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祖师][忘羡][abo]色授魂与(下)

色授魂与

——

继续肉,abo年龄差设定,慎。

 

——


(下)

   这个调笑调情对半开的称呼出自魏无羡正在谈的戏,古装偶像剧,他的戏份是备胎男二,刚刚好也姓蓝,在自己家里排行第二。他在家里看剧组那边漏的一点台本时乐得不行,抓着才回家的蓝忘机非要对台词,后者扫了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黑着脸压根不搭理,自顾自脱外套换家居服。

   魏无羡也不在意,懒洋洋躺倒在沙发上说不练算了,翻了两页自己一个人分饰两角专心练习起来。他念到男二逗女主喊哥哥、女主被弄得又羞又恼,索性破罐子破摔连喊了好几声时,正看新闻的蓝忘机不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恶从胆边生,魏无羡装作重来,往上跳了两行,正儿八经重新对台词,把连着的几个蓝二哥哥念得一波三折,笑嘻嘻地盯着忍无可忍看过来的蓝忘机,把最后一声拖得格外慢,尾音上扬,笑意夹缠丝丝缕缕的暧昧气音,撩拨之意一览无余。

   就像他刚刚喊的这样。


          不做死就不会死


   “想方设法勾引你这么久,总算得逞了。”魏无羡吃了大半碗面缓过劲来,就在高脚凳上晃着小腿得瑟,“居然非要我使出信息素这一招,情投意合的,何必呢。”

   蓝忘机想辩解却还在吃面,只能沉默着任由魏无羡继续说。

   “说起来你不是对信息素这东西冷感吗?看来也还好啊。”魏无羡恶念又起,趁着对方吃饭,笑嘻嘻从桌子底下去勾蓝忘机小腿,“早知道这么管用,我就早点点技能点了。”

   蓝忘机终于放下面碗,还慢条斯理地擦过嘴,才打断魏无羡“上辈子还没碰到过能让我失控的Omega信息素”的大放厥词:“不是信息素。”

   “……啊?”

   蓝忘机盯着他重复了一遍:“……不是你就不行。”

   这句话一月前魏无羡表明心迹时,蓝忘机也曾说过。哪怕再度听到,哪怕刚才魏无羡对这答案了然于心、刻意趁着对方不好说话逗弄他,还是被一击毙命,半天没能挤出一个字。魏无羡呆了会儿蓦然鼻酸,揉了揉鼻尖轻声说:“我也是,蓝湛。”

   

   上辈子他在商场不择手段、逼得温家退无可退,招致盟友猜疑忌惮、众叛亲离,害得师姐姐夫被报复他的人卷进车祸险些丧命,无颜面对养育自己的江家,随后在那个暴雨滂沱的夜晚被有备而来的道上人围追堵截,在海滨公路上被撞落悬崖时除去不甘,却莫名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等他再醒来躺在一间逼仄破旧的单人间里,手边是乱七八糟的证件零钱,一张经纪公司面试通知皱巴巴铺在桌上时,其实是没有那么兴奋的——哪怕和从前分明就是同一张脸,这个身份又仿佛无亲无眷,也不敢去和旧友相认。好在江氏的活动范围一直在海外,索性展开面试单,辨认其上的地址给自己找点事做。

   现在想来,却只有劫后余生的万幸。

   万幸那时揣上东西去参加面试,在面试间那一层楼迷了路,绕来绕去找不到地方,隔着玻璃同会议室里来谈合同的蓝忘机对上了视线。

   那时的他未能辨认出那双琉璃眼瞳里纷杂闪过的思绪,可后来被不容分说带回家,朝夕相处里沉淀的点滴心意却不容错认,更不用说后来剥丝抽茧拼凑出当年蓝忘机为他做过的事了。圈里知情人都戏谑蓝二少这是千年石头开了窍,一见钟情一眼万年,被个莫玄羽迷得神魂颠倒,倘若金曲奖肯明码标价,恐怕也就一掷千金地买来博美人一笑了。

   也确实是一眼万年。

   只这一眼,还要追溯到很多年以前,年少的他拎着酒瓶翻过墙,正撞上此间少主人的那一天。


           =完=


         思考了很久为什么写肉要搞剧情,心累。

         结了几门课,从此就要进入每天起床思考自己干什么而不是现在每天起来往图书馆的生活了!我要!飞得!更高!


评论(28)
热度(121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