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澄情]零比零

零比零

 

——

和色授魂与同背景,双A,不自知的双箭头,雷的不要进啊朋友们!

摸鱼摸鱼,周末补完忘羡abo。

——


江澄睁开眼,视野里的是薄纱帐幔,他缓慢地眨眨眼,思考家里什么时候装上了这个。

不对,这根本就不是自己家。

他翻身坐起环视周围,半掩的床帐,身边掀开的被子下揉皱的床单,房间里还有淋浴的水声。

昨晚的记忆潮水般涌入宿醉后钝痛的大脑,魏无羡那小子的庆功宴,两个人把当年的事说开,一杯一杯的互相灌酒……蓝二把魏无羡扛走了,至于自己,由另一个人开了房间,跌跌撞撞扶到楼上,对方本来是要走的——

两个人却在彼此高涨的信息素中倒在了一起。

江澄深吸一口气,觉得昨晚魏无羡那傻逼肯定给他喝的是假酒,不然他一个大写的A,怎么会酒后乱性滚了另一个A?

然而事情总归已经发生了,江澄想,不论如何他应该对这段关系负责。

他没有等多久,浴室的门就开了。椰子味沐浴露的香气涌进室内,顷刻就掩去了两人残留的信息素。

温情穿着酒店浴袍,吹过的长发还有一丝潮气,松松拢在肩侧。她看了眼江澄,神色平静:“醒了?有没有不舒服?我叫了早餐。”

江澄:“……”

温情看起来既没有质问他的意思,也没有等他开口的打算,径自走到梳妆台边翻化妆包:“我一会儿要去接无羡,给他约了个专访,恐怕不能陪你吃饭。”

江澄额角一抽,冷冷说:“你先打住,听我说。不管怎么样,我们之间已经有既成事实……”

温情叼着根发夹,诧异地看他:“所以你要干嘛?让我娶你?”

江澄被噎得咬牙切齿:“现在是在谈我对你负责的问题,温··小·姐。”

温情回头对着镜子化妆:“别这么认真,谁还没个需求啊?”

江澄静了片刻才冷声说:“我不会为了需求和别人做。”

温情笑了笑不再说话,麻利地化完妆回浴室换好衣服,在江澄喷火的眼神中头发一甩就准备走人:“你昨天喝吐了,外套我让酒店的人拿去洗了,一会儿你打电话让客房给你送回来就成……”她也不等江澄回应,径自拉开门摆摆手:“拜拜啦,江少。”

反手关上门的时候她确定自己听到了门内重物坠地的声音。

温情深吸一口气,拎着包快步走到电梯口,面无表情地打量下周围,倏然整个人像被抽走了脊椎骨一样蹲下身团成一团,抓狂地揉乱刚打理好的一头长发。

温情,27岁,一个多年来身边从没缺过男O女O抛媚眼的女A,人生第一次居然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划重点,和另一个A,再高亮,和另一个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A。

事隔多年再一次感受到命运的恶意的温情声音里的无奈都快要溢出来了:“……都什么事儿啊。”

 

江澄在房间里多一刻都不想待下去,打电话让人送了衣服上来,接过一并送到的还有温情点的早餐,居然还都是江澄的口味,包括两份奶不要糖的咖啡——江澄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风卷残云地吃完抄起外套下楼结账。

前台小姐被他的黑脸吓得不轻,还要强颜欢笑:“江先生您好,房费您的同伴已经结过了……”

江澄:“……”

前台小姐说话打结巴:“江、江先生,您还有、有什么问题吗?”

江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都很好,”他顿了顿又冷笑着补充,“我很满意。”

简直不能再满意了——对方姿态做得这么足,他江澄还不该满意?

前台小姐一张笑脸都开始打颤,她觉得面前的客人但凡手里有把机关枪,都要开始对着大堂扫射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完=


今天看着书突然有了这个脑洞,越来越放飞自我了。。。

评论(17)
热度(274)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