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忘羡]自以为 (8)

自以为


8


说归说,魏无羡也知道蓝忘机绝无可能计较这种事,更不会赞同他用这种办法“报复”,自己的所作所为与其说是为蓝忘机出气,不如说是慰藉自己心里的恼怒和愧疚。对这种不好拿上台面讲的心理,魏无羡坦然面对,林家的事高高拿起轻轻放下,在对面重新修改合同之后就一笔揭过了。

然而对于蓝忘机,他心中始终有几分忐忑。

蓝曦臣客套说“忘机添麻烦”时他的回答,绝对不是场面话。

自认识开始,他给蓝忘机带去的麻烦还少吗?这个人居然也真一边皱眉一边统统接下,以至于向来错得干脆认得潇洒的魏无羡对他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想郑重和对方道一声歉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方面他自认所作所为不是道个歉就能翻页的,一方面他隐隐有种感觉,他真这么做了蓝忘机反而会不高兴。

出言威胁林大小姐后,他抱着鸵鸟心态躲了蓝忘机几天,每天刻意在外面找局待到一两点,提着酒瓶和人侃大山的时候心里却时不时晃过“蓝湛回家了吗”“睡了吧该”“他也不联系我,是不是觉得这样反而比较好”的念头,直叫一个坐立不安。

碰上蓝曦臣那天,蓝忘机和之前一般的态度,实实在在让他松了口气,魏无羡知道蓝忘机不会责备他,而是担心对方为了撇清这点误会主动疏远——毕竟被人开玩笑说是一对儿是一回事,被误会是交换关系,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把自己的杂念捋顺后,魏无羡认认真真地履行起自己和聂怀桑撂下的“正在改”的宣言。他不再撺掇蓝忘机去莲花坞“坐坐”,也不再三天两头带着他开一两个小时的车去吃一顿饭,晚上回家得晚了会格外小心的放轻动作,甚至有时候提前就知道自己会晚归的话,还要写张便签贴在进门的地方。这对他自己而言也是一种颇新鲜的体验,魏无羡对朋友一向以诚相待,却很少用这种细腻而妥帖的方式表达好意。

蓝忘机有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他不知道,温情倒是很直接地嘲笑他:“大少爷,你这是家有娇妻的节奏啊。”


九月近半,秋老虎却一反常态的嚣张起来,连续几天高温酷暑让人苦不堪言,天黑后仍然闷得人喘不过气。魏无羡考虑到这一点,每天晚上雷打不动去接蓝忘机,也不再堵着他们门口给人围观,只远远停在路口等他走过来;要是正好在莲花坞待着,就干脆开温情的车过来接人,美其名曰“低调”。

离他第一次出现在蓝忘机校门口已经快过了两个月,那个曾经是魏无羡闲暇时消遣读物的帖子回的人也越来越少,偶尔还有人问:“怎么好久没见那辆跑车了?”

魏无羡注册了个马甲,手指翻飞,飞快地回复:“说不定人家怕你们八卦,要改走地下路线了。”

刚按完发帖,车窗就被敲了两下,魏无羡边按下车窗边开锁:“今天有点晚啊。”

“最后一个走,要收尾。”蓝忘机抱着文件夹,还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样子,鼻尖却一层薄汗,呼吸都比平时急促。

“走那么急做什么?等你等得还少吗?”魏无羡笑嘻嘻从后座翻出一瓶水递过去,“明天总不用来学校了吧。”

蓝忘机想了一下:“可以不来。”

“那不如一起吃个饭。你自己说说,我们有多久没一起吃啦?”

“……”蓝忘机不语,这可真是恶人先告状的典型案例。

魏无羡也才反应过来,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那什么,时间对不上是挺尴尬哈。明天在家里吃怎么样?我亲自下厨,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虽说在家里吃是魏无羡临时起意,但也有一层觉得出去吃老容易碰到熟人,不想蓝忘机被人别有心思的打量。

蓝忘机质疑:“你会做饭?”

魏无羡挑眉:“会不会明天你自己吃了就知道了。怎么了大学霸,不敢吃?”

蓝忘机没有搭理他的激将法,只是说:“那就在家吃吧。”


第二天魏无羡还真是九点过就起床,拉着蓝忘机去买菜。小区附近有家有机超市,魏无羡兴致勃勃推了辆车东看西看,蓝忘机在旁边走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魏婴。”

“怎么,有想吃的?”

蓝忘机打量着他的购物车篮:“你准备做什么?”

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篮子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种类繁多,肋骨牛排羊腿,一盒龙利鱼一袋基围虾,土豆白萝卜倒在一起,旁边还有一小盒秋葵,几袋现成的调料包搭在米酒上,最底下还压着一袋火锅底料。

……实在是看不出买菜的人到底想做什么。

“还没买完呢,再说哪能只做这一顿?我这是私房菜,客人听大厨的,你实在有想吃的呢,我也可以考虑。”

魏无羡心想,哪能让你知道我的绝杀技——实在不行开袋火锅底料,什么都一起煮呗。

蓝忘机最后还是选择保持沉默,任由魏无羡一路看上什么拿什么,最后两个人四个满满当当的大袋子提回家,蓝忘机当即就被自信满满的主厨推到客厅,只好顺势搬过电脑改论文看数据,偶尔能听到厨房叮咣叮咣的响声。过了半个小时一股子糊味儿传来,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走过去看,魏无羡系着围裙,正愁眉苦脸地盯着炒锅,里面整整齐齐躺着四条焦黑肋排,还在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这不科学。”魏无羡见蓝忘机都走进来了,无奈挽尊,“我全都是按着菜谱来的,计时器掐好的时间,怎么还能糊?”

“……”学霸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给了个科学的建议,“叫外卖?”

魏无羡大手一挥,果断拒绝:“东西还那么多,不用!今天我还就跟这个较上劲了,蓝湛你忙你的,等着大厨给你开饭啊。”

……敢情少爷买了那么多是自知有可能失败。

蓝忘机自己也是从小没进过厨房的主,帮不了忙,看了一会儿只好出去;反倒是魏无羡,虽然烧糊了一道蒜香骨,切菜、热锅的架势都很熟练,一片片薄而均匀的鱼片码在案板上还挺有美感。


两人相对而坐,中间一个电磁炉,电磁炉上一锅酸菜鱼,今天买回来的食材切得整整齐齐四四方方码满了旁边的大盘子。

魏无羡说:“这酸菜鱼看起来怎么样?吃完还能煮别的。你也清淡,我也有味,再好不过。”

蓝忘机没有表情,眼里却闪过一点异样光彩,像是在嘲笑魏无羡,魏无羡不乐意了:“行了行了,我这都没直接上火锅料呢!够有诚意了啊!”

“第一次做饭?”

“当然以前就做过。”魏无羡给蓝忘机舀鱼片,漫不经心地填满一整碗,“小时候没人照顾,不做还不得饿死啊。”

蓝忘机接碗的动作顿住,魏无羡扑哧一笑:“别别别,我都不介意了。而且后来我就去江澄那小子家了,我们俩天天偷跑出去吃路边摊,每次被虞夫人抓了,哎哟,那都是人间惨剧。你小时候有没有过啊?”

“没有。我不吃零食。”

魏无羡做出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不是吧蓝湛。牛羊配吃过吗?那种面粉裹超厚的所谓炸牛排?里脊串?春卷?羊肉串?……学霸的童年太与众不同了,在下佩服。”

吃完鱼片把其他东西倒进去,锅里乳白色的高汤翻滚,切成条状的酸菜飘来飘去,魏无羡低声说:“不过,我是第一次做给别人吃。”说完他自己都笑起来了,“如果煮火锅也算的话。”

天太热,屋里空调开得很低,上涌的热气模糊了视线,魏无羡看不清楚对面人的表情,蓝忘机低沉的“嗯”却让他觉得很郑重,搞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吃完饭一起收拾残局,提火锅的时候魏无羡大意地直接去抓锅的手柄被烫得倒吸冷气,立刻就被蓝忘机丢了碗抓过去查看。两人靠得极近,对方浓密的睫毛就在魏无羡触手可及的距离,魏少爷忍着莫名其妙的窘迫,笑嘻嘻地安慰一脸凝重的学霸:“大老爷们儿被烫一下又没事。”

蓝忘机一语不发拽着他去厨房冲冷水,半天说一句:“小心点。”

魏无羡忽然手一甩,水花溅了蓝忘机一身:“紧张什么,心疼了?”

蓝忘机不闪不避,垂着眼睛平静地答了句:“是。”


难道学霸是个中高手?魏无羡窝在沙发里狐疑地打量端端正正盘腿坐在地毯上打字的蓝忘机,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俩沉默了挺久,魏无羡越坐心里越不踏实,干脆没话找话:“蓝湛你在做什么啊?周天了,就不能给自己放个假?”

“下周在校内做公开pre,”蓝忘机连删了几个字,“时间比较紧。”

魏无羡来了兴致:“公开?谁都可以去?”

“理论上是。”

“什么时候?在哪?”

蓝忘机淡淡看他一眼:“你可以来,不用带朋友。”

被秒戳穿的魏无羡毫无尴尬,哈哈两声从沙发一头翻到另一头趴着去看蓝忘机的屏幕,看了两页就果断放弃:“那我下周看时间过来。感动不感动?一个字都看不懂还要强行支持你。”

“……谢谢。”


=未完=


这篇越写越飘了。。。明天更个论坛体

评论-54 热度-906

评论(54)

热度(906)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