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kokina凝香
新坑不挖,旧坑不填

[魔道][忘羡]是非题(六)

是非题

——

预警师生年下

——

(六)


“作业大半都让人家改?你还能再懒一点吗魏少爷?”

街边小而热闹的烧烤店,每张桌上都有自用的炭炉,温情转了转铁签,往滋滋冒油的羊肉上撒了点辣椒,边数落魏无羡边递给他。

魏无羡接过舔舔唇:“改作业和讲题都是巩固知识点最有效的办法——行行行,就是我懒好了吧,瞧你那眼神。”

温情冷笑一声,不屑反驳他,专心致志吃烤串。过了一会儿她没来头地说:“不过真挺少见的。”

“什么?”

“你会这么…”温情把到嘴边的‘偏爱’两个字咽下去,换了种不那么别扭的说法,“和一个学生走这么近。”

魏无羡没有马上答话,这正是他今天找温情的原因。要不是温情那天无意间问了句“你们以前就认识?”,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对蓝忘机亲昵得有点过了分。老师难免有关系亲近的学生,但他和蓝忘机之间却很微妙,既不像老师对学生的偏宠,更非平辈论交的随意,非要形容的话,倒像看邻居家稍小几岁的弟弟,亲昵里总有股想要逗弄他的促狭劲。

这本身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这份亲近似乎给蓝忘机带去了困扰。

蓝忘机近来时不时会有些反常的反应,魏无羡没有表示,不代表他一无所觉。确实有学生不喜欢和老师太亲近,又或者是因为自己很多行为在他看来欠妥,却碍于这点亲近不好直言?如果有困扰,倒不如自己退开半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压力。

他挑挑捡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温情听完翻了个白眼:“你是被鬼附身了?居然会考虑这种问题?”

烤好的小土豆被连戳了几个窟窿,魏无羡振振有词:“关爱学生的身心健康是为人师的义务和责任,师生关系是教学基础,这个年纪的小孩你又不是不知道,个人喜好至关重要。”

“打住,”温情摆摆手,“你这哪像教物理的,教政治的还差不多。”她无所谓地挑了串冻豆腐,“你未免太小看现在的学生了,真要看不上你哪可能这么听话。我听别的老师谈过他,说不定是单纯没碰到过你这个路数的……”温情微妙地挑挑眉,“老师。”

魏无羡啧啧:“你这话听着太不是滋味了,可我怎么觉得还挺靠谱呢。”

“说明你对自己还有点自知之明。”


他在心里斟酌估量的小半步终究不了了之。

和温情谈完第二天,魏无羡没一班的课,他这周都没叫过蓝忘机,下了课小班长却出现在办公室,自觉自发地坐下来给他改作业。魏无羡支着下巴看他:“我还说给你放几天假,哪有主动给自己加班的?”

蓝忘机头都不抬:“习惯了。”他补充了句,“况且,班上有人问我怎么现在的作业不批注解法。”

“好啊,不得了,讽刺起老师来了。”魏无羡心情轻快起来,又纳闷地补充了句,“真是由奢入俭难,我本来就不批的。”

过了一会儿蓝忘机才接道:“所以,还是我来改。”

魏无羡无端有种被学生纵容的错觉,笑嘻嘻翻开教案,心想自己还是多虑了。


学期一旦过半,剩下的便格外经不起消耗,眨眼间就过去了。

今年春节早,连带着寒假也要早放,期末考试一完就是寒假。眼见着翻过春季学期就要升高三,这是最后一个不用补课的寒假,魏无羡大手一挥,慷慨地把年级统一布置的作业减半,在各科加料里独树一帜,一股清流,学生们热泪纵横,就差手书锦旗送去魏老师办公室。

锦旗没有,但班上的人合计着给每个任课老师都准备了小礼物和贺年卡,由班长一个一个送,蓝忘机最后一个送魏无羡这里:“这是全班人的一点心意,谢谢老师这学期的照顾,提前祝老师新年快乐。”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问题,按魏无羡和蓝忘机的关系,就能听出例行公事的味道了。魏无羡噗哧一声:“你是不是对每个老师都说的一样的?太没诚意了,就不能看在咱们哥俩好的份上量身定制一个?”

蓝忘机耳朵微红,板着脸说:“既然对每个老师都说了,也不能对你例外。”

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了个好吧就不再说话,也不看蓝忘机,摆弄手里的小礼物,一副落寞样子。蓝忘机在旁边站了会儿,犹犹豫豫地要开口,那副纠结的表情落进魏无羡眼里,为人师表的很没形象的笑喷了:“哎哟,别别别,逗你呢小正经……”他在蓝忘机发恼之前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塞进他手里,“哪,也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蓝忘机抿着唇接过那个长条,包装上印着一个很有名的钢笔品牌的LOGO,这年头大多数学生都图方便用签字笔,全班也只有一个蓝忘机在用钢笔,的确是份有心的礼物。

蓝忘机把它拿在手里,抬头看向对面,年轻的老师正看着他,笑里难得没有平日里挥之不去的促狭意味:“可别说不能收,就当你平时帮我改作业的工资。”

学生便捏了捏盒子,认真而小声地回答:“谢谢。”


大年三十魏无羡惯例去江家过,热热闹闹吃完晚饭边聊天边看春晚。今年金子轩也陪着江厌离待在这边,可惜他以前和江澄魏无羡两个人不对盘,时不时就要对呛两声,旁边江厌离虞紫鸢熟视无睹,江枫眠乐呵呵地看他们觉得年轻人吵吵才和谐。

零点的时候,客厅里此起彼伏一阵手机的消息提示音,魏无羡不爱群发节日消息,也就回回别人的,挑自己关系好的手打几个。这会儿一打开手机,先弹出来的居然是自己学生的消息:魏老师,新年快乐。

他不喜欢私生活和工作混淆,微信号就没给过几个学生,这朴素简短的消息在一众藏头诗、鸡汤散文里反而独树一帜,魏无羡眼前浮现蓝忘机一板一眼打下这几个字的样子,笑着回他:你居然没有睡!小班长,传说中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打烊的十点睡六点起呢?

回复很快过来了:今天例外,守岁。

守岁这个词,连魏无羡他们都不太会说了。他忍着笑回了个表情,想想又补发了个红包过去,不出意外半天没见对方见,就飞快地连续发了好几个表情,又说:你是第一个让我求着收红包的人,你太可怕了!

对面终于忍无可忍地点了红包。

魏无羡还不安分,继续打字:这才对嘛,数字又不大,收着就是了。拿了红包该说什么?

蓝忘机一语不发啪地把红包发回来。

这边的魏老师笑得蜷进沙发里,江厌离好奇:“跟谁聊天这么高兴呀?”但她弟弟一时间没接上话,江澄嫌弃地说你犯病吗,金子轩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难得和江澄统一战线,给江厌离剥了小山似的瓜子仁摞在她面前。

江厌离看了会儿电视受到启发,又问:“是喜欢的女孩子吗?”

魏无羡这下是真呛着了:“怎么可能?”

江厌离倒是想到了别的,忧心忡忡地看他和江澄:“真没有?你们看你们这些年,也没往家里带过女孩子……”

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完蛋”两个字,已婚人士大概对于婚嫁问题有种本能的操心,江厌离自结婚以来对他们的感情状况的关心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时不时看他们的眼神就会带上“你们怎么还单身”的困惑和担忧。

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那什么,姐姐,我们出去抽根烟。”


学生虽然是元宵后才返校,老师却得提前一周就去学校布置工作。魏无羡这学期被物理组的老师分配了新任务——有个老师在寒假里生了病,至少得一个多月才能回来上课,带的班都得分出去,魏无羡不幸中奖。这个班和他带的另外两个班有些差距,备课额外需要时间,开学后更不得了——他的教学风格和之前那位老师大相径庭,很多学生不适应或者跟不上,魏无羡别无他法,只得主动给学生分组开小灶。

他这边忙了,蓝忘机虽然照常来给他改作业,两个人说话的时间却直线下降。大多数时候蓝忘机作业已经改完,魏无羡都还没讲完题。好在开学快一个月的时候,学生们终于渐渐适应,他这才能少喘口气,像今天,讲完题才六点过半,还在饭点。

今年开学早,天气还冷着,魏无羡套上羽绒服想着去吃东门的砂锅,抄了室内体育馆那边的近路。现在已经七点多,学校早就没人了,但体育馆却亮着灯。他奇怪是不是校工没有关,走过去拉开门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穿着运动服在篮球场中跑跳,几个转身运球后停在三分线外,用标准到赏心悦目的姿势起跳出手,橙色的篮球划出一个漂亮的抛物线——

砸在篮板上,没进。

魏无羡差点笑出声,想起来好像听人说过,下个月的校内篮球赛,一班原定的后卫脚踝扭了不一定赶得上训练,其他人组团去求班长亲身上阵,想不到竟然成功了。他临时起兴,脱了外套扔到一边,挽起袖口放轻脚步走向捡回球重新开始练运球的少年身后,毫无预兆地俯身勾走弹到一半的球,旋身拉开距离跑动几步,带球上篮,行云流水般拿下一球。

在蓝忘机有些诧异的视线和一声“魏老师”里,魏无羡笑嘻嘻地捡起篮球顶在食指尖,轻车熟路地转起了球,歪过头问:“一个人怎么练篮球。我来给你当陪练好了,你看够格吗,小班长?”


=未完=

今天刚回家,明天又要出门,夹缝的一更。本来昨天想发来着,奈何开完长途只想躺尸。。

虽然魏老师还是没发现,不过很快了(。


评论(64)
热度(895)

©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