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阴阳师][狗崽]狐狗为奸

  狐狗为奸


       阴阳师/大天狗X妖狐


       1.

  妖狐第一次见大天狗,脑袋上扣了个大鼻子面具、一身花花绿绿的大妖从天而降,辣得他眼睛疼。

  大鼻子开口第一句:“脱了。”

  妖狐:“……?”

  大鼻子补充:“面具。”

  面具男狭路相逢,面具丑的那个居然要好看的脱面具?还要点面具男的尊严不要?

  妖狐义正言辞地要拒绝,大鼻子却没那个耐心等他,一把把他面具掀下来,点头:“还算对得起‘脸狐’这个名号。”

  妖狐刹那间就震惊了:“……阁下降临此间时,是脑门先着地了吗?”

  

  2.

  后来大天狗说:“每日都听他们叫你脸狐,难免有些好奇。”

  妖狐得意:“原来如此。尽管小生的容貌也数一数二,但‘脸狐’的脸是突你一脸的脸。”

  路过的神乐柿子种嚼得咔咔响:“不是‘输出全靠脸’的脸吗?你昨天突过五下以上吗,扒你针女哦。”

  妖狐在大天狗难以言喻的视线里,萎了。

  

  3.

  妖狐有点怕大天狗。

  SSR多了一个S不是性格S点那么简单,实力压制摆在那里,况且这个大佬不知为何格外“关照”他,每天戴着个面具穿着他的针女在自己周围晃悠。晴明扇子一展说让大天狗带你重新刷一套,针女被扒的妖狐敢怒不敢言,只得天天跟在大鼻子后面捡他羽刃暴风的漏,还被大鼻子勒令不准戴面具。

  妖狐和山兔说:“天天戴着那么丑个面具,也不知道有多影响寮容。”

  山兔嘻嘻哈哈跺两下脚,吹得对面寸草不生的大鼻子转过头冷冷盯着他。

  妖狐扇子往腰里一插凑过去揉肩捶背:“大天狗大人威武!辛苦!小生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4.

  狐狗为奸的契机也是阴差阳错。

  寮里新来了个桃花妖,音娇体柔易推倒,妖狐打了鸡血似地上去撩两句,半夜一支箭从窗外射进来钉在墙上,箭尾绑着一封信。

  妖狐展开那封邀约心满意足地跑去桃花妖房间了,也没想过一个到处撒花瓣的软妹儿为什么拿箭把信射进来。

  映在木格门上的剪影有点大,想必是坐得很远,妖狐隔着门开始说惯了的甜言蜜语,却半天不见那人有丝毫动静。妖狐心中正疑惑着,就见一只雪白的手把木格门拉开。

  淡金色的头发被月光洗成银色,湛蓝的眼睛,声音他倒是很熟悉:“好啊,那就稍微陪你玩玩。”

  妖狐心里炸了:这不是大鼻子的声音吗?!

  ……明明长这样为什么还天天戴那种面具?

  门后的河童和跳跳哥哥对视一眼,计划通。

  

  5.

  妖狐试图解释,试图挣扎,试图反抗,无果。

  大天狗捞起他往天上一带,有恐高症的妖狐就怂了。

  狐狸腿抖成筛子了,还要在满院子的小姑娘面前撑住风度地玩扇子的妖狐,在大天狗眼里是颇赏心的一幅画面。

  

  6.

  妖狐眉毛纠成团:“疼疼疼——神乐姑娘,就不能对小生温柔一点吗!”

  神乐闻言给他涂药下手按得更重:“闭嘴吧,萝莉控没有人权可言。”

  妖狐萎得毛茸茸的耳朵尾巴都耷拉下去,旁边小白幸灾乐祸地绕着这个狐中败类转了两圈:“惹怒大天狗大人被丢下来了?”

  妖狐有气无力地:“明明是小生自己挣下来的。”

  说话间正巧处理完毕,妖狐要走,却听外面一阵风声:“大天狗大人回来了!”

  妖狐打着颤去开神乐的柜子:“神乐姑娘,此处借小生一躲。”

  “你明明就怕人家,还非要招惹,惹了又躲到我这里不敢出去。”神乐不耐烦地用伞尖戳妖狐侧腰,“昨天斗鸡被对面白狼射傻了吗?”

  昨天被无我暴击一万射个透心凉的妖狐哼哼两声徒劳扭了两下钻进柜子里关门:“神乐姑娘,你这么说小生可是会伤心的——” 

  门被一只团扇别住,风尘仆仆的大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出来。”

  妖狐梗着脖子没动作。

  大天狗没什么耐心:“我数一,二,三——”

  妖狐是谁?当年发现打不过晴明一言不合就敢翻脸叫爸爸的主,识时务者为俊杰简直是人生格言,闻言立刻从柜子里钻出来:“小生这不就出来了吗?大天狗大人您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辛苦了,针女六号位有吗?”

  这声装模作样的大人听得神乐眼角一抽,目送妖狐被拎着后领一路拎走,顺手一摸小白毛:“真不知道他们每天在闹腾什么。”

  

  

  7.

  “发什么神经……你轻点!属狗的吗?!”妖狐绷着脸骂完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被大天狗咬着肩膀掐着腰又狠狠撞了几下,顶得耳朵尖直颤。

  妖狐手脚并用地拼命推身上的大妖,恶狠狠地瞪他:“你这是疯了吗!都说了疼!快把你那东西拿出去!”

  大天狗半支起身体,低头打量狐狸脸上被双颊红晕一衬几欲滴血的花纹,和那湿漉漉的睫毛下水光淋漓的金瞳——艳色太盛,凶狠表情里戾气都散得一干二净,只余几分助兴的情欲。

  大天狗压低声音:“什么东西?”

  妖狐被顶得神志不清,还是本能地听出了其中的威胁意味,瞬间表情软下去抽抽噎噎地:“太大了,小生吃不消……”

  他声音极好听,放低了夹着气音说话时唇齿间气流都仿佛能掀起情欲,大天狗呼吸一滞,面不改色道:“多练习就吃得消了。”

  紧接着就把人掀过去狠狠干了一顿。

  

  8.

  完事后妖狐有气无力地:“所以你今天到底为什么斗技打到一半突然生气了……”

  大天狗绷着脸:“你今天平均突人十到十二次,海坊主你突了二十一次。”

  妖狐被大天狗团在怀里,在他颈窝里翻了个大白眼,口气还是恭恭敬敬:“实在是看那厮有碍瞻观,小生忍不住多抽了两下,好让他早点下场。”

  大天狗:“重点不在这里。”

  妖狐:“?”

  大天狗:“你突了青行灯四次,桃花妖三次,鲤鱼精,”他把鲤鱼精三个字读得格外慢,“突了两次。”

  妖狐:“……”

  大天狗:“和我在一起了还敢惦记别人?”

  妖狐心里在咆哮:谁和你在一起了?!要不是打不过你谁想天天被你睡?!小生的腰酸得尾巴都要翘不起来了?!

  可他就是打不过大天狗啊。妖狐细声细气地哄:“谁能扛过大天狗大人两轮羽刃暴风呢?小生想偷个懒而已。”

  大天狗不为所动:“按你今天的输出,想必省了不少力气。”

  妖狐打落牙齿和血吞:“您说得是。”

  大天狗板着脸,嘴角却弯了弯:“正好再来一次。”

  

  9.

  大天狗有个爱好,给人传教。

  他刚来寮里第一天,就发表了给世界带来新秩序的中二宣言,在晴明博雅满脑子的黑人问号里开始宣讲何为“大义”。

  神乐把柿子米磕得咔咔响:“这句话他四分钟前刚说过一次。”

  晴明扇子挡着半张脸,小声说:“毕竟是寮里第一个SSR,担待点。”

  后来寮里拿得出手的人人妖妖都被提溜着说了个遍,晴明已经能够把大天狗的会议纪要倒背如流,众人却发现大佬从不对那只坏狐狸说这个。

  准确地说,两人很少能进行完整的对话,说不了几句气氛就微妙,气氛微妙起来狐狸就被大天狗捞起来不知道去哪,留下帚神哭哭啼啼扫满院子鸡,不,鸦羽。

  萤草一脸懵懂:“大天狗大人每次到底是把妖狐带去了哪里呀?”

  三尾狐吹着刚涂好的指甲:“男人之间的龌龊事儿,小萤草就不要听啦。”

  

  10.

  妖狐察觉到这点之后很是愤愤了一阵,明明小生是单体输出超一哥——虽然脸黑就得掉三线,你凭什么连天天就知道插旗的金鱼老头都讲了,就是不跟小生讲?看不起小生输出全靠脸吗?

  但他愤愤也没用,他不敢问啊。

  有次一起喝酒鬼使黑多嘴问了句,大天狗低笑一声:“他不是需要发展成伙伴的关系。”

  鬼使黑一口酒呛得没缓过来,远处强迫症妖琴师嫌恶地看他一眼:“安静!”

  一旁的鬼使白边给他拍背边想,这句话还是不要转告给妖狐了。

  

  11.

  大天狗去平安京办事的时候正碰上一家贵族娶亲,他在半空中观望了会儿,觉得结婚挺有意思。

  虽然他觉得寮里最强的自己就可以制定规则,还是觉得妖狐值得他纡尊降贵地走一走过程。他把天天望穿秋水等老公的樱花妖叫过来交代一番,隔天妖狐就看到鬼使白笑眯眯地捧着一卷信笺并一朵龙胆花,等在自己房间前。

  妖狐:“……”

  妖狐拆都没拆。

  无他,明明每天晚上管他愿不愿意都会被抓去大天狗房间,这大鼻子是吃错什么了才想起来要搞这一套?

  第二天换了个人,妖琴师满脸“你们欠我五十万”,把信往妖狐手里一扔,走了。

  妖狐还是没搭理。

  第三天鬼使黑拎着镰刀不耐烦地把他按在桌前,指指桌上铺开的纸笔和一封展开的情信:“赶紧回。”

  妖狐:“不是同意才回吗?”

  鬼使黑把镰刀往地上一架:“用心回答我,你敢不回吗?”

  妖狐写了四个大字:有完没完。

  

  12.

  大天狗很满意,有了回复就可以搞“夜袭”了,他也懒得看妖狐写的到底是啥,当天晚上难得亲自跑了趟妖狐的房间。

  完事了妖狐把信砸他身上:“看清楚里面写的是什么!”

  大天狗淡定地把信往旁边一丢,把人拽回来:“再来。”

  

  13.

  妖狐很不高兴,大天狗说什么都逆来顺受地应着,大天狗还是觉得他时不时炸毛有趣点,泛起了难。

  他去问同是狐狸的三尾,三尾捂着嘴笑了两下说:“不如还是当面说吧。”

  于是月明清风,庭院被清了场,妖狐被请到院中一壶小酒几碟小点,看大天狗别别扭扭给他表白。

  “……只愿君心似我心,……”那磕磕绊绊的情诗被背对他的大天狗念得分外忐忑,妖狐也不知心里哪里被戳了一下,说:“小生也不是不解风情的人,既然大天狗大人做到这个份上,未尝不可……”

  大天狗刷地转身把手里樱花妖写的稿子扔了:“早说好不就好了?”

  妖狐又想炸。

  大天狗看他耳朵竖得笔直的样子,于满院清辉中展颜一笑,那罕见的微笑勾魂摄魄,妖狐半天张着嘴没能说出话。

  

  14.

  寮里迎来了第一桩喜事。

  廊下鲤鱼精追着大天狗一路慌张小跑:“大天狗大人,礼成之前您是不能见叔叔,不,不能见新娘的!”

  大天狗嗯了声继续往前,刷一下拉开木门。

  三尾挑着妖狐下巴正画着妆,闻声头也不回:“大天狗大人,稍安勿躁,这就快好了。”

  妖狐一身雪似的白无垢,肤色却反而被衬得更亮,整个人像是用白玉雕琢而成,唯有额上图腾和嘴唇间一点红,照面就能勾人心神。

  大天狗说:“你下去,我来。”

  三尾懒洋洋地:“口脂唇纸都在这,大人请自便。”

  大天狗神色淡淡,俯身勾过妖狐精巧下巴:“不必。”

  

  15.

  樱花妖“啊啦”一声:“怎么觉得妖狐大人的口脂不是三尾你的那个颜色呢?”

  三尾头也不抬涂指甲:“大天狗大人限量的。”

  白狼好奇:“大天狗大人还用这个?”

  三尾恨铁不成钢地撩她一眼:“吸的。”

  

  16.

  河童,跳跳哥哥和白狼,第二天一早收到了大天狗大人亲自打的五星御魂。

  

  =完=


        瞎摸一篇鱼,我保证下一个更的是忘羡论坛体orz

        平安时代远还没有白无垢,私心想写崽穿白无垢而已,不过本来也就是全都bug哈哈哈哈哈

        大天狗大人啊,看在我和我室友的崽的份上,早点来我家吧!


评论(47)
热度(2617)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