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忘羡]是非题(七)

是非题


(七)


蓝忘机的视线从那颗不知停歇的篮球上移回来,伸手去拿球:“不必麻烦,我能自己练。”

魏无羡侧身一让,让篮球从指尖顺着小臂滚到臂弯,顺势绕过背后交到左手继续转,一本正经:“那怎么行?作为你们的老师,不仅有义务在课业上答疑解惑,还有责任给你们的人生指点迷津,比如现在——你不怎么打篮球吧?”

他来了没一会儿,也够看出蓝忘机是因为身高被抓的壮丁。起跳投球的姿势固然标准,运球的生涩却瞒不住人,初学者特有的毛病,太在意着力点与步伐,反而难以协调肢体。

蓝忘机收回手点了下头:“很少。我会抓紧练习。”

魏无羡压根不听,径自把球抛了过来:“再投个球我看看。”

“……”当学生的向来拿他没辙,只好把篮球捏在手里往后退了两步,一手托球一手扶球,观察篮筐位置。背后一只手伸过来掌着他持球的手肘往上托,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声音离他耳朵不过咫尺:“手肘太硬了,这么僵哪投的进去?放松。……怎么说完你更僵了?”

魏无羡站在蓝忘机身后,看不见对方表情,只觉得小班长全身都绷紧了,只好直接双手齐上矫正动作,丝毫没有察觉这姿势有多像拥抱,突然他新奇地咦了声:“你寒假是不是长高了?”

蓝忘机被他一打岔倒是不自觉地放松些许:“不清楚,很久没量过。”

“肯定长高了。刚接你们班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你头顶呢,”现在得抬头才能勉强看到,“不错,加把劲,看能不能赶上老师我——就这个姿势,别动,一会儿起跳的时候手臂使力,手腕放松,着力点在指尖。再试试看。”

身后温度和耳边呼吸都退开,蓝忘机深吸一口气,定下心神,屈膝起跳,忽然就来了感觉告诉他如何出手,篮球被指尖顶出,划出漂亮的抛物线,砸在篮筐边转过一圈,险之又险地滚落篮网。

进了。

蓝忘机第一个反应就是转头看身后,魏无羡抱着手,被学生炽亮眼神晃得一愣,原本准备好的一句“我说吧”在喉咙里卡了一秒才出来。


他们练了小半个小时魏无羡就饿得撑不住了,拎着学生陪自己去吃晚饭。蓝忘机已经在食堂吃过,只要了一杯热饮坐在他对面双手捧着杯子慢慢喝。

魏无羡给学生吹嘘好汉当年勇,师大校篮球赛连续三年年度MVP,纵横当地校级赛的传奇得分后卫,单人得分47分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云云,就差宣称自己投球从不回头看进不进了。

蓝忘机虽然神色平淡,但听得认真,确认道:“三年?”

魏无羡笑嘻嘻地:“第四年决赛前晚吃烧烤食物中毒,没能上。”

蓝忘机:“……”

蓝忘机出来得晚,索性回蓝启仁那里,离学校近,魏无羡走路把他送到小区门口,又逗他:“你不请我上去坐坐?”

蓝忘机平静看他:“你不敢。”

魏无羡倒吸一口冷气:“你这话说得。想激将我?我偏……还真不敢,下班时间就别让我见到教导主任了。”他伸手想去摸蓝忘机的头,却发现有点费力,当即改成拍肩,“说好了,一三五陪你练球,有事另说。”

“好,”蓝忘机顿了顿才继续,“谢谢老师。”

“大恩不言谢,以身相许怎么样?”魏无羡心想小孩太实诚了,带他以来自己就没怎么亲自改过作业,说完笑嘻嘻摆手,“不扯了,早睡好长高,明见。”

他说完就走,也没回头,自然不知道蓝忘机静静在冬夜冷风里一直看他到拐过街角。


蓝忘机是优等生中的优等生,练起篮球来依旧延续一贯作风,一丝不苟,技巧上的东西几乎一点就会。起初魏无羡还需要给他矫正,没多久他就开了窍,十个投球里能进一半。每到去练球的时间,蓝忘机都改完作业帮着魏无羡一起讲题,两个人再去篮球场,练完转去吃晚饭,多是蓝忘机陪着再吃一顿。

将近一个月过去,学校篮球赛终于拉开序幕,一班首战大比分告捷,魏无羡开会没去,听说蓝忘机十球七中,揽下大半得分,已从不近人情的学神晋身校园偶像,隔天的第二场比赛一堆高一女生站在初春陡峭寒风里大喊“蓝学长加油”,也不知脸上的红潮是风吹的还是兴奋的。

一班的女生默默做后勤,彼此交换眼神,心里想学妹们,图样,图森破。


原本被公认走不过三轮的尖子班一路披荆斩棘,打到决赛,对手是年级上体育特长生最多的七班。两天休息时间里,班上的人自发组织起来研究打法,撺掇蓝忘机去叫魏无羡过来一起参谋。

蓝忘机去了魏无羡办公室,正好有个六班的女生在那里听题。女生有些面熟,最近像是经常来,正合了课本笑说:“都这么晚啦,这么麻烦魏老师,请你吃饭好不好呀?”

蓝忘机紧接着她的话说道:“魏老师,体委说和你约了说篮球赛的事。”

魏无羡正好省的找理由,说完让女生早点回家,就跟着蓝忘机去了一班。路上蓝忘机无意问了句“最近她经常在办公室”,魏无羡笑嘻嘻地:“又要劝谏啦?放心吧,老师可比你知道怎么处理。”

两人已走到教室门口,里面的人乖乖招呼“魏老师——”,话题自然而然结束。魏无羡去年就看过七班比赛,在篮球上又颇有心得,意见中肯,几个开会的人山呼魏老师万岁。

魏无羡笑着随手拿教案敲了喊得最响那个:“省省,别来这一套,好好打比赛就行。”

“赢了有奖吗?”

“谁给你们惯的臭毛病。”魏无羡无奈,“赢了再说。”

“切——”

学生们说说笑笑往回走,魏无羡和蓝忘机不约而同落在最后,临近比赛那几天开始班里组织训练,两人的单独加训自然结束,蓝忘机又没时间过来改作业,两人都没怎么单独说过话。

“明天我也去看,”魏无羡说,“每次你们比赛我都要么有课要么有会,太不赶巧了。”

蓝忘机说:“没关系。”

“听说我的得意门生出尽风头?”魏无羡斜眼瞥旁边一脸严肃的学生,“现在在高一还有粉丝团了。”

蓝忘机抿唇皱眉:“别胡说,不是。”

魏无羡看他那正经模样心里乐到不行,一勾手揽住他肩膀:“害羞了?粉丝团里有看得顺眼的吗?”

蓝忘机忽然转头定定看他,直到对方以为他生气了才低声说:“我从没有注意过。”


第二天魏无羡如约而至,坐在一班预留的VIP位上翘着腿看比赛。后排坐了传说中的粉丝团,偏偏七班也有个相貌出挑的特长生,对面后排是他的应援,两边女生颇有两军对垒的意思,比赛的时候声音一边比一边高。

一班开场靠着重点盯防领先过一会儿,可身体素质的差距是实打实的,到了下半场就耐力不继,被七班游刃有余地追平反超,比分又开始胶着,差距始终控制在五分以内,两边人都被粉丝团叫得心浮气躁,火药味十足。

到了最后两分钟,七班领先三分,一班前锋投进一球,换防,七班进攻失败,球再度回到一班手里,但此时唯一能保证得分的蓝忘机却被三个人盯住。

魏无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正,身体前倾,全神贯注地看着被锁死的学生。

时间已经进入倒数,拿球的前锋犹豫很久,在看到十秒倒计时时心里一晃,仓促出手,一个歪得不行的长传。

“输了。”这是当时在场大多数观众的心声,但那篮球抛物线的尽头,蓝忘机忽然拧身,从刁钻角度冲破重围,斜着身子去够那个即将出界的球——

终场哨声,他摔落地面的声音,其他人的惊叫“班长!”,还有女生张皇失措的“学长——”,各种声音混在一起,但是最快来到他身边的人不是别的任何人。

“蓝湛,我背你去医务室。”魏无羡伸出手,“抓住,起来先。”


魏无羡一路背着蓝忘机几乎是小跑到了医务室,温情给他检查的时候就在旁边坐着,直到温情说没伤到骨头,问题不大为止才松了口气。

温情转身去药房里找外用药,魏无羡顺手接了蹲下来给蓝忘机上药,听到对方的抽气声,似笑非笑说:“知道疼了?逞英雄好不好玩啊?”

蓝忘机说:“我能救到那个球。”

“用脚崴了换?这一波强行强行值啊…”

蓝忘机声音低了点:“你帮我加训了一个月。”

魏无羡好笑抬头,正对上学生视线。蓝忘机脸上已经疼得有点发白,比赛时湿透的头发贴在脸颊两侧,但眼神仍然专注无比,浅色的眼睛里是来不及收回的炽亮光芒,既熟悉又陌生,赤裸裸跌进视野,又立刻收拢了,敛在低垂眼睫后,藏进轻浅阴影里。

是早春,窗外枝头上是新盛花苞,颤巍巍半开不开,倔强立在尚带寒意的风中。

魏无羡停下擦药的手:“站起来看看?”

“还好。”

外面恰好有一班的人探头探脑:“魏老师,忘机还好吗?”

魏无羡难得脸上没有丝毫笑意,转过头时眼神里的冷然甚至让照面的学生下意识地小退一步;但很快他们见惯的笑容再度出现,年轻的老师招招手:“过来吧,赶紧扶你们班长回去。颁奖仪式没功臣怎么行?”

蓝忘机拉自己身上的外套:“你的衣服。”

“披着,气温又没回暖。”魏无羡漫不经心给他把领子拢紧。

扶蓝忘机的学生多问了句:“魏老师你呢?”

“等温医生拿药,一会儿过来。安,庆祝少不了我,快去吧。“

医务室重归安静,魏无羡架着腿坐在椅子上没动,温情双手插兜走过来:“发什么愣呢?”

“温情,”魏无羡仰面看天花板,“我摊上事儿了。”


=未完=

推翻N版草稿,躁

发完就后悔了想改之前那版偷亲被发现……可又觉得实在用过太多次了……纠结

评论(103)

热度(1397)

©香菇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