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忘羡][abo]色授魂与(上)

色授魂与


——

伪娱乐圈abo,私设如海的包养/年龄差,吃一发少年羡(??

今天搞定了几个大due,喘口气,后面摸个肉就完了:)

推荐bgm: 张敬轩-倾慕

——


蓝曦臣高脚杯凑到嘴唇边,愣道:“……阿瑶,你刚才说什么?”

金光瑶也愣了:“二哥不知道?”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蓝曦臣一口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半天把杯子随手递给一边穿行在人群中的侍者:“我回国一周,谁都没和我提过。忘机包……包养谁了?”

金光瑶把他拉远一点,打量了下周围才说:“莫玄羽,今年走红的小歌星,……”

 

不能怪金光瑶管不住嘴,他实在没有想到蓝曦臣居然一无所知。这条消息甫一漏出风声就在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当事人的不回应落在他人眼里和默认无异,渐渐变成各家高层心照不宣的“秘密”,S台新鲜引进、势必大爆的综艺节目不等蓝忘机打招呼,请柬就恭恭敬敬地由副导送到莫玄羽手上,席间只谈工作、闭口不提蓝二公子——然而转天蓝二公子的特助便请导演吃了顿饭,添了个天文数字的“彩头”,说是提成分红都再议,该到位的到位就行;让隔壁已经开拍、也没有角色可塞的剧组好一阵眼红。

 

金光瑶考虑了下蓝曦臣的感受,并没有补充“刚成年”这三个字。

蓝曦臣听完这个一掷千金为红颜的故事,只觉天方夜谭,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最后挤出来一句:“有这个莫玄羽的照片吗?”

金光瑶笑出声:“二哥你怎么先关注人家长相,不是该先查个户口?虽然我也帮你查过了,……”他边说边随便点两下调出个网页,蓝曦臣目光一顿,无奈地叹口气:“难怪。”

金光瑶了然:“和那位很像?”

“一个模子脱出来的。”

 

两个人议论的主角现在刚从录音棚出来,规规矩矩跟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就往楼下走,临出门经纪人抖开大一码的军绿棉衣,把身边人裹得只露出半张脸。

“有那么冷吗?”

经纪人哼了一声:“上次谁以为不冷,披个大衣就出去浪了?身体底子不比以前就多注意点儿,我的奖金还扣在蓝二少那里……”

“温情,你以前没这么……”年轻人懒懒挑高眉毛,斟酌了下才说:“话多?”

温情:“……”她看了一眼被竖起来的毛领挡了大半,格外衬出两分稚气的少年的脸,半晌叹口气:“你也就是沾了这张脸的光,换以前我真是管也懒得管你,……”

没等到年轻人说话,一辆低调的商务车停在酒店门口,温情推着他走出旋转门,替他拉开后座后自觉钻进副驾,问过好立刻掏出手机刷微博,摆出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架势。

年轻人钻进暖气开得极足的车厢,身后酒店大堂辉煌的灯光映亮车里的人的侧脸,睫毛又长又密,眨动时像能扇出小风,吹得他心里痒痒的。

“蓝湛。”他老老实实打招呼,天生带笑的眼睛再一弯,瞳仁里粼粼波光像要涌出来。

蓝忘机合上手中的文件,探出一只手替他剥开凑到唇边的毛领,年轻人反手拉上车门,扣着他的手紧紧贴在自己脸上,笑嘻嘻地说一句:“奇了怪了,你明明穿这么少,怎么这么暖和啊?”

清亮的音色,音节之间有几分惫懒的粘腻,尾音多拖半拍,和记忆里的相仿,又有点微妙的不同。

蓝忘机没有接茬,淡淡说:“魏婴,坐好。”

司机车开得极平稳,没多久少年就有些困意,缩在大外套里睡得东倒西歪,蓝忘机把两人中间的小桌板收起,把人拢进怀中。

 

这几天行程紧,到家时魏无羡还睡得很沉,蓝忘机轻手轻脚把他抱出车,刚走到电梯口人就迷迷糊糊地挣了下,吸两下鼻子嘟囔了句“蓝湛啊”就睡过去,湿热鼻息凑在蓝忘机颈边,绵而长。

“……”温情从包里摸出一个单独塑封的小药丸递给蓝忘机:“刚好我也在易感期。”

蓝忘机单手搂着魏无羡,道过谢仰头吞掉,温情识趣地没有跟进去:“明天九点四十我来接他,有个封面要拍。”

蓝忘机点头和她道别,等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闷响声远去,魏无羡带着笑却毫无睡意的声音响起:“干嘛用抑制剂?”

电梯正好到了,蓝忘机走进去按了最高楼的按钮:“易感期。”

“蓝湛你少来,我又不是说这个。”魏无羡一手勾在蓝忘机肩后,丝毫没有下来的意思——小区地下停车场可以直接到楼上,外套干脆就留在车上,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线衫,蓝忘机抱他并不费力。

他年轻俊秀,甚至有点太年轻了,身体臻近成熟,少年人独有的纤细线条却尚未褪尽。刻意挽起的裤腿露出细瘦脚踝,粗糙的深色牛仔衬得那点皮肤越发白也越发细,仿佛稍不注意就会被磨破,渗出稀薄血色,花似地开在那片瓷上。

魏无羡晃晃小腿,蓝忘机的视线不由得在上面停驻片刻,随即重新看向正前方,像那两派电梯按钮上有什么值得钻研的密码似的,口气冷淡:“魏婴,你现在——”

“是个OMEGA,”魏无羡不甚在意地接过,“你和温情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我能忘这么个事?唉,磕抑制剂跟嗑药似的,现在觉得全世界的OMEGA都值得敬佩,过的什么日子啊?”

蓝忘机抱他的手紧了紧。

“但我觉得也挺合适。”魏无羡说,“要我还是ALPHA,我们俩怎么谈恋爱?”

蓝忘机忍无可忍,向来平淡的嗓音隐隐有几分压抑的火气:“魏婴,标记是不可逆的,你根本就不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

电梯里一阵压抑的沉默,好在他们也终于到了,“叮”的一声亮出装修素雅的玄关。

魏无羡忽然开口:“你还是觉得我会后悔?”

他翻身下来,抵着蓝忘机的肩膀把他堵在电梯一角,歪着头半眯起眼睛:“我看是我往回走了几岁,你和温情是真把我当小朋友了。”

 

今年冬天冷,小区为了对得起自己奇高的物业费和地价,暖气开得极足,甚至于有点儿过头了。久不通风的室内闷着久居此处的主人的信息素味道,顺着电梯门轻飘飘地晃荡进来,在这个逼仄的空间似有若无掠过易感期的Alpha的鼻息。

但那还不足以让他昏头。

是面前的Omega在用与从前别无二致的眼神盯着他,阴郁戾气如同晦暗风暴在眼底积聚,偏偏信息素在这欲来山雨间托出一段甜腻暗香,生生扭转狭窄电梯里沉闷的气氛。

 

——只有极少数的Omega有在发情期外主动释放信息素的能力,而这本不包括半路出家的魏无羡。

 

蓝忘机面色沉得不能再沉:“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魏无羡挑高眉,飞快地舔了下嘴唇,他把声音拖得又慢又软,尾音懒洋洋地刮擦对方绷紧的神经:“就现在。”


=未完=


不想卡肉,不过我该继续写作业了(。

对我给情姐姐的设定是女A啊哈哈哈哈

//

看有朋友误解,这里的羡羡就是原生壳,莫玄羽是化名,后面会讲怎么回事,虽然我只是想写个肉而已啊哈哈哈哈

评论(39)
热度(1558)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