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7)

自以为


7.

蓝忘机最近在跟蓝启仁底下的博士的项目到了验收阶段性成果的时间,连着几天都在学校留得挺晚。这天他刚从实验室里出来准备锁门,就听后面带着笑一声“忘机”。

蓝忘机回头,正是他的哥哥蓝曦臣,一尘不染的白衬衫和窄脚休闲裤,外套挽在臂弯里,半倚在走廊墙边,显是等了他有一会儿了。

“兄长,”蓝忘机有点讶异地唤了一声,“你该直接进来的。”

“不想打扰你们。今天也是回学校签点文件,想起很久没见你过来看一眼。”蓝曦臣走近两步,顺手帮他理了理白大褂里的衬衫领子,“吃饭没?”

蓝忘机反射性要去摸兜里手机,动作到半途就停下:“没有。等我换件衣服。”


蓝曦臣比蓝忘机大两届,虽然也在读研,但研一上学期一过基本就在外面实习,研二的时候干脆就搬到了公司附近,现在临近毕业,极少回学校。蓝忘机平时和他联系虽多,却从小就是报喜不报忧的性子,房子的事他都是这两天才从别的朋友那里听来的,正巧有个文件要回学校签,就干脆回来找自己弟弟吃饭。

两个人长得极像,神态性格却大相径庭,但都是话题中心的人物,走到一起时那回头率和杀伤力根本就是平方级的,好在现在是晚上的选修课时间,路上没多少人,否则又免不了一番风波。

蓝曦臣开了车来,想着难得见弟弟一面,特地绕远了去了一家颇有名的养生汤锅。

“你最近住在朋友家?”蓝曦臣点完菜,将菜单递回给晕乎乎的女服务生。他们兄弟俩出来吃饭向来挑最角落的位置,吃个饭不停有服务生和客人刻意经过的滋味实在不怎么好受。

“是。”蓝忘机垂眼给蓝曦臣倒茶,又补了句:“兄长不认识。”

蓝曦臣笑了起来:“不想我问?不问也无妨,你住得开心就好。”

“……一时间找不到别的地方而已。”

“那你搬出来?我那边有空房间,也就上课稍微有点远。但我有空的话可以接送你。”

“不必了,”蓝忘机顿了顿又补充,“你也忙,我去你那里太麻烦了。”

蓝曦臣打量着蓝忘机的神情笑而不语,心说:怕我麻烦是真话,不想搬出来才是最重要的吧。


吃饭间两人各自聊了聊最近的情况又约了个周末一起回家看望父亲,这才结账往外走。快出门的时候通洗手间的转角出来个人,低头玩手机没看路,险些撞上,好在他反应极快地退了一步:“哎,抱歉抱歉——”

来人头一抬, 惊讶地睁大眼:“蓝湛!还是俩!”

蓝曦臣微怔,反射性看向蓝忘机,蓝忘机有点刻意地板着脸,倒是来人眉毛一挑就笑起来:“玩笑玩笑,蓝湛你别摆臭脸给我嘛。这位是蓝曦臣蓝大哥吧?”他娴熟地伸手,“幸会幸会,久仰大名,我是魏无羡,蓝湛的现室友。”

蓝曦臣心下有数,和他飞快地握了握手:“魏同学你好,多谢你收留忘机,我那边离学校实在太远,给你添麻烦了。”

“蓝大哥可别。”魏无羡说话间弯着眼睛一瞥蓝忘机,“论麻烦还是我给蓝湛添得多,有他在帮我赢了不知道多少酒,借住个房间而已,小事!”

蓝曦臣有点意外正要说什么,蓝忘机就沉下声:“魏婴,别胡说。兄长,你别听他的。”

魏无羡做出一副失言的懊恼模样:“好,不说就不说。”

蓝曦臣轻笑:“看来要找个机会约魏同学出来聊聊才行。”

“随时恭候。”魏无羡比了个手势,“蓝大哥是要回家?要不让蓝湛等等我,省得你带他回去绕路?”

“的确。兄长你送我的话就绕远了。”

“也好,”蓝曦臣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忘机,我时间订好了再和你说。”

“好。”

等蓝曦臣下楼,魏无羡让蓝忘机在门口的沙发那边等他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出来,脸上微红,显是又灌了几杯酒才脱身的。

蓝忘机带着责备意味的目光才一望,魏无羡就举起双手:“三杯而已,喝得急了。”

“不必的。我可以等你。”

“那可不行。”魏无羡知道自己开口就是酒气,主动和蓝忘机拉着点距离,“你大哥果然和你很像。”

“你怎么会认识兄长?”

魏无羡一手插兜转过身来,倒着走了几步:“你们论坛上挂着,还有身高体重生日爱好常出没地点——你的有好几项都打的问号,也太神秘了。”

“……”

“不过你们都是真人比照片还要好看的。”魏无羡啧啧有声地打量他,“有几天没见到你了啊。”

这倒是实话,魏无羡没再叫过蓝忘机去喝酒,最近局又多,明明在一个家里却没怎么碰过面。

蓝忘机“嗯”了声不置可否,魏无羡刚开口就被一把拉过去:“后面有人,不要倒着走。”

魏无羡侧头冲那人说了句抱歉,蓝忘机问:“刚才想说什么?”

“……你一打岔我就忘了。”魏无羡一脸无辜。

“想起来再说。”

魏无羡心说:这他吗怎么说得出口?刚才真是鬼迷心窍,还好被打断了。

盯着他时心里一闪而过的念头是,“想我不?”


“想我不?”男人挤眉弄眼,“是不是我出差这段时间,酒都喝不痛快?”

魏无羡惊讶抬头:“你出差了?我都没发现你最近不在酒局子上。”

江澄面无表情地给自己倒酒:“你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

平素一起喝酒的少爷一脸被伤害的表情坐下来,聂怀桑同情地拍拍他肩膀:“别哭。”

那人确实有段时间没来了,聊了几句就好奇地四处望望:“魏少,你怎么没带那个大学霸来啊?”

魏无羡笑嘻嘻地:“怕把你们赢得进医院,决定放你们一条生路。”

江澄冷笑一声:“我看是人家懒得搭理你了。”

“魏少这是……”坐下来的人犹犹豫豫地扭了半天脸,小心翼翼地,“被甩了?”

聂怀桑一口酒喷桌上,江澄嫌弃地往后拉了拉沙发椅躲开他的口水,魏无羡似笑非笑地盯着对面。

“哎呀,天涯何处无芳草。”那人以为自己说中了,“我们魏少是什么角色?稀罕你的能饶S城一点五个圈!没事没事,陪你借酒消愁啊。”

聂怀桑忧郁地看着他:“孩子怎么这么不会看人脸色呢?你怎么跟人家谈生意的?我是救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


于是刚出差归来的少爷被灌得瘫在椅子上,江澄早走了,有桌小模特过来打招呼,魏无羡笑吟吟和她们说了几句把人打发走了,聂怀桑边小口小口抿着酒边打量四周:“林家最近在谈的那个合同,是你让卡的吧?”

魏无羡仰在沙发椅里洗牌玩儿,大大方方地承认:“是我。”

“他们怎么惹着你了?”

“本来他们给的条件就一般般,诚意不够啊。”

“那你也不用不上不下捏在手里吧?”聂怀桑支着下巴,“林家大小姐最近都去别人的场子嗨……跟一个女人杠,不像你啊。”

“聂二你不当八卦记者可惜了啊。”

“好奇一下都不成吗。”

魏无羡抽了张牌亮给聂怀桑看,红桃K,随手插回去又是一番让人眼花缭乱的洗牌:“小姑娘被家里娇养惯了,说话不过脑子。”

聂怀桑心里雪亮,陈述道:“她招惹蓝大学霸了。”

魏无羡默认,左手翻转将牌拍在右手心,递到聂怀桑面前,聂怀桑随手抽了一张反过来,居然正是红桃K,他毫无真诚地赞了一句:“无羡·科波菲尔,魔术界的明日之星就是你了。”

“我朋友在我的场子被人说是小白脸,这怎么能揭过去?”魏无羡笑嘻嘻地,“要是他们求你来当说客,就打住吧。”

聂怀桑眉毛耷拉下来:“唉,我昨天去的时候可不知道林家的也在……人心险恶,人心险恶啊。”

“成了成了,别演了,又没说你。”

聂怀桑又说:“我又不向着他们。但平心讲,魏少,不能怪那些人误会。大学霸一看就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席间又不怎么说话,还都听你的……”

魏无羡心里一阵翻涌,垂下眼平声说:“我知道,这不是在改吗。”

“我其实是想问,你,”聂怀桑小心翼翼地,“不是真弯了吧?”

“……我去你的。再说你那一脸紧张什么意思?弯了也看不上你这样的,怎么也要蓝湛那个等级的。”

“当个基佬事儿还那么多。”聂怀桑不齿,“我看我旁边这个醒不了了,我去打个电话找人来捞他。”

“你跟人家就隔个花园还要叫别人过来捞?”

“懒得搬,喝醉的人很沉的啊。”

“……”


=未完=


万万没想到一开学全是due

这学期满学分,更新可能会慢,不过我会抓紧更。。

评论(23)
热度(607)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