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是非题(三)

是非题

——

高雷预警:师生年下

——

(三)


上周周末刮了两天大风,枝头枯叶哗啦啦被卷走,徒留伶仃枝桠支棱在阴沉沉的天空下。街头巷尾的人一夜之间裹上厚厚的羽绒服,早晨刚从家里出来时都免不得打个激灵。

魏无羡一路小跑进教学楼,几步路手指就冻得迟钝起来。他把手捧在唇边哈气往办公室走,走廊上的学生纷纷跟他打招呼,熟悉的问他要不要吃早点,于是魏无羡一路收获了西街的小笼包东街的油条,校门外的现磨豆浆还有加辣的蛋烘糕。食物的温度让他的手指缓过劲来,办公室里已经有人在了:“绵绵早啊。”

罗青羊应了,期待地看他怀里:“今天有张婶家的蛋烘糕吗?”

“有有有,”魏无羡把袋子递给她,“加辣的。”

她接过来迫不及待咬了一口,口齿不清地说:“辣的才好吃。受欢迎真好,每天足不出校就能吃到全城早点。”

“别闹,说得好像你不是似的。”魏无羡笑嘻嘻地把围巾取下来搭在椅背上,“上次我们班那几个小子还偷偷跟我讲觉得你太漂亮,上课都不敢多看你。”

罗青羊“噗哧”一声:“毛头小子。唉,受男学生欢迎有什么好呀?换位思考,女学生围着你转你会高兴吗,魏老师?”

魏无羡手上一顿, 才若无其事地:“这个嘛——要是有你这么漂亮的,会有人不高兴吗?”

罗青羊反过来揶揄他:“风采不减当年,魏学长,小心欠下风流债。”

“反了你了。”魏无羡好笑,“风流债是什么鬼,也太小看你学长了,连小朋友都管不住?”


一班的课是上午最后一节,魏无羡卡点到教室,学生都已经坐好了。他走到讲台,一眼就看到坐在教室后面的蓝忘机。

上周五蓝忘机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怔住,当老师的还没怎么样呢,当学生的却脸色苍白地说:“……抱歉,魏老师,我逾矩了。”也不等魏无羡答话,落跑般转身就没影了。正巧连着周末,这件事便没了下文。

对上他眼睛的蓝忘机先是下意识地视线飘了一下,又镇定地看回来。

还慌着呢?魏无羡心里笑笑,捏了截粉笔开始上课。

上午最后一节课魏无羡习惯提前两分钟下,体谅中午食堂的鸡腿不好抢。学生边没诚意地喊魏老师万岁边一阵风似地冲出去,留下零星几个人和要交作业的蓝忘机。他把课前就收好的本子摞在桌边,少年把它们码得更齐,才抱起来跟上往外走的老师。

两人到办公室后蓝忘机放下东西就要走,魏无羡拿教案的手伸长了拦住他:“往哪去呢?这时候去食堂能吃到什么。走,跟我去教职工的。”

蓝忘机微侧过头不看他:“不必了,谢谢老师。”

“班长同志,主动请客被拒可是很没面子的。”魏无羡揽过他肩膀,“当陪老人家吃饭成不成?”

蓝忘机全身都僵了,嘴唇抿得紧紧的,魏无羡估计他不喜欢和人接触,就若无其事地把手收回去自个儿往前走,不意外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

魏无羡原本想着吃饭的时候把之前那事拎出来说一嘴,毕竟那时候人放松些,能显得不那么正式。但看着对面蓝忘机紧绷绷的样,魏老师的作恶欲又有点上头,天南地北地讲了一通,独独不谈他叫住蓝忘机的目的。

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魏无羡终于轻描淡写地提起来:“你今天很紧张。”

正题终于来了,蓝忘机不自觉地把腰挺得更直了些。魏无羡用余光把他的小动作都收进眼里,心里莫名就像被什么轻轻挠了下,他又说:“你肯定也知道我干嘛叫你过来吃饭。”

蓝忘机抿了下嘴唇说:“之前说的,我很抱歉……”

“打住。”

食堂通往教学楼有一条封闭的走廊,但午饭后的午休时间少有人会回教室,走廊空荡荡的就他们两,窗外是隔着玻璃发闷的风声,魏无羡转头和他的学生对视:“急着道歉做什么?我没有不高兴,也没觉得你逾距。”

话也不能这么说,他在心里想,要是换个学生跟他这么说,自己肯定会觉得不妥。私底下再怎么随和,师生的身份是铁的,这种近乎责备的话由学生说来就是失分寸。但对蓝忘机,他惊讶莫名都有,独独没有不悦。可能小班长太正经,认真克己到与周围环境都显得格格不入,被他说的时候比起被误会的认知,先浮上来的居然是“这么认真,有点可爱”的念头。再说了,不是他厚脸皮,像他这样的男老师,的确是和女学生之间多避嫌都不为过的——之前江澄就提醒过他,别总是被一堆女生围着往办公室走。

魏无羡笑起来:“知道你是好意提醒,谢谢你啦。”

蓝忘机没有如他所料地释然,只是拧着眉看他一会儿,那眼神很深,搅动的情绪又很快沉下去:“没有,是我多言在先。”


一入冬立马就是期中考试,一班目标简洁明了,卫冕。班上的人吵着要是考得好得要奖励,魏无羡斜靠在讲台上笑骂道:“奇了怪了,考试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奖励?”

“话不能这么说啊魏老师,学习都这么累啦,得有个盼头嘛。”

底下人叽叽喳喳地反驳他,魏无羡无奈一挥手示意安静:“想要什么?请你们喝饮料?吃饭不成,我可不敢带你们这么多人出学校。”

班上小静片刻,一个女生壮着胆子说:“……回答我们三个问题好了。”

魏无羡扬眉看过去,那斜睨的一眼实在有点超标,女生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解释:“就是真心话大冒险的真心话。我们问三个问题,魏老师您必须如实回答。”

“那我能换大冒险吗?”

男生起哄:“能!当然能!”

魏无羡失笑:“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得,这个再议,先看你们考的怎么样再说——我话说在前面,考得好未必有奖,考得差一定有罚。”接着在一片嘘声中哼着小曲儿走了。

回头在办公室的时候魏无羡逗蓝忘机:“看不出来咱们班的人焉儿坏。班长你呢,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把作业本重重一放:“无聊。”


期中考试完学生放了一天假,资历浅的老师则加班加点改卷子——一中行程排得近,期中考试完马上就要出分开家长会运动会,学期中比学期末还忙。魏无羡看了一天题昏头转向,改到蓝忘机的卷子时才来了点儿精神。名字是封着的,可那字迹委实好认,清隽整洁,通篇卷子连个墨团都没有,内容也是毫无纰漏,最后一道扩展题甚至多给了一个解法。

小朋友真不错,魏无羡刷刷刷勾完写好分数,刚准备收走又拿回来翻开,在右下角画了个小小的鬼脸,这才得意地把大作放在改过的那一摞。


成绩出来后魏无羡被年级里狠狠表扬了一通,一班的物理单科成绩好得有点吓人。魏老师心情大好地溜达到教室,决定大发慈悲地满足学生们的愿望:现在开始,三个问题,如实回答。

大家一愣立刻兴奋地开始讨论要问什么,有人还大声确认:“老师,什么问题你都会答吗?”

魏无羡气定神闲地抱着手靠在讲台边:“都答,有什么不敢答的?——一个了啊。”

问问题的学生懊恼地捂住嘴,周围人嘻嘻哈哈地损了他一通,学生不甘地说:“魏老师你这好赖皮啊!”

魏无羡无辜地眨眨眼:“我都说了‘现在开始’,不要漏条件。”

底下一时又没人问了,女生们讨论半天也没见有个定论,一个男生不耐烦了,主动占掉名额:“魏老师,你寒假会给我们布置很多作业吗?”

“作业肯定有,做题要保持状态。至于有多少,看你们剩下半学期的表现了。”

只剩一个,女生们不情愿地瞪了刚才问问题的人好几眼,魏无羡却又开口了:“你们这讨论效率真不怎么样。最后一个问题我指定个人来答啊——”

他吊胃口似地慢慢环视班上一圈,狡猾地盯住正中间的位置:“蓝湛,就你了,问吧。”

女生哀鸣两声,都知道蓝忘机肯定不会问她们想知道的问题,一个女生自暴自弃地说“不就是问个问题嘛,怎么这么难”。还有人壮着胆子说:“班长,你就当行行好,问我们这个嘛!”还有人直接喊出来:“班长,问他谈过几段恋爱呀!”

魏无羡也不急,满脸笑意看着蓝忘机神色中细微的为难。他就觉得蓝忘机肯定不会问隐私问题,特地使坏点了他挫挫这群小孩的气焰。

结果蓝忘机半天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盯着他,在杂七杂八的起哄声中一语不发。

魏无羡莫名其妙和他对看半天,终于反应过来:“你这是……接受她们提议了?”

蓝忘机弧度很小地点点头。

女生一阵小声欢呼,魏无羡失笑,拿着粉笔头抛接两下随手丢回讲台,摇头说:“真没想到我的班长也变坏了。行行行,就知道你们要问这个,答案是——”

魏无羡对上蓝忘机视线的时候卡了下壳,才接道:“一段都没有。”

学生们嘘他:“不可能!老师你撒谎吧,你居然没谈过女朋友?”

魏无羡笑嘻嘻耸肩:“我拿这个骗你们做什么,不信算啦。”他由着学生起哄,转身拿粉笔在黑板上写自习两个大字,回想刚才自己在蓝忘机脸上居然读出了点期待的意思。

这小孩,看不出来还有点八卦。


=未完=


评论(61)
热度(899)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