红色光点凝结而成的蝴蝶不断从那宝石中飞出又凋零。

旅行者瞪大眼睛,混沌的脑中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魏婴”这个称呼耳熟——那正是他们议论了一整夜的传说主角,万法之祖、黑魔法师、最后的龙骑士的名讳。

“你是……你是……”旅行者的舌头像打了结,“你……是真的!”

青年扬扬眉毛:“有一件事我要正名,当年真是我的龙先看上我的。他不是别人,正是你口中和我一同消失的圣骑士……在这一点上,你很敏锐,大叔。”

他歪着头笑起来:“现在,你相信这个传说了吗?”

他的尾音消失在龙翼挥动带起的气流声里,旅行者再次被这气流掀得后退两步,再睁眼时只看到星空中逐渐远去的银龙背影,宛如一枚流星,拖出长长的残影,眨眼间便彻底飞出了旅行者的视野,带走了世间被反复传唱、又无从考证的真相。


=完=

两个地名有彩蛋大家看出来了吗哈哈哈哈哈

这篇我本来只是想搞个段子,结果(

评论-24 热度-816

评论(24)

热度(816)

  1. 枫林晚香菇王子 转载了此文字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